上海农场知青家园网
您好,欢迎访问上海农场知青家园网
查看: 202|回复: 0

[系列散文] 231、旅欧二十五年:第一次获签证

[复制链接]
字体大小: 正常 放大
发表于 2020-3-16 06:22:47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作者: 曹培安

旅欧二十五年
一位中国画家的亲身经历

曹培安


第一次获签证


A.jpg
与老师兼出国担保人周宗琦先生(左一)合影


    签证,在20世纪八九十年代可是时髦货。他将代表着“事业和前途无量,飞黄腾达”,似乎是希望与幸福的开始。它像一个秤砣在人生的天平上加码不少。比如,一个在猛追心中恋人不成的穷小子。一旦获得签证,那“高贵”的女孩即刻矮了几分,马上愿意以身相许。沪上,出国如钱江潮的大潮,汹涌澎湃,前赴后继。考托福,考GRE,找祖宗,找亲戚。七姑八姨,堂兄表弟,只要有那么一丁点儿的海外关系,都掘地三尺挖了个遍。张三找到海外大姨,东渡日本,李四找到当国民党军的舅舅,即将赴美。
    1949年人民解放军即将渡过长江。官僚买办有钱人,达官贵人资本家,纷纷卷着黄金逃之夭夭。“文革”期间,这些关系彻底销声匿迹,人间蒸发。不知从哪一天起,忽如一夜春风来,这些海外关系如雨后春笋般地冒出。于是,驻沪外国领事馆门前门庭若市。尤其是美领馆,人们像抢购“紧张物资”似地每天排着长队,上午7:00赶到那儿,轮到你,签证官已经下班吃午饭去了。我的上海同胞,敏锐精明,发现了商机,周边邻居开始将板砖,小凳连夜放上。第二天清晨,开始领号,然后根据位置前后,待价而沽出售给那些准备“叛国投敌的中国青年”。
    有海外关系太多能如愿以偿,理工科才俊不少也获得奖学金。而人文艺术类似乎没那么好的运气。几乎无奖学金可言。你看,陈丹青同志,1980年油画已拿到全国金奖,去美国还得靠当年当国军将官的爷爷担保。没有海外担保,怎么办?想出国总会有办法的。
    上海有位画家,1977年考入某美院油画系,才气横溢,但在离毕业前27天却被学校开除。原因是艺术观念与学校不符,个性太强,那年代是不能有个性的。回沪后,一个冬日的下午,在上海襄阳公园写生时遇见一对美国夫妇,见他画得出彩,聊起,得知其境遇,愿意担保帮他实现“艺术梦,美国梦”。在美国五六年间,经常在纽约时代广场为人画像。一日,几位“黑人兄弟”从不远处的快餐店出来,在边上看其画画,闲得无聊,开始恶作剧,将吃剩的鸡骨头放在他头上取乐,他的个性又容不得欺负,发生争执,针锋相对,“扬我国威”。那黑人离去,几分钟后又转回,一声枪响,才气横溢的画家,倒在了无赖的枪下“魂断纽约”!他的“美国梦”变成了“人生噩梦”。在号称世界上最为公正的美利坚,那黑人只被判了七年,现早已出狱,又逍遥自在地去吃“肯德基”了,而我们的艺术才子,却永远地走了。
    还有我的一位女同学,毕业去了一家厂子,平日喜日语。一天,一个日本代表团来厂,她充当翻译,不久她东渡日本,成了“苦翁尼几哇”的媳妇。还有更绝的,中央美术学院一位农村考上的穷小子,绝无海外关系可言,为了出国,更出奇招,与几位同伙在北京多所高校广发广告,某月某日,在美院食堂前演绎了一场“行为艺术”(用人的肢体,做出超出常人的动作和行为。如用布包住身体,在里面乱动,或在自己身上贴一张寻找自己的寻人启事,在大街上乱窜等,并冠以“艺术”二字)。当日,来了不少中外学生围观,这位老兄,大冬天棉袄裤子一脱,只剩裤衩,光着上身,手握一瓶中华墨汁,从头浇下,流遍全身,顷刻变成一个“山寨版的黑人兄弟”。众人看得目瞪口呆,接着掌声雷动。“艺术完毕”,一位金发碧眼洋小妞(留学生)被感动得不得了,认为这小子,又酷又有才,非要以身相许,嫁给他不可。这小子不费吹灰之力,就这么一脱,一浇,名、利、美色三丰收,就到了美利坚。谁说男人不能脱,看你会脱不会脱。
    以上讲了一通都是别人的故事,有条件的出国,没条件的创造条件也要出国。而我,就因为刘小姐一句“你的签证没问题”,也神经兮兮地办这办那,好像马上就要出国似的,单位同事都知道,这小子要飞了,我已被逼得走投无路。但担保人在哪儿呢?心想,如果我也去上海人民广场大冬天的一脱,非但招不来担保人,几分钟后准被送到上海枫林路上的精神病医院去,没病,你大冬天脱什么?说不定现在我还待在里面,二傻似的狂叫“我没有病”,就像酒鬼说自己没醉一样,这招万万使不得,因为我没那“才气”和“勇气”。
    正在为担保人犯愁之际,“众里寻她千百度,暮然回首,却在灯火阑珊处”。1988年某日回家,路上猛抬头,不远处,看到我15岁时拜师的画画老师,周宗琦先生。周先生是刘海粟入室弟子,又在浙江美院版画系读过书,1977年他移居香港。周先生同时也看到了我,十多年不见,作为老师,他关心地问我的情况。我一五一十地告诉他。周先生问,为何不去国外留学。我一听,机会来了。就将想去比利时皇家美院留学但是没有担保人的苦衷一说,周先生为人豪爽,热情地问如何担保,我说,只要出示在国外银行有7千元以上存款证明即可。他一口答应说我来帮你。没过多久他从香港返沪与我同去比领馆填表。此时的比领馆已从静安宾馆前往企华大厦,靠近有“普希金铜像”的那个三角地。那已是1989年5月。
    等我要去办签证时,刘小姐另有委任,已离开中国。我只能赴北京办签证。我托人搞到一张硬座火车票,登上北上的列车。十多个小时,坐着实在太累,一过晚上10点,我在过道上铺上报纸,在自制的“硬卧”上和衣而睡,迷迷瞪瞪到天亮。
    轮到我时,接待员看了担保书说“你为何在保年限上注明两年?肯定会被拒签,因为皇家美院是四年制。两年怎么够呢?还是赶快回去补办一份吧。”我傻了,真的傻了,我经常犯这种自作聪明的傻事,沮丧地回到了家,我似乎没有勇气再去麻烦老师,怎么办?那一步之遥的出国,又变得可望而不可即了。几天后,我又一次厚着脸皮向周先生求救,请他帮忙,这回老师真的有些生气,生气归生气,不久我还是收到了他的担保书。“天道酬勤”,我阿Q似的自我安慰,并决定如果这次不成,就断了出国的念头。
    当我第三次在北京递上材料时,心里还是空空的没底,那位签证官板着脸开始面试。几句话后,得知我去比利时学美术,而不是去开餐馆,她的面部肌肉似乎松动了一点。我不失时机地拿出当年刘小姐买我画的作品照片,以证明我是画画的。没想到这张照片还起了作用,她的态度一下缓和起来,说:“噢,这画我见过,没想到是你画的。”此时,我知道我的面试可能没问题,可以通过了。
    几个月后,折腾了我三四年的签证,终于寄到了我手上。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Archiver|手机版|上海农场知青家园网

GMT+8, 2020-4-3 00:44 , Processed in 0.078010 second(s), 8 queries , Gzip On, Redis On.

Powered by Discuz! X3.4

Copyright © 2001-2020, Tencent Cloud.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