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农场知青家园网
您好,欢迎访问上海农场知青家园网
查看: 371|回复: 4

[好文点赞] 231、我与新冠病毒感染者插肩而过

  [复制链接]
字体大小: 正常 放大
发表于 2020-3-15 05:11:52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作者: 曹培安

我与新冠病毒感染者擦肩而过

曹培安


A.jpg
不少比利时人上街戴口罩


    按语:今年春节作者回上海过年,亲眼目睹了新冠病毒在华夏大地上的肆虐,令人揪心。欣喜的是,疫情出现的好转,重灾区武汉的每日确诊病例从千位数下降到个位数,好多省市连日出现负增长。可是刚为祖国庆幸的作者回到比利时,心情一下子又紧张起来。世界各国出现了蔓延的势头,一百多个国家和地区的确诊病例累计超过十多万,其中有些国家的发病数已经逾万。世卫组织也宣布新冠肺炎已成为“大流行病”。正是处于这样的复杂心情,作者真实记录了自己亲历后的所感所想。

    记得有首诗描写“远与近”,大意是:你看我时很远,其实我们之间很近。我看你时很近,其实又很远。此诗借用距离,道出一个哲理。现在我借用并篡改一下:我们与新冠病毒之间,看它离你很远,其实它离我们很近,至少我已经体会到了。
    今天下午,我突然接到我任教的比利时Namur市(中文为:那慕市)水彩画学校校长的电话,他告诉我:周四(后天)你的课取消了。我问:为什么?答:因为你班有一位学生今天(周二)被确认被感染新冠病毒。我“啊”了一声,因为在两周前,我刚从中国回来,自我隔离14天后,第一次去这班上课。记得当时我对学生们开玩笑地说:我从中国回比利时,为了对大家负责,已经在家自我隔离了十四天,一切正常,没将病毒带回比利时。今天我上课你们尽管放心,同时希望在座的学员也像我一样,健健康康的(当时比利时感染者,也仅有一例,还是撤侨时,从武汉带回的)。
    三周多过去了,比利时感染新冠病毒的人数激增,原因是:在过去的两周(也就是二月底的最后一个周未至三月初的第一周),恰逢欧洲的狂欢节。欧洲的中小学都放假一周。这是欧洲人在家过完圣诞节后的第一个长假,人们宅在家里久了,都想蠢蠢欲动。更主要的是从十二月至二月,比利时的天气实在糟糕,日照很少,整天阴雨绵绵。我家也有同样的考虑,从儿子五岁起,每年狂欢节我们总要选一个国家或地区旅游或度假。记得去过四次西班牙南部沿地中海地区,带儿子晒太阳。也去坐过邮轮,去过土尔其和葡萄牙……两周前许多比利时人趁这个假期,想晒点太阳的,涌向了西班牙或意大利南部;想滑雪的,则去了法国的东南部或意大利的北部。我的那位学生去了意大利。
    此时的意大利北部,就像两个月前的中国武汉,巳沦为疫区。奇怪的是:一周后约有25万比利时人从各地度假返回,尤其从危险疫情意大利度假回来的人,比利时政府竟没有任何隔离和防护措施,任由他们自由进出。仅仅过了两天,比利时突然被爆出有36人染病。又过一天变成69人,再过一天,是101人,六天后的今天,已经上升至314例了。
    俗话说:火车不是推的,牛皮不是吹的。这可不是闹着玩的。前几天比利时的女卫生部长还在电视上宣称:疫情——不可怕,民众别恐慌!可控可防!尼玛!这让我想起我在上海过春节前的几天,电视里中国卫健委专家和武汉市委书记“可控,可防”的论调!当然,这位比利时大妈部长,只是没有说“不会人传人”。她轻描淡写地说:不主张戴口罩,勤洗手即可,还说戴口罩根本没防护作用,与美国副总统彭斯一个论调。这简直是在玩弄人的智商,然而在欧美竟然有那么多人相信。
    问题来了!既然戴口罩无用,为什么比利时的卫生部长大妈和老美的川普副手彭斯一个论调:他们向民众呼吁不要去抢购口罩的同时,强调要将口罩让给医院的医护人员,用到最需要的地方去。既然他们鼓吹“口罩无用论”,为何还要让给医护人员用呢?难道他们想“害死医生和护士”?显然不是。实际上这就是难以自圆其说,又相互矛盾的谎言。结果这一谎言害苦了家中备有口罩却不能戴的家庭,以及想戴口罩自我防护的华人。
    在欧洲的华人都不敢戴口罩上街或坐车,因为弄不好会成为西方人攻击的对象。譬如我儿子听我讲了此病的危害,上学时戴了口罩,结果被同学嘲笑,被看门老师指责,吓得他忙摘下口罩,不敢再戴了。政府不主张戴口罩,让我百思不得其解,新冠病毒的传染途径,一是唾液,二是触碰,怎么西方国家的宣传和教育居然省去了重要的一条:唾液传染。
    话扯远了!再回到今天学校的通知上。试想:如果这名学生不是今天(周二)被发现,而是再过三天,周五被发现?那么周四我去上他们课的后果将是怎样?大家可想而知。按照惯例,学画的同学们必须在上课前围着老师的画桌或画架一圈,各自距离不超过二十公分,有时甚至是相互紧挨着看老师示范和听讲解。之后才回到自己的画案或画架前作画。作为老师的我,还得逐个与他们肩并肩地帮助改画或讲解。可以想象,如果这学生晚几天被查出,我现在必然“中枪”。轻者,我又被隔离排查14天。重者,我这条小破命,可能就一命呜呼,“翘辫子”了!
    现在想来,这可怕的病毒竟然就在我的身边不远处,只是早了几天与我擦肩而过!
    其时欧洲的疫情风声渐紧,这两天我去上课已经开始戴起了口罩!学生问我,老师你病了?我说:我没病,相信你们也没病,而你们都不戴口罩,以后有一天,如果你们中有谁被感染,可千万别联想起我这个“中国”老师,“与我无关,也与中国无关”。我不希望被污名化。
    今天的校方电话,让我知道病毒就在我们的“身边”,这绝对不是耸人听闻!此时,我突然想起,上海传染病专家张文宏的一句警言:“防盗防火防同事”!我将它改为:防比利时学生,防公共场合的陌生人。
    这个周末,我又将去巴黎上课,同样还得防法国人!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0-3-15 08:13:24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新冠病毒虽然可怕但我们做好自身防护定能战胜一切困难走出困境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0-3-15 08:58:14 | 显示全部楼层
    为什么西方人都不要戴口罩?他们不是很讲科学的吗?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0-3-19 08:46:04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疫情肆虐,疫情揪心!蔓延之势,使得我们很近,覆盖之态,使得我们很远。中国,在灾患中出现了奇迹,在战疫中夺得了惊赞。无论国界,无论地域,防阻住病毒,就是胜利!防疫好行动就是天下!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0-3-19 09:00:40 | 显示全部楼层
在澳洲也是,我家人戴了口罩去超市,却被侧颜相看,如同看大熊猫。因为他们没有尝到恶果!不当回事。其实病毒不讲情面,瘟疫没有国界,还是自我保护最重要!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Archiver|手机版|上海农场知青家园网

GMT+8, 2020-4-3 00:34 , Processed in 0.071945 second(s), 8 queries , Gzip On, Redis On.

Powered by Discuz! X3.4

Copyright © 2001-2020, Tencent Cloud.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