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农场知青家园网
您好,欢迎访问上海农场知青家园网
查看: 284|回复: 1

[民间传说] 229、惊蛰震醒越冬虫

[复制链接]
字体大小: 正常 放大
发表于 2020-3-3 05:50:41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作者: 由永亮

惊蛰震醒越冬虫

由永亮


01.jpg


  “惊蛰节到闻雷声,震醒蛰伏越冬虫。”惊蛰一到,大地回春,猛兽出动,一声“老虎来了”的惊呼打破了清源村的平静……
  惊蛰又叫白虎开口,是说惊蛰不但会惊醒地下蛰伏的生物,还会惊动山中的老虎,而老虎一下山,肯定是要危害人间的。所以惊蛰一近,大家都担心会有虎患发生。可怕什么偏偏来什么,惊蛰刚到,青源村果真发生了虎患。
  最早发现有老虎的是锁贵。锁贵原本不是青源村人,而是一个流浪汉,带着七岁的儿子锁头半年前流浪到了青源村。凑巧村里的何寡妇进山采货时失足跌下悬崖,被锁贵碰上,救了下来。何寡妇将这对父子领进青源村,为他们腾出一间草房,将他们安顿下来。从此,锁贵父子也成了青源村的成员。
  就在惊蛰那天,锁贵在山里碰上了老虎。他拼了老命总算逃出虎口,勉强跑回村里,满身伤痕地告诉大家:“惊蛰惊虎,老虎来了!”
  青源村人全都吓呆了,大家研究了半天,最后村里最有威望的山根老汉决定,青源村奉肉祭虎,保全村落。于是全村人各尽所能,家家或多或少地拿出猪肉,送到村口,希望老虎吃了猪肉就转回深山,不要危害村里。功夫不负苦心人。人们把猪肉摆到村口后,当晚除了听到村头数声虎啸外,全村平安无事。一连七天,老虎都是在村口吃过猪肉后就离开,从未进过村。正在大家为老虎什么时候走而烦恼时,村头摆的猪肉竟然一连三天没有动,全村人长长出了一口气:老虎终于走了。
  虎患解除了,青源村人沉浸在劫后余生的兴奋中。山根老汉指挥村民杀了五头猪,把全村人召集到一起,包括从未献过一块猪肉的锁贵父子,共同把酒欢庆。酒过三巡,已带有几分醉意的山根老汉拿起酒壶,挨桌敬酒,等他走到小孩席时,不由一愣,只见其他孩子个个吃得满嘴流油,唯独锁头面前的碗里只有青菜。
  山根老汉皱起眉头,不悦地说:“咱青源村都是你敬我、我敬你,亲如一家,你们怎么可以欺生呢?是不是你们不许锁头吃肉?”
  “山根爷爷,你弄错了,我们没有不许他吃肉,是他自己不肯吃的。”孩子们纷纷摇头否认。
  “怎么可能?小孩子哪有不爱吃肉的。”
  “不,”锁头站了起来,“山根爷爷,你错怪他们了,是我不想吃猪肉的。因为这几天我们家一直吃猪肉,我现在一闻到肉味儿就腻了。”山根老汉一愣:“你们家一直吃猪肉?哪来的猪肉?”
  “我也不知道,反正每天晚上我爹都出去,回来就带了许多猪肉,这些天我们一直吃呢。”
  山根老汉眉毛皱成了疙瘩,他大吼一声“锁贵”,怒道:“说,你家的肉哪儿来的?这些天是不是你在装虎?”锁贵满脸无辜:“山根叔,我冤枉呀,小孩子的话你可千万别信!青源村接纳了我们父子俩,我怎么能干那种忘恩负义的事儿呢!”
  “是不是忘恩负义,看一下不就知道了吗!”站在一旁的顺义带着几个人转身冲出门去,直扑锁贵家。很快顺义回来了,手里还提着几块猪肉,正是前几天村民们摆放在村口的奉虎肉。竟然是锁贵假扮老虎骗村民的肉吃!众人全呆住了。
  锁贵扫了一眼顺义手上的肉,又看了看大伙儿,说:“山根叔,乡亲们,其实这只是一场误会……”
  “锁贵!”何寡妇走了出来,定定地看着他,“你已经错了一次,就不要再错下去了,实话实说吧,乡亲们会原谅你的。”
  锁贵看了看何寡妇,慢慢地低下头:“乡亲们,我对不起大家,由于吃的不太好弄,再加上孩子总说想吃肉,实在没办法,我就憋出了这么个主意。以后我再也不会了。”
  山根老汉问:“何家媳妇知道你扮虎骗肉?”何寡妇点点头:“前些天他总是鬼鬼祟祟地出门,回来后拎着一包东西,身上带着肉香,我就留了个心眼,悄悄跟踪他,终于发现了他假装老虎骗肉的事,我劝他改邪归正,他说再不扮虎骗人了。”
  “说得比唱得还好听,你们俩是不是合着伙来骗大家呀?”顺义怒目圆睁,看着何寡妇。何寡妇脸色涨得通红:“顺义,这么些年,难道你和大伙儿还不清楚我何寡妇的为人吗!”
  “哼,那是以前。现在不一样了,你是寡妇,他是个光棍,谁知道你们会干出啥事儿来!”
  “你闭嘴!”锁贵怒吼一声,“顺义,你可以瞧不起我,骂我打我都行,可不许你污辱何大姐!”
  “你们敢做事儿,怎么还不敢让我们说?怎么,你还想打我?来呀。”“我……”锁贵涨红着脸,提起了拳头。
  “住手!”何寡妇喝住锁贵,“本来就是你不对,你还想干什么?老老实实向乡亲们认错!”
  “好了!”山根咳嗽一声,看了看大伙儿,说,“我信得过何家媳妇,她绝对不会参与此事。锁贵本来就不是青源村的人,大伙儿收留了他,他还做出这种事情来,我看就把他……”
  “山根叔!”何寡妇急叫道,“锁贵是爱子心切,才一时糊涂做出错事。您就原谅他这一次吧,别把他赶出青源村。大伙儿损失的猪肉,我赔!”何寡妇说着,一揖到地。
  “什么救命恩人,我看是寡妇门前……”
  “顺义!得饶人处且饶人。看在何家媳妇的面子上,我就给锁贵一个改正的机会。”山根老汉一下子打断了顺义的话。
  一场风波就这样化解了,青源村又恢复了往日的宁静。
  可是这种宁静还没持续到三天,顺义便怒火冲天地拦住了锁贵,叫道:“我家的猪呢?”
  锁贵哼了一声:“我怎么知道你家的猪,不会是孝敬山神老虎了吧!”“少他妈的跟我装蒜,是不是你给弄死了?当初我就看你这个讨饭的不像好人,没想到你真是一条狼!”
  锁贵脸色青一阵白一阵:“讨饭的怎么了,讨饭的也是人!就你这样狗眼看人低的东西,弄走你的猪是教育你,你要是再嘴巴不留德,我把你家的猪全偷走!”
  “我让你偷!”顺义怒吼一声,闪电般抡起了手里的木棒,狠狠地打在锁贵的腰上,锁贵惨叫一声,倒在地上。“你干什么!”何寡妇闻声冲过来,劈手夺下顺义手里的木棒,狠狠扔在了地上。
  乡亲们纷纷围过来问怎么回事。顺义就把锁贵为了报复他弄走他家猪的事说了一遍,村里人愤怒了,让锁贵滚蛋。
  “山根叔,锁贵他不会那么干的!”何寡妇急得不知如何是好,“锁贵……你快说说到底是怎么回事儿呀!那不是你干的!”锁贵摆手打断了何寡妇的话,咬牙硬撑起来:“我不会赖在这儿不走的!”“爹!”锁头闻声跑了过来,急忙扶住锁贵,泪水盈满了眼窝,“爹,你咋了?”“没事,孩子,咱不哭。哪儿的黄土不埋人?走,爹带你走!”
  锁头强忍着泪水,搀扶着锁贵,父子俩在众目睽睽之下向村口走去。刚走几步,锁贵脚下一软,一下子摔倒在地。何寡妇犹豫一下,几步抢过去,和锁头一块儿扶起了锁贵。
  “大姐,谢谢你!你对我们父子的恩情,我以后再报答。”
  何寡妇似乎没听到锁贵的话,她扭头看到众人面沉似水,一咬嘴唇,扶着锁贵,向村外走去。
  何寡妇把锁贵带到一个她采山货时临时居住的山洞,一再叮嘱他不许乱动,又让锁头照顾好父亲,然后转身出洞,准备下山。可她刚刚转过山弯,身后便隐隐传来了锁头的哭喊声,她急忙转回身,向山洞方向奔去。很快,她发现了摔倒在山路上的锁贵和连哭带喊也扶不起他的锁头。何寡妇几步抢过去,搀起了锁贵。
  “别管我,你让我们走!”锁贵推开何寡妇的手。“啪!”何寡妇一挥手,狠狠给了锁贵一记耳光。锁贵愣住了,呆呆地站在那儿。
  何寡妇含泪看着他:“走,你伤成这样,怎么走?往哪儿走?先住下,等过一段时间我再和山根叔说说,大家会原谅你的。为了孩子,你就别逞能了!”
  锁贵一句话也说不出来,任由何寡妇搀着自己,老老实实地返回了山洞。何寡妇又仔细安排好一切,转身下山为锁贵父子准备饭菜。
  看着眼前的一切,锁贵不禁眼睛湿润了:“何大姐,以后你就别来了,别为了我们父子俩,坏了你的名声!”“名声?在我扶着你上山那刻起,我的名声就毁了。”何寡妇眼里含着泪,直直地看着锁贵,“你真的不明白我的心吗?”“我……不敢。”锁贵的眼神躲躲闪闪。
  “有什么不敢的!答应我,以后不要再做错事了,不要让我伤心,更不要让孩子伤心!”锁贵含泪点着头。“好好,你答应我了,总算没有枉费我的心思。这个东西我也就用不着了。”何寡妇擦去眼泪,把一个小小的手绢包扔在了地上。
  锁贵打开手绢包一看,发现有一个小瓷瓶,奇怪地问:“这是什么?”“这是民间奇毒三代亡。”
  锁贵一愣:“你随身携带这剧毒干什么?”何寡妇苦涩一笑:“傻瓜,这是给我自己准备的,如果你不答应我,我就……”啊!锁贵心头一甜,紧紧地抓住了何寡妇的手。
  转眼已是红日西坠,何寡妇辞别父子俩,准备下山。锁贵放心不下,让锁头送送何寡妇。何寡妇坚决不肯,锁贵只好让儿子在后面远远跟上,送何寡妇一程。
  锁头答应一声,蹦蹦跳跳地跑了。锁贵疲惫地闭上眼睛,准备休息一下,今天发生的事情实在是太多了。“爹!爹,何姑姑,她……她……碰上老虎了。”突然,锁头脸色苍白地闯了进来,惊醒了锁贵。锁贵大惊失色:“在哪儿?快带我去!”
  在锁头的带领下,锁贵来到了何寡妇遭遇老虎的地方:地上血迹斑斑,何寡妇提的篮子和一只脚扔在地上,人早已没了踪影。顺着血迹,在一块大卧牛石前,找到了何寡妇的头颅。
  锁贵把何寡妇的遗骨埋好,面对着新坟呆立了老半天,这才领着儿子回了山洞。他把儿子哄睡,又把洞口遮了又遮,然后径直向那块大卧牛石走去。
  锁贵在卧牛石上坐下,静静地等着。也不知过了多久,远处传来了虎啸声,很快一只老虎迎面奔来。“你这个孽畜,我和你拼了!”锁贵怒吼一声,抡起手里的家伙,冲向老虎。老虎轻轻一闪,躲过锁贵,尾巴猛地一抽将锁贵扫倒在地,然后“嗷”的一声猛扑上去,张开血盆大口狠狠咬住锁贵的脖子……
  何寡妇一夜未归,山根老汉带人一大早上山寻找。大家很快找到了那个山洞,发现了哇哇大哭的锁头。在锁头的带领下,村民找到了何寡妇的墓,接着又寻到了卧牛石跟前。众人全呆住了,一只斑斓大虎直挺挺地躺在地上,已经死去多时,旁边是锁贵散乱的遗骨。山根老汉走过去,眼泪汹涌而出:“看肤色,他是先服了三代亡,然后故意让老虎吃的,老虎是中毒而死!锁贵以死报答青源村,他是个英雄啊!”
  顺义也走了过来,后悔不迭地捶着自己的脑袋说:“我明白了,我那头猪肯定是遇到了真虎,被真虎吃了。我错怪了锁贵!”
  山根老汉指挥大家把锁贵和何寡妇葬在一起,又把锁头带回家里,当作亲孙子一样看待。每年惊蛰,不管是否出现虎患,清源村的村民们都会割肉摆在村口,大家说:那不只是防虎患,更主要的是检验人心哪!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0-3-5 15:20:58 | 显示全部楼层
    今日5日(10时57分),是春雷始鸣的惊蛰节气,将惊醒蛰伏于地下冬眠的昆虫,标志着仲春时节的开始。
    这个时节也是人们调整阴阳平衡,养肝养肾防病,跟上“生”节奏的时候,让我们好好地拥抱美好的春天吧!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Archiver|手机版|上海农场知青家园网

GMT+8, 2020-4-4 00:17 , Processed in 0.085588 second(s), 9 queries , Gzip On, Redis On.

Powered by Discuz! X3.4

Copyright © 2001-2020, Tencent Cloud.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