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农场知青家园网
您好,欢迎访问上海农场知青家园网
查看: 261|回复: 0

[小说连载] 228、失落的民宿三

[复制链接]
字体大小: 正常 放大
发表于 2020-2-27 05:57:25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作者: 张耀国

失落的民宿

张耀国


A.jpg
臆想中的民宿




    断断续续的半失业状态,我和它相处,已经有一些年月了。
    “老婆,我有一个民宿计划。”
    每天的晚饭都是我做的。今天我多烧了一个菜,娟娟看起来很满意。
    “民宿叫‘樟香院’。”
    我比划着那颗香樟树:
    “我和你两个人的合抱那么粗,到你头部那里,树干分叉成五根,长得像摊开的手掌,上面笃定能放一张圆桌。在树上喝茶吃老酒,该是什么体验?”
    “有这么夸张吗?但听起来确实不错。”
    “没有夸张就没有想象,没有想象就没有激情。是不是这个理?”
    “能被想象照亮的人很少很少。那些人是幸运儿。你把自己想象成了他们。你的爱好害了你。”
    我的职业是广告文案策划,所以想象是我的理所当然。我的爱好确实害了我,终日在纸上写写画画。空想联翩中,偶尔也能着陆,浮在低空觅食却占去了我的一大半时间。实际上,我的“不爱好”之处害我更多。比如,夏天到了,娟娟要我把饭厅里的吊扇叶子装上去。装是装好了,是我搭好了品字形的小方凳,抖抖霍霍地站在上面辛苦了一个多小时的结果。可纳闷的是,连着两顿晚饭,吊扇下的我们两口子没有觉到凉风从头顶上裹挟下来,反而时时感到一种未知的危险。娟娟站在一边研究了一通,终于发现了问题所在。她牵着我的耳朵,把我躲躲闪闪的眼光在她的手指上绕着几圈后挂在吊扇的叶爿上:风扇叶装反了。原来,头上挂着的是一只机械抓手。老实说,我没有安装过吊扇,之前的装装卸卸是我做工程师的岳父动的手。
    “你的民宿我乐见其成,周末去乡下逛逛确实不错。不过,我很纳闷,投资的钱哪里来?”
    “投资的钱不多。家里的钱拿出来,凑上我身上的几万,也就够了。”我伸手做了去拿背包的动作,想把皮夹子掏出来,然后拿出银行卡给娟娟看。
    “家里的这点钱是用来养老防病的,不能动。”
    “养老?防病?我们还只有五十岁!”
    我唯一的孩子死了,死于先天性疾病,死于我对未来乐观的期待。所以,我对未来不抱乐观的态度。死亡对于我来说可近可远,随它的脾气。但在它到来之前,得由着自己的想法去做。
    “我们是夫妻,所以我有责任提醒你。”可能是娟娟觉得有没有钱还不足以说服我,加了码说:
    “你不觉得你表姑妈的老宅有什么问题?”
    乡下是有鬼的地方。娟娟一直这么认为的。城市里当然也有鬼,但统统被路灯赶到乡下去了。
    我想起了,死了的小表妹搁在公堂屋。公堂屋的门板被卸了下来,小表妹就睡在这块硬梆梆的门板上,头旁边放了一只水盆。那是表妹平日洗脸用的铜质小脸盆,礼帽般大小,有着幽古的光泽。想必表妹每次在动水之前还用来照见自己的头脸。现在的水盆里有十来条小鱼。鱼儿还是苗苗,蝌蚪一般大小,通体透明,黑色的大眼睛又明又亮。那把竹炳网抄在表妹落水的地方捞起来了小鱼。表妹落了水,惊慌中丢了自己的灵魂,被周围的小鱼吃了。为了不让表妹变成孤魂野鬼,需要它们和表妹合葬在一起。
    我没有勇气把附灵小鱼的故事说出来,那会再一次吓着娟娟的。
    “投资的事情,不要和我说,你要和愿意投资的人去说。记着,我已经说了好几遍。”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Archiver|手机版|上海农场知青家园网

GMT+8, 2020-4-2 22:33 , Processed in 0.085868 second(s), 7 queries , Gzip On, Redis On.

Powered by Discuz! X3.4

Copyright © 2001-2020, Tencent Cloud.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