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农场知青家园网
您好,欢迎访问上海农场知青家园网
查看: 575|回复: 1

[追忆往昔] 227、去年元月芦笙会

[复制链接]
字体大小: 正常 放大
发表于 2020-2-22 05:37:02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作者: 丁文安

去年元月芦笙会

丁文安


图片1.jpg
芦笙会上的精彩演出


    一年前的今天,我在贵州采风时不慎发烧患上了肺炎,当然不是由新型冠状病毒所感染的肺炎。
    那是去年2月22日(农历正月十八),我在贵州舟溪甘囊乡拍摄民族风情芦苼会。从早晨9点开始,七村八寨的苗族乡亲们穿着艳丽的民族服装涌向广场,我手持相机随着人流融入在这热烈的场景中。此时黑压压的一大片观会乡亲和游客们已把舞圏围得里三层外三层,据老乡说,今天至少有三万人,真是人山人海蔚为壮观,芦笙、歌声阵阵,欢腾不息。

图片0.jpg
苗族人民的节日——芦笙会

    一年一度的芦笙会是苗家男女青年传递爱情的最好场所他们在吹笙、跳舞活动中都尽量展示自己的美丽和才能,以此赢得对方的青睐。一般是七八个或十几个姑娘在外面围成圆圈,里圈是小伙子吹芦笙领舞,姑娘随着芦笙环圆圈翩翩起舞。人多一圈载不下,舞圈之外又另起舞圈,一圈套一圈,形成一组组欢乐的舞蹈旋涡。
    年轻的芦笙手若是看中舞队中的某一个姑娘,便从伙伴身边退下来,以芦笙对着心中的姑娘,眉目含情地边吹边舞,他把全部激情灌注到笙管里,那双盯着姑娘的眼睛充满着爱意。姑娘边袅娜而边顾盼小伙子的神态、表情,悄悄地从身上取出一根花带,拴在他的芦笙上,以示谢意。血脉贲张的小伙子一边加快了吹芦笙的节奏,一边轻轻抚摸带着爱意的礼品,随即也从荷包里取出一条花毛巾搭在姑娘的肩上,以表回谢。
    此时吹笙的小伙子为了表达心中执着的追求,他会使出浑身解数,对着姑娘奏芦笙,边快速作出各种旋转、下蹲、矮步等难度较大的动作来吸引姑娘姑娘对小伙子倾心,便舞动着和谐的脚步与小伙子并肩前行,同时把脖颈上的银项圈取下来挂在小伙子的芦笙上。围观的人见到此情此景知道他们寻找到了自己称心如意的终身伴侣,往往会报以热烈的掌声。

图片3.jpg
苗族姑娘“讨花带”

    我原以为吹奏芦笙只有曲没有词,其实笙曲是有词意的,我请老乡哼了一曲“讨花带”,男青年的歌词是:“好姑娘,好姑娘,送根好花带,送来捆这里。捆这里,捆在芦笙上。我们跳芦笙,大家喜洋洋。”接着又哼了一曲“感谢曲”:“好姑娘,好姑娘,感谢好姑娘,祝愿你长寿,祝福你成双,生个男娃娃,戴上银花帽,聪明又健康,”此时广场上鼓乐齐鸣,人声鼎沸,芦笙会渐入高潮。

图片4.jpg
精彩纷呈的斗牛场面

    到了下午,各种民间竟技活动也相继开始,有斗牛、斗鸡、斗鸟,惊心动魄的斗牛是其中的高潮。

图片5.jpg
斗牛现场人山人海

    苗族世世代代靠牛耕种,各村各寨都豢养供斗牛用的牛王。牛王在石砾铺地的广场上横冲直撞,发疯似的低头用锋利的牛角向着对方展开了激烈角逐,一声声的顶撞、践踏,地上的水花飞溅四射。突然,胶着的两头牛王各自使出全身的力气,粗壮的腿脚稳稳地站立着,头扺头、角斗角,相互对峙。寂静之中,只见一头牛王头一歪,另一头牛王来不及后退本能地向前冲了过去。说时迟那时快,这头牛王顺势用角抵到了对方的肚子上,那头牛被抵得一下子后退了好几米远,眼泪都冒出来,肚子上也流出了鲜血,观众们由此发出了一阵阵的惊呼。

图片6.jpg
血腥惨烈的斗鸡场面

    虽然斗鸡的场面没有那么大,但惨烈悲壮。这些都不是普通的家养鸡,和牛王一样,经过专门驯养,体型魁梧健壮,颈、胸、胫几乎成一直线,喙粗短而坚硬,腿长且壮爪锋利,翼羽拍打有力,性情强悍好斗。有诗曰:“斗鸡芥翼争英雄,双距利刃逞威风。羽毛飞扬分胜负,终在纨绔欢乐中。”

图片7.jpg
风雨有声

    傍晚,村里水泥大舞台上的射灯打开了,这又燃起了一波新的髙潮,各个乡里准备好的民俗节目依次登台。约8点开始淅淅沥沥下起了小雨,到10点左右雨越下越大,但表演不停,观众热情不断。由于水泥舞台上的雨水来不及流走,舞台仿佛铺垫了一块大镜面,一群穿着苗族服装的姑娘就在这乡村田野上的大镜面舞台演译了一出人间水姑娘的靓丽节目。

图片8.jpg
苗女头饰

    这些穿戴各种民族服饰大展演的舟溪苗家姑娘打扮得浓妆艳抹,她们用假发,抹茶油,将头发顺着额头盘一圈,呈半圆状如帽檐,苗语称“捞板”。前额上的发檐锋面朝前,薄如蝉翼,十分奇巧。苗女们上穿大领宽袖夹衣,袖口缀蓝色布边。下着百褶裙,系丝棉织锦腰带,拴着合围裙,裙摆缀有特制的板丝绣花边和锑片、流苏,这些精美细腻的花纹图案朴实精致,色调鲜明秀丽。脚上则穿着布袜和布鞋,步履轻盈犹如踩着碎步走台。她们佩戴的银饰达20余种之多,随着闪耀的银饰发出清脆的悉啐碰撞声,她们慢慢地向前挪步移动。

图片9.jpg
水汪汪的歌声好甜美

    台下的我也沉醉在这美好的梦境中。这时灯光映射出水面的反光,雨水一丝丝打在盛装打扮的苗女舞裙上,我忘情地采用全景、中景,兴奋地不停按着快门。忽然我觉得雨下得小了点,抬头一看一位当地苗族妇女正给我打伞,我心头一热,赶紧表示感谢。当时相机虽然套上了塑料口袋,身上穿着冲锋衣,但大雨还是把我淋湿了,右胳膊举起相机的衣袖里流进了冰凉的雨水,我坚持在快门声中把“雨打苗女”“雨中水姑娘”的惊艳景头一一摄入!
    第二天我觉得身体无力不舒服,哦,原来昨晚受凉感冒了,可我沒介意。过了两天我到了贵阳青岩古镇,许多当地的美食已经没有胃口享受。27日没订到回沪机票,晚上便去医院看病,发烧38度,并且咳嗽不止。28日终于买到回沪机票。回到上海后,立即去地段医院拍片,打了两天点滴,仍不见好转,咳嗽反而越来越历害。最后转胸科医院和肺科医院,两次的诊断分别为间质性肺炎、局部肺纤维化,结果住院治疗。
    这次釆风付出的代价是巨大的,以前总认为自己的体质很好,但岁月不饶人。回顾2019年收获很多,改变也很多。当出院后再次呼吸到新鲜空气时,不由得感慨生命是非常脆弱的,由此还产生了对生命的敬仰,对美好生活的渴望,并且对健康的含义有了新的认识。在我完全康复出院时,医生笑着对我说:“你的肺已经局部纤维化了,这病很危险,具有不可逆性。幸亏治疗得早,病情还算轻,加上你的体质也好,所以恢复得很快。”我点头也笑着说:“我还有好多的照片没有拍呢。”说完,我立即打开微信,对关心我的朋友们宣布:我闭关期限到了,我出关了……!
    值得庆幸的是我这次肺炎生病时间在2019年2月,而不是2020年的庚子年,更不是由于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真是洪福齐天。我能够继续拿起相机,记录生活,拍摄祖国的大好河山。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0-2-27 07:31:49 | 显示全部楼层
谢老师:
    早上好!昨由于女儿用手机里的“晓黑板”app做作业和听读,很晚了,没有看文章。今早看了“去年元月芦笙会”,文章记录了此次芦笙会盛大的场景以及精彩纷呈的节目表演,很是吸人眼球,令人震撼!苗族的风土人情在作者的叙述抒发下活灵活现,有如身临其境!
       作者此次能够及时得到治疗并康复,石头落地,愿好人一生平安!祝作者身体健康,万事如意!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Archiver|手机版|上海农场知青家园网

GMT+8, 2020-4-2 23:16 , Processed in 0.084823 second(s), 8 queries , Gzip On, Redis On.

Powered by Discuz! X3.4

Copyright © 2001-2020, Tencent Cloud.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