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农场知青家园网
您好,欢迎访问上海农场知青家园网
查看: 1270|回复: 13

[游走四方] 227、肺炎风暴中的新春之旅

  [复制链接]
字体大小: 正常 放大
发表于 2020-2-21 05:22:4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作者: 程树德

肺炎风暴中的新春之旅

程树德


图片1.jpg



    按语:当今新冠肺炎肆虐,社会现象众生百态。《宅家日记》(载《金色年华》栏目第226号)的作者并不闲着,他写诗作文,传播抗疫知识,赞颂抗疫英雄;《身边的逆行勇士》(载《心语告知》栏目第227号)中的一家人,既有奔赴武汉凶险前线拯救病患的年轻姑娘,也有坚守上海基层大门认真做好防控工作的阿姨志愿者,还有在这些女人背后默默承揽家务用实际行动予以支持的心好宅男。
    本文描述的是另外一种现象,相信列位看了以后一定会引发反思:在非常现实的试金石考验面前,自己应该做出怎样的理性抉择?
    应该承认,在不可逆的文明发展进程中,上海经过逐步的空间重构之后,大多已处于“陌生人社会”。虽然比邻而居,但是咫尺之间却形同陌路的现象并不鲜见。人们显得漠视冷淡,不愿承担举手之劳就可以做成的事情,同理心、博爱之心也都缺失,人类群居的共同体出现了老死不相往来的裂缝。
    当然有理由相信,柔情脉脉是人的本分,行事做人应该有原则,有底线。随着病毒疫情的结束,未来的曙光不仅会出现在武汉,更会出现在每个人的心里。


    做梦也没有料到,我们期待已久的鼠年新春之旅会是这样的,突如其来的武汉肺炎像一场超级风暴裹挟了我们,我们的旅游团像只在风暴中颠簸的小船。在灾难面前,船上的人或自私、或恐惧、或暴躁、或逃避、演出了一出人性弱点大暴露的闹喜剧。虽然没看成什么正经景点,但闹喜剧之精彩远超于按部就班的游览,乃致回家后仍回味无穷,安易说这三天过得带劲,开眼界了。
    事情得从头说起。那年夫人离世后家里就剩我和女儿安易两人,春节怎么过成了问题2019我们选择去龙之梦大酒店过除夕,尝到了甜头在酒店过年即热闹又安逸、舒适自由,更重要的是氛围好,那大堂布置得富丽堂皇满眼喜庆,我们用完正餐再上顶楼的咖啡厅,要杯红酒坐在窗前俯瞰申城夜景,在万家灯火里细数那些熟悉的璀璨明珠哦,那最高的是上海中心,那光芒四射的是东方明珠,那……更远甚至能望见地平线上升起的烟花。真是难得的享受,家里哪有这条件?
    所以今年春节我们商量还是要走出去过。但上哪儿呢?在市内找家宾馆酒店住一宿?好像不过瘾了。此时我看到了一则广告,新乐旅行社推出去外地吃年夜饭系列节目,时间:三到四天;目的地:长三角各地的五星级酒店;内容:吃年夜饭住酒店兼玩景点。嗨!这个好呀!有吃有玩有高级酒店住,快活!再看年夜饭菜谱:八大冷碟、十二道热菜、两点心、一靓汤,每桌还赠送啤酒饮料若干,热菜有明虾、扇贝、桂鱼、山蹄、八宝鸭等,价格合理,人均费用才千元出头,嘿!这个可以有。
    新乐是家专门做长三角地区高级酒店游的旅行社,我和安易去年夏天曾参加过他们的盐城大丰三日游,印象很好,这次推出年夜饭节目实在是顺应民意之举,太好了!
    新乐的节目有多个选择,首先时间我们选三天的,因为后面还有走亲访友要安排,其次目的地我们选中等城市,不太冷也不太闹,距离不要太远,但风景要好,再有就是酒店要尽可能高档。反复比较后我们把目光停留在了扬州,扬州符合上面所有的要求。城市不大不小,风光好,出美女,有故事,自古就是个诗情画意的地方,古往今来不知迷倒了多少文人墨客,留下了众多脍炙人口的诗画文章,而入住的香格里拉酒店又是高级连锁品牌,我们曾住过,感觉不赖。年夜饭在这样一个地方吃,可谓不只是吃菜喝酒的事,而是吃文化,吃历史,吃情调,吃品味,吃风景……实在太丰富了。
    哈哈,有这么好的去处,今年的年夜饭,嘿嘿——还没吃,我的心已荡漾起来。
    元旦没到我就下了订单,怕晚了客满没位子。下完单后我们就等着,看日历一页页地翻过,期盼着那幸福的日子一天天临近,心中那个美呀滋滋滴。
    然元旦过后不久,时不时就有武汉发生肺炎的消息传来,像雾霾在心头飘过,一阵阵地,但并不严重,一是感染人数少,发展慢,二是官媒说了,情况基本可控,有限人传人,毒性也不强,于是并不在意但到了20号,风声忽然紧起来,报道的感染与死亡人数大幅增加,而且在向外快速扩散。我不由心头一紧,想起了当年的“非典”SARS,会不会是SARS重演,或者是它变异了卷土重来?如果是,那可不得了,SARS当年可是谈虎色变的大事。嗨!吃什么野味啊!中国人就是不长记性,当年出了这么大的灾祸,才过十几年就忘记了。唉!说什么好,成天吹这厉害那厉害的,我看最厉害的就是你那张嘴!
    后面的形势感觉是一天比一天紧张,到1月23号武汉忽然宣布了个惊天大消息——封城。大批武汉人趁消息宣布到实施的几个小时里涌出武汉流向各地,各地纷纷拉响疫情警报。这可是SARS爆发时也没有过的呀,我感觉大事不妙,忙联络新乐的导游。我们的导游姓王,是个女的,她说武汉肺炎目前对我们没影响,我们要去的扬州很安全,没有感染病例,如果行程有变化,旅行社一定会提前通知大家,请放心。
    我们出发的时间定在24号(除夕)中午11点。一直等到上午10点,也没接到旅行社的通知,看看时间差不多了,我和安易拿起背包就出了门。
    出发地在徐家汇附近的旅游集散中心。一路上人车稀少,但一进集散中心,嚯,偌大的停车场上满满的都是人与车。后来有人告诉我,在国家发布旅游禁令前,这是上海最后一批出发的旅游团,我们赶上末班车了。
    发扬州的旅游团共有7辆大巴,其中3辆玩了扬州后还要去南京,他们是四日游行程。我们的车有53个座位,但只坐了三分之二的人,大多是整个家庭一起出行。王导说,原来是客满的,后来有一部分人退了团,估计是被武汉肺炎吓的。


图片2.jpg
高速公路上几乎看不到车

    人到齐后车就开了,此时大家的心情还很愉悦,王导介绍游程专业又风趣,下面笑声连连,车厢里一片祥和气氛。从上海到扬州,天一直在下雨,但路上车辆很少,高速公路的省际收费站都已取消,途中除了在服务区稍作停留,大巴几乎一直保持着100公里的均速在行驶,4个小时车程司机愣是没踩几脚刹车,这在平时根本不可能有。
    车到扬州,预想中的关卡检查也没发生,下高速时我看见路边有警车和印有红十字的帐篷,但没有任何人上来找麻烦,行程一切顺利。
    事情的转折发生在到达香格里拉酒店后。
    车到酒店,有工作人员拿着手持测温仪上来给大家测体温,结果前面6辆车都没事,轮到我们时卡住了,车上有两人体温超标。很快,我们的车被引导到一边停靠,所有人员被告知不得下车,等待专业卫生防疫人员来复查。
    刚才还在为顺利到达而欢呼的一车人,一下子懵了,喜悦之情一扫而光,怎么回事,这要等多久?没人回答,催急了,工作人员就说很快很快,已经打电话去叫了。
    很快很快,首先来的不是卫生防疫的车,而是辆闪着警灯的警车,警车挨着我们车停下,下来了几个警察,分别站在大巴前后。

C.jpg
警车来了

    这是怎么回事?这是要把我们扣起来吗?车上的人开始着了慌。
    有人开始叫:司机开门开门,我要上厕所。司机说我不敢开,要警察同意才能开。
    有人开始骂了,什么破仪器,这个东西不准的,我们家里从来不用。我回头一看,骂得最凶的是坐我后面的两女人,五十来岁,烫了头发还涂着口红,嚯,典型的上海“阿姨妈妈”,不好惹的角色。
    时间在慢慢地过去,其它车的人都走没影了,车道上就剩我们孤零零的一辆车,围着一群警察和穿制服的安保人员。车上的人情绪越来越不稳定,有人骂酒店,有人骂扬州,有人骂司机、骂导游,骂警察、骂保安……嗓门最响的就是那些“阿姨妈妈”,上海女人的泼劲全上来了。
    “开门啊开门!小便屏不住啦!”一个“阿姨妈妈”拍打着车门狂喊。司机打开窗户向警察求援。
    过了会我们的车又开动了,在保安的引导下停到了裙楼一侧的门外,要上厕所的人被允许下车,我赶紧也加入其中。我们下车有十来个人,在警察和保安的护送下走进裙楼,但不能去大堂,只能去侧厅,侧厅已作清场,那里有厕所,我们进厕所警察要点人数,出厕所再点一遍,出裙楼又点一遍,大概怕漏了人。

D.jpg
在警察和保安的护送下我们开始上厕所

    又等了一个多小时,直到天色发暗,车上人都垂头丧气了,防疫人员才来,说是等待排查的人太多忙不过来。此时我其实已经做了最坏打算,今年的年夜饭吃不成,泡汤,权当增加一次人生经历吧。防疫人员上车后,再次给我们测体温,这次我有点紧张,怕帽子戴得太久自己额头太热过不了关,赶紧摘下帽子扇头。好在轮到我测温没事,不久又从车厢后传来好消息,全车人复查都通过,包括先前两个嫌疑对象。哦约!虚惊一场,一车神情疲惫又紧张的人这才算喘过气来,总算可以下车了。
    但显然,这次经历给大家的心里投下了阴影,像似埋了个雷,这个雷潜伏了两天,在回城时终于炸了。


E.jpg
防疫人员全副武装

    扬州之旅出师不利,测温风波犹如当头一棒,把我们砸得兴趣全无,接着王导又接到旅行社通知,说扬州将关闭所有景点,包括寺庙,要求做好客人的解释与退款工作。也就是说行程中原定的游览点,除了关不了门的东关古街,我们一个也去不成。这无疑再次打击了众人的士气,大家除了苦笑,发几句牢骚,“旅行社早点为什么不说啊?死不脱的武汉宁,什么都敢吃,作死……”剩下的只有无奈。好在酒店的年夜饭还不错,我和安易被安排在导游一桌,大家吃吃喝喝,说说笑笑暂时忘记了烦恼。
    然而,到了第二天,25号大年初一,情况变得更为严重,下午我们正在东关街上逛,忽有消息传来,说是北京已经不让大巴进城了,上海新增病例猛增,已经有一万多武汉人涌进上海,上海可能也会封城。闻此消息大家顿时慌了神,王导遂与大家商量,明天放弃原定的镇江旅游直接回上海如何?大家说好好好,还是快回去吧,夜长梦多。
    第三天吃过早餐,我和安易按时下楼退房,拿了行李准备登车回沪。上了车,发现车上的人都在嚷嚷,坐下一听,原来有7名原定去南京的四日游客人,现在要放弃后面行程,跟我们车回沪,我们车上的人不同意。司机、导游、车上人、车下人为此事正拉拉扯扯吵成一团。
    我们车上的“阿姨妈妈”们坚决要求他们下车。我后面的两个“阿姨妈妈”嚷得最凶,一口一个不同意就是不同意!

F.jpg
好了好了,不要吵了

    经历了前天的测温风波,我知道现在车上多一个人就是多一份风险。万一进上海也像前天来时那样要查体温怎么办,上海可能查得更紧,真要是谁被查出点情况,造成全车人被隔离,那个后果不堪想象。但是要跟我们车回去的人也有道理,这车又不是你们包的,大家都是一个旅行社的,旅行社安排我们来坐这辆车,你们有什么权力不让我们坐?

G.jpg
这车是你们包下来的吗

    但车上人就是不同意,“阿姨妈妈”、“上海爷叔”众志成城一致对外不松口,王导怎么劝也没用。我们的司机是个不错的人,他是两边劝,别吵别吵,更不要动手,“打输了进病房,打赢了进牢房”新年新势没意思的。但也没人听。于是他又出了个主意,说由车上人来表决,少数服从多数,多数说带就带,说不带就不带。他先喊同意上车的人请举手。结果没一人举手,他苦笑着摇摇头。我也没举手,其实我内心是同意带他们回上海的,大家都是上海人,应该帮一把,除非他们中有发烧的。但我知道在这种场合不能轻易表态。我悄声对安易说,遇到这种情况不要随便说话,在旁边看,就当看表演。司机又喊不同意上车的举手。结果大多数人也没举手,举手的基本就是那些吵吵嚷嚷的人。虽然举手反对上车的人没超过半数,但比举手同意的人多,再加上他们嗓门响,整个车上都是他们的声音,司机一脸无奈也没办法。
    此时王导还想解释,但我身后的两个“阿姨妈妈”的嗓门比她的麦克风声音还要大:你不要说了,我们不让上就是不让上!一副河东狮吼、霸气无敌的样子。
    下面是一段是车上、车下两个男人对话的情景,我实录吧。
    车下男:大家都是上海人,一个旅游团一起出来的,帮帮忙好伐?
    车上男:帮你们出了问题进不了上海怎么办?你们能帮我们吗?
    车下男愤怒了:我们是旅行社安排的,你们有什么权利不让上,车是你们包的吗?车下男硬上,堵住门,不让关。
    车上男朝他狂吼:下去下去下去!并挥舞拳头作驱赶状。
    车下男怒睁圆眼:你敢打我?你打我试试?!
    现场剑拔弩张眼看就要打起来。车上男举起的拳头停在空中数秒不动,我们都紧张万分,不能砸下去呀!千万不要!司机此时忙来拉架,说:哎哎哎阿哥,有话说话,千万不能动手,这里可不是上海,警察一来不管你有理没理统统关进去再说。车上男举着的手臂慢慢放了下来,忽然他一转身,说:好好好,你上来我下去,让你们走,我看你们走不走。
    车下男愣了愣:不走就不走,大家不要走。他也转身下车,走到车头前用手掌使劲拍打挡风玻璃骂道:册那起来!有种从我身上轧过去……
    车上人顿时无语了,事到如此大家都知道弄僵了。
    接着又来了几个车下人,顶在车头前。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问题没有丝毫缓解的迹象,车上车下都僵着,半小时过去了,一小时过去了,车还是开不了。这时我发现车上的气氛发生了些变化,原先嗓门最大的几个“阿姨妈妈”音量都低了下来,两个暴跳如雷的“上海爷叔”也没了声,下车抽烟去了。这时我感觉有人拉了拉我外侧的衣袖,侧脸一看,是坐我侧后排的一个女人,见我回头,她低声对我说:“先生,我看你也没举手,你说是不是,带上他们算了,你看现在大家都走不了,何必呢?”她一脸委屈似地看着我。我很惊讶,刚才她不也在嚷嚷不带不带的吗?

H.jpg
就剩我们一辆车了

    又过了约半小时,王导上的车来,口气谦卑地说:我已经安排掉四个了,让他们上另一辆车,大家帮帮忙好吗,还有三个,带一带怎么样?我们是最后一辆车了,帮忙帮忙,我也是没办法了。
    车上人先是沉默,后来还是我侧后的那个女人开了口:看你面子,就带三个吧。车上一片静默,没人反对。
    王导连声说谢,拱了拱手,下车去叫人。
    我以为事情到此应该结束了,闹得也够可以了。不料那三个车下人上得车来,事情又发生了翻转。我们满车的人都希望他们能认个错,至少要作低眉顺眼状缩在车厢后面不要发声,大家妥协一下,就算过去了。谁料上来的一男两女一幅雄赳赳气昂昂的样子,抬头挺胸,眼睛上翻,嘴里还浪里浪三:早这样多好?早走了,哼……
    什么?原本竖着耳朵准备听他们赔礼道歉的车上人,顿时怒发冲冠,轰地一下炸锅了……
    滚!让你们上来是对你们客气,下去!下去!下去!
    “阿姨妈妈”、“上海爷叔”男吼女叫,车厢里高八度的叫骂声、跺脚声震得几乎要把大巴掀翻,一场风暴又平地而起……
    我和安易目瞪口呆地看着眼前发生的一切,妈呀,这就是上海人,这就是上海人的素质?我真的不明白,这些“阿姨妈妈”、“上海爷叔”看上去还是蛮摩登的,有的还戴着金丝边眼镜,围着漂亮的披肩,怎么开口吵架骂人全无禁忌,一点文化也没有。这还是对自己的同胞,同乡、同城人。我不由暗自伤心摇头,这实在也太那个了吧,上海人……
    最后这风暴怎么结束的,我也有点被闹糊涂了,只晓得有人打了110,后来警车来了,后来那三个人下车了,再后来是王导哭丧着脸上了车,对司机说走吧走吧……
    大家像似疲惫极了,又像似睡着了,回程全车一路无声,像个哑巴旅行团。但我明明看见好多人都睁着眼睛醒着,他们在想什么呢?在想丰盛的年夜饭?想上海家人?还是在想扬州的警车?平静中他们的脸,看上去是那么和蔼、慈祥和可亲,唉!我的上海“阿姨妈妈”和“爷叔”啊!

I.jpg
我们的团友

    回程依然顺畅,但越临近上海我越担心,传说中的设卡检查会不会很严,会不会每个人都要被测温,我们车上两个曾体温超标的人今天会怎样?上天保佑,不要再起什么波澜了吧,我们真的累了。
    车进上海,省界没有设卡,我心中一阵喜悦,想即使后面出问题,我们全体被隔离,那也是隔离在上海,这比隔离在外地强。车下高速,我看见收费口外有许多警察和穿防护服的人在忙碌,心想这下躲不过了。这时我看见一个警察走过来,我以为他是要上车,谁知他朝我们车望了望,手一挥……这是什么意思,是要我们靠边吗?我脱口问。
    “这是叫我们走了!”王导兴奋地说,脸上露出了久违的笑容。

J.jpg
走啦

    啊!就这么可以走了?我几乎不相信自己的耳朵。但见我们的司机说了声:“好嘞!”麻利地打了把方向,一踩油门,就这样,我们真的走了。
    所有人悬着的心都放了下来,他们没说,但我相信一定是这样的。哈,雨停了,看着熟悉的街景,看着地面的水光和倒影,才离开三天,不,严格地说才两天,我怎么感觉这个城市竟是那么地亲切,回来啦,真好!
    过后一天,也就是27号,我打开电视,见新闻里说今天起上海将对入沪车辆实行逢车必查,检查关口前移至省市交界处。我看见画面中有市领导亲临检查站在指导工作……
    同日,有朋友在微信里说,他从宝山美兰湖回来,走环城高速,下口检查堵了近2小时。
    哈哈,我们真是命大,就差一天哪!

    后记:
    游记发出后有人问我,后来那三个下车人怎么了呢?我想了想,还真不知道,他们是被警察带走了,还是被王导另行安排回家了,还是依然待在扬州酒店里?包括王导最后为什么苦着脸上车,我都一无所知。估计全车的人除了王导自己谁也不知道,也没问,没有人再关心此事,好像从来没见过没发生过一样。大家想得最多可能还是自己能否顺利回家吧。这说起来有点不人道,有点冷酷,但,这就是现实,这就是我们的生活。
    一个朋友说得好,在灾难面前,大多数的人是经不起考验的。
    惭愧的是,我似乎也是其中一个,虽然我没说不带。
2020年1月29日 鼠年正月初五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0-2-21 14:08:23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上海人的精明过了头。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0-2-21 14:11:07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非常时期的难忘之旅,值得纪念、回味……愿风暴早日过去,春天早日到来……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0-2-21 14:50:12 | 显示全部楼层
    如实地记录了在困难时期某些人们的众生百态。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0-2-21 15:00:53 | 显示全部楼层
   阅后心情颇为沉重。看似个例,实为现在的普遍现象。人们心中没有信仰,缺失的太多:内心的修养;无需提醒的自觉;为别人着想的善良。谢谢分享!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0-2-21 15:26:21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在疫情面前,人们惶恐,也属正常。可那个导游也太弱势了吧?这是公司的车,而且有空位,为啥不能安排他们同回,道理何在?
    大难临头各自飞,有点这个意思吧?但我还是认为导游的沟通能力差了点,要以理服人。车下的乘客说得对,他们没权力阻止的。结果很可惜,又一次让野蛮者得逞。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0-2-21 15:44:01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非常之旅,可多拍些记实照片。记录人间百态。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0-2-21 15:44:12 | 显示全部楼层
    看了记实小说感触良深,总觉得上海这类阿姨、爷叔还真不少。结束疫情总有时日,而素质的提高并非一朝一夕可以做到,这可是一场旷日持久的博弈啊!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0-2-21 16:42:50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除夕,黄国强夫妻和我全家共十人(原十二人后七毛夫妻俩因女儿坚决要求退团而没去)在与作者完全同样的情况去了黄山五日游。年初一上午去九华山即遇封门,下午导游就通知我们次曰一早全部返回上海,短短的二、三天中我们与游客之间还算和谐,不料碰到一个真称得上标准的“上海老兵油嘴且蛮横无理”驾驶员。那天一共有四辆大巴前往,人家三辆早已按部就班的在导游的带领下摆放行旅了,而我们还迟迟不见车到。当人家三辆都准备就绪就等我们的车耒后才能一起出发之时,他才慢吞吞地开过耒停靠在有个大水塘的台阶边上,使大家难于接近人行道一边的车辆,只好纷纷拿着行李转到机动车的另一边去摆放。当人家提出耒这样很不安全,他却理真气壮的说你们知道啥呀,就这个地方可停车,此时有的抢着要放行李,放不到的要跟他讲理,堪称一派混乱,他反倒说上海人就这个素质。等到大家放好行李上车后都在议论这个司机是上海人吗?旅游公司怎么会用这种人?
    这时候其他三辆车都准时发车了,独有他与旅游公司为了嫌给他的钱少而大吵大闹,把我们整车人当人质,谁劝他就跟谁吵,还企图扇动我们游客帮他一起吵,直到旅游公司领导滿足了他的要求,他才发车,这时离规定发车的时间整整晚了一个多小时。车驶出黄山后两小时,按惯例在服务区稍作停留后继续行驶大约一个小时左右,又在下一个服务区停下了,而且把车上的人统统赶下车,他说要等一个小时以后再开车,我要在这里吃飯和休息,这时大家都恳求他现在是非常时期,不要在人多的地方停留,尽量缩短时间。可是他不理不睬,最后理直气壮的说,现在是法制社会你们去投诉好了。没办法方向盘在他手上,大家只好在服务区的商场里各自选个闹中取静的地方等他,同时也在互相谈论如何教训他,此时也有明理之人为大家提出为了尽快安全的回到上海家里,我们千万不要与他再发生纠葛,于是这场风波总算平息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0-2-21 16:58:07 | 显示全部楼层
谢老师:
    你好!看了这一贴子,真的感慨万千,众生百态的上海人,可见一斑。难怪外地人既敬畏上海人,更多的是讨厌上海了。记得几十年前江泽民当上海市长时带一批干部到广东沿海城市考察,回耒告诫全市干部,讲了与广东人之比,“上海人精明但不聪明”。其含义很深!
    太精怪不好!红楼梦中有句话“聪明反被聪明误”!是否?哎!上海人啊,上海人……此文笔者更凸显他上海人的精明之处!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Archiver|手机版|上海农场知青家园网

GMT+8, 2020-4-6 10:11 , Processed in 0.093142 second(s), 7 queries , Gzip On, Redis On.

Powered by Discuz! X3.4

Copyright © 2001-2020, Tencent Cloud.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