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农场知青家园网
您好,欢迎访问上海农场知青家园网
查看: 882|回复: 0

[坐上宾客] 226、青春足迹51:农场伉俪 患难夫妻

[复制链接]
字体大小: 正常 放大
发表于 2020-2-15 05:49:32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作者: 摄影/丁文安 采编/朱亚清
   
    青春足迹51
农场伉俪 患难夫妻

杨惠森,1952年3月生,上海市建中中学六七届毕业生)
(李薇,1950年4月生,上海市南洋模范中学浏览届毕业生)


图片1.jpg
2012年10月25日杨惠森、李薇摄于家中


    这是一对在农场结合的伉俪,正如《知青》主编在专访他们后的所述:“二人的人生经历丰富,他们心胸坦荡、知青情感深厚……他俩洁身自好、善良直爽的性情给人留下了深刻印象。”与杨惠森、李薇夫妇见面如沐春风一般,他们谦逊、热情、幽默、虚怀若谷,而且很能为别人着想。
    采访时,面对铺滿桌面的老照片,夫妇间的调侃、嗔怪,以及善意的发笑,令人喷饭,我真羡慕他们“执子之手,与子偕老”的依恋。
    他俩相识在海丰农场在上海的招工组(那年招收七三届知青),后又经组织的撮合走到了一起,弹指一晃四十年了。农场的经历是他们永远说不完的话题,杨惠森
动情地说:“我1968年16岁下乡到农场担任付连长,直到离开农场前,一直是基层骨干,什么活都干过,什么苦也都吃过。
   当年我跑遍了上海十个区,在黄浦江大达码头迎送了三届〔73、74、75届〕数万名应届毕业生,以及数万件行李平平安安送到农场。之后又投入农场发电厂的筹建。
     “
李薇在1973年海丰农场刚成立时,是沈海峦(海丰总场党核心小组组长)树立的“可以教育好子女”扎根农场的先进典型,所以她入党比较早,尽管那时她父亲头上戴着与刘少奇一样的“三顶帽子”……在艰苦的岁月中,支撑她的是一种始终不渝的“信仰”,生活磨难的历练,让她懂得了怎么做事,怎么做人。”
     采访尚未结束,午歺时间到了,我们一起步行去附近饭店就歺。从走出公寓大楼,从小区里的街坊邻居、清洁工,马路上书报亭、水果摊的小老板,直到饭店的服务员、经理,都主动热情地与他们夫妇打招呼,让我亲眼目睹了这十分感人的场面。
    “回城后不久,有一件事深深打动并教育了我。”杨惠森再次动情地和我们说起一件令他难忘的事情。
    “我与邻居几家一起遭窃,所有的粮票、钱都被偷走了。我赶紧向组织报告失窃的事,主管领导一脸无奈地对我说‘要粮票确实没有。要钱可以补助十元。’尽管当时大米只有1毛六分钱一斤,但是没有粮票就是钱再多也买不回一粒米呀。就在我陷入困境,急得团团转的时候,设计院的各科室同事知道后,一下子自发筹集到数百斤粮票,比我失窃的还要多。当我手捧这些粮票时,泪水直在眼眶里打滚,这份厚爱是支撑我做人的动力。
   “退休之前我做了25年的基层领导,有一个宗旨我一直没忘,做人低调是一輩子的事。虽然我也有脾气,工作顶真,也有得罪人的时侯,但我始终将心比心从不害人,所以我人缘和口碑还说得过去。如今仍然在提倡学雷锋,学雷锋不就是提倡怎么做人吆。

    “从八十年代初期开始,整个社会掀起了轰轰烈烈的补文凭高潮。我俩补读完高中后,继续徜徉在知识的海洋里执着地追求。李微读完专业后很快地升任科长、会计师,还带出了一批批徒弟,其中有的已成为多家企业的总裁、或主管。我也从同济大学建筑系毕业,先后在部、市级刊物发表多篇专业论文,在院、校及社会领域(包括外省市)的实践中,参与设计和建造了许多項目,包括房地产。
    “你刚才问衡山路上的‘香樟苑’是我参与设计和建造的吗?那只是我二十多年前的一个小作品,还留有一些遗憾……一个人能对社会有所贡献,知识是至关重要的,知识能够改变一个人的命运,他的生活就会变得很充实。”
     虽然与杨惠森、李薇夫妇愉快相处的时间很短暂,但让人感到难以忘怀。分手时杨叔和李姨拥抱了我,并紧紧握住丁文安老师的手说,“我俩对来自农场的战友总是怀着很深的感情,欢迎你们常来!”朴素的话语让人心动。

    (《青春足迹》执行主编、摄影/丁文安,文案采编/朱亚清)

00.JPG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Archiver|手机版|上海农场知青家园网

GMT+8, 2020-4-6 09:53 , Processed in 0.070546 second(s), 9 queries , Gzip On, Redis On.

Powered by Discuz! X3.4

Copyright © 2001-2020, Tencent Cloud.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