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农场知青家园网
您好,欢迎访问上海农场知青家园网
查看: 458|回复: 2

[追忆往昔] 226、梦想还原成一名刑警

  [复制链接]
字体大小: 正常 放大
发表于 2020-2-15 05:16:38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作者: 吴顺荣

梦想还原成一名刑警

吴顺荣

                              
A.jpg
警旅作家吴顺荣(名田耕,号卧牛斋主人)



    我的一生做过许许多多的梦,也有过许多的梦想,并为这些梦想追逐过奋斗过,渴望当兵和当警察是我最早的梦想。
    我曾是家中的独子,那时规定独子不能当兵。1964年10月征兵时,我咬破手指写了血书,圆了当兵的梦。1970年我从部队退伍,回家不到三个月,正好赶上公安机关从退伍军人中招收警员。组织上一看档案,发现我在部队表现不错,年年被评为五好战士,还是个雷锋式标兵。当过四年多班长,有一定的组织领导能力。就派了两个人到公社来约我见个面,谈个话。一看,小伙子不错,一米八零的个子,眉清目秀的,讲话口齿清爽,字也写得蛮漂亮。回去向领导一汇报,领导说要了!就这样,圆了我的第二个梦。
    刚走出军营又跨进了警营,而且在警察的岗位上一干就是28年,其间,当过派出所民警,当过刑警队长,也当过公安局副局长、局长,但是最值得回味最值得留恋的是当刑警那十几年。我在一本书的小传里所说的“有幸干了15年刑警,辛苦有加,倒也觉得有滋有味;无意当了10年多公安局长,风雨兼程,总算对得起一方水土一方人。”的确是真心话。干公安的谁都知道,刑警是最忙最苦最累的,但我觉得忙中有味,苦中有甜,累中有乐。
    一年365天,刑警几乎天天与案子打交道,吃饭也想案子,睡觉也想案子,发生恶性大案,我们可以三天三夜不睡觉。案子破了,粗茶淡饭照样吃得津津有味,一觉睡下去,扯着耳朵也叫不醒。无论是旭日东升,还是夜幕降临,我们或是忙碌在现场上,寻找破案的蛛丝马迹;或是围坐在灯火下,绞尽脑汁分析案情,刻画作案对象,判断侦查方向。时而在村落调查,时而在巷陌走访。昨夜还在野外设伏,今日又在他乡追踪。就这样我们侦破了无数扑朔迷离的案件,刑事犯罪分子视我们为利剑,为克星,老百姓称我们是坚盾,是保护神。我总觉得,刑警的事业是最甜蜜的事业,刑警的生活是最充实最快乐的生活。
    每次走在铁路上,我就会想起王店镇南郊铁路旁的那个小村庄,一名蒋姓男子,被入室抢劫的歹徒凶残地杀死在家里。现场勘查中,没有提取任何有价值的痕迹物证。经扩大搜索范围,终于在102号铁路桥下找到一双犯罪嫌疑人丢弃的飞跃牌民用解放鞋。根据案情推断,此案系流窜犯所为。但右脚鞋底上像钳子型的那两道磨损痕迹,让大家百思不得其解,连痕迹专家也难以认定是如何形成的。但侦察员们并不气馁,根据推断凶犯的身高、体态、年龄和作案特点,拿着鞋印照片,沿着铁路两旁展开艰苦卓绝的排查工作,几乎走遍了方圆几十里所有靠近铁路的村庄,从近到远,逐渐扩大侦查范围,最后在上海的川沙县找到了凶犯张三弟。
    破案后终于揭开了鞋底磨损痕迹的谜底。原来张犯是个菜农,运菜时经常用脚踩在菜车轮胎上当刹车,所以形成如此独特的磨损痕迹。为了找到一双鞋子的主人,侦察员们脚底磨出了血泡,磨穿了鞋底,总算苦尽甘来。大家觉得,用自己的辛劳换来人民生命财产的安宁,再苦再累,无怨无悔。
    每年过春节,我就会想起1990年1月13日晚,发生在原马桥乡八联村的特大抢劫杀人案。这是一起震惊全国的灭门惨案,养猪大户詹连根夫妇和年仅三岁的女儿以及4名帮工、借宿人员惨遭杀害。接警后,市、区两级刑侦部门迅速赶赴现场,集中优势兵力,开展艰苦缜密的侦查工作。寒冬腊月,侦察员们冒着瓢泼大雨,裹着湿漉漉的衣衫,踏着泥泞的道路,走访了方圆几十里的数千户人家,可一条条线索和一个个嫌疑人员却都被一一排除。
    詹家是颇具规模的养猪专业户,名声在外,交际颇广,来往人员庞杂,其中的关系又鲜为人知。面对错综复杂,似是而非的各种线索,经过刑警队员们大范围细致扎实的排查,最后把目标集中到外地人员流窜作案上,从而使案件很快有了突破性进展。根据现场勘查和案情分析,案犯应在3名以上,曾在詹家打过工的河南淮阳人秦海青有重大作案嫌疑。
    岁末年初,警车飞驰;日夜兼程,千里追踪。终于在河南淮阳锁定了4名犯罪嫌疑人的姓名和住址。
    位于河南东部的淮阳县是个“黄泛区”,土地贫瘠。疑犯的居住地均是偏僻的乡村,一到夜晚整个乡村漆黑一片,只有呼啸的寒风和凄凄荒草。经查,4名疑犯均已逃之夭夭,亡命天涯。除夕的爆竹声响了,刑警们谁也无心过年,先后辗转河南、宁夏、云南、新疆等地。天网恢恢,疏而不漏。4名凶犯除秦良才在围捕时持械拒捕并挟持、杀死女友被当地警方击毙外,其余3人无一漏网。至1990年6月9日,首犯秦海青在新疆落网,此案的侦破终于画上了圆满的句号。
    我兴奋得难以入睡,连夜赋诗一首:“七条人命成冤魂,一宗惨案举国惊。刑警深感责任重,侦察工作分秒争。神探锁定嫌疑犯,日夜兼程河南行。四凶闻讯逃遁远,急发全国通缉令。击毙狂徒秦良才,追踪余犯万里行。顶风冒雪去宁夏,云南新疆出奇兵。法网恢恢何处逃,一一归案大功成。英魂终于可告慰,民众送上祝捷声。”在“火眼金睛”、“为民除害”的奖旗面前,一切艰辛和劳累都烟消云散了,似乎一切付出都得到了补偿。
    冬天下雪时,我就会想起那个鹅毛大雪的夜晚,我们在郊外的一条水沟里埋伏,守候一条欲出洞扑食的“色狼”,人差一点被冻僵,但心里却充满着诗意般的激情;夏天打雷了,我就会想起那次在破案归途中,迎面狂风大作,天上雷声隆隆。突然,一个落地雷就砸在我们面前不远处的田塍上,顿时全身感到发麻,在与死神擦身而过时,大家竟安然无恙,看我们刑警的命有多大。
    从1984年嘉兴市公安局郊区分局建立时,我当第一任刑警队长至1995年第4任刑警队长,期间,在道路交通十分不便,通讯装备十分落后,警力严重不足的情况下,发生在我区的61起重特大凶杀案,破案率达百分之百,无一积案,创造了连续12年命案全破的记录。刑警们无私无畏,铲除邪恶,用青春和热血捍卫着社会的稳定和人民的安宁。从而多次立功受奖,并受到省、市公安机关和区委、区人大、区政府的表彰,还被媒体誉为“水乡神探”,这褒奖对我们刑警而言,又是多大的荣耀啊!
    岁月的脚步谁也无法留住,一眨眼,我已年过古稀,离开公安工作20年了。如今,虽仍在为关心下一代发挥余热,工作毕竟轻松多了。但不知怎么啦,差不多天天晚上要做梦,还时常会梦见自己出现在案发现场,奔波在侦察破案的第一线。知道辖区内又发生了刑事大案,真想跟当年那样,和同志们一起去勘查现场,分析案情,调查访问,抓捕罪犯。
    按理说,人到了这个年龄,不应该再有什么梦想了,但每每听到警车在窗前经过,真希望岁月有情,把我还原成一名刑警,随着那警车一路奔驰,一路呼啸。

    编后:当警察是从小的夙愿,可年逾古稀以后,仍然朝思暮想还原成一名刑警,这就是作者始终不改的初心。
    曾经流行过这么一句话:“有困难,找警察。”在和平时期,警察是最具有危险性的职业。一旦发生灾情或特殊事件,警察一定冲在第一线。
    目前在抗击新冠病毒的战斗中,医务人员、警察军人都是逆行的勇士,值得国人敬重。谨此,借警旅作家吴顺荣文章的一隅,向不顾自己安危,奋力拯救病患、维护社会安定的同志们致以崇高的敬礼!并祝你们多多保重,争取早日凯旋!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0-2-15 05:53:49 | 显示全部楼层
人人应该梦想。没有梦想就是行尸走肉。就是要有一颗为人民服务的初心。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0-2-16 13:41:38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再次拜读吴局的佳作,感受吴局几十年的公安生涯和风雨兼程、神勇刑警的青春年华,不愧是一名“水乡神探”。如今,依然老骥伏枥,志在千里的踏实人生,关爱下一代工作,坚持创作诗词、散文等,您是我们学习的楷模,向吴局学习、致敬!!!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Archiver|手机版|上海农场知青家园网

GMT+8, 2020-4-6 09:12 , Processed in 0.070755 second(s), 8 queries , Gzip On, Redis On.

Powered by Discuz! X3.4

Copyright © 2001-2020, Tencent Cloud.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