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农场知青家园网
您好,欢迎访问上海农场知青家园网
查看: 510|回复: 0

[中华大家] 224、千年曾巩一醇儒

[复制链接]
字体大小: 正常 放大
发表于 2020-2-9 07:25:42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作者: 王若辰

千年曾巩一醇儒

王若辰


071903wh40gry44zykgr29.jpg
曾巩文化园内的曾巩铜像(摄影/周科)


  “唐宋八大家”中有这么一位:
  北京师范大学教授康震在“百家讲坛”中讲到他,称他为唐宋八大家中的“非常七加‘一’”;
  作家马伯庸给他写文章,称他为“小透明”;
  学生们说课本上要求“全文背诵”的没有他的文章,似乎不知道他有什么作品。
  往前数,文化大家钱钟书在《宋诗选注》中评价他:远比苏洵、苏辙好,七绝有王安石的风致。
  再往前,清初,被誉为“天下清官第一”的张伯行编《唐宋八大家文钞》,选录他的文章128篇,几乎等同于其他宋代五大家选文的总和。
  南宋,儒学集大成者、理学家朱熹评价他:公之文高矣,自孟、韩以来,作者之盛未有至于斯。
  同时代的文人中,北宋文坛领袖欧阳修是他的老师,曾说:过吾门者百千人,独于得生为喜。
  文学家、改革家王安石为他写诗:曾子文章众无有,水之江汉星之斗。
   他是谁?
  他是曾巩,北宋著名政治家、文学家、史学家,江西南丰人,世称南丰先生。2019年,曾巩诞辰1000周年。
  而曾巩,又是谁?

艰难困苦,玉汝于成

  1019年阴历八月二十五日,曾巩出生在江西南丰县一座门宇轩昂、前堂五进的大宅中。他的祖父曾致尧进士出身,卒后被封为“密国公”。曾巩5岁时,父亲曾易占考中进士,不久便赴越州为官。
  人生开局,是世家公子的模样。
  1034年,父亲曾易占调往信州玉山任知县。在任已两年有余,曾易占励精图治,政绩优秀,面临着升迁考核。北宋朝廷对知县进行“一年一考,三年一任”,考核和任命的主要依据是知州写的“批书”。可以说,知县的政治前途,系于知州“批书”的褒抑。
  信州知州钱仙芝来了。一番视察之后,钱仙芝屏退左右,“循循善诱”曾易占,明言“人事与政务齐备,方为进秩之道”。曾易占明白了这是索贿,却说“请恕属下愚钝”,凛然拒绝。
  两个月后,监察御史里行张综谊突然驾到,以“贪赃枉法、收受贿赂”之名将曾易占拘走。原来,钱仙芝索贿不成,反诬曾易占贪污。曾易占就此失官。
  十几岁的曾巩,亲眼看到父亲被诬、被拘、被罢。
  然而曾巩家世为儒,从小接受儒家正统教育,考取功名、入仕报国依然是他不渝的志向。1041年,曾巩来到京城,进入太学,准备参加第二年的科举考试。这时父亲已失官5年,正是家道艰难的时刻。自己和哥哥曾晔此番赶考,如若高中,家道便有重振之望,父亲和自己的抱负便有施展之机!
  可是皇榜一放,曾氏兄弟无姓名。当时文坛流行矫揉浮艳的西昆体和奇崛艰涩的太学体,而曾巩与哥哥曾晔不流时俗,坚守儒道,文风直承汉唐,却不见举于考场。
  考取功名、封官耀祖的希望,破灭了。落榜还乡,曾巩面对的是大家庭的生计,还有乡邻的嘲笑:三年一度举场开,落煞曾家两秀才。有似檐间双燕子,一双飞去一双来。
  为养活一家几十口人,曾巩东奔西走,日夜奔命。“荏苒岁云几,家事已独当。经营食众口,四方走遑遑。”曾巩在《读书》一诗中自白。
  祖母、父亲相继去世,最艰难的时刻,曾巩受到洪州知州刘沆、杭州知州范仲淹等士人的资助和关心。他慎用善财,购置田产,带领曾牟、曾宰等弟弟、妹夫一边耕种、自食其力,一边苦读、博览群书。
  作为家中二儿子,曾巩勉力操持弟弟妹妹的婚事,自己直到32岁才娶妻。婚后房间更显逼仄,无处作书房,曾巩借用邻居家后院的空地,和兄弟们动手除草、伐木取材,亲手建了一间小书房,取名“南轩”,取《诗经》之《周南》《召南》之谓。
  白天,汗滴禾下土;夜晚,诗书灯下闻。为了生存,曾家变卖了许多家产,唯独书籍一本没丢。六艺经文、诸子百家、史学著作、历法星占、地理佛老,曾巩遍读可读之书,身于斗室,神游八极。
  “新笋巧穿苔石去,碎阴微破粉墙生。应须万物冰霜后,来看琅玕色转明。”南轩内写《南轩竹》,陋室书生待转明。
  1056年春,家境渐宽的曾巩带领着弟弟曾牟、曾宰、曾阜及妹夫王彦深、王无咎,一行6人共赴京城,入太学备考。来年正月初七,考生们入闱,直到二月二十五日考试完毕。
  这次科举考试,由当世文坛领袖、翰林学士欧阳修权知贡举,诸科考官多为诗文名家。欧阳修与诸考官统一思想,逆转文风,一律不取钩章棘句、空洞晦涩的太学体,专录文以载道、文质俱佳、平易通畅的文章。
  于是,中国千年科举制历史上最为“星”光闪耀的榜单诞生了——1057年,嘉祐二年,曾巩、苏轼、苏辙、张载、曾布、程颢等一大批人才通过科举考试脱颖而出,在中国古代政治或文化史上留下深深的印记。曾巩和弟弟、妹夫们全部中榜。
  十几年前,曾家考生“一双飞去一双来”,如今,曾家一门同榜六进士。这之间,是为稻粱谋、躬耕陇亩、夜夜青灯的岁月。

宦游各方,盛闻治声

  古代一位“标准”的儒生,饱读诗书,科举应试,目的是考取功名,入仕为官,而后或治理一方百姓,或施行一域政务。而科举出题判卷的标准,也以考察爱民思想、施政能力等为主。通晓诗书礼义,是为治国理政。
  曾巩,就是按科举取士这一模式和逻辑,选拔出理想人才的典范。他的执政经历,政绩斐然。
  曾巩知越州时,赶上一场大旱。大旱刚露出苗头,曾巩即召集地方富户,根据各家余粮数目,筹措粮食十五万担。灾荒实际发生后,又责成富户以略高于平日的价格出售给当地灾民,同时断然下令开仓赈灾。
  这只能是救燃眉之急,怎么恢复生产呢?曾巩又令州府出钱粟五万,贷予民众种粮,民众所欠款项,则规定到秋后交纳田赋时,一并缴交。如此一来,“民得从便受粟”,“不出田里而食有余”,且“粟价平”。
  曾巩知齐州时,扫黑除恶,端掉了一个“霸王社”。当时齐州治安较差,“霸王社”横行乡里,官府都忌惮。曾巩到任后,先派人挨家挨户盘查,一面了解成员构成,一面做家属工作劝其自首。他要求给各村舍发放锣鼓,一旦发生盗情,就敲响锣鼓,全村青壮老少便集体出动,全民捕盗。同时,曾巩派出捕快和地方武装择机捕杀小股强盗,又集中兵力在强盗出没频繁的地段追捕。
  此外,曾巩命人四处张贴布告,布告分三份,一份宣布大军剿灭霸王社,一份悬赏通缉主要头目,一份动员强盗自首。
  不久,果然有一位强盗来自首。曾巩为他松绑,问他为盗苦衷,然后让他拿着奖赏走街串巷,宣讲州府对自首人员的宽待政策。这样一来,强盗纷纷自首,霸王社涣散瓦解,少数负隅顽抗的强盗也很快被捉拿归案。剿灭霸王社后,曾巩在齐州全境推行保甲法,终使“多盗与讼,号难治于当今”的齐州,摇身一变,无锣鼓之警,外户不闭。
  朝廷一纸调令,让曾巩离齐州移知襄州。齐州百姓得知后,聚到府邸门口拜求曾巩留任。曾巩劝慰百姓,和接任者仔仔细细交接政务。临行时,曾巩特意轻车简从,想悄然离去,却发现城门紧闭、吊桥收起,而城门处、街道上站满了不舍父母官的百姓。
  朝廷之命固不可违,但百姓心声足以听闻!
  在襄州,曾巩整肃司法,“论决重轻,能尽法意”;在洪州,曾巩妥善治理瘟疫,接待军师而民不受扰;在福州,曾巩整治寺庙,遏制邪风;在明州,曾巩辞谢高丽使臣的进奉,彰显大宋“以德怀远人”;为官清廉,反问“太守与民争利,可乎”;还考察鉴湖,修建齐州北水门……
  在地方为官12年,京城中盛闻曾巩之“治声”。
  最终,曾巩得到宋神宗接见,廷对延和殿。节用裕民的理财思想、裁撤冗官的行政措施……一场廷对浓缩着毕生施政经验与才能,这一次,曾巩赢得的是皇帝之心。年过六旬的曾巩奉召回京,纂修国史,起草诰书,直至终了。
  纵观曾巩的为官生涯,他初任太平州司法参军,后由欧阳修推荐入京担任三馆秘阁编校,卷入王安石变法论争,后自求补外,转徙越州、齐州、襄州、洪州、福州、明州、亳州,每到一地,推行新法,兴修水利,平冤除恶,赈灾救济,造福一方,深得民心。晚年“白头归拜未央宫”,充分展示了史学、文学才能。
  堪称为官之典范。
  同时,曾巩的为官生涯,正处于北宋庆历新政、熙宁变法从发起到失败的风云际会时期。曾巩深受范仲淹、欧阳修、蔡襄等革新人物的影响,主张变法革新,并向欧阳修等人热情推荐好友王安石。而王安石,日后也成为了熙宁变法的主要发起者。
  要不要变法?曾巩答:“盖法者,所以适变也,不必尽同。”变法路线如何把握?曾巩答:“……必先之以教化而待之以久,然后乃可以为治。”变法应以何为思想内核?曾巩答:“内成德化,外成法度。”
  曾巩的变法主张,遵于儒家传统理论,取舍度于礼义。无论遇到怎样的纷争、打压、委屈,曾巩的醇儒风骨,始终未曾屈服。

蓄道德而能文章

  1041年那次进京赶考,曾巩虽然落第,但有了另外一大收获,即结识欧阳修,得到其老师般的教导。
  欧阳修懂得并珍惜曾巩之才学。曾巩的文章文道合一,明白晓畅,在一片太学体、西昆体之中显得那么真诚可贵。屈于时俗,曾巩应试不第,欧阳修送给曾巩9个字:励其志、坚其守、广其学。这9个字,如曾巩日后边耕边读生涯中的灯塔,照亮了区区田亩,照亮了漫漫岁月。
  曾巩的文集,流传下来的只有《元丰类稿》五十卷。金代临汾刻本《南丰曾子固先生集》三十四卷,其中保留了一些不见于《元丰类稿》的诗文。本世纪初,海外所存《永乐大典》残卷中新发现了一些曾巩诗文。流传下来的作品中,分量最大的是古文,共700余篇。其中有一部分是制、诰类公文,还有400余篇议、论、书、序、表、记、疏、札子、碑志等文字,很多均质量上乘,有很高的艺术成就,被后世古文家奉为学习的典范。
  “我始见曾子,文章初亦然。昆仑倾黄河,渺漫盈百川。”欧阳修如此形容对曾巩早年性格气质和文章风格的印象。齿发壮,志气锐,文章也高论宏裁,飘然奔放。
  “决疏以导之,渐潋收横澜。东溟知所归,识路到不难。”欧阳修教导曾巩“少开廓其文”,使文气舒缓从容,论述也能更充分。“孟韩文虽高,不必似之也,取其自然耳。”
  曾巩非常诚恳地接受了欧阳修的指点,并不打折扣地身体力行。他革除自己文章粗豪奔放的弱点,代之以平正典雅、雍容精密的风格,《宋史》本传说他“立言于欧阳修、王安石间,纡徐而不烦,简奥而不晦,卓然自成一家。”
  曾巩忠于唐代古文运动“文以明道”的原则,认为作家要想写就好文,就需加强自身的品德修养。他将此概括为简洁精辟的一句话:蓄道德而能文章。
  “乱条犹未变初黄,倚得东风势便狂。解把飞花蒙日月,不知天地有清霜。”这首《咏柳》名诗中,曾巩借无骨之柳讽刺势利小人,信仰天地有清霜。
  在名篇《墨池记》中,曾巩发论书圣王羲之“以精力自致者,非天成也”,进而激励后生“学固可以少哉?况欲深造道德者耶?”
  ……
  历代文人士子对曾巩尊崇备至,尊其为人惇大直方,敬其为官章法井然,崇其为文醇正典重。“上续孟子,下启濂洛。”后世不吝如此评价。
  现在,南丰还有曾公祠,大明湖畔曾堤在,儒学不死,儒道不灭,曾巩何曾远去?醇儒之骨魂,激励、融入了多少后生之骨魂?
  “向来一瓣香,敬为曾南丰。”陈师道一句诗,道出后世多少以曾巩为导师的学子的心声。
  曾巩之后,无数曾巩。这可能是曾巩千年的最大成就。

    (参考文献:王琦珍著《曾南丰先生评传》、夏老长主编《宦游九州:曾巩政治思想研究》、王永明著《曾巩故事》)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Archiver|手机版|上海农场知青家园网

GMT+8, 2020-4-6 10:45 , Processed in 0.078711 second(s), 7 queries , Gzip On, Redis On.

Powered by Discuz! X3.4

Copyright © 2001-2020, Tencent Cloud.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