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农场知青家园网
您好,欢迎访问上海农场知青家园网
查看: 528|回复: 3

[怀念故友] 225、我的大哥和二哥(上)

  [复制链接]
字体大小: 正常 放大
发表于 2020-2-9 05:55:1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作者: 杨宗才

我的大哥和二哥(上)

杨宗才


图片1.jpg
大哥杨宗骏


一、我的大哥杨宗骏


    前几天,我写了《我的三哥杨宗德》(载《那年那月》栏目第206号——编者),畅述了同胞的骨肉之情,按理说心情会非常愉快,可是却反而感觉心绪不宁。前天晚上睡梦里不断浮现出大哥和二哥的身影,让我顿时豁然开朗,我应该再写一篇大哥和二哥的回忆文章,这是我生命中应该完成的一件事情。
    我对大哥杨宗骏最早的印象是:大哥热爱生活,热爱家人,喜欢运动。在我很小的时候就看到大哥一早就开始跑步,跑步结束后就会洗冷水澡。曾经听大哥说过,他的跑步速度比上班骑自行车的人还快。在新疆工作时,大哥曾经参加乌鲁木齐市举行的运动会,在中年组万米跑步项目上荣获冠军。大哥健康的身体,充沛的精力,使他能够更好地投入到学习和工作中去,退休以后还闲不住,担任楼组长,参加志愿者服务,义务为小区宣传栏送报纸等。我感觉大哥之所以特别优秀,与他热爱生活,喜欢运动密不可分。

图片0.jpg
在跑步竞赛中的大哥

    大哥天资聪颖,智商高,是个读书人。大哥5岁上学,从小学习成绩优秀,是我们家的第一个大学生。他善于学习,热爱学习,特别喜欢钻研奥数,解析智力数学题。退休以后还手不离书,眼不离报,真正做到活到老,学到老。
    大哥出生在崇明,老家就在崇明南门港江边,在崇明上的小学、中学。由于崇明岛上教育资源比较匮乏,录取率很低,母亲就对大哥的学习抓得很紧。她曾经跟我们说起一件趣事,在中考的前几天,大哥依然跑到江边吹笛子,母亲怕大哥考试落榜,就拿着一根木棍去打大哥。其实,母亲只是吓吓大哥而已。大哥看见母亲追来,就沿着江边奔跑,母亲就在后面追,亲婆(崇明人奶奶和外婆都叫亲婆)怕母亲真打,就追着母亲,上演了一场祖孙三代在长江江边互相追逐的有趣情景。
    大哥是一匹骏马,不仅是因为生肖属马,名字有个骏字,最主要的是,他志在四方,一生奔波,近到湖北武汉,远到新疆博乐。由于亲婆年事已高,父母又不在身边,终因儿时贪玩,离高中录取差了几分而落榜。湖北农校来崇明招生,大哥与其他几位落榜的同学报考湖北荆州农校被录取。从崇明出发去荆州农校时,大哥特地回了一次家看望父母并向家人告别,结果行李箱被别人偷走(后在农校时见到自己的藤条箱),遭此劫难,大哥身无分文,仅剩身上的一身衣物。换衣服时只能等衣服洗后晾干了再穿。农校有一些课程是放在田地里教学的,大哥只能赤脚下地,以免鞋子被泥巴弄脏没第二双鞋子可穿。
    农校毕业时,大哥成绩优秀,可以报考好的大学,由于农业学校实行免费教育,还发给生活费,结果大哥选择了华中农学院园艺专业。大学放假期间,大哥没钱回家,又没了生活来源,就在学校找活干,一天二毛钱,以此维持日常生活的开支。唯一的一次回家,也是舅舅给予资助的(在2019年10月26日参加表弟宗强儿子的婚礼上,我也特向表兄表弟提起此事,以表谢意)。当时国家对毕业大学生的工作实行统一分配,支援边疆建设并让边疆省市优先挑选毕业生,以支援边疆建设。大哥成绩优秀,首先被新疆招生组挑选上了。1963年大哥远赴新疆,分在北疆的博乐农科院。
    文革结束恢复高考,大哥以优异的成绩考取了研究生,重新回到了自己的母校深造,专业学术水平得到了提升。1982年读完研究生取得硕士学位后,大哥又回到了新疆,被安排到八一农学院园艺系,开始了教书育人的工作,从讲师一直晋升到副教授,并担任园艺系副主任。在新疆工作期间,曾多次获得自治区及兵团科研成果奖及先进工作者。
    我们都知道大哥会吹笛子,遗憾的是我从来没有欣赏到大哥的笛声。二哥三哥和我也会吹笛拉琴,我想这与大哥的爱好有关,可能自小就耳濡目染了吧。
    长兄如父,尤其是父亲的早逝,大哥义无反顾、无怨无悔的帮衬母亲承担起了沉重的家庭负担。大哥参加工作以后,每个月都将自己生活费以外的钱寄往家中,从不间断。当时家中的困境是难以言表,更是一般人难以体会的。好几次到烧饭的时候,家里没米下锅了,我们只能跑到弄堂口等母亲下班回来,由母亲去向左邻右舍去借米下锅,这种情景一想起来,那种刻骨铭心的痛就一直挥之不去。好在以后有了大哥的接济,我们的生活得到了一些保障。有一次,不知是什么原因,大哥每月定期寄来的钱没到,急得母亲日夜不安,就盼望着邮递员出现在门口叫一声:黄雅云,敲图章(汇款单和挂号信是需要收件人盖章签收的)。过了二、三天,母亲实在等不及了,带着我去了大自鸣钟邮局询问,是否邮局漏送了。大哥寄来的救济钱犹如一场场及时雨,让我们久旱逢甘露,家庭的苦境才得以缓解。
    记得我在海丰农场时,看到一部电影(片名不记得了)中的一个场景,在黑龙江插队落户的一对姐妹,由于父母被打成走资派被关进监狱,导致姐妹俩在过年时节无家可归。年三十夜晚,饥寒交迫的姐妹俩正在绝望的时候,村里有一个好心的大爷送来了热气腾腾的饺子,姐妹俩顿时跪在大爷面前声泪俱下。当时坐在我身旁的人说这不可能,不可信。我真想大声地告诉他,这是千真万确的!一个衣食无忧的人怎么会体恤到穷苦人家遭受的是何等程度的苦?
    大哥在新疆工作,按政策应该每两年享受一次探亲假。我清楚地记得,大哥信中多次提到了要探亲回来了,然而每次都让人失望。不是因为工作忙,就是要替人顶岗,直到结婚成家后,大嫂都来过了我家,可大哥还是没有回来过。整整11年后,大哥有了女儿,夫妻俩带着不满周岁的媛媛,终于要回来探亲了。
    大哥大嫂先去了武汉看望大嫂的姐姐,然后从武汉坐船到上海。那天,我和二哥去十六铺码头迎接,船上的人提着大包小包的行李如潮流般向出口处涌来,我和二哥凝神贯注,目不转睛地盯着每一个人,仔细寻找大哥和大嫂。我突然看见大嫂手里抱着个婴儿随着人群往外走,我连忙对二哥说,我看见大嫂了。
    二哥认为我看错了,他知道我对大哥的印象很模糊,况且大哥不可能让大嫂独自来上海,而二哥则与大哥从小在一起,尽管十多年未见,也不可能认错大哥的,所有他仍然头也不回地继续盯着人群寻找。可是一直到船上所有的人都走完了,我们还是没有找到大哥和大嫂。这时,二哥才知道大哥已经与我们擦肩而过了,赶紧带着我转向公交车站奔跑。跑了没多远,我们看见大嫂抱着女儿媛媛站在马路边,赶紧上前打招呼。大哥却不在旁边,他去找出租车了。一会儿出租车来了,我们终于见到了大哥。我们辞了出租车,付给驾驶员5角钱作为补偿,而后改乘16路公交车回家。
    我们和大哥相隔远、相思苦,今天终于相见,喜极而泣,热泪盈眶,一路上有说不完的话。到家已经是夜里十点多钟,当大哥跨入魂牵梦萦的家门,见到日思夜想的娘时,含着热泪深情地叫了一声:“妈!”
    母亲等待大哥的这一声呼唤,等了整整11年!11年啊,多少个日日夜夜、多少次思念牵挂、多少封鸿雁传书……当母子相见相拥的那一刻,时间凝固了,苍天安静了,星星闪亮着光辉,将这一刻化作了永恒!
    大哥后来又有了小女儿凤凤,在华中农学院读研究生的时候,他将两个女儿送到了上海,当时姐姐的女儿玮琳也在母亲身边,三个可爱的小精灵围绕在祖母身边,让母亲享受着天伦之乐。
    但是母亲身体不好,照顾起来有点困难,正巧那个时候我被海丰农场职工医院委派到上海医疗器械厂对外门市部学习X光机修理技术。我每天跟着师傅到外面医院去修理X光机,修好以后就可以直接回家。有一次,我向居委借了一辆黄鱼车带母亲去长宁区中心医院就诊,骑到长寿路与胶州路交汇处时,下起了大暴雨,母亲撑着伞坐在竹椅上,我奋力骑行,正好有一辆外宾车驶过,车上的外宾拿着相机对着我们一阵拍,我想他们一定被这慈母孝子的场景震撼到了。
    平时下班到家后,我就帮助母亲做家务,照顾侄女和外甥女,烧饭炒菜,帮侄女和外甥女洗澡洗衣,一阵忙下来,往往已经到了晚上七、八点钟,这个时候自己才能吃上晚饭。侄女和外甥女都很乖巧听话,洗澡的时候一个挨着一个,然后围坐在一起吃晚饭,从不添乱,有次她们帮忙捡豆芽时不慎将脸盆打翻,水洒了一地,这是唯一的一次倒帮忙。
    母亲对孙女们疼爱有加,照顾周到。大概是在媛媛读一年级的时候,有一天,她见早餐的配菜不合口味,便举着筷子不吃,母亲见状,赶紧让我去剥了一个皮蛋,好让媛媛吃好早饭赶紧上学。晚上,小弟为这事与母亲发生了一点不愉快,我只听到母亲说,孩子教育的好不好是有“手势”的,我“手势”好,所以个个都好。从字面上很难理解母亲说的这个“手势”是什么意思,只能意会。我理解的是:老虎不会生出狗崽子,我们杨家具有优良的基因,所以个个都是优秀的。
    事实证明确实如此。我知道,大哥是给母亲足够的生活费的。母亲精心照顾和关爱着孙辈,对媛媛和凤凤的好,除了有隔代亲的因素外,更主要的还是以这种最朴素、最简单、最原始的方式,表达了对大哥长期为家庭付出的念念不忘,也是让大哥安心读研。
    母亲过世以后,媛媛和凤凤都回新疆读书。1989年媛媛考上了华东师范大学,毕业后一直在上海的中学从事教育工作。以后又获得了硕士学位,现在区教育学院担任高中学科的教研员。
    大哥在武汉读研时,有一次利用假期回到上海,我也从江苏赶回与大哥相见。当我赶到家里时,大哥已经去了崇明庙镇的大嫂父母家,我看见大哥放在桌上的留言和崇明庙镇的地址,脚也没有歇一歇,水也没有喝一口,赶紧奔向吴淞码头坐船去了崇明。这是我第一次踏上崇明岛(1989年3月我从江苏大丰的海丰农场调到崇明的农场工作,一直干到退休)。
    九十年代初,我曾经从东风农场骑自行车去过大嫂的父母家,大嫂的父母和兄弟姐妹对我很热情,现在偶尔遇见我们总会提起那时的情景。大哥住在岳父母家的时候,曾和我一起骑自行车从庙镇到堡镇,去看望他同事的父母亲,大哥的为人可见一斑。
    新疆是大哥的第三故乡,大哥在新疆工作了30年,结婚育女,事业有成,将自己的青春年华献给了美丽的新疆。我曾经问过大哥,想不想回到上海工作?大哥跟我说,新疆对科技知识分子调离新疆在政策上还是比较紧的,系主任也没有提出调走,自己不想向学校领导提出个人的要求。在媛媛大学毕业时,为了让媛媛和凤凤以后都能够留在上海工作,大哥终于开始考虑要调到上海来工作了。
    我在农场从事组织工作,与农工商集团负责引进科技人才的崔秋萍比较熟悉,她给我一个引进人才的名额。大哥学的是园艺专业,前哨农场绿神园艺公司的工作与大哥专业对口。于是通过前哨农场党委书记金岳的牵线,绿神园艺公司愿意接受。我两次去前哨农场,与绿神园艺公司施振周经理商谈,他非常欢迎大哥大嫂的到来,还特地请我吃饭。在前哨农场的饭店里,我第一次品尝到了河豚鱼的鲜美。
    1993年10月,大哥大嫂作为专业科技人才引进到上海,终于回到了人生轨迹的出发点----崇明岛,为了两个女儿和落叶归根的故乡之恋,大哥放弃了高校教书育人的职业,进行了从校园到果园,从课堂到田头的转变。
    大哥大嫂来上海时,凤凤还在新疆上大学,两年后凤凤大学毕业也来到了上海,在上海泰杰不锈钢制品有限公司从事财务工作,一家人在上海得以重新团聚。2003年,农工商集团建设奉贤海湾森林公园,大哥被调到海湾森林公园工作,一直到2007年正式退休。
    我对大哥一直是敬佩的,羡慕的。大哥有个贤妻良母的大嫂,两个女儿都是事业有成,家庭美满,孩子优秀。凤凤的儿子浩天英俊帅气,2017年考取了上海交通大学法律系法律专业;媛媛的女儿瑶瑶甜美清秀,去年考取了英国牛津大学地球科学专业。大哥退休后一直在帮凤凤照顾浩天,当浩天考取大学后,大哥您却离开了,永远地离开了我们。我真的不知道,您是否认为自己已经完成了人生所有应该做的事情,现在应该去天堂陪伴父母了?

图片1.jpg
果树丛中的大哥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0-2-9 14:09:18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虽然,我们都渴望一份懂得,可是芸芸众生,不会人人懂你;漫漫人生,也不会事事如意。微笑着告诉自己:就算没人鼓掌,也要展翅飞翔;就算没人欣赏,也要兀自芬芳。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0-2-9 15:02:56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谢谢谢老师,辛苦了!您的配音太棒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20-2-14 05:39:44 | 显示全部楼层
    出生在崇明,读书去武汉,工作赴新疆,为边疆建设做出了贡献。到了暮年,为了子女,也考虑到落叶归根,从八一农学院的园艺系副主任、副教授转岗崇明农场的园艺公司,完成了从课堂到田头的蜕变。不仅两个女儿不负众望,双双考上大学,而且第三代还考上了国内名牌大学和世界顶级大学。应该说,大哥走得时候没有留下遗憾。大哥真是一个平凡而又值得敬重的人。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Archiver|手机版|上海农场知青家园网

GMT+8, 2020-4-2 23:53 , Processed in 0.090439 second(s), 8 queries , Gzip On, Redis On.

Powered by Discuz! X3.4

Copyright © 2001-2020, Tencent Cloud.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