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农场知青家园网
您好,欢迎访问上海农场知青家园网
查看: 518|回复: 0

[系列散文] 223、他还是当年的他

  [复制链接]
字体大小: 正常 放大
发表于 2020-1-29 17:28:51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作者: 郭聪聪

他还是当年的他

郭聪聪


图片5.jpg
2008年与老领导郭聪聪一起


    一月,好友培安从比利时回沪探亲,我们照例一聚。与往年不同,这次培安手上多了几分当地的华人报纸,上面有培安写的有关出国25年经历的连载文章,他计划编撰成书,希望我为他写个序。
    作为老朋友难以拒绝,而且几十年来,我内心真的希望为他做些什么。当翻看完这些报纸,我的第一反应是,“他还是当年的他”。
    20世纪六七十年代,我早于培安7年,去了上海东海农场当知青。1978年,我当时在农场党委工作,农场有知青2万多人,我主管工会、团委和宣传等方面工作。培安从基层连队调至场部工会搞宣传,由于工作关系我们有了交往。业余时间,我常去美工室坐坐,他给我的印象是:肯干,能吃苦,工作之余总在画画写写。
    “文革”后恢复高考,培安要报考自己喜欢的美术专业,由于当时农场条件限制,画画只能靠自学,终未如愿。但他依然执着,不言放弃,像大漠中的野草不屈不挠,有着旺盛的生命力。
    功夫不负有心人,几年后培安终于考上了美术院校,他的毅力给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此后我去了市农委工作,他大学毕业后在高校任教,我们的友谊继续着……
    其间,我得知他的作品屡屡入选美展,他的恩师叶文西推荐他加入上海美协,1986年他成为最年轻的美协会员之一。正当他的事业蒸蒸日上时,培安告诉我,为了更好地提高自身的艺术水平,决定放弃国内良好的基础和职业,自费去比利时皇家美术学院深造。我知道此一别,他将在异国他乡,迎接更大的挑战。1992年临行前,我为他践行,预祝他早日顺利完成学业;那年他已35岁。
    25年过去了,他每次回上海我们总要一聚,我知道他在海外孤独过、迷茫过、痛苦过;也知道他在海外获得过许多奖项,我希望他能回国举办个人画展。
    2012年在出国20年后,培安在上海刘海粟美术馆举办了个人画展,我见证了开幕式的盛况。上海博物馆馆长陈燮君先生为他的画册做了序,对其作品给予了很高的评价。
    在40多年的交往中,我知道培安的“财富”不在银行里,他有自己的人生坐标和理想,并为之奋斗着……
    在此书即将出版之际,我匆匆写上这些,向他表示祝贺,为有他这样的朋友而感到骄傲。
2017年6月20日

    编后:每位知青对于自己的上山下乡经历都如数家珍,记忆犹新。但是对于上山下乡运动停止后的出国洋插队,可能知之甚少。第一次跨出国门,第一次与洋人打交道,第一次谋求国外的生存职业……其中的酸甜苦辣、喜怒哀乐、险情奇遇、是非恩怨,每一个第一次都从不同侧面揭示了留学生充满艰辛的奋斗史和坚韧不拔的成长史。在庚子鼠年,本栏目将曹培安先生讲述自己“在欧洲的各种第一次”的系列故事,陆续奉献给广大知青朋友,它可以从另外一个角度诠释他们是如何延续知青精神,并发扬光大的。
    郭聪聪先生的文章系《旅欧二十五年——一位中国画家的亲身经历》的序二,中国驻比利时前大使、中国驻欧盟前使团长关呈远的《最好的礼物》为该书序一(载《心语告知》栏目第223号),还有曹培安的母亲张曼亚女士《说说我的儿子》(载《心语告知》栏目第118号)为该书序三。至于其他栏目刊载曹培安的各类作品(包括文章、画作、书法),恕编者不一一列举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Archiver|手机版|上海农场知青家园网

GMT+8, 2020-4-4 00:54 , Processed in 0.073530 second(s), 7 queries , Gzip On, Redis On.

Powered by Discuz! X3.4

Copyright © 2001-2020, Tencent Cloud.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