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农场知青家园网
您好,欢迎访问上海农场知青家园网
查看: 611|回复: 4

[蹉跎岁月] 223、绵绵长恨20:对不起

  [复制链接]
字体大小: 正常 放大
发表于 2020-1-29 15:17:39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作者: 谢伟健

2.png


    锦霞在信中对我说:
    由于环境,她决定投降了。她要走上一条违背自己意志的新的路。她决定开始新的生活,要将初开的情芽深深地埋藏在心灵深处。她把剪下的辫子,一根留给自己,一根留给了我!要我用那三十块钱,来改善自己的生活(当时一桌酒宴也不过只有六、七块钱,那三十块钱是一个什么数字,可想而知)。
    最使我吃惊的是,她告诉我,她已经怀孕了,不管处于什么环境,她要把孩子生养下来,要把孩子养大养好。
    最后还是那些勉励我的话。
    我心里讲不出是什么味道,怀着深深的眷恋、怀着深深的内疚,走上了开往安徽的班车,开始我艰难而又坎坷的道路。
    第二年,她给我寄来她和女儿的照片,她告诉我,孩子的名字就叫“平”。我心里又蒙上了一层深深的爱意。我在心里千遍万遍的呼喊着她们的名字。
    此后有好几年,无论有什么风云和诱惑,我紧紧地关闭了感情的闸门,全身心地埋头做着我的工作。
    一开始,我按照她的要求,将信寄到她妈妈那里,收信人是她早已赴疆的姐姐。里面信纸上没有抬头名字,就好像做地下工作一般。后来,她在信里隐隐地告诉我,好像这样通讯也受到她母亲的非议。终于有一天,我们停止了通信。我知道,我不能责怪任何人的反对,因为在这种条件下,没有结果也就是必然的结果。
    几年后我回上海探亲,回到老房子,想见见锦霞的妈妈。邻居告诉我,锦霞的伯伯已经过世了,她的妈妈和锦霞他们一起,已经住在一起,搬了家,搬到什么地方,他们也不清楚。我听了,像被重重地击打一样,半天也没回过神来。
    想不到杭州那夜的匆匆一别,就是我们最后诀别,而且,到现在四十多年了,我没有看到过我那苦难的女儿!
    ……生活就是活生生的教科书。
    最使我难过的是,那条珍贵的辫子和那封温馨的信,在文革初期我被“专政”时,连同我写了几十万字的业余创作和其它书信,都被“造反派”抄走了,那条辫子还成为一条“生活”问题的罪状!
    这三段感情生活,是我一生最为重要的阶段。
    与芝仪的初恋,是一对情窦初开的少男少女的纯真和朦胧感情的交流;
    对秋俐的浪漫交往,则是因为在复杂的政治环境下,由于我的“叛卖”和最后我的受打击,不仅我不能面对的,也是当时历史时代的必然悲剧;
    在我最困难的环境中,是锦霞给了我最大的宽慰和爱情。而这种感情的流露和交流,不是相互的给予,而是相互的吸收,具有生动的时代特色,具有强烈的历史悲情。我们都有环境的困惑和人性的脆弱,是我人生历史中最动人的一页。这种经历使我更加生动,更加立体化,也更加成熟。
    我的一生,一直走着不平坦的道路,这是上苍给我的考验;我的一生,得到了许多人间最美好的爱,这是老天给我的眷顾和怜惜。
    我始终不能忘怀这三个姑娘,是因为她们给了我世间最纯真的爱。
    但是由于我的年轻和单纯,做过不少愚蠢的事情,也给她们终生带来很大的伤害。如果讲,我与芝仪的分手,是由于我们彼此走了不同的生活道路,被迫分开的话(是芝仪的理性,促成了冷静的结果);那么与秋俐的分手,完全是咎由自取,由于自己的错误,不能面对深爱着自己的善良的姑娘,品尝了由自己酿造的苦酒。至于锦霞,在当时的社会背景下,我们这些小人物,根本无力解决自己面对的种种困境。我对她有绝对的愧疚,我对我那从未见面的女儿——平儿,有绝对的愧疚!
    这是我深藏心间几十年的秘密,想了很久,决定写出来,给她们一个交代,也向她们说一声,对不起!

后记

    我不是圣人,也不是完人,一生中做过无数的错事,也做过不少的愚蠢的糊涂事。我的这段绵绵长恨的记录,是我历史的一段纪实。当时也不过是十六七岁到十八九岁的年龄,现在看起来也近乎荒唐。
    但是,我相信少男少女的情愫的萌动,不仅是人们生理状态的反映,也是自然发展的必然规律。
    每个人都会在自己所处的社会环境中、在自己所处的历史条件下、在自己所处的教育背景下,演绎着自己的活剧。于是,我决定写下这四个字:绵绵长恨!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0-1-30 06:19:39 | 显示全部楼层
谢谢辛苦了。这一段历史经历将伴随我的终身。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0-1-30 09:07:40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凄美的爱情故事,有情人终不能成眷属,是特定历史条件下的产物……,可惜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0-2-6 09:03:50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浦江文明诞申城, 石库门里藏书香。 曾经纸上遇文豪, 何时笔底批词章? 时艰难遂丹心志, 命蹇遣放黄山乡。 大隐恰当云开日, 少年机锋紫墨狂。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0-2-26 12:19:36 | 显示全部楼层
绵绵情似水,幽幽见长恨。一幅那年那月的长卷又已将悄悄的卷起、封存......
感谢作者为我们展现的那段难忘的、美好的、又刻骨铭心的历史,看了回味无穷......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Archiver|手机版|上海农场知青家园网

GMT+8, 2020-4-6 09:58 , Processed in 0.077417 second(s), 8 queries , Gzip On, Redis On.

Powered by Discuz! X3.4

Copyright © 2001-2020, Tencent Cloud.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