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农场知青家园网
您好,欢迎访问上海农场知青家园网
查看: 542|回复: 2

[蹉跎岁月] 221、绵绵长恨19:一个沉沉的包

  [复制链接]
字体大小: 正常 放大
发表于 2020-1-17 06:08:51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作者: 谢伟健

捕获000.PNG


    当时我们这批上海市青年被安排到安徽淮南参加工业建设。后来风云骤变,居然在上船的那一刻,临时通知到安徽祁门支援采茶。大约当时我还保留着共青团员的身份和较高的文化程度,全然没有“政治挂帅”的味道,居然还被委以“中队长”的重任,带着100余人到祁门的一个名叫闪里公社去采茶。
    由于我比较好强,也想积极表现一番,但是因为伙食太差,卫生又实在有问题,到了农村只有短短的40天,我就被严重的疟疾重重地击倒在地上。在那里也根本谈不上有什么医疗条件,在卫生院医生的强烈建议下,带队干部同意我回到上海进行医治。
    我坚持一个人自己坐长途汽车,经杭州转火车到上海。在杭州,我打了一个电报给家里,父亲到上海北火车站将我接回家中。
    说来也怪,人一到上海,没有吃几片药片就开始好转。就是人的面色绝对惨白,身体极度虚弱。
    这时我不敢与锦霞联系,她看到我这幅尊容,心里一定会难过的。在安徽的一个多月间,我夜没有很好的条件给她写信,又担心信件投递的不方便(半个月才来一次乡递员),只通过一次报平安的信件。因此我是那么地想见我朝思暮想的姑娘。
    大约一个星期后,安徽打来电报,接收单位已经派人来接队,让我尽快回到安徽。在这种状况下,我不得不到我原来的住处,见到了锦霞。
    她看到我,吃了一惊,想不到我那么快的就回到了她的身边,而且是一个完全不如她想象的“他”。我将我回来的情况给她讲了一遍。她就问我什么时候回去。我告诉她回去的大致时间。她想了一下,就说:“走,哥,我陪你去买火车票。”我告诉她我没有带钱,她说她那里有。
    我们徒步到离我家不远的火车票八仙桥预售处,她叫我等在门口,不一会功夫,她就将车票递给了我。
    出了门,她挥挥手就与我告了别。我就这样稀里糊涂地与她分别了,我越走心里越不是滋味:难道我们就是这样分别了吗?
    我是不甘心就这样分别的。
    第二天我又去找她,也准备将车票款还给她。她的母亲客气地接待了我,告诉我她出去了,我坐了一会儿,直得惆怅地回了家。
    次日一早,我坚持着一个人到火车站。进了站台,我蓦然想起几年前我将芝仪送上火车的情景,因为那时她也是坐着这个班次的火车离开我的。
    我找好了车厢,寻找到我的座位,坐在我身边的旅伴是一个剪短发的姑娘,拖着下巴凝视着窗外。车开了,姑娘回过头来,真使我大吃一惊,原来竟是我心中的锦霞。
    “怎么是你,你剪了短发,我都认不出你了。”
    “我这样好吗?”
    “当然,好像更精神了。”
    我绝对想不到锦霞会采用这种方法来送我,一整天的不开心顿时烟消云散。下午到了杭州,她立即陪同我赶往武林门汽车站,买好了第二天去安徽的长途汽车票,就赶回西湖的湖滨,找了一个比较大的旅馆,她给我开了一个房间,也给自己开了一个房间。天气热,我们稍事洗澡后,就到西湖边散着步。
    我们经过断桥,走上白,在秋瑾和苏小小墓前挑了一个树荫就坐了下来。这时我觉得有许多话要说,就是说不出来。由于她身份的改变,我已经没有什么感情可以表达了。她静静的注视着秋瑾的墓圈,若有所思地对我说:“哥,每个人都有他的不幸,但心里要有目标,生活要有信心,千万不要自暴自弃了。”
    我拼命地点着头,心里非常感动。我突然想起:“妹,你好好地把长辫子剪掉,真可惜了。”
    她淡淡地苦笑了一下,“我马上要做新娘了,总要有一个新的开始,我不想保留过多过去的东西了。”
    我当然知道她的意思,也不愿再谈及这个伤感的话题。尽力想讲一些活泼的话题,但是,无论如何也想不出一个合适的话题。
    静静的,真是此时无声胜有声啊!
    她突然又想起问一个问题:“哥,你喜欢女孩还是男孩?”
    我不假思索的说,“当然是女孩子了。”
    她微微地露出了笑容,“我也是。”
    她又说,“如果要你给小孩子起一个名字,你会取什么名字?”
    我想了一想说:“我这样漂流,一定要起一个浮萍的‘萍’字。”
    她也想了一想,说,“我想还是起‘平’的好,最好能平平安安的。”
    晚上,我准备睡下时,锦霞推门走了进来,手里拿了一个包。
    “哥,这个包就放在你这里,放在我房间里不放心。”说着就在我的床边坐了下来。
    我知道,我们这次分别不知什么时候能够见再见了。我们就这样静静地坐着,慢慢地讲着。我也不敢多看她的面孔,尽量地掩饰我脆弱的性格,心里只有一个念头:她要成为别人的妻子了,想想心里就阵阵发痛!
    半夜了,她回去睡觉了,我也不知什么时候合的眼。天蒙蒙亮,服务员就将我叫醒了。服务员告诉我,锦霞已经走了,坐火车回上海了。叫我打开包。
    包里除了一些新的生活用品、食品外,还有一封信,30块钱。——还有一根乌黑乌黑的长辫子!!!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0-1-18 06:08:17 | 显示全部楼层
那难以忘怀的岁月,我已经记不清是怎么度过的。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0-1-20 14:28:10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能有一段刻骨铭心的爱情,不是每个人都能得到的,祸兮福兮有时真的很难分清!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Archiver|手机版|上海农场知青家园网

GMT+8, 2020-4-3 00:58 , Processed in 0.077333 second(s), 7 queries , Gzip On, Redis On.

Powered by Discuz! X3.4

Copyright © 2001-2020, Tencent Cloud.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