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农场知青家园网
您好,欢迎访问上海农场知青家园网
查看: 544|回复: 1

[追忆往昔] 220、豕鼠跨年之交征文一:猪年吃年猪

  [复制链接]
字体大小: 正常 放大
发表于 2020-1-12 18:35:53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作者: 刘绍义

   豕鼠跨年之交征文一
猪年吃年猪

刘绍义


               6.jpg                


    按语:时光如白驹过隙,转眼之间猪年就要离我们而去,鼠年即将闪亮登场。
    回顾处在本命年的金猪可真是老金贵了,一方面是因为猪瘟病毒持续扩散,造成大量的猪死亡造成的,另一方面是因为自2015年以来的环保政策关停了不少养猪的小作坊,导致供给不足。当然,中美之间的贸易纠纷也提高了外来猪肉的价格。为此不少市民纷纷直呼“吃不起”。
    好在从10月底开始,猪肉价格开始回落,但是想回到年初的价格仍然不太现实。要想肉价回落到年初的价格,可能要等到鼠年生猪产能恢复之后。虽然暂时不能如消费者所愿,但是我们坚信将来的生活一定是美好的,在猪年尚余几日的时间里,不妨阅读以下《猪年吃年猪》的文章,或许我们心情能够舒畅许多。


    那年月,我家虽不能年年杀猪,但隔三岔五不定哪一年过年时杀一头猪还是常有的事。当然,我家杀猪不能代表我家富有,相反,那些年我家的日子过得相当拮据。杀猪不过是心疼我们爱我们的爹娘想让我们在过年时过一下肉瘾。
    除了让我们过一下肉瘾外,我家过年杀猪有时还有一个原因,那就是平常我家有个难处或者是我们兄弟姐妹谁有个头疼脑热时,母亲向老天许过愿,“老天爷要是保我家人人平安,过年时给您杀猪宰羊”。在母亲的心目中,天是哄不得的,说过的事一定照办。于是从那以后,天天看猪圈里的猪长大没有,如果到年底还不够“刀”,不够重量,买也要给老天爷买一头猪杀掉。
    当然,谁都知道,老天爷是吃不到猪肉的,只不过杀猪时祈祷祈祷,做到心到神知而已。杀的猪肉还是该吃的吃该卖的卖。我原来以为这杀猪许愿的事只是我们这一带的风俗,读了陆游的诗才知道四川的风俗也是如此。“釜粥芬香饷邻父,栏猪丰腯祭家神”,说明四川也有杀猪祭神的习俗。陆游在诗中的自注里这样写道:“蜀人豢猪于栏,腊中供祭,谓之‘岁猪’。”说得已经够明白的了,与我们这里相差无异。
    那时候农家杀头猪,在村里也算是一件大事了。我记得我家过年杀猪时,左邻右舍都来帮忙,年轻人上去先把猪撂倒,几个人上前把猪腿捆住,放到一张大案子上,这时候的猪也可能预感到了什么,拼命地挣扎、拼命地喊叫,叫声非常难听。我们老家人把声音叫得大叫得响叫得凄惨叫得绝望的,常比喻成“杀猪似的”,就是这个意思。
    这时候,请来的屠夫手握一把尖刀,摸到猪的身旁,用手测量了一下猪咽处,找到“血门”,一刀下去,猪立即停止了呼喊,冒着泡的血液从刀口迅速流到早已准备好的紫色带釉瓦盆里,然后把猪放入烧了一大锅热水的锅里烫过后,褪毛就开始了。
    放入热水前,屠夫还要在猪的后腿上用刀割个口,用一根筷子粗细的铁条捅几下,搅几下,用嘴往里面吹气,一个人不行轮换着吹,把猪肚子猪全身吹胀吹鼓吹得像气蛤蟆一般后,扎紧割口,不让它泄气,这样便于给猪褪毛。大家七手八脚用卷刀刮毛,用砖头砸毛,用瓦片糙毛,不一会儿工夫就把猪皮刮得干干净净,雪白雪白了。
    孩子们像叮屁虫似地不离左右,除了想看看热闹外,就是大家都想得到猪的小肚——猪尿泡,吹鼓后里面放几粒黄豆子,摇着“咣当咣当”的响,煞是好玩。那年父亲把猪尿泡给了我堂弟,他比我小两岁,当时我还非常生气,现在想想,父亲想得是多么周到呀,我这个当哥哥的,要处处让着弟弟,“要想好,大让小”,这也是做人的准则呀。
    杀猪了,我们的年就过得肥点。父亲找人帮忙把好肉卖给左邻右舍,剩下的猪头、猪蹄、猪下水都留着过年,当然也留几块好的精肉,用于包饺子和招待客人用。那几天,可把母亲忙坏了,用碱用盐洗猪肚翻猪肠,还要用镊子一根一根拔猪腿猪头上的毛。那时候的猪是自家养的不说,还没有什么饲料添加剂,所以猪肉特别香特别好吃。现在想想,有时真怀念那虽不太富裕,但却有滋有味的年。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0-1-21 14:54:15 | 显示全部楼层
    再见了,己亥猪年,我们又长了一岁,上海市农场知青家园网也跨入了第四年。衷心祝愿明年的网站越办越好!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Archiver|手机版|上海农场知青家园网

GMT+8, 2020-3-30 13:15 , Processed in 0.074426 second(s), 7 queries , Gzip On, Redis On.

Powered by Discuz! X3.4

Copyright © 2001-2020, Tencent Cloud.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