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农场知青家园网
您好,欢迎访问上海农场知青家园网
查看: 267|回复: 0

[小说连载] 218、果园飘香19:知青聚会·友情长存(下)

[复制链接]
字体大小: 正常 放大
发表于 2020-1-4 05:27:2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作者: 倪炳发
   1
    果园飘香19
知青聚会·友情长存(下)

倪炳发


11.PNG


    2012年是72届知青上山下乡40周年,一连又举办了一场更大规模的聚会,参加者当然不局限于72届职工,只是以此为由头举办一个具有纪念性的专题聚会。
    这次聚会是有史振余,牟惠芳、曹宝羊、薛萍等人组织的,筹划时有明确的目标和设想,参加人数要多,场地规模要大,一连历任领导和新老职工代表要到场,要举行一些仪式并拍照留念,体现专题聚会的纪念意义。为了实现目标他们忙乎了两个多月,小牟差不多每天和振余、薛萍等人通电话,互相反馈人员通知、会务落实情况,另外想法设法联系通知连干部和一些从未参加聚会的职工。经筹备组商议,场地选择在医学院路福满楼酒家,这个酒家场地、舞台、音响等各方面条件都不错,酒店经理是薛萍的同学,能在会场布置、议程安排及费用上给予有力配合及优惠。此外酒店名称也很喜庆,福满楼寄寓着知青团聚幸福满满的吉祥意味。
    这次聚会盛况空前,会场正面上方挂着一条“前哨农场一连知青联谊会”横幅,舞台背景上挂着一面“前哨农场一连”连旗,红底黄字,格外醒目,许多职工看到后感到异常亲切,纷纷上前拍照留念。其实一连当初从来没有印制过连旗,它是知青职工心中凝聚起的一面旗帜,是对知青岁月的一种情感追忆,大家愿意在这面旗帜下重新结集并自豪的宣称:我,曾经是前哨农场一连的职工!
    这次聚会是一连迄今为止规模最大、人数最多的一次聚会,许多从未露面的职工也前来相聚。他们说,离开农场后大家失去了联系,接到聚会通知非常激动,一连,我们回来了。
    我在会场看到了陈午雄,这个大律师很忙,因晚上有事特意下午抽空赶来和大家会面,以表示对聚会活动的牵念。牟惠芳班里小姐妹姜美娟从未参加过连队聚会,看到如此盛况心情十分激动,拉着小牟不停地说着悄悄话。大班长成建华很少参加聚会,这次在就餐前也匆匆赶来了,可惜没赶上拍集体照。她说,和大家相聚我就很高兴了。
    最令大家惊喜高兴的是,一连几个时期的连队领导差不多全到场了。一连创业时期的副连长陆钧祥一直盼望着能参加连队聚会,苦于联系不上一直未能如愿。这次几经辗转联系到后他兴奋不已,虽然眼睛高度近视出行很不方便,但仍摸摸索索地赶来了。指导员沈雪良已七十多岁,身体欠佳又居住在崇明农场,来上海参加聚会很不便。可连队职工都热切地希望老领导能出席,为此魏明早早就联系好并作了妥善安排,提前一天把老沈接到上海,当天又把老沈接到会场,使连队职工和老领导实现了重逢相聚的心愿。与老沈搭档的老连长沈补根和夫人张道英,副连长胡蓉萍和彭金云也如约而至。强国方时期的连干部强国方,柏青、何冰、李玉珍都来了。连队后期的主要领导孙浩森从未出席过聚会,这次也兴致盎然地参加了。这次聚会新老职工,班排干部和几任领导在有联系能通知到的情况下基本都到场了,成了前哨一连“全家福”的一次聚会。
    根据安排同时也是大家的要求,连队干部被请到台前集体亮相并一一祝词讲话。受大家尊敬的老沈首先祝词,老领导台前一站气势如初,依然是大家熟悉的松江普通话,已经有几十年没听到这声音了,今天再次聆听职工们倍感亲切。老沈话音刚落,全场一片掌声。其他连队干部都一一热情并简练地向大家表达了问候和祝愿。
    历任连队干部集体亮相是这次聚会的亮点,也形成了活动的高潮。另一个高潮是参会职工汇聚到舞台上拍集体照,这是事先筹划好的,牟惠芳还特意邀请了一个摄影师专门前来拍照。
    参加这次聚会的职工有120人左右,整个舞台挤得满满的,史振余、曹宝羊等不停地招呼大家站列排队。因为人多前后站了五排还是排不下,为了拍摄效果只能见缝插针一个个紧挨着,另外在队形两端一再加人排列,招呼调整了好些时候镜框里才总算有了一个较好的效果。在“一、二、三、茄子!”的呼喊声中,拍下了一连知青聚会的一张珍贵的集体照。
    这次聚会使职工联系的网络再次扩大,知青友情更加巩固,相聚交往的热情也越发高涨。虽然这次聚会以后至今没有举行过大型聚会,但几十人的中型聚会几乎年年都有,小范围的相聚更是频频不断,并且聚会的形式和内容也在悄然发生变化。聚会不再止步于会面和聚餐,而是增添了旅游,农家乐、卡拉OK等新元素。
    早在2009年,史振余、曹宝羊等便对聚会进行了一次大胆尝试,呼应较多职工的意愿组织了常熟旅游聚会。这次尝试是知青聚会的一次突破,首先职工相聚的时间长了,以往聚会不少职工反映相聚时间太短,大家不能尽兴,常熟聚会安排二天时间,晚上住宿在宾馆,相处的时间大大增加;其次除了会面和聚餐,常熟聚会的主要活动是旅游,内容扩展丰富了。我认为这种突破既是知青职工的意愿呼声,也是保持聚会长盛不衰的必然要求。知青刚开始聚会,由于是几十年分离重逢,会产生一种久别重逢的惊喜感和距离美,可如果聚会一直处于会面加聚餐的简单状态,这种惊喜感和距离美会渐渐消退。因此知青聚会要保持生命力,必需也必然要在聚会的形式、内容和内涵上予以扩展和丰富。常熟旅游聚会无疑是一连知青聚会具有里程碑意义的一次尝试和突破。
    常熟聚会利用“大马”的关系,包了两部大巴士,有七、八十人参加,小牟和我也参加了。聚会在车辆、就餐、住宿、活动等方面的安排都很周全。
    当天下午到常熟著名的风景区尚湖游玩,职工们三、五成群徜徉在波光粼粼的湖边,漫步在树荫浓密的小道,悠闲地欣赏大自然优美的湖光山色。活动节奏放缓了,大家的心情放松了,不过知青的本色依然不改。一路上大家嬉笑打闹,不时传来阵阵欢乐的笑声。女职工们喜欢拍照,在雕塑前、湖廊边,盛开的牡丹花下一拨一拨地轮番留影,还毫不扭捏地显摆各种“臭美”的POSE。
    聚餐照例是热闹的时光,一桌一桌团团围坐,把盏言笑,人声鼎沸。到了晚上各人根据兴趣爱好,打麻将的打麻将,斗地主的斗地主,喜欢逛街的便去街市散步,各取所需,悠闲自得。印象特深的是,瑞华、小康、小费等几个女职工麻将瘾特大,一有空闲便上棋牌室,以致吃饭也顾不上,乐此不疲。对此我表示点赞,相聚就是为了快乐,快乐就要任性。
    常熟旅游聚会受到职工的赞赏和欢迎,就此2013年和2014年又在奉贤海湾森林公园和苏州东山举办了旅游休闲式的聚会。
    奉贤聚会通过强国方夫妇的关系在海湾森林公园举行。当天包了一辆大巴士,有的自己驾车前来。由于参加人数比预计的多,就餐时餐桌坐不下,柏青一桌挤了十五、六个人,振余、魏明等组织者还是没有座位,最后只能另加设一个简易小桌。可见大家对这种形式的聚会非常欢迎。
    下午大家在俱乐部唱卡拉OK,随着音乐跳舞另有人继续在棋牌室里打牌斗地主,还有一些职工则到树木参天的森林氧吧散步。从未出席过连队聚会的狄斗这次也闻讯前来,用现在流行的话语来说他仍保持着当初萌萌哒的风格。他携带了一个电子琴和扩音器,在俱乐部大厅架起乐谱,上面收录了几百首流行歌曲,像街头艺人一样一边弹着琴一边邀请大家选曲唱歌,整个下午俱乐部里歌声荡漾,欢声绕梁。到了晚上我们一拨自驾车的人意犹未尽,在强国方夫妇陪同下还兴致勃勃地到镇上吃了当地有名的羊肉面,至此才尽心而归。
    2014年苏州东山聚会我因有事没参加,听牟惠芳说一辆大巴士坐满了人,“小楼”“卷毛”“光郎头”“小牛鬼”“长脚”、杨志洪、任建平、张丽萍 、“煤球”、钟文英等四、五十个职工参加。此行游览参观了东山有名的雕花楼,大家被古代工匠精美的雕刻技艺所折服,在雕花楼前合影留念。当晚聚餐大家开怀畅饮,热闹非凡。小牟平时不喝酒,可这天高兴在众人的起哄下竟喝了白酒、黄酒和啤酒“三中全会”。回沪时我开车去接她,坐在车上她还处在兴奋状态中,喋喋不休地说着聚会的事。真是“酒不醉人人自醉”,知青职工们就是喜欢这样的相聚相会。
    近年来这种旅游聚会在一连职工中已逐步流行,听说强国方夫妇、柏青、“小楼”夫妇、“阿玉”、钱龙、奚明、“小惠芳”、乐年、朱炳来等许多职工经常小范围的旅游聚会,甚至到国外旅游。2014年我和小牟与奚明夫妇及刘俊华结伴去三清山,领略了小范围旅游聚会的别样风情。今年二月小牟和一帮职工去杭州超山赏梅旅游,可以说旅游聚会已成为知青聚会的一个新常态。
    除了旅游聚会,这几年农家乐聚会也日渐盛行。2014年史振余得知“老三届”职工金培华夫妇在崇明开了一家农家乐,便相邀强国方夫妇、柏青、张建林、蒋肈廷、“长脚”、小惠芳、刘俊华等二十多名职工前往,我和小牟也驾车前往。
    农家乐在新河镇的一个村庄里。听金培华介绍,他租下了这里的一排房屋及屋前一块土地,自己饲养猪、羊、鸡、鸭,栽种四季蔬菜,主要接待农场职工和朋友。他们夫妇不常来,平时委托当地人管理,今天特意从上海赶来接待我们。这是我第一次参加一连的农家乐聚会,据我所知知青农家乐聚会早已悄然兴起,2009年我就参加过十七连浙江长兴农家乐聚会,一连不少职工这些年也经常到苏浙两地的农家乐进行小范围聚会。
    2015年12月我和牟惠芳又应邀到崇明牛棚镇农家乐。这家农家乐开在牛棚镇的北面,离前哨农场很近,住宿、就餐、环境都不错。屋后有一条小河可垂钓,有棋牌室、卡拉OK供消遣,早上可到农贸集市闲逛采购,还抽空可到农场和一连旧址追忆寻访。“小扁头”,张明俊与这家老板相熟,大家想吃什么菜,要买散养鸡、崇明羊肉、崇明糕等土特产,老板会热心张罗。听说韩韦伟夫妇、姜煜夫妇、施国秋夫妇、“小牛鬼”夫妇,“长脚”等已是这里的常客,兴趣一来就驾车前去,已把这儿当成了一个常来常往的聚会场所。
    由于牛棚镇农家乐离上海很近,无论自驾车还是乘专线车都很很方便,2016年4月我和小牟又去过两次。同去的还有强国方夫妇、柏青、“小楼”夫妇、“大马”夫妇、黄根生、曹宝羊、小费、小惠芳、“大华”等30多名职工,其中一次魏明还把老沈接来和大家相聚。
    就我个人来说很喜欢农家乐聚会:一、短聚几天可以暂时摆脱工作压力或烦杂家务,身心放松一下;二、离开喧嚣的城市换下环境,呼吸清新空气,尝尝农家菜,享受朴实自然的田园风光;三、农家乐性价比较高,吃、住甚至行全包每天费用在一百元左右,一次活动花费几百元大多数人包括退休职工都能承受。虽然农家乐的住宿条件,就餐档次很普通,有些方面尚有欠缺,可知青职工是吃过苦的一代人,到农家乐追求的不是档次和奢华,而是相聚快乐,因此这种平民大众化的农家乐聚会广受欢迎,并且有很强的生命力和可持续性。
    除了聚餐式聚会、旅游休闲聚会和农家乐聚会,知青聚会同时衍生了其他的一些形态。
    如卡拉OK聚会,一些喜欢唱歌、跳舞的连队职工近年来经常相聚在OK歌舞厅。其中刘俊华就是一个热衷参与的组织者,他在杨浦区天空OK城上班,关系熟悉并能提供便利,同时又是一个非常热心和喜欢热闹的人,为此杨浦区的奚明、小惠芳、贾梅英、周慧娟、谭同国等经常到天空歌厅相聚唱歌,一些外区的职工如张莉莉、“阿全”、牟惠芳、赵佩凤、潘以华、郭荣财、朱炳来、陆桦、张丽萍等也不嫌路远成为OK活动圈子的常客。他们一聚就是一天,白天全泡在包厢里,自带饮料和点心,唱唱跳跳,吃吃喝喝,谈谈笑笑,疯疯癫癫,很是惬意快乐。到了晚上再到饭店聚餐,一天活动费用大家AA制平摊。有时他们还到其它OK场所相聚,几乎一个月相约一次,乐此不疲。
    另一种形态是居家聚会,一些关系较亲密的连队职工相约在某个职工家相聚。这种形态是知青聚会的雏形,也是最具亲情味和至今仍盛行的一种聚会形式。
    拿牟惠芳和我来说,一连有许多好朋友,回沪后交往关系从未中断,如魏明、张莉莉、孙小龙、薛萍、张海春、夏凤英、任伯鸿、黄根生、小惠芳等彼此经常走动相聚。尤其是老彭和阿萍,他们是大哥大姐,逢年过节一帮朋友到他们家相聚已成为雷打不动的一档节目。我喜欢打麻将,一段时间隔三差五还会开车从宝山到老彭家,约上薛萍等人一起打麻将,有时下午一场晚上喝酒吃过饭后又是一场。
    我听说张明俊家也经常邀友居家聚会,张明俊和朱莉萍是一对热情好客又重情谊的夫妇,韩韦伟、施国秋、“长脚”“小牛鬼”、史振余等一帮好友三日两头会上他们家相聚,喝酒聊天,打牌玩乐,似乎这种相聚已成为生活中必不可少的日程安排。
    据我所知,一连有许多职工回沪后始终保持来往,同样以这种类似的方式时常相聚。金伟敏、叶婷婷、金梅伦、范宝卿、任林凤、刘翠珍等一些老职工,不离不弃,保持交往,时常小范围相聚,甚至相约集体庆祝生日,始终保持着浓浓的知青友情。
    友情需要保鲜,经常相聚是最好的保鲜剂。无论何种形式的相聚都是在为友情防腐保鲜,加热升温。但愿一连的朋友们珍惜友情,保鲜友情,升温友情!
    这几年我一直在天马行空地瞎琢磨,随着一代知青已经或行将步入老年行列,为了保鲜知青友情,能否寻求一个使知青常聚常乐又兼顾抱团养老的方式。据我所知许多知青也在积极探索这个课题。这不是一个不着边际的胡思乱想,而是知青职工的共同心声,也是一个经过努力完全可能实现的知青夕阳梦。据我的分析和意愿,要实现这个夕阳梦,可以从三个方面或者三种形态去探索努力。
    第一种形态是目前已在践行的各种聚会方式,包括旅游聚会、农家乐聚会、卡拉OK 聚会、居家聚会等,它是维持知青友情很好的载体,这些聚会方式比较适合尚未退休或者虽退休但还不能完全摆脱家庭事务的职工,相隔一段时间聚会活动一次,时间上能抽得出空,费用开支也承担得起,工作家务与相聚活动两不误,比较受大多数知青职工的欢迎,因此这些聚会方式具有生命力会长久持续下去。随着时间的推移知青职工逐步摆脱家庭事务有了更充裕的时间,如果相聚的频次再增多一些,每次活动的时间再加长一些,那么已经基本达到常聚常乐又兼顾养老的形态了。
    第二种形态是我的设想和建议,就是候鸟式休闲养老方式。所谓候鸟式就是像候鸟一样夏天到青岛、大连等北方地区或者到庐山、莫干山、千岛湖等避暑地区待上一段时间,到了冬天便到广西北海、海南岛、云南等南方地区去待上一段时间。我从电视和资料上得的信息,这种候鸟式休闲养老已渐渐流行被老年人群接受欢迎,全国多地已开办了相应的接待场所。接待形式主要是当地的农家乐、渔家乐、休闲山庄、民居出租等,而且性价比较高。如广西北海的渔家乐吃住全包每月费用在1800元左右,你可以待上一、二个月甚至更长。清晨和傍晚海边散散步,白天在一起打牌、唱歌、打打乒乓等休闲娱乐。每日三餐像农家乐一样的标准提供就餐,你想尝鲜可自行采购为你加工烹饪。住宿一般都是民居改造的标准客房,设施齐全。此外还可以视兴趣自费到附近的景区一日或二日游。
    这种方式也可以不去农家乐或渔家乐,如大家愿意也可在当地租借民居自己打理一切。如广西巴马养生村,目前全国各地有许多人在那里租房养老养生。采取自己打理的方法当然会麻烦和忙一些,如事先要联系落实好住所,要安排好采购、烧菜做饭、清洗打扫等日常事务的值班,并要有专人负责费用的统一开支和控制等,但自己打理有更大的自由度和选择性,自主生活自己动手也另有乐趣,同时控制的好一些费用会更省一些。
    候鸟式休闲养老方式每人每月化费约2000元左右,按大家的退休工资都可以承受,但它的休闲养老质量大大提升,一、大家可以有几个月较长的时间相处,满足了职工常聚常乐的愿望;二、这段时间可以摆脱繁杂的家务,改变相对枯燥的居家生活状态,身心完全放松,悠然休闲;三、最大的好处是随适宜的气候转换地方,并能辗转各地更大范围地领略各处的风情风貌。
    候鸟式休闲养老方式适合已经退休并能较长时间摆脱家庭事务的职工。就我来说最欣赏钟情这种方式,这几年也在留意收集这方面的信息资料,并向一些朋友推介。我和牟惠芳已初步计划,一旦退休完全摆脱羁绊,第一站就去中国最休闲的城市成都。在此也望一连有兴趣的朋友多多搜集这方面的资料,一起出谋划策,使知青休闲养老能向更迎合大家的意愿,更具有可操作性和更高层次的方向提升。
    第三种形态,我称之为基地式抱团养老方式,即知青职工能在一个或几个固定的场所长期休闲养老。许多职工表示,将来老了不想麻烦子女也不想到养老院,相熟的朋友最好在一起抱团养老,于是便催生了建立休闲养老基地的想法和计划,也确实有一些职工正在积极筹划此类方案。听说黄根生已在长兴岛租下一块土地正在筹划兴建。我还不清楚他们是如何考虑的,我个人想法,它的运作路径可能有三个方向:一、职工自行投资在近郊或合适的地方租赁房屋和土地,建立起自行饲养家禽,种植蔬菜,提供吃、住、休闲等类似农家乐的基地,主要接待农场知青职工聚会休闲养老;二、通过参股投资式的方式与度假酒店、休闲山庄或农家乐紧密合作,使这些场所成为农场职工相对稳定的休闲养老基地;三、采取包租的方式,即包租某地的度假酒店,休闲山庄或农家乐,一批职工在一段时间中集体休闲养老,包租的时间可几个月或半年、一年,视职工意愿而定,这种包租方式没有风险也比较灵活,较具操作可行性。总之不管何种方式,只要心有所想,行有所动,愿望总能实现的。
    我对知青聚会以及今后的休闲养老啰里啰嗦地阐述了那么多,不是在写论文,只是对知青聚会如何持续和延伸作一些抛砖引玉的探讨。可能有人会说,如何休闲,如何养老都是自己的事,你操哪门子的心。其实这不是我个人无谓的操心,而是知青职工共同的心愿。当然知青职工有亲、疏、远、近之分,兴趣爱好也各不相同,连队几百个职工一起集体休闲养老是不现实的,可彼此亲近又有意愿的十几人甚至几十人形成朋友圈常聚常乐,伴老终身还是可能的。
    我和牟惠芳与一连较多职工保持了几十年的亲密交往,通过十多年的各种聚会又相交了许多新朋友,可以说在不断聚合交往中已成为兄弟姐妹,彼此结下的友情恐怕这辈子已难以割舍。大家都有一个共同的心愿,不离不弃,长相厮守,抱团走完我们的人生之路。
    就目前的状态来说,知青职工心心相系,常聚常乐已经做到了,可由于受到一些情况的制约,长相厮守,伴老终身尚未如愿。因为有的还在工作不能全身而退,有的已成为爷爷奶奶还需要照顾第三代,有的还有其他家事等情况受到限制。可随着时间的流逝,随着一些制约因素的逐步摆脱,随着子女儿孙们长大,各自独立生活,这种长相厮守的心愿一定会越来越强烈。可以想象等我们到了七老八十的时候,蜗居在家的我们生活势必会越发清闲、空虚和乏味。具有激情童心未泯追求快乐的知青职工,是不愿意孤单平淡地度过余下的岁月的,至少是心犹不甘的。在你人生之路余下的日子里除了亲人外,你一定还会十分牵挂昔日的知青朋友,你一定会非常留恋知青相处所带来的不一样的快乐,以致你一定甘愿与知青朋友抱团携手度过余下的岁月。这就是知青情结,一个永远挥之不去的情结!
    过去的知青岁月我们已潇洒走一回,时日不多的夕阳岁月让我们再潇洒走一回吧!
    写到这儿前哨一连的记事已完成,但知青的故事还在延续,愿知青职工友情长存!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Archiver|手机版|上海农场知青家园网

GMT+8, 2020-1-26 11:47 , Processed in 0.081726 second(s), 9 queries , Gzip On, Redis On.

Powered by Discuz! X3.4

Copyright © 2001-2020, Tencent Cloud.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