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农场知青家园网
您好,欢迎访问上海农场知青家园网
查看: 578|回复: 2

[先睹为快] 218、盛世皓首再穷经——为谢伟健新书作序

  [复制链接]
字体大小: 正常 放大
发表于 2020-1-4 04:56:06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作者: 谢增宁

盛世皓首再穷经
——为谢伟健新书作序

谢增宁


                捕获6.PNG                



    在这辞旧迎新之际,获悉坐在轮椅上的八二老知青谢伟健在老年护理院的病房内通过键盘又敲出了两本新著,不由地欣然命笔,是为序。


    我和谢伟健相识在知青网站,他每天笔耕不辍,赐我墨宝;我担任上海市农场知青家园网的主编,需要大量的稿件,很快地我们就惺惺相惜,一拍即合。
    就在撰写此篇序言的同时,我正编辑发送他学生时代三次恋爱经历的散文——《绵绵长恨》。我请他为农历节气撰写旧诗,他二话不说,一口应允,没花多少时间,就为网站完成了一年24个节气的所有工作量。因为他在诗词上的造诣,所以我多次请他为网站收到的一些诗词进行把关、修改、润色。
    至今我在上海和江苏两地的家中书橱里,以及在写字台上,甚至在沙发边的茶几上,分别堆放着他在患病住院期间撰写的20多本书籍。
    因为他的年长,我称之为大哥。我们都有过在市属农场工作和生活的经历,但黄山茶林场地处安徽外域,而我则在市郊崇明,没有跨出上海的大门。由于大哥奔赴农村的时间比我早得多,加之压在他身上的沉重的政治包袱,所以他所处的环境条件自然要比我艰苦得多。
    大哥是浙江人氏,我的祖籍也在浙江。因为父亲未成年时就来到上海谋生,而且在我幼年的时候他又早早地离世,所以我至今都没有回过家乡。而大哥的童年是在家乡度过的,江南的山水文化浸润了他的根基。我就是在编辑大哥诸多的散文和诗词中,知悉了家乡的大致轮廓。
    从此我和大哥形成了心灵上的默契。
    早些年我受邀为大哥所在的护理医院上过几次写作课,顺便拜访了大哥。以后每年都要去那里探望,不光有我,还有其他知青,有与他一个农场所熟知的,也有未曾谋面的其他农场知青,更有来自于外地的粉丝和趣味相投的志同道合者。
    我记得很清楚,寒冬腊月的一天中午,我们围坐在一桌,张岚用花腔高音演唱了一首俄罗斯歌曲《小路》,在大家默默欣赏的过程中,坐在轮椅上的大哥突然抽泣起来,几度哽咽不止。原来这首歌曲引起了大哥的苦涩回忆。当年作为学生干部的他带队去福州路上的上海市人委礼堂演出,学生艺术团演唱的正是这首经典歌曲。此时他正处在人生的巅峰时刻,可就在瞬间之时,风华正茂的他一下子被莫名其妙地摔到谷壑,成为犯有严重错误的学生。这下,高考无望,参军无门,工作不成,上山下乡成了大哥唯一的出路。
    虽然茶林场就在黄山麓畔,那里却没有旖旎的风光,有的只是荆棘一片。在逆境中,大哥从未屈服过,从未向命运低头。他挣扎、他奋起,他豁达、他开朗,他坚信总有一天苍天会睁开双眼。
    在逼仄的寒舍里,他和嫂子热情地接待时不时前来这里聚拢的一拨拨知青,他们既商谈工作,又谈天说地,趣味无穷。知青们从他那儿获取了学校里未曾授予的知识,弥补了自己没有文化的软肋。
    终于晴空出世,驱散阴霾,大哥迎来了政治动乱的结束,他可以挺直腰板堂堂正正地做人了。虽然年届花甲,但他热血沸腾激情澎拜,他不忘初心牢记使命,他为自己定下三个奋斗目标:入党、上学、评定职称。临近退休前夕,也正值改革开放之初,他不仅获得了大学文凭,取得了工程师资格,而且实现了夙愿,成了中国共产党组织中的一员。
    正是:白发之人再穷经,只缘身在盛世中。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0-1-4 08:52:09 | 显示全部楼层
谢谢谢老师为我的著作写序并介绍,人贵有知音。反正在党旗下对党有过承诺,小车不倒尽管推,一直到自己生命的最后一息。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0-1-6 17:05:27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喜欢看谢伟健老师的文章《绵绵长恨》,长篇未完,还在继续,继续谢伟健老师年轻时的漫漫曲折人生路,继续牵动每位读者心,继续等待新的一期到来……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Archiver|手机版|上海农场知青家园网

GMT+8, 2020-1-26 11:52 , Processed in 0.078608 second(s), 8 queries , Gzip On, Redis On.

Powered by Discuz! X3.4

Copyright © 2001-2020, Tencent Cloud.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