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农场知青家园网
您好,欢迎访问上海农场知青家园网
查看: 273|回复: 1

[蹉跎岁月] 217、绵绵长恨17:最后的晚餐

  [复制链接]
字体大小: 正常 放大
发表于 2019-12-30 06:11:24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作者: 谢伟健

捕获0.PNG


    当时我对自己的前途有过相当长时间的考虑。
    要上大学?不仅是梦想,简直就是幻想了,在坚持“政治挂帅”的时代,没有一所大学甘愿冒天下之大韪,去接受一个有“政治嫌疑”的学生进入自己的学府;
    要当兵?在中国,这个“义务”两个字仅仅是纸面上的点缀。在这个年代,不是“尽义务”,而是“享受”义务。难道会将一个“疑似”定时炸蛋的人弄到兵营中去,除非这个招聘的人神经不正常;
    要在上海找一份工作?是那么容易的吗?在当时的历史条件下,各个单位(不是国营、合作,就是公私合营)若需要补充人员,必须经过劳动局批准,才能将指标下达到各街道、居委,由居委干部推荐后才获得“候选”资格!我这样不明不白地不参加高考、从学校里出来的人,能有这个资格吗?
    唯一的出路,就是到外地,最好到农村去,才是我们这些“另类”人员的唯一出路!尽管名义上是要“有志青年”才享有这种荣誉。
    我不得不走这条路!在这种条件下,我还能有资格享受爱情吗?我还有条件让我所爱的人得到幸福吗?
    我就是怀着这种绝对痛苦的心情,奔走着,办完了我的离沪手续。我的父母虽然心有不舍,也不得不为我打点着出门。
    当时我的姑父去世不久,姑母一个人住在一幢大洋房感到相当寂寞,就邀我们全家搬过去同住。这样我们石库门的老房子就空出来了。
    我不愿让自己的痛苦去干扰姑母家平静的生活,也不愿让我的姑母为我的离家而垂泪。在征得父母的同意后,在离家前我暂住在老房子里。
    在这近十天的日子里,我一个人生活在一个空荡荡的大房子里,整理着我的书籍和我几年来写的笔记、文稿(一些剧本、唱词、诗歌,一些报刊上发表的文字稿,好几年的私人日记,校刊汇编等,可惜在文革时不仅作为打击目标,还全部失散了)。
    在我接到通知准备离开上海的前三天,锦霞出现在我的面前。我见到她真是亦惊亦喜,我忘情地拉着她的手:
    “老天哪,你终于来了,我还以为见不到你了呢!我还有两天就要走了!”
    锦霞显得相当平静,她缓缓地坐下身来微笑着说:
    “我知道了,我就是来送你的。今天晚上我们到外面吃饭,我请客。”
    我立马同意了,我问:
    “你到家乡去干什么了?”
    “香港的大姐来了,一起到家乡去了,把那里的房屋财产都处理掉了。”
    “决定家乡不去了,户口也迁来上海了?”
    她默默地点了一下头。
    晚上,我们坐17路电车到南京路江西路口,走进德大西餐馆。我笑着说,你还挺会找地方的,蛮上档次的。她笑着说,大姐带她来过好几次,冒充金刚钻呗。
    我们各要了一份“公司大菜”,要了两份苏打水。她想了一下,又要了一瓶红酒。我吃惊地看着她,也只好任由她的兴趣。
    说实话,这是我们第一次在外面一起吃饭,还是第一次见到她竟然有那么好的兴致。我们喝完浓汤后,就开始喝酒,两杯酒下肚,在昏暗的灯光下,我看她白里透红的脸色,我看着她迷茫多情的眼神,那种狐媚的神色是我几十年都是没有忘记的。
    她转动着殷红的酒杯,慢慢地说:“哥,你这次出门,不知什么时候我们再能相见了。你一个人在外面,自己要注意了。你从来就不会独立生活,样样都要从头来起,要坚持。你这一生受了那么多的苦,事体总是能够弄得清爽的,千万不能灰心,要有信心。哥,你人很聪明,但是要注意周围环境,害人之心不可有,但是防人之心不可无。少说话,多干事。以后有什么不顺心的事,可以写信告诉我,有什么困难,也可以告诉我。你能听从妹妹的话吗?”
    锦霞的一席发自肺腑之言,真讲得我心里暖暖的。我不住地点着头,强忍着不让自己的眼泪掉下来。霎时间,我觉得这个叫我哥哥的人,比我高大得多。
    锦霞装作没有看见,静静地喝着她的酒。我知道她用手帕擦嘴的动作来掩饰她在擦泪。我看着她喝酒,心里隐隐作痛。最后我实在忍不住了,就提议回家。她同意了,还把吃剩的半瓶酒带了走。
    我们在僻静的马路上默默地走着,我觉得她走路已经有点趑趄,就用手臂拥着她的肩膀,闻着她淡淡的发香。
    我们从后门进家,在楼梯边,她迟疑了一下,说:
    “到你家里坐一坐。”
    我家由于大多家具都已搬到新居,留下来的都是要处理掉的东西,只有一张小小的板床,一只张写字台、一张方凳。她一进门,支持不住,就倒在床上,迷糊了过去。我只得给她脱去鞋子,盖上被子。我静静地坐在方凳上,欣赏着这张美丽的脸。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0-1-2 06:27:01 | 显示全部楼层
一生中最难忘的一幕。......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Archiver|手机版|上海农场知青家园网

GMT+8, 2020-1-26 11:31 , Processed in 0.074840 second(s), 7 queries , Gzip On, Redis On.

Powered by Discuz! X3.4

Copyright © 2001-2020, Tencent Cloud.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