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农场知青家园网
您好,欢迎访问上海农场知青家园网
查看: 707|回复: 5

[先睹为快] 217、我的第2111次申诉

  [复制链接]
字体大小: 正常 放大
发表于 2019-12-30 05:55:56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作者: 梅吉祥

我的第2111次申诉

梅吉祥


捕获00.PNG


    按语:据悉,2019年12月26日10时20分许,最高人民检察院第二检察厅承办“两梅案”的办案组成员林建江检察官与刘炳华通了电话,明确告诉:
    最高人民检察院第二检察厅对上海“两梅案”的申诉已正式立案复查,并且明确在高检院第二检察厅工作十分繁忙的情况下,将“两梅案”定为“优先办理”的案件。
    另悉叶杭生律师将择近日探访梅吉祥。
    虽说天亮之前更黑暗,但是黑暗终究遮挡不住喷薄欲出的旭日在地平线上的冉冉升起,大地必将迎来一片光明。在2019年的最后一天,网站发表这篇梅吉祥在狱中写的第2111次申诉书,“两梅案”的第二轮系统报道就此暂告段落。我们以静观其变的姿态,静静等待“两梅案”在新的一年里,能有新进展,能有新突破。
    (第一轮“两梅案”的系列报道见本栏目第122-140号间的偶号期)


尊敬的最高人民检察院第二检察厅办案检察官:
    明明我是顾敏黎的救命恩人(顾敏黎是我的前妻),不是因为这天(1995年7月6日上午)我因红眼病回家休息,发现她被人伤害,及时把她送往医院抢救,顾敏黎能活到今天吗?明明是和顾敏黎关系密切、和她有暧昧关系的同事舒(化名,下同——编者注)伤害了她,顾敏黎却在案发,经她父母与真凶舒的私了,通过黑道、白道的搞定,反而栽赃陷害于我,并还攀累我无辜的弟弟梅吉扬。我兄弟二人双双蒙冤,这是典型现代版农夫救蛇故事的再现,是窦娥冤的缩影。
    我无辜蒙冤已近24年、失去人身自由竟长达8747天,我吃尽了人们难以想象、常人难以忍受的冤狱折磨和煎熬,承受心灵上的重大冤屈和骨肉分离的痛苦,还承受着因蒙冤而身患多种疾病的长期纠缠折磨。在这艰难困苦、度日如年的逆境中,在遭受迫害、遭到极其不公正、非人待遇的难熬岁月里,我从未动摇对党的信任,对洗清冤案的信心。蒙冤长达24年间,无论酷暑寒冬、炎热夏天,我奋笔疾书、以示声讨和伸冤,始终不渝地写下了多达二千多份的申诉材料。这字字血、声声泪的控诉,以大量无可辩驳的事实和有法可依的法律依据,足以说明“两梅杀人(未遂)案”是一起十分罕见、骇人听闻的重大冤案,两梅(梅吉祥,梅吉扬)冤案深似海,“两梅案”比“清末杨乃武与小白菜案”还要冤!
    上海“两梅(梅吉祥、梅吉扬)案”事实不清,证据不足,被法院认定的杀人凶器,不仅不实,而且涉嫌人为故意的证据造假,是由执法犯法所造成的冤假错案。
    1、有关凶器的疑点在《案件聚焦》中由办案人员提到的一把断了柄的水果刀,为什么在起诉书、判决书中却不见这一重要现场物证的踪影?
    2、我被刑讯逼供后供认的凶器柴刀上既没有验见被害人的血迹,又没有我的指纹,柴刀不是在当时案发现场所提取,而是在案发四个半月以后才“查获”的。据此作为主要证据对我定罪量刑,显然是自相矛盾,根本站不住脚的!
    3、我被逼屈供的菜刀凶器直到警方提取时还被用来切菜做饭,以此用来认定证据显然违背常理。
    4、法医法院认定我用木登“猛砸”顾敏黎头部造成有凹处的“犯罪事实”,其实是上海仁济医院对顾敏黎实施“脑内血肿清除+去骨瓣减压手术”后的颅骨缺损区,如此张冠李戴岂不荒唐?
    5、被害人顾敏黎的伤痕和起诉书、判决书认定我用柴刀、菜刀、木凳猛砍猛砸的行凶过程不相吻合,又和《损伤鉴定报告》不符。
    6、办案人员没有证据指控两梅(梅吉祥、梅吉扬)犯罪杀人,只能运用惨无人道、六天六夜的车轮大战,采取疲劳审讯、刑讯逼供,通过恐吓、指供、套供、逼供、诱供和用肉型或变相肉型等精神折磨的非法手段,来逼取蒙冤人的违心屈供,致使梅吉祥、梅吉扬有罪供述的合法性。但是其不具有真实性,有罪供述与在卷其他证据供述的一致性、真实性、可靠性都存在明显的嫌疑。
    7、一审公诉人季刚(已被判刑)、王庆芳取证程序违法,执法犯法,导致“两梅(梅吉祥,梅吉扬)案”关键证人证言合法性、客观性不能确定,在案证据之间的矛盾没有得到合力排除。
    8、“两梅案”的主要证据是由被害人的指控。顾敏黎对我的指控根本不能自圆其说,是对我的栽赃陷害。但是顾敏黎至今未对我的弟弟梅吉扬有过任何指控,缘何得以构成两人共同作案的“两梅案”?!
    9、“两梅(梅吉祥、梅吉扬)案”没有第三旁人的现场目击证言,一审公诉人却采用卑鄙毒辣的“狱侦耳目”的孤证来替代,在暗箱操作的法庭上被当作证据使用,这是典型的知法犯法、执法犯法、非法取证!
    10、无真凶出现的冤案都得到了纠错平反,有疑似真凶出现的上海“两梅案”难道不是疑案吗?请看原上海市人民检察院原二级高级检察官、法律志愿者刘炳华撰写于2012年4月25日《实名举报舒伟是十七年前伤害顾敏黎疑凶的主要依据》16条,只要将舒伟留在案发现场的指纹、毛发、血迹和公安人员在案发现场提取到的同类物证进行比对,“两梅(梅吉祥、梅吉扬)案”即可真相大白!
    11、“两梅”疑点重重:请看上海广庭律师事务所国家一级律师、1989年被上海市司法局评为首届上海市十佳优秀辩护律师、2011年被评为全国优秀律师、第三届“东方大律师”叶杭生律师撰写《关于梅吉祥申诉案的律师代理意见》,叶律师列出了“作案动机不明,没有作案时间,被害人在案发四个月后才指控凶手行为反常,涉嫌刑讯逼供,被告人供述、被害人指控和证人证言等证据之间相互矛盾,作案工具与被害人伤情鉴定报告不符,现场勘验及遗留物证不能证明两枚就是凶手,有人实名举报涉嫌真凶报案后警方不予立案”等八点理由。
    12、司法机构腐败官员落马者不少,因其腐败而铸成的冤案却少见被再审纠正。难道腐败官员在其涉有腐败的个案上,还能办出公正的案子来?若此,岂不是可以得出腐败也可致公正的荒唐结论。涉及“两梅案”中的季刚、陈旭已被判刑,他们违法办的冤假错案若不再审,反腐败的意义就会被大大缩减。
    冤狱24年,蒙冤人所受的精神折磨、心灵摧残已达极致,身体每况愈下,致使一个健康的中年人完全变成了一个身患多种疾病,步履蹒跚、面目全非、名副其实的老残人。人的生命是有限的,且只有一次,人生中有几个24年可惨遭冤狱的折磨和煎熬?!由此而言,“两枚案”的纠错平反已到了时不我待、刻不容缓的时候了!承蒙最高检的检察官对“两梅案”引起高度重视、提起抗诉,从而使无辜的两梅(梅吉祥、梅吉扬)讨到一个迟到24年的公道和公正!!
            
                                                                   申诉人:梅吉祥
                                                                                                                                            2019年11月8日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12-30 10:08:51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在旁人看起来有铁的事实证明,很容易纠错的案子却错了24年而难以纠错,其中的隐情不言而喻!希望正能压邪还两梅以清白,让真正的凶犯和包庇凶犯的判官得到应有的严惩!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12-30 12:22:37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冲破阻力,总有拉清单的这一天!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12-30 17:30:24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这篇申诉文章写得好!写的有意思!到底是当事人,感觉,角度,出发点与以前媒体刊载不一样。坚持二十四年无罪申诉,让我们看到了当事人的坚定信心!以及检察官刘炳华为两梅案奔走十多年的所做出的努力!还有最初为两梅案辩护的律师团队(本篇好像未提及)所作出的贡献!今天能立案,让大家都看到了曙光,看到了希望,愿两梅案早日真相大白!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12-31 10:44:38 | 显示全部楼层
    我坚信正义的审判一定会到来!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0-1-1 10:33:34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迟到的正义也是正义。希望这一天早日到来。希望类似的冤案不再发生 。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Archiver|手机版|上海农场知青家园网

GMT+8, 2020-1-25 15:51 , Processed in 0.107555 second(s), 7 queries , Gzip On, Redis On.

Powered by Discuz! X3.4

Copyright © 2001-2020, Tencent Cloud.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