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农场知青家园网
您好,欢迎访问上海农场知青家园网
查看: 1637|回复: 23

[怀念故友] 216、我知道的蔡国湧

  [复制链接]
字体大小: 正常 放大
发表于 2019-12-24 03:30:22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作者: 谢增宁

我知道的蔡国湧

谢增宁


捕获6.PNG
蔡国湧遗照


    我的生肖是关门兔子,所以我总是比较自觉地在同届生里面保持低调,甘居垫底的位置。两年前,原新海农场7连3班组织去浙江长兴三日游,邀请我同去。承蒙他们抬举,就餐时安排我这个初中生坐在高中生的一桌,另外两名高中生却屈居在初中生的一桌。可是在议论年龄大小的时候,他们道出了真相,我才是整个团队21人中年龄最小的。
    虽然我和蔡国湧都是六七届的初中毕业生,但是谈到年龄大小,我一直以为他比我稍长,大概有以下诸多原因:
    1979年我和蔡国湧同为新海农场“双打”运动中宣传组的成员,组长由农场管理局工会副主席高忠兴担任,副组长由新海农场政宣组组长汤志超担任,全组共11人,既有本场的干部,也抽调了其他农场的干部。我原来就是本场政宣组的成员,蔡国湧则是从党支部书记岗位上转过来的。
    这是我和蔡国湧初次接触并且在一起工作。他的身高略比我长,腰板挺直,胸部有着明显的肌肉。比起我这个温室里出来的人,他显得有些饱经风霜,尽管他把浓眉大眼下的颏部修理得非常光洁,没有一根须刺,但是黑色的胡子根囊,即一个个小黑点还是清晰地呈现在嘴唇的四方。开会时,我特别欣赏他用两个硬币夹胡子拔的动作,以至于后来我也效仿,只是因为疼痛便放弃了。
    蔡国湧不仅在外貌上比我老成,而且在资历上也比我早出道。虽然他比我晚几天到达农场,却早我3年半加入了党组织,在21岁时他就担任了连队的政治指导员、党支部书记。作为一个从大城市的水门汀马路上来到农村田埂边的年轻人,既要在盐碱地上完成上级下达的粮棉油丰产的指标,又要操持大多比他年长的400多号人的吃喝拉撒,他肩上承受的担子不可谓不沉重。
    老成再加上老到,作为同届生的蔡国湧肯定比我年长,尽管相差无几,但就是比我大,我就这样形成了自己的思维定势。
    有一次是我俩难得的一同骑着自行车外出。他在前我在后,反正我一路尾随着他,再说我们要去的连队在哪个角落我都不知道。他熟门熟路地带我来到年富力强的党支部书记陆仁忠家,不久老陆就调往农委工作。我记得那天老陆见到比他年轻许多的蔡国湧很随意,打过招呼以后就立刻攀谈起来,看得出他俩比较熟悉。虽然老陆认识我,但我并没有与老陆说过话,如此面对面地近距离接触还是第一次。老陆坐在灶膛后面烧着柴禾,蔡国湧操着夹有崇明腔调的上海话和他交流,我老老实实地呆在一边。由于农业方面的情况我不甚了解,所以具体内容已经记不得了。不过在以后的会计培训班里,我传授《政治经济学》的课程,陆仁忠的夫人陶桂兰成了我的学生,我们之间的关系一下子拉近了许多,当然主要的因素是缘于她的刻苦努力和取得的优异成绩。
    遗憾的是我和蔡国湧在一个办公室工作的时间并不长,不久“双打”运动结束,我留在宣传科(即原先的政宣组)任副科长,他仍然从事他的老本行,在艰苦的农业条线继续担任党支部书记。“老大勇于挑重担”,这个老观念又一次影响了我的判断,所以我坚信他比我年长。
    以后蔡国湧的恋人刘慧娟来到了场部,之前刘慧娟就认识我,我则是在她调入组织科后认识的。因为刘慧娟和蔡国湧的关系,所以在没有见到她的时候,我已经耳闻了她的一些趣事,那是服务连的理发员周维理告诉我的。
    此时刘慧娟担任17连的副指导员,蔡国湧在该连附近的“抗大管教队”工作。当17连召开职工大会时,“管教队”饲养的那条狗(主人是蔡国湧)会来到连队的食堂,围绕着作为领导讲话的刘慧娟的脚边不停地转悠,并不时抬头仰望女主人,它感到很奇怪,这会儿女主人怎么不理不睬不抚慰它了呢?刘慧娟尴尬极了,怎么赶它都不走。职工们纷纷大笑,说它可是蔡国湧派来传递爱情信息的。
    刘慧娟活跃且热情,但显得比较单纯,人缘关系挺好的。记得1983年1月,农场配合南市区第四业余中学组织高中“补文凭”考试。我在校时只读到初中二年级,没有读过一天的高中课程,而刘慧娟属于社会不予承认的高中生,所以我俩同在一间教室参加高中层次的文化考试。虽然语文考卷发下了,但在开考铃声没响之前卷子是放在课桌内不能取出来观看,更不能动笔。此时机灵的刘慧娟瞟见了作文的题目,趁铃声还没响,便弓着身子轻手轻脚地从临窗的那排跑到我靠门的那排,低声地问我,作文是什么体裁?当听我说“记叙文”的时候,她放心地转身回到自己的座位上。
    说着说着,说到了刘慧娟,应该把话题扯回来,我和蔡国湧的年龄到底孰大孰小?这个悬念直到2015年方才解开。
    那年春节前夕,乳酸厂和粮油加工厂一起在复兴东路上的上海会馆(香港名都店)联谊聚会,作为老领导和老知青,如同当年召开全厂职工大会一样,蔡国湧当仁不让地发表了热情洋溢的讲话。在他兴致正浓的时候,我走到他的边上,一本正经地询问我俩的年龄究竟谁大谁小,这下终于清楚了,原来我比他大,而且大半岁多。我一下子兴奋起来,原来我的年龄比蔡国湧大,蔡国湧却比我小半岁,我才是哥他只是弟。
    虽然正本清源,但是不久我又迷糊了。在向他人介绍我俩年龄大小的时候,我胆怯了,不敢直面回答,只能含含糊糊地说,不是我比他大半岁,就是他比我大半岁,反正我俩相差半年。奇了怪了,明明白白的事情,怎么在表述的时候我显得如此理不直气不壮呢?难道这就是心理学所说的惯性思维在作祟吗?
    1978年粮油加工厂的乳酸菌车间升格为独立的工厂,蔡国湧从农业连队调入该厂担任党支部书记,从上海化工专科学校进修两年后结业的吴芳担任业务副厂长并以副代正。进修之前吴芳只是乳酸菌车间的主任,缺乏独当一面的经验。她比蔡国湧年长5岁,小青年称呼她为“大姐”,但她长得十分瘦弱矮小,还是两个幼小孩子的母亲,得承担繁杂的家务,常常感到分身乏术,力不从心。作为小弟的蔡国湧虽然懂得农业生产技术,也从事过行政管理的工作,但是缺乏工业企业的管理经历。两人毫不气馁,相互取长补短,配合默契,他们在干中学,在学中干,使得新成立的乳酸厂不久就产出了效益,有了盈余,被评为优秀企业,还得到上海轻化公司和上海微生物研究所等多家协作单位的赞誉。
    取得如此的成绩当然离不开一支“愿为知己者死”的职工队伍。新成立的企业有员工121人,三分之二为知识青年,其中也有我的小兄弟王祖继、陆根德等。值得一提的是有21位小青年曾经进过“抗大管教队”,是蔡国湧将他们带过来的。小青年都有一股冲劲,特别是犯过错误,受到处分的那些人,认为蔡国湧并没有嫌弃他们,反而将他们当作知己,所以他们特别讲义气,对蔡国湧特别感恩。
    万事开头难。乳酸厂挂牌成立后,厂房还是原来加工厂的旧房舍,机器设备及其简陋,不管是搞基本建设,还是运输装卸,党支部书记蔡国湧都亲历亲为,弄得行政领导吴芳挺过意不去。说起一次运输卧式快装锅炉的惊险过程时,吴芳至今心潮澎拜,激动不已。   
    当装载大型设备的超长平板车从上海市区出发辗转堡镇港再驶到乳酸厂的时候,已是掌灯时分。由于填埋石灰坑后筑起的道路地基不够坚实,沉重的板车压在路面造成塌陷,进而引起严重倾斜,诸多个轮子就像踉跄的醉汉腿脚,东倒西歪极不谐调地缓慢行驶。
    “停车!快停车!”在晦暗的灯光中,大伙突然发现这一险象,不由得吓出了一身冷汗。
    “不行!快!赶快夯实路面!”蔡国湧一声令下,小青年们一拥而上,搬石块的,扛木板的,凡是能够垫车轮子的都派上了用场。寒风中,也是小青年的蔡国湧和他们一起抓紧分分秒秒,来来回回地寻找材料,好不容易让平板车得以蜗牛般的速度前行。     
    这个卧式锅炉足有8吨之重,新建的工厂没有起重吊装机械,如何卸下这个庞然大物,一时半会大伙也想不出什么办法?
    然而小青年有着使不完的劲,难道咱们几十号人还对付不了它?大伙拿来钢管垫在锅炉底下,然后众人手握铁棍、钢棒,采用原始的杠杆办法,一寸一寸地使劲撬,在一片有节奏的吆喝声中,锅炉一寸一寸地移动,终于被移进了车间内。
    这边人声鼎沸,热气腾腾,那边却是冷冷清清,悄无声息。刘慧娟左等右等,就是等不来蔡国湧回家吃晚饭。等她哄完孩子入睡以后,还是不见丈夫的踪影。心神不定的刘慧娟终于壮大胆子,不顾半夜三更、路面漆黑一片,急匆匆地赶往厂区。
    进了车间她愣住了,灯光敞亮如同白昼一般,光着膀子的这批人个个精神亢奋,都在欢声雀跃。没有吃饭的他们不觉得肚子饿,没有休息拼命干的他们也不觉得累。望着脸上被风干的汗渍,从头到脚混身脏兮兮的丈夫,刘慧娟的眼眶里淌出了泪水,她不顾一切地失声哭泣。霎时间,车间里寂静无声,偶尔有外面传来的蛙声,有人跟着流出了眼泪。
    勇于身先士卒争做表率,这才是大哥的模样,这就是大哥的伟岸形象。
    但是,“木秀于林,风必摧之;堆出于岸,流必湍之;行高于人,众必非之”。蔡国湧和吴芳等为企业鞠躬尽瘁反而遭至一些人的非议。偏激的他们告状说蔡国湧讲究哥们义气,拉帮结派,倚重上海来的小青年,甚至纵容一些犯过错误的人,转而轻视、忽略本地崇明籍的老职工。
    此话怎能这么讲呢?吴芳不是崇明人吗?而且也是老职工,他俩不是合作得天衣无缝吗?后来蔡国湧调到刀剪厂任党支部书记,他与年长他14岁的崇明籍厂长陆祖培不是也配合得挺不错吗?以后蔡国湧到了上海,每年他都要去崇明探望老陆,就在患上重病的今年,他仍然没有落下。同样,在得知蔡国湧患病的消息后,年迈的陆祖培连忙赶往上海探视,就在蔡国湧临终前几天,面对他消瘦的脸庞,陆祖培当面强作笑脸,好言相慰,可转过身子他却老泪纵横,长吁短叹。刘慧娟怕老陆伤心,坚持不让他参加蔡国湧的追悼会,他就委派女儿代他出席。
    保险箱厂厂长徐志伟原来在外地插队落户,后作为工农兵大学生分配到新海农场链条厂。历届知识青年中最高学历是高中层次,所以大学生分到农场当属凤毛麟角。经过链条厂的许坤振引荐,我和徐志伟有了第一次的接触,而他早从别人的口中知道了我。他当上新成立的保险箱厂厂长时,蔡国湧则成了该厂的党支部书记。
    这一次的兄弟组合,蔡国湧并不以自己是老土地上的熟人而倚老卖老,他热忱地襄助年轻有为的厂长徐志伟大展身手,开发新产品,开拓新市场。他们共同创办了新海农场第一家中外合资企业——迪堡中美合资有限公司,该公司生产的铁锚牌保险箱在占领全国市场的同时,还打入了欧美市场。
    甘当绿叶,提携年轻人开拓打拼,这才是大哥应有的胸襟,这就是真正的大哥。
    其实,脸色略黑,下巴有点胡须黑点的蔡国湧绝对不是粗狂外向的莽撞汉子,他的内心十分细腻,甚至十分温柔。
    一天下午,我在曹杨路上遇到刘慧娟,此时我俩已经成为农场管理局的同事,她在计划财务处,我在组织人事处。她邀我去就在附近的宁夏路新家。听见有人进门,蔡国湧即从厨房内走出,他身上系着围单,臂上戴着袖套,手里握着一把勺,就缺一顶高帽子,俨然一位厨师。说实在的,刘慧娟挺幸福的,后来她离开集团总公司,一度在外埠打拼,家里的一切都是蔡国湧一手操持。
    还有一天傍晚,不时下着毛毛细雨,我一家三口前往浦东世纪公园观看由德国、美国等三个国家的焰火表演,一旁的蔡国湧和女儿、女婿携带着两个小孩也来观看,刘慧娟在南京工作因而缺席。小孩子见到这个大场面很是兴奋,像两只小鸟似的没有休止地叽叽喳喳。蔡国湧这个外公乐于越俎代庖,看着天色黑暗,好像气温有些下降,他连忙替她们加穿衣服;刚停不久的细雨又纷纷落下,他赶紧给她们套上透明雨衣;感觉到她们肚子空了,他立即开包取出食品;时间久了她们也审美疲劳了,他又抱起睡着了的孙女……他哪里是在观看表演,分明像一个称职的老保姆在精心伺候两位小公主,忙得不亦乐乎。当然女儿、女婿也手忙脚乱地在帮忙,她们没有闲着,毕竟老爸的年岁也大了。
    这就是蔡国湧异乎温顺柔情的另一面,而且是率真的、本性的一面。
    今年初,原新海农场团委副书记、一营副教导员罗新梅邀我召集一拨人到淮海路上的梅园邨聚餐。原一营片区的新老知青,田华、冯世扬所在的35连的七〇届知青、党支部书记田加耘也参加了。席间田加耘告知了蔡国湧患病的消息,大家都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难道这是真的?先前罗新梅还向我打听田加耘夫人的病情,她不知道其夫人已经去世半年有余。
    春节后,参加上述梅园邨宴席中的原粮油加工厂的孙燕竟然在江西省宜春市温汤镇的菜市场邂逅刘慧娟,田加耘在一旁陪伴她。据说该镇的温泉含有丰富的硒、偏硅酸等对人体十分有益的微量矿元素,是病人康复的绝好所在地。为此田加耘购买了这里的住房,其夫人曾在此长期居住。几天以后,孙燕为他们介绍天沐小区住房时见到蔡国湧,他除了略微消瘦以外,还显得蛮精神,仍然不失帅男的翩翩风度。
    确实如此,半年间蔡国湧乐观开朗,坚持与病魔搏斗,病情比较稳定。昔日的知青朋友们暗暗地为他祈祷,期望能有奇迹出现。谁知半年以后蔡国湧的病情陡转直下,终于回天无力,撒手人寰。
    今日冬至,乃是大吉之日,代表下一个循环的开始。谨此遥祝我视为兄而实为弟的蔡国湧在天国得到永生和幸福!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12-24 10:26:35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怀着深深的悼念之情,拜读“我知道的蔡国湧”,使我想起“你虽已离开江湖,但i江湖上依旧有你的传说”这句话,愿我认识他,他不一定认识我的知青精英安息!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12-24 11:57:30 | 显示全部楼层
    愿蔡国湧西行一路走好!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12-24 12:09:15 | 显示全部楼层
    好文!生动地讲述了原三营45连党支书蔡国湧的感人故事……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12-24 16:14:04 | 显示全部楼层

RE: 216、我知道的蔡国湧

蔡国湧刘慧娟也是我农场熟悉的朋友,虽然不象谢老师那样与他们共事过,但也与他们一起开会,并有业务联系过,葵国湧为人低调,对人和气,刘慧娟热情活泼,他们都是农场的骨干,刘慧娟调局后也为新海资金调配作很大的贡献,谢老师提到的好多人都是我们程经熟悉的人,仿佛回到了三十年前。愿所有的朋友身体健康!愿蔡国湧在天之灵一路走好!刘慧娟多多保重!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12-24 20:52:41 | 显示全部楼层
    我佩服你(谢增宁)的记性太好,几十年前的往事还能娓娓道来。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12-24 20:58:04 | 显示全部楼层
    对蔡国湧,我的印象不深,但推算他年龄不会很大,现在的好日子,走得太早了,有点可惜。愿他一路走好!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12-24 21:08:23 | 显示全部楼层
谢增宁 :
    真实的才是最感人的!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12-24 21:10:09 | 显示全部楼层
谢增宁:
    好文章!另外为谢老师在知青家园网的坚守精神点赞!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12-24 21:20:03 | 显示全部楼层
    谢老师特地赶在冬至之日发表《我知道的蔡国湧》,意义不一般,蔡国湧看了也一定会感动的,真的。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Archiver|手机版|上海农场知青家园网

GMT+8, 2020-1-26 10:00 , Processed in 0.090365 second(s), 20 queries , Gzip On, Redis On.

Powered by Discuz! X3.4

Copyright © 2001-2020, Tencent Cloud.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