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农场知青家园网
您好,欢迎访问上海农场知青家园网
查看: 214|回复: 0

[系列散文] 215、沧桑十年梦8:漫漫长夜的煎熬

[复制链接]
字体大小: 正常 放大
发表于 2019-12-20 04:59:37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作者: 钦鸿

沧桑十年梦
——我在北大荒的人生路

钦鸿


5.png


(八)漫漫长夜的煎熬


    日子一天天地过去,连队和团部的面貌都有了很大的变化,而我依然背负着沉重的冤案。在漫长的岁月中,我始终被压在连队的最低层,先是当了几年最危险的架子工,接着又分配我做了很多年最没有技术含量的小工。每到冬季,我都会被打发外出,不是采石,便是伐木,就是不让留在连队对妻儿稍有照顾。我知道,这是连长对我的惩罚和打击。但是,他可以为所欲为,我却就是再想不通,除了告诫自己绝不能精神崩溃以外,也只能咬着牙默默地忍受。除了工作之必须,我很少主动与人说话,可思想之驰骋却天马行空,从没有停止,即便是最简单的劳动,我也会反复硺磨,体悟其中的道理。长年在工一连干活,让我有机会亲历了无数栋房屋的建造,从而对打好基础的重要性有了深切的认知。伐木是相当危险的工种,稍有不慎,后果就不堪设想,但只要看清树的倾向以及周围的环境,顺势而为,便可以一举成功。在采石山上,爆破后总有若干巨石需要分解,如何剖石就很有讲究。在实践中,我发现无论什么庞然巨石,都有其相对薄弱的部位,先从该部位的缝隙开凿,一般比较容易得手,然后依次进行,再大的巨石也无不迎刃而解。如此等等。这些道理虽然十分简单,却揭示了世间万物的基本规律。我在长年累月、枯燥乏味的体力劳动中,无意间反复体会并深深铭记的这些道理,对我的一生产生了重要的影响,若干年后,当我有机会从事文学研究时,便遵循着这些体悟一步步走向成功。
    劳动之余,我仍旧手不释卷。我自幼喜欢文学,嗜好读书,虽然家庭生活困难,还是尽量克扣自己有限的伙食费购买了不少书籍,如王力的《诗词格律》、唐弢的《创作漫谈》、上海古籍出版社出版的《陆游诗选》,等等。这些书都跟随我到了北大荒,成为我须臾不离的精神伴侣。但当我受审查之际,却被专案组悉数收缴,我不知道他们究竟想从这些书里寻觅些什么,但它们从此以后全都杳如黄鹤,一去不返;而我却曾亲眼看见,其中有几册书竟成为某些人的囊中私物。后来,我只能想方设法,再找机会访购新书,同时专心研读当时无人非议的毛泽东诗词。
    诗歌乃我之所好,高中时代我热衷于此,曾尝试新旧各体的诗歌创作。到了北大荒后,其兴愈浓,即便在横遭厄运之后,仍时有所作。
    检点其时之诗作,大体可分两类。一类是歌颂北大荒战斗生活的新诗,如《拖拉机手之歌》、《红旗歌》、《肖继业赞——电影〈年青的一代〉观后》等。其中《红旗歌》有这样的诗句:
    每当清风把红旗舞起,我的心头就像点亮熊熊的火炬,每当我仰望这红旗,豪情呵,就像洪水奔腾不息。
    让我们高举起“六一八”的红旗,拉响继续革命的震天汽笛,让我们挥舞起这永不褪色的红旗,书写共产主义的壮丽诗篇。
    说来也真可笑,当时我已经被诬指“反动”,打入另册,却还在为上山下乡唱颂歌,为“捍卫毛泽东路线”抒豪情。但那确实是我当时的思想追求,并没有因为自己横遭打击而有所改变。
    只是日后经过反思,才慢慢地有了新的认识。
    另一类是即兴抒怀的旧体诗。如某年元旦,我写了一首《新年有感》,诗云:
    人生于我磨难多,十年路行尽劫波。
    满腔热血酬冰水,一颗红心负黑锅。
    韶华无奈随风去,壮志有幸成蹉跎。
    何当柳絮漫天舞,奋笔横扫人间浊。
    有一年冬季离家去胜利山上采石,我思念家里辛苦照料幼儿的闻彬,不禁有感而作《寄小兵》一首,云:
    患难夫妻,有多少情浓意蜜。
    曾记得,黑云压顶,风高浪急。
    心心相印朝北斗,肝胆互照退邪气。
    正豪情万丈斗魔妖,捍主席。
    云水怀,松柏节;佐青剑,志不移。
    有如此战友,幸福无比。
    峰回路转何足虑,柳暗花明终可期。
    望征途,漫漫八千里,手长携。
    此诗倾诉了我对爱妻闻彬的感激之情,更寄托了对光明未来的期冀和信心。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Archiver|手机版|上海农场知青家园网

GMT+8, 2020-1-26 11:17 , Processed in 0.558382 second(s), 8 queries , Gzip On, Redis On.

Powered by Discuz! X3.4

Copyright © 2001-2020, Tencent Cloud.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