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农场知青家园网
您好,欢迎访问上海农场知青家园网
查看: 276|回复: 0

[蹉跎岁月] 215、绵绵长恨16:刻骨铭心的时刻

  [复制链接]
字体大小: 正常 放大
发表于 2019-12-19 04:52:43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作者: 谢伟健

2.png


    我看锦霞哭得很伤心,就给她绞了一把毛巾。停止哭泣后片刻,她告诉我:她要嫁人了。
    我觉得奇怪,因为我从来没有听说过她要嫁人的前兆。
    原来,她和她的母亲回上海来以后,她的母亲上好了上海的户口;而锦霞已经达到成年人的年龄,因此她的户口,不能随母亲一起迁来。按照当时的政策,她要解决户口问题,只有一个办法,那就是在上海结婚成家。
    于是,她的母亲就在上海的同乡人中给她订了一门亲事。
    锦霞听了以后一口回绝,说自己年龄还小,不想成家,宁愿没有户口也不同意。她的母亲就寻死觅活的,一定要她同意。她的母亲和继父(伯父),还通过远在香港的堂姐(她继父的亲生女儿),写了好几封信来给她,动员她头脑要想想清爽。
    我一听到这个消息,先是吃惊,后来心里充满了醋意。
    我突然觉得,将这样一个水灵灵的姑娘,投入别人的怀抱,对于我来说简直不可思议。
    我知道,我的心里早就默默地爱上了她。
    我的一生,第一次有了被人夺爱的酸溜溜的难过;我的一生,第一次因为感情生活而产生刻骨铭心的痛苦!
    感情啊,原本可以给自己留有深刻遐想的幸福,现在则被人夺爱,竟然是那么的痛苦不堪!
    过了很长的一段时间以后,我才明白,为什么有那么多人为了感情生活的失败而走上绝对的道路,甚至还会铤而走险。那种“要美人不要江山”的、看似愚蠢的行为,也是完全可以理解的。
    我望着锦霞那惹人疼爱的、清彻无邪的脸庞,真恨不得将她紧紧地搂在怀里,告诉她,我愿意保护她,我愿意做她强大的精神支柱。
    但是,处在当时的环境里,我做得到吗?我不能不冷静地思考。过了半晌,我言不由衷地对她说:“那,不是很好吗,你有了归宿了。”
    我第一次看见她扬起了眉毛,瞪起了眼珠:“这就是你的心里话?”又哭着走了。
    此后几天我没有见到她。我知道,我的这个言不由衷的几句话,一定深深地刺痛了她的心。我的心里有强大的犯罪感。
    我几次想冲到楼上去,与她的母亲作一次争辩,做一次锦霞的保护神。但是,懦弱的性格,我知道我根本就没有这个胆量和她的母亲细论短长。我也知道,我根本不配和她的母亲讲她女儿的前途,我算什么人呢,连自己的前途在哪里也不知道。
    几天不见那熟悉的身影,心里真不是滋味。静下心来,我不得不好好地将整个事情想想明白、理理清楚。
    我知道我是真心实意地爱上了她。这几个月的频繁接触,我真的感到有一种离不开她的味道。
    她在我的心目中,是一名不容亵渎的圣女;她在我的心目中,是一株埋在深山里散发着阵阵幽香的兰花。
    几个月来,我习惯了远远地望着她,对她都不敢有丝毫的胡思乱想。我逐渐地感觉到她对于我的重要,也逐渐的感觉到她在我心中的地位和分量。但是,我明白自己当时的身份,我也明白自己当时面临的处境。头脑都想痛了,也一点想不出我还能给她有什么帮助。
    但是,我又确实想知道她是怎么想的,她要求我做些什么。
    后来,我听说她和她的母亲去了她们的家乡。我也只得放下其它心思,办理我的离沪的手续。
    在我悲愤地离沪前夕,锦霞从家乡回来了。她的这次回来,不仅酿生了一场感情悲凉的活剧,也宣告了我一生中真正感情的彻底终结!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Archiver|手机版|上海农场知青家园网

GMT+8, 2020-1-25 16:43 , Processed in 0.085075 second(s), 8 queries , Gzip On, Redis On.

Powered by Discuz! X3.4

Copyright © 2001-2020, Tencent Cloud.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