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农场知青家园网
您好,欢迎访问上海农场知青家园网
查看: 217|回复: 0

[系列散文] 213、沧桑十年梦7:恶梦接踵而来

[复制链接]
字体大小: 正常 放大
发表于 2019-12-10 05:20:55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作者: 钦鸿

沧桑十年梦
——我在北大荒的人生路

钦鸿


03.png


(七)恶梦接踵而来


    然而树欲静而风不止。在当时的环境下,我们想要一份平静和安宁,实在也是天真的奢望。我连的连长听说是“解放兵”,虽自称出身贫下中农,但在解放军部队里混了多年,旧军队老兵油子的恶劣作风丝毫未改。在工一连最初见到此人,我便觉得似非良善之辈,听说竟是我们的连长,不禁心里凉了半截。接触之后,又发现他任人唯亲,喜欢别人曲意逢迎,与老知青尤其格格不入。因此,对他我从不主动接近,尽量避而远之。时间一长,他自然也有感觉,对我当然心怀不满。在我受到冲击之后,他就开始在各种场合对我嘲骂打压,必欲打倒在地而后快。我与闻彬结了婚,固然可以在自己家里暂避风雨,但在他一手遮天的工一连,又哪里躲得开他的欺凌呢?闻彬调到工一连后,便被分配到瓦工排当小工。工一连的基建任务非常繁重,每天上班,各道工序环环相扣,工作十分紧张而辛苦。闻彬身单力薄,干活却从不含糊,在生产连队时,一百多斤重的麻袋照样抢着扛起就走,到了工一连她依然积极肯干。然而怀孕之后便不免力不从心。但基建工地上一个萝卜顶一个坑,她不能也无法稍稍懈怠。我为此非常焦急,便硬着头皮去找连长,要求给她换一个工作,给予适当的照顾。可是他却阴阳怪气地讲起“大道理”,硬是不予同意。结果闻彬在怀孕三个月之时,便发生了大出血,被送到团部医院进行抢救,近七个月时再次出现流血现象。等病情稳定之后,我们坚决要求返沪待产。回到上海没几天,我们的长子便呱呱落地。由于孕期刚满七个月,孩子生下来唯有二斤九两,只得在暖箱里哺育长达三个月之久。先天之不足,对孩子的健康造成了终身的影响。而闻彬的身体,也由于这次怀孕生产所受到的严重伤害,埋下了日后被大病侵袭的隐患。几十年来,我始终觉得自己对妻儿有一份深深的歉意。
    此后不久,又传来一个不幸的消息,我的母亲患了癌症。从小我就是母亲的骄傲,我的每一点进步和成绩,都曾给她带来莫大的快乐。在她眼里,我就是一个爱党爱国、积极上进的有志青年,因此即便我违背她的意愿离家去了北大荒,她依然对我关爱备至,并希望我在北疆健康成长。然而曾几何时,她心爱的儿子竟然被当成反革命挨整,外调的人员一批批到家里去盘根究底,有的态度还很凶蛮。这使她心疼万分,又极度担忧,整日陷于担惊受怕之中,还常常夜不成寐,人便骤然瘦得不成样子。母亲性格内向,好胜要强,为了避免被熟悉的邻居们议论纷纷,她还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搬了家。当时家里弟妹尚小,父亲工作非常辛苦,母亲独自承受了巨大的压力和痛苦。就在这种极端惊恐忧虑而又无可排解的摧残之下,她便遭到了癌魔的袭击,而终至于不治,享年仅五十四岁。噩耗传来,我如万箭穿心,悲痛欲绝,遥望南天,内心里充满了强烈的自责。我深知,慈母之病、之死我难辞其咎,但是这一切又是谁造成的呢?!从那时起,我常常会想:如果我不积极参加文化大革命,如果我不坚决报名到北大荒,如果我不主动要求离开八五四农场,如果……,那么,我亲爱的母亲一定不会这样早早去世,我的命运也一定不会如此悲惨。世事当然不会因“如果”而改变,但我对自己所走过的道路,开始有了怀疑和反思。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Archiver|手机版|上海农场知青家园网

GMT+8, 2020-1-26 09:47 , Processed in 0.090735 second(s), 8 queries , Gzip On, Redis On.

Powered by Discuz! X3.4

Copyright © 2001-2020, Tencent Cloud.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