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农场知青家园网
您好,欢迎访问上海农场知青家园网
查看: 1144|回复: 2

[先睹为快] 213、对话梅吉扬、对话刘炳华

  [复制链接]
字体大小: 正常 放大
发表于 2019-12-10 04:38:0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作者: 陈有谋

对话梅吉扬、对话刘炳华

陈有谋


    按语:作为检察官,刘炳华在尚未退休时就已经以志愿者的身份介入了“两梅案”,至今已经13年了。如果说检察官身份决定了刘炳华此举为责无旁贷的话,那么令人费解的是,在始终没有被害人指控,且有不在作案现场,没有作案时间的证人证词的前提下,梅吉祥的孪生兄弟梅吉扬居然会成为同案犯被判处有期徒刑12年。如果梅吉扬是冤枉的话,那么作为共犯中的主犯、梅吉扬的孪生兄长梅吉祥又有多大的作案可能性呢?
    “皮之不存,毛将焉附?”作为编者,提出这些疑点,是否也能成为厘清“两梅案”的重要线索呢?

对话梅吉扬:
我和哥哥救过嫂子的命,不知道她为什么要诬告


5.jpg
“两梅案”材料

    华商报:出狱后你都做些什么?
    梅吉扬:最初几年找些零活做做,近二年退休在家悉心照顾八十多岁的父母,什么也做不了,能做的就是每月的探监日和侄女一起去监狱看望哥哥,另外就是继续找相关部门申诉。
    华商报:案件对你带来了哪些影响?
    梅吉扬:这个案子对我是毁灭性的打击。被抓前,我刚刚被调到新单位任中干,公司派我到上海市徐汇区人民法院经济庭挂职锻炼,如果不出意外,挂职结束后,单位所有的经济案件将由我负责,可以说前途一片大好。进监狱后,我被“双开”,不仅丢掉了工作,妻子也带着女儿离我而去。出狱后,我和父母生活在租住的房子,至今不知道妻子和女儿在哪里,过得怎么样。可以说是家破人亡,妻离子散。
    华商报:这一切都是你哥哥攀供(被告人在招供时凭空牵扯与案件无关的他人的行为)造成的,你恨他吗?
    梅吉扬:我不恨哥哥,在当时的情况下,他也是迫不得已。
    华商报:你恨嫂子吗?出狱后找过她吗?
    梅吉扬:谈不上恨,因为她自始至终没有指控我是凶手,但我不理解,她为什么要诬陷哥哥。哥哥对她一直很好。除了案发后哥哥一直悉心照顾她外,1988年她出车祸时,也是哥哥和我及时将她送往医院抢救,悉心照顾,她才转危为安的。出狱后,我没有找过她,因为我听侄女说过,她去找妈妈时,妈妈一家人曾报警说他们骚扰,我不想再招惹不必要的麻烦。
    华商报:你最近一次是什么时候见过哥哥,他身体怎么样?未来你们有什么打算?
    梅吉扬:11月11日,我曾去监狱看过哥哥,他患有高血压,要吃药,但精神状态还算不错。他坚持自己无罪,每个月都会写信向相关部门申诉。获悉刘(炳华)检察官的反映信得到最高检重视时,他很高兴,希望最高检早日介入调查,早日还他清白,这是哥哥的心愿,也是我的心愿。

对话刘炳华:
司法工作者在大是大非面前不能含糊



6.jpg
刘炳华的志愿者服务证

    华商报:您为什么一直坚持“两梅案”是冤案?
    刘炳华:坚持“两梅案”是冤案的不仅有我,还有“两梅”的四位辩护律师:郑传本、陈春孚、盛诗柔、王湘堡,以及现已92岁高龄的离休老干部王文正(上海市司法局原副局长,上海市律师协会原会长)。尤其是王文正老人,他为了“两梅案”的纠错奔走了23年!在我看来,“两梅案”完全是“三无”产品——一是“两梅”没有作案时间,案发时,很多同事证明他们在单位上班;二是“两梅”没有作案动机,没有杀人预谋,梅家人及街坊邻居证实,梅吉祥和顾敏黎婚后感情一直很好;三是没有任何物证能够证明案件是“两梅”做的,法院定罪的依据是顾敏黎的指控和“两梅”最初的口供,现场采集的血迹、指纹、毛发等皆与“两梅”不符。我坚信:“两梅系无辜,此案有真凶!”
    华商报:您认为“两梅案”破案的突破口在哪里?
    刘炳华:类似案件纠错,其中有不少是真凶出现,或是“亡者”归来。“两梅案”确实有真凶,绝不能让真凶长期逍遥法外,“两梅”纯属无辜者,绝不能让他俩蒙受冤屈,
    此案只有真相大白,才能圆满结案,同时也便于让后人更好地总结和吸取此案中极其深刻的教训。这也是我实名举报舒某是真凶,请求公安机关比对其血样、指纹等的原因。只要公安机关找到舒某,问题就会迎刃而解。
    华商报:13年来,为了让案件早日水落石出,您坚持寻找当事人,坚持写信反映情况,是什么信念让您一直坚持做这件事?
    刘炳华:我国的法律,不仅要惩治犯罪者,同时也要保护无辜者。我介入这个案子,完全是出于良知,作为一名司法工作者,在大是大非面前不能含糊。实事求是和“有错必纠”是我党的优良传统和作风,必须继续坚持和发扬,这也是贯彻落实中央领导人“努力让人民群众在每一个司法案件中都能感受到公平正义”的具体体现。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12-10 08:39:40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受害者见到加害人,却没有指控梅吉扬,不知道是如何判定有罪的。愿此案早日真相大白,还一个公道!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12-10 09:21:54 | 显示全部楼层

RE: 213、对话梅吉扬、对话刘炳华

两梅案开始是刘柄华在微信群里介绍后,进入我的视线。当赞的是刘检察官为此案连续奔波了13年,递交了几十万的检举揭发材料,写给有关领导部门几百封挂号信,走访了公检法的诸多干部及律师、住属地党政机关及居委邻里、被害人家属、知情人单位、乃至犯罪嫌疑人,这是如何的不易!炎热中风雨里,不辞辛苦的13年!家中的书橱架上书桌上,堆满了他为该案写的申诉材料,看到这个场景,我也为之动容!深受感动!说实话,现在中国的大司法体制内,能有多少这样正义尽职而忠于法律的干部,而且还是退休多年的检察官!
正义时常会迟到,但是正义总有一天会战胜邪恶!历史是最好的见证!相信这个蒙冤24载的“两梅案”不日将还原历史真相!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Archiver|手机版|上海农场知青家园网

GMT+8, 2020-1-25 16:32 , Processed in 0.093721 second(s), 8 queries , Gzip On, Redis On.

Powered by Discuz! X3.4

Copyright © 2001-2020, Tencent Cloud.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