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农场知青家园网
您好,欢迎访问上海农场知青家园网
查看: 275|回复: 0

[小说连载] 212、果园飘香16:今况近事·夕阳更红(上)

[复制链接]
字体大小: 正常 放大
发表于 2019-12-5 05:56:44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作者: 倪炳发
1   
    果园飘香16
今况近事·夕阳更红(上)

倪炳发


                2.png                


    农场知青回城后各奔东西开始新的生活,除一部分职工还保持着联系来往外,大部分职工就此分离已无来往,有一些职工因为搬家、工作调动或者出国甚至完全失去联系。自从知青职工开始聚会后,犹如分久必合大家又开始联系来往,一方面相聚为乐,同时还如当初在连队一样关心彼此的工作、生活、家庭等近况,情谊如初,我心依旧。
    据方方面面传来的消息,一连职工回沪后,在工作事业、婚姻家庭上大多数都很顺利和美满,其中还有不少事业有成的佼佼者,令大家感到高兴和骄傲。可也陆陆续续听到一些不好的消息,一些职工已早早离我们而去,也令大家唏嘘,惋惜。
    是的,岁月如梭,一晃几十年过去了,我们都老了,这几年74届职工也已退休步入老年行列了。年轻人常说要抓住青春的尾巴,青春我们已抓不住了,可夕阳红我们还是可以抓住的。为此本篇章将专门叙述一连职工回沪后的今况近事,以期大家更加珍惜友情,相互关心,彼此鼓励,健康快乐,平安幸福地享受属于我们的夕阳红。
    还是先说说老领导沈雪良,1974年搞运动时被撤职调离,他成为了一名普通职工,没几个月又恢复职务任深井队党支部书记。说起当年的运动和处分,老沈没有耿耿于怀,他平静地说:“当时搞运动吆,是社会造成的。我相信组织,事情总会搞清楚的。”一句话轻描淡写的过去了。是的,像他这样受党教育多年的干部,一辈子踏踏实实工作,本本份份做人,心中无邪,当然也就坦坦荡荡了。
    老沈和王老师一直在农场工作直到退休,老沈今年七十七岁了。他们居住在场部的一套公寓房里,两个女儿都已成家立业,一些连队职工重访农场时会去探望他。约八年前老彭、魏明、海春、任伯鸿、黄根生带着家人以及牟惠芳和我十多人开车专程去探望老沈,他十分高兴,和王老师一起热情招待我们,临走时还给每家送上一份崇明特产。大前年国庆节,他杀了一只羊特意托魏明给我送来一只羊腿,他平时生活很节俭,却还念想着当年的职工,小牟和我非常感激。
    在一连职工中魏明与老沈的友情最深。魏明一直关心和牵挂着老沈,时常通电话问候老夫妻俩,还常常把他们接到上海,张莉莉掌勺烧上一桌丰盛的菜肴,魏明照例培着老沈喝上一口,只是年龄身体因素,老沈的酒量已大不如从前了。
    在我写这个章节的第一稿时,魏明得知王老师患了中风,马上请了一个老中医专程去崇明为王老师医诊配药,而这时他自己已患上重疾。在我修改第二稿时魏明不幸离世,我打电话告知老沈。老沈获知后在他小女儿的搀扶下迈着不便的腿脚硬撑着赶来参加他的葬礼,在场职工都感慨不已。一个当年连队“小混混”职工与一个响当当的一把手能结下如此深厚的友情,实在是一个佳话。
    近日一连部分职工去探望老沈,岁月不饶人,我的明显感觉是,老沈老了,岁月的风霜在脸上留下了苍老的印迹,疾病的缠绕使他的步履已蹒蹒跚跚。可唯一不变的是老沈永远是大家敬重的老领导,一连职工想念他,牵挂他。
    强国方调离一连后似乎销声匿迹了,在前哨农场未听到他东山再起的消息,连队职工初期聚会也未见到他的身影。后来联系到他,他开始参加聚会活动,从此强国方又活跃在一连职工的视野里。
    从咤叱风云到默默无闻,在角色转换以后的漫长日子里,其心情和滋味只有强国方自己能体会。可我深信,以他的才干、能力和为人,他是不甘沉寂的,一定会努力,一定会继续追逐他人生的梦想。后来他调到奉贤农场,上苍有眼,天道酬勤,他东山再起了,并遇到了他生命中的贵人——他的太太,从此航船扬帆再启。
    强国方太太是奉贤人,聪明能干,贤惠漂亮,接触过的连队职工都交口称赞,强国方娶了个好太太!他们在奉贤南桥开了一家涂料厂,规模虽不大,可生意兴旺。早些年魏明、莉莉、牟惠芳和我及小惠芳等曾去参观拜访。他们住在工厂旁一幢三层的自建别墅,装潢得富丽堂皇。从强国方掩饰不住的笑容和他太太热情大度的神情中,我们一行都看得出,他们对如今的日子感到满足和幸福。
    不久因为动迁他们的工厂搬迁到了奉贤海湾那里,连队一些职工又相约前去。工厂的设备规模更新扩大了,住所边还租了几亩地,种着蔬菜,养着鸡鸭。大家打趣地提议:“这里可以办成一个连队职工聚会的农家乐。”而事实上这里已成为一连职工常去常聚之地。这些年有多批小范围职工到那里相聚,喝酒聊天,打牌唱歌,另外托他们买些草鸡、猪肉、草莓、黄桃等土特产。强国方夫妻俩不厌其烦,每每都盛情款待。魏明和振余还多次组织职工到那里聚会。
    听强国方说,他和太太年岁上去了,目前工厂已交给子女打理,他们则放手开始享受生活。据我所知,这几年他们除了和农场职工常聚常乐外,还经常到各地旅游甚至到国外,真正做到了放开手脚享受生活。对此我非常欣赏和羡慕。我和小牟表示,要向他们的生活态度看齐,不要活得太累,放宽心,去享受。
    另外听说强国方也有筹划建立知青聚会基地的想法,有稳定的场所能经常相聚,有田地能种菜养鸡,使晚年的知青职工回归“采菊东篱下,悠然见南山”的田园生活。他已经进行了类似的尝试,去年九月他们夫妇邀请一连三十几位职工到浙江奉化一个他们参股投资的乡村度假酒店相聚,使连队职工眼界大开,既感受到了他们的热情热心,又领略到了他们的魄力视野。据我所知,建立知青职工聚会基地也是一连许多职工的梦,但愿有热情有能力的职工们共同努力,早日建成一连知青职工的夕阳红快乐家园。
    沈浩森1979年初顶替回沪,对他的情况知之甚少,只听说他和何冰结了婚。连队前几次举行大型聚会何冰曾出席,但沈浩森未露面。2012年40周年聚会时沈浩森和何冰双双出席,沈浩森还上台说了一番话。这是农场分别后我第一次见到他,形貌变化不大,我一眼就认出了他。他说话的声音神情一如当初,但语气实在和谦和了许多,使我印象深刻。听说他们回沪后工作等各方面都很顺利,婚姻家庭也很幸福。
    去年11月,76届职工刘俊华几经转展最后托柏青联系到何冰进行小范围的相聚,以表示当初何冰对他关心照顾的感激之情,何冰欣然如约出席。这是他们分别后的第一次见面,从而也了了小刘一直想对何冰表示感谢的心愿。我也参加了聚会,再次见到何冰感觉她越来越年轻,气色神情越发焕然,想必她如今的生活十分顺心如意,遗憾的是沈浩森有事未能前来。
    今年为了聚会和书稿的事,我打电话与沈浩森沟通联系,尽管在连队时我们并无交往,可彼此沟通交流完全没有生疏感。他和何冰连夜阅审了书稿并很快反馈了建议,对职工聚会和书稿表示热情鼓励和支持。可见知青的情是割不断的,知青的心是心心相印的。他表示:如今我们回忆往事,知青重聚一切都是为了快乐。是的,愿每一个知青在回忆中记取那段岁月最美好的时光,在重聚中获得更大的快乐!
    沈补根和张道英约在1975年下半年调离一连,在十四连工作直至退休。如今他们在上海与儿子一起居住,过起了安宁悠闲的退休生活。他们很怀念过去,一直与一些要好的职工保持联系来往,职工大型聚会也都欣然出席。一连和十七连聚会时我都见到他们,职工们都很尊敬这位朴实的老连长。沈补根和张道英外貌变化不大,精神状态很好,如今夫妇俩忙于照顾第三代。有一次,我们在老彭家相聚,下午沈补根雷打不动要去幼儿园接孙女,我开车帮着去接,看着小孙女扑在爷爷怀里撒娇,沈补根憨厚的脸上满脸堆笑,看得出他们对这种平淡而又充实的晚年生活感到非常满足和幸福。
    彭金云和胡蓉萍调到二连后过起了平民生活,同时也经历了一个漫长的平反之路。他们与普通职工一样每天出工干活,没有了职务反而清闲了许多。空暇时老彭仍扛着猎枪去打猎。牟惠芳与阿萍、老彭是铁杆好友,一直保持着来往,我和牟惠芳相恋后她带我到二连,自此我与老彭再续旧缘,一直交往至今成为哥们兄弟。
    1978年通过原农场好友张富良的关系他们调到了奉贤燎原农场并又生了一个女儿。改革开放后他们承包了农场果园队,老彭在园艺上驾轻就熟,阿萍的管理才干也充分发挥,承包经营使他们掘得了第一桶金。那几年小牟和我每年都会乘郊县长途汽车去看望他们,看到他们的生活越来越好,我们为他们感到高兴。
    然而他们始终没有忘记运动中的处分,1974年的那场运动给他们的处分结论仍如一道沉重的枷锁套牢着他们的内心。文革结束后他们在前哨农场就一直申诉,可那时左倾思潮仍很盛行,为此未能得到解决。到了燎原农场后他们锲而不舍地继续进行申诉,老彭整理资料书写申诉书亲自送到农场管理局,阿萍也反复向燎原农场申诉交涉。后来全国大规模冤假错案平反工作展开,他们的问题才得以解决。那天燎原农场组织部领导郑重宣布:1974年批林批孔运动对他们作出的处理决定全部撤销。至此他们才彻底正式予以平反。时间已过去了近十年,在这三千多个日子里,旁人看来他们似乎过着平静的生活,其实他们的内心深处一定是不平静的。当初那一张张上纲上线的大字报,一幅幅丑化夸张的漫画,一次次被羞辱谩骂的批斗会,犹如一把把锋利的尖刀割剜着他们,所造成的伤害和痛苦是旁人根本无法体会的。正义虽然姗姗来迟,可公道自在人心,其实在一连职工心目中,他们早已为老彭、阿萍平了反。
    老彭一直干着园艺绿化的老本行。因为有技术有经验,退休后有好多单位聘请他搞绿化。他今年已73岁了,这几年还在江苏搞了一个几百亩的园林场。
    他们一直住在杨浦的鞍山新村,儿女都已成家,女儿相当能干,开了一家从事航空票务商务会展的旅游公司。阿萍已是奶奶和外婆,如今忙于操持家务和照顾孙女。
    我和小牟是他们家的常客,魏明、任伯鸿、张海春、孙小龙、王国权、小惠芳、黄根生等也经常到他家相聚。老彭会烧菜,每次都摆上满满一桌。席间依然是“农场风格”,喝酒聊天,口无遮拦,无拘无束,嘻嘻哈哈,笑声不断,连队知青就喜欢这样的氛围。为此看着老彭还在辛苦操劳,最近身体患上疾病,大家都真诚的希望:你是我们的大哥,请保重身体!
    王悦森是一连任职时间最长的连干部,从建连到连队撤销约二十年。应该说他在连队的人脉关系很广,然而回沪后据说除与少部分关系很好的职工来往外,他与其他职工很少联系来往。自连队职工开始聚会,我从未见到他出席,不知是没有通知他还是他不想抛头露面,反正农场分手后我没有再见过他的面。听说回沪后他也一直在农场系统搞园艺绿化,他的儿子“小炮仗”也干起了绿化行业,其他情况就不得而知了。大前年传来他的消息,他患重病离世,史振余等一些连队职工去参加追悼会。据我的推算,他可能刚满七十岁,为此感到惋惜。他对一连的发展是作出重要努力和贡献的,也曾风云一时,一连的职工不会忘记他。
    我于1978年回沪后与柏青仍保持来往,她休假回沪还到她半淞园路的老家去拜访。自她回沪后各自忙于工作来往就少了,知晓她在新单位的劳资科当科长,工作平稳顺利,所嫁夫君也很出色,特别是儿子长大后一表人才。我在手机上看到过他儿子的照片,确实很英俊魁梧,难怪一说起儿子柏青脸上就洋溢着欣慰的笑容。
    如今相聚时从她的言谈举止可以看出,回上海后她在脾气、性格、为人等各方面改变了许多,虽然还保持着直爽的一面,可平和多了,也练达多了。我还开玩笑地说,她的肤色气色比以前更青春阳光了。确实她现在显示出豁达、开朗、热情和非常阳光的心态,她是连队聚会的常客,大小聚会只要有空都会参加。席间兴致来了,还像以往那样豪爽地干上白酒。我发现在聚会中职工们对她尊敬有加,而她对职工也是谦和有余,彼此之间的关系比在连队时更融洽了。是的,真如本书扉页赠言所言:健康快乐地享受暮年。时间最能证明一切,理解更能加深友情。
    知青到连队后分到各个班,曾经在哪个班、谁是班长都记得清清楚楚。由于班长是“现管”的直接领导,班里职工又工作生活在一起,为此班组职工之间有一份更亲近的感情。如今聚会见面一些职工仍称呼对方为班长,班里的职工也彼此关心对方现在的情况。
    徐寿同是大班长中较晚回沪的,谈到此事他心中至今仍有芥蒂。“小楼”对我说,1979年那年论各方面的条件他应该可以“上调”,可一件事连队把他的“上调”资格撸掉了。那年他的小兄弟“卷毛”陈之德与王振国发生纠纷吃了亏,“卷毛”告诉“小楼”要找一帮人去教训王振国,出于对小兄弟的保护“小楼”同意了。于是“卷毛”带着一帮人去找王振国,在争执追打中王振国逃到了男宿舍二楼,最后骑跨在栏杆上要往下跳,幸好被人拖下才没酿成大祸。此事惊动了连队,虽然“小楼”没有亲自出面,可连队干部认为他有责任,于是把他这一年的“上调”压下了。
    第二年“小楼”顶替父亲回沪,单位是船运公司,长年在外跑航远很辛苦,可收入不错。他保持了农场的劲头,工作勤劳、刻苦、钻研,因而一步步上进提拔,最后担任了大副职务。
    说起老婆贾梅英他非常感激,他常年在外这么多年都是她在照顾家里,赡养老人,抚养女儿,操持家务,付出了太多的辛劳。也许为了弥补,“小楼”退休后把精力全部扑在了家庭上,家务全包。听说每天在家前前后后要清洁好几遍,可能做过水手家里的地板像冲洗甲板一样一尘不染。为此他女儿上语文课在做“遗憾”两个字的造句时写了这样一句造句:“我爸爸每天打扫房间,精益求精,认真负责,很遗憾我爸爸没有当上一个清洁工。”可见“小楼”绝对是一个做家务的达人。当然除了做家务他对老婆和女儿也是呵护有加。前年贾梅英摔倒伤了筋骨,贾梅英跟我说都是“小楼”在精心照顾她。除了照顾老婆,他对女儿也是宠爱有加,百依百顺。不过两个女人一台戏,老婆和女儿时常为一些琐事争争吵吵、哭哭闹闹,让他这个大男人头疼。争吵哭闹中他哄也不是劝也不是,像老鹰捉小鸡一样既要护着老婆又要帮着女儿,忙得不可开交,说到这些“小楼”自己也笑了。当然这不是真的头疼,这是家庭的另一种风情,是一个亲密家庭都会碰到并折射出另一种温馨和甜蜜的家庭风景线。
    退休后“小楼”和贾梅英经常出席各种聚会,我和他们时常相会,每一次相聚都很快乐,他是我的老班长,我很感念他也很想念他,望我们常聚常乐。
    在农场知青最后的“拷浜”中,史振余没有“上调”也没有顶替,为此回沪较晚。改革开放后,他的思想很活跃也很有闯劲,在连队的最后几年他和顾益明等曾承包一块土地进行花卉盆景栽培经营,而且搞得很有起色。回到上海后也从事过一些经营,后来因家事的原因才未继续发展。后来他到上海胸科医院动物试验部门工作,凭着他的能力和才干很快成为部门的骨干,几十年下来尽管不是医生,但与院领导和各科医生的方方面面关系非常熟。去年初我一个朋友预约专家门诊,我托史振余打招呼,一个从美国留学归来的博士医生热情地给予了接待,可见他在医院“混”得非常得法。前年他退休因一些业务还少不了他,为此被医院继续聘用,每个星期或有事还要去上班。
    我特别佩服的是他和慧娟教子有方,虽然儿子禀赋聪慧,可振余在子女教育上绝对有一套,他有他的教育理念,而且持之以恒。从小到大始终以儿子读书为大,从不放松从不耽误,从而一直以来儿子都是班级或年级的学霸,成绩相当优异。前几年儿子考上重点高中,因住宿双休日回家,他们夫妻定了铁规矩,双休日一概不外出活动,要在家陪儿子。前些天和振余通电话,他儿子今年如愿考上了交通大学,振余和慧娟高兴不已。可以看出,他们把追梦的理想寄托在儿子的身上。
    振余是如今连队聚会的主要组织者,这些年费了不少心很辛劳。在此代表大家感谢你的热心付出,也希望你保持这股热情,使聚会举办得更加丰富多彩,让一连的朋友们永远开心。我知道他也有筹划建立乡村田园式聚会活动基地的想法,我相信有志者事竟成,到时我和牟惠芳一定如约而至。
    任伯鸿回沪后在肺科医院食堂当厨师,虽然是单位食堂烧大锅菜,可他像农场时一样很钻研刻苦,自学技艺获得了一级厨师资质,能烧一手好菜。他一直住在杨浦区,去年老房子拆迁又有了两套房。他娶了一个贤惠漂亮的妻子叫小王,小王在交往中被农场知青爽直的性格和快乐的氛围所感染,为此经常参加我们连队朋友的聚会。聚会时他俩不会打牌也不会麻将,可依然兴致勃勃还热心为我们做后勤服务,大家已把小王当成是一连的编外职工。“小羊”的儿子老实本份,随着年龄增大他俩一直牵挂儿子的婚事。前年他儿子携着新娘步入婚姻的殿堂,连队好些职工前来祝贺,我还荣幸地为新人作了证婚词。看着儿子工作顺利,婚姻美满,他俩也放心了。
    “小羊”有许多业余爱好,除了烹饪,他对红木也很有研究,什么黄花梨、鸡翅木、酸枝木、紫檀等一谈起来头头是道。他家里就有一套上好的红木家具,平日里精心护理,视如珍宝。他最大的爱好是马拉松跑步,这些年上海甚至周边城市的马拉松赛事他都报名参加。在2014年上海国际马拉松赛跑在几万名参赛者中,作为一名业余选手他跑出了3小时49分07秒的好成绩,名列700位,名次成绩还赫然登上了报纸。别看“小羊”头发花白,牙齿也已脱落,在一次老中医诊脉中,他气脉、心跳、血压等各项指标是我们中间素质最好的。由此看来,生命在于运动,健康来自于快乐是非常有道理的。在此也祝愿“小羊”在未来的岁月中圆满地跑完人生的全程马拉松!
    女班长中奚明我比较熟悉,她回沪后起初在公交公司做驾驶员,后来开起了出租车。她头子很活络,在出租车行业走下坡路前又转行干起了驾驶员培训。我们一家三人都是她的徒弟,她当教练的风格和农场当班长一样,心直口快,喳喳呼呼,不过对我这个老大不小的笨徒弟还算客气,并不因为我的笨,仍然还是耐心地教,我58岁那年如愿以尝拿到了驾照,所以聚会中我有时称她为师傅。可这个老师傅也挺让人哭笑不得,开了那么多年车居然还是个路盲,有几次乘她车七兜八兜老是绕远路。一次水博园乐年组织的聚会,其他人早到了,就我们一辆车姗姗来迟。我调侃她:是一个驾驶技术高超的老师傅,也是一个不识路的老师傅。
    奚明的女儿与她很像,有时奚明会拿着手机中俩人的合影沾沾自喜地说:“你们看,人家都说我们像姐妹俩。”我对她说:“你臭美,你女儿比你年轻漂亮多了。”奚明听了哈哈大笑。我觉得奚明如今的心态非常好,乐观、开朗,追寻快乐。她时常与相熟的连队朋友相聚,欢宴叙旧,OK歌舞,外出旅游,这几年她把老公也带入活动的圈子。前年奚明和老公,小牟和我还有刘俊华一起去三清山旅游,她老公很欣赏农场知青风格,他对我说:“这一次旅游玩得最开心。”那天我们从山上下来,已过了午餐时间,集合地没有桌椅休息的地方,我们便在道路的台阶上席地而坐,拿出鸡翅、鱼干、面包和啤酒大快朵颐。爬山的游客上上下下,我们旁若无人啃着鸡翅喝着啤酒嘻嘻哈哈,还不时地高声大喊干杯,路人被我们的气氛所感染,还拿起相机为我们拍照。是的,知青职工永远年轻,快乐永远伴随我们!
    大班长成建华是顶替回沪的,说起此事她心里也有芥蒂,听说上一年她原本有条件“上调”,可连队没放她走,第二年通过顶替回了沪,但这个顶替带给她深深的伤痛,所以她很不愿意谈及回沪之事。她如今居住在淞南地区,早些年牟慧芳和我到她家相聚,她亲自掌勺烧菜热情招待我们。
    她的外貌和性格变化不大,还是那么稳重、睿智。回沪后工作家庭各方面都很好。她很念及那段岁月所结下的感情,与连队许多职工一直保持交往。其中与牟惠芳时常通通电话,叙叙连队职工最近的情况。今年年初她和牟惠芳有事相见,还特意给小牟和其他人送上礼物,可见她对连队职工始终怀着一份牵念和情谊。在此我也说一句:多出来聚聚,大家也很牵念你——大班长。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Archiver|手机版|上海农场知青家园网

GMT+8, 2020-1-26 10:44 , Processed in 0.086095 second(s), 8 queries , Gzip On, Redis On.

Powered by Discuz! X3.4

Copyright © 2001-2020, Tencent Cloud.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