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农场知青家园网
您好,欢迎访问上海农场知青家园网
查看: 155|回复: 0

[系列散文] 211、沧桑十年梦6:营建温馨的港湾

[复制链接]
字体大小: 正常 放大
发表于 2019-11-30 06:04:0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作者: 钦鸿

沧桑十年梦
——我在北大荒的人生路

钦鸿


A.png


(六)营建温馨的港湾

    记得是在1970年2月,陈指导员到采石山传达“一打三反运动”文件时,就放风宣称工一连有“第四国际分子”和“反革命组织”,由此拉开审查和批判我的大幕。可以说,从一开始我就被妖魔化了。而随着审查的进行,我的问题似乎越来越严重,因此除了极个别的知己朋友之外,其他人大多避之唯恐不及,有的人侧目以视,也有的急于向连里和团部揭发以撇清关系。我于是茕茕孑立,形影相吊,成了命运的弃儿。
    后来一批批小青年来到连队,他们年轻幼稚,不明情况,其中有的受到陈连长的煽动,把我当成阶级敌人,或讽刺挖苦,或寻衅刁难,使我即便下班回到宿舍也不得安宁。若干年后,我观看电影《牧马人》时,看到主人公许灵均落难时的遭遇,不禁触景生情,潸然泪下。在我最苦闷的时候,也曾想找陈指导员谈谈,毕竟他是党的一级组织的领导,而我们从小就被教育“把心交给党”。但他早已认定我是反革命,与他还能谈些什么呢。他对我总是一脸铁青,眼镜片后闪出的光似寒若冰霜,还时不时在会上将我作为反面典型教育大家,因此我就打消了这个念头。1972年2月在采石山全排大会上,他指桑骂槐地嘲讽我“读书越多越糊涂,越反动”,我为之伤心,当晚便写了一首《答陈××》,诗云:
    马列本系真理书,岂有越读越糊涂。目短不识妖形变,剑利才断毒舌吐。漫道千程多逆水,何期万里是坦途。此心早荐山河壮,一笔一划绘宏图。
    有一天,我去老党员高建中家串门。老高是我当木工时的班长,他正直善良,一直对我十分爱护,即便我受难之后,也一如既往。因此,他的家是我可以稍稍放松心情的一个避风港。那天,我看到他们一家人其乐融融的情景,忽然产生一种强烈的冲动——我何不也建一个自己的家庭呢?回到宿舍,我马上给时在四连的闻彬写信,商量结婚事宜。
    闻彬与我在复旦附中同学五年(其中“文革”两年),1968年我们一起报名离沪赴疆,又先后来到红卫荒原战天斗地。到北大荒的几个月里,我俩交往密切,发现彼此志同道合,心曲相通。她天生丽质,活泼开朗,又从小品学兼优,能歌善舞,高中时曾任校团总支宣传委员和学生会文艺部长,到红卫团四连后不久便担任了排长,又被作为入党和副指导员的培养对象。本来她的前途一片光明,却因所谓“共产公社”之案受到我的牵连。四连领导对她非常爱护,原拟保她过关,团部专案组则要求她与我划清界限。但她对我的所谓罪状一清二楚,也深知我是蒙受了冤屈,因此宁可放弃“前途”,也不肯违背事实和良心。由此她被革去职务,受到团内严重警告的处分。接到我提出结婚要求的信函,她立即表示同意,我们决定:与其各自在难耐的寂寞中互相挂念,毋宁合二为一,相濡以沫,彼此取暖,共度艰难。
    1972年5月,我俩在上海举行了婚礼。回团后,闻彬调来工一连,从此我们有了一个温暖的家庭,即便外面天寒地冻,风高浪急,下班后回到家里,仍有我们自己的天地,可以安享一份温馨和快乐。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Archiver|手机版|上海农场知青家园网

GMT+8, 2019-12-15 02:41 , Processed in 0.087645 second(s), 8 queries , Gzip On, Redis On.

Powered by Discuz! X3.4

Copyright © 2001-2019, Tencent Cloud.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