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农场知青家园网
您好,欢迎访问上海农场知青家园网
查看: 734|回复: 9

[先睹为快] 211、最高检受理“上海两梅案”

  [复制链接]
字体大小: 正常 放大
发表于 2019-11-30 05:49:33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作者: 陈有谋

最高检受理“上海两梅案”

陈有谋


    按语:一年多前,即2018年8月24日,《心语告知》栏目从第122号起隔期刊载了引发法律界和舆论界长达20多年有关质疑“两梅案”的文章。其中既有媒体披露的具体消息,也有本网站陆华祥的亲临采访;既有在押犯梅吉祥写的申诉状,也有其女儿写给被害人,即自己母亲的亲笔信。至2018年11月27日第140号刊载第十篇文章时,网站决定暂时偃旗息鼓,静观其变,同时密切关注最高人民法院第三巡回法庭受理“两梅”案件再审申请的新动向。
    2019年11月21日,是梅吉祥被关押在监狱从此失去自由的第24年,陕西《华商报》于11月20日刊载文章,并透露了一个新的信息:本月2日,最高人民检察院书面通知刘炳华和梅吉祥的孪生弟弟梅吉扬以及其父母、女儿,分别告知他们反映的“两梅案”纠错之事,己移送至第二检察厅(主要负责重大刑事案件抗诉的部门)办理。
    目前“两梅案”已经在事实上出现了转机:从2004年1月30日,最高人民法院立案庭下达“(2002)刑监字第59号”通知书,决定不对该案提起再审起,至2018年4月最高人民法院第三巡回法庭决定受理“两梅案”的再审申请;从2006年4月14日,最高人民检察院下达“高检复通【2006】1号”刑事申诉复查通知书,认为原审判决、裁定定罪准确,量刑适当,决定不予抗诉起,至2019年11月2日最高人民检察院12309检查服务中心回复将来信移送第二检察厅办理,曙光已经出现在了眼前。
    “冬天到了,春天还会远吗?”我们期待“两梅案”的早日厘清。


    11月21日是上海人梅吉祥杀妻(未遂)被抓整整24年的日子。24年来,梅吉祥拒绝减刑,写了1900多封信申诉,他坚信公正的司法一定会还他清白。与此同时,上海一位67岁的退休检察官也在为梅吉祥的案子奔走:13年来,他不仅实名举报案件“真凶”,更是给各级司法机关、有关职能部门以及领导写了297封、几十万字的反映信,他同样相信,随着最高检的介入,该案真相很快将会水落石出……

案发:大雨天家中发生血案

A.jpg
刘炳华收集的案件材料

    梅吉祥、梅吉扬是上海市南市区(现已并入黄浦区)一对双胞胎兄弟,1958年5月生。近日,接受华商报记者采访时,梅吉扬介绍,他和哥哥上有三个姐姐,下有一个弟弟(案发前即在国外留学),是典型的传统大家庭。案发前,他和哥哥有着各自的幸福家庭。哥哥在上海市新华灯具厂上班,嫂子顾敏黎在另一家公司任财务主管。“案发时,我也在新华灯具厂工作,任劳资科科长,案发不久被调到另一家国有企业任中干。”梅吉扬称,案发前,哥哥是预备党员,他是正式党员,兄弟俩都有一个可爱的女儿,生活顺风顺水。谁也没想到,一场不期而遇的血案很快改变了兄弟俩的命运。
    1995年7月6日,上海下起了一场滂沱大雨。梅吉祥一家人起床后,梅吉祥和妻子顾敏黎觉得当天雨太大,不准备送9岁女儿去单位附近的暑托班了,计划将女儿留在家中。可女儿不同意,说不送她去暑托班,她就不吃早饭,夫妻俩没办法,只得同意。饭后,梅吉祥用自行车带着女儿去暑托班,之后去上班,顾敏黎则收拾行装准备去外高桥的公司总部开会。
    当天上午10时许,由于眼睛发炎,梅吉祥听了本厂厂医张某的医嘱,去了与本厂一墙之隔的沪南医院看眼疾。医生开了病假单后,梅吉祥离厂回家休息。到家后,梅吉祥发现家门虚掩着,妻子衣衫不整昏倒在血泊之中,头部有明显的刀伤。梅吉祥连忙打120,同时给弟弟梅吉扬打了电话,告诉他嫂子出事了,让他到医院帮忙。
    将妻子送到医院抢救后,梅吉祥打电话报警。当日下午一时许,南市区公安分局刑侦人员到达案发现场进行现场勘查,提取到了指纹、血迹、毛发、鞋印等重要物证,但案件一直没有大的进展。案发后的四个月时间,梅吉祥、梅吉扬一直在医院照看顾敏黎。顾敏黎苏醒后,家人曾问她,凶手是谁,认识吗,顾敏黎一直称“不知道、忘记了、想不起”。
        1995年9月的一天,顾敏黎表达了回家居住的想法。梅吉祥的二姐说,凶手还没抓住,回家住不安全。顾敏黎说,“他”不会再害她了,她的父母已和“他”讲好了。梅吉祥获悉此事后,于1995年9月11日到南市公安分局反映并做了笔录(卷宗中有此份笔录),第二天办案人员又去了梅吉祥的二姐梅芝芳的单位找作了调查。当年10月初,在顾敏黎及娘家人的坚持下,顾敏黎回到了家里,一家三口再次团聚。

反转:四个月后妻子称丈夫是凶手

B.jpg
上海电视台法制节目中的梅吉祥

    梅吉扬告诉华商报记者,谁也没想到,案件会在四个月后发生反转。1995年11月中旬,顾敏黎的母亲陈玲仙(已逝)向警方反映,女儿想起来凶手是谁了。几天后,警方赶到梅吉祥家里调查,顾敏黎称,砍伤自己的人就是丈夫梅吉祥。
    1995年11月21日,梅吉祥被警方带走调查。经过公安人员几天几夜的审讯,梅吉祥招供妻子是他伤的,并称弟弟梅吉扬是帮手(自始至终,顾敏黎只指控梅吉祥是凶手,并未指控梅吉扬)。1995年11月28日,梅吉扬被警方抓获。梅吉扬称,最初他一直坚持,案发当天,他在单位上班,有多人可以证明。但办案民警不相信他,并给他看了哥哥的招供笔录,被逼之下,他只得违心招供,案子是他和哥哥做的,并编造了一些根本不存在的谎言。案件审查起诉阶段,梅吉祥、梅吉扬对之前的口供全部翻供,称口供是因为刑讯逼供所致。
    尽管案发现场的血迹、毛发等与梅吉祥、梅吉扬并不匹配,但因为有受害人的指控和梅吉祥、梅吉扬最初的口供,1997年2月13日,上海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以故意杀人罪判处梅吉祥死刑,缓期二年执行,剥夺政治权利终身;以故意杀人罪判处梅吉扬有期徒刑十二年,剥夺政治权利三年。梅吉祥、梅吉扬当庭喊冤并提请上诉。1997年11月18日,上海市高级人民法院终审裁定: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二审宣判后,梅吉祥、梅吉扬再次喊冤并称要继续申诉。之后,梅吉祥、梅吉扬的父母多次到相关部门反映,称儿子是冤枉的,请求法院重新审理。2004年1月,最高人民法院对案子作出“不予再审”的书面答复;2006年4月,最高人民检察院对案子复查后认为原审判决、裁定定罪准确,并向申诉人发出不予抗诉通知。
    因在监狱表现良好,梅吉扬获得了三次减刑机会。2005年1月21日,实际坐牢9年零二个月后,梅吉扬提前出狱。之后,他和父母一起,走上了漫长的申诉之路。梅吉祥服刑二年后和顾敏黎离婚,死缓改为无期徒刑。因坚称自己无罪,不断写信申诉,拒绝减刑,梅吉祥至今刑期仍为无期徒刑。

疑问:案件凶手另有其人?

C.jpg
梅吉祥申诉信

    正所谓山穷水复疑无路,柳暗花明又一村。梅家人没有想到,上海一位检察官的介入,让这起案子再起波澜,也让他们看到了新的希望。   
    生于1952年的刘炳华退休前是上海市人民检察院二级高级检察官。11月20日,接受华商报记者采访时,刘炳华称,他1968年参加工作,1973年入党,1980年2月调到上海市人民检察院工作,直到2012年4月退休。“我在检察院工作了32年,先后任书记员、助检员、检察员,其中在刑事检察部门工作了十余年。”
    刘炳华介绍,2006年2月,梅吉祥、梅吉扬的二姐通过他的一位农场同学找到了他,向他反映了“二梅案”。“我的同学说,‘两梅’和他一起长大,他相信‘两梅’是被冤枉的,希望我帮忙。”之后,他联系上了“两梅”案的一名律师,从那里得到了案件的相关材料。“400多份材料,我用了整整三个月时间才看完。”刘炳华说,他利用业余时间,将这些材料全部在电脑中打成电子稿,共60余万字。研究完案件后,他发现疑点很多,决定介入此案。
    为“两梅”翻案,难度可想而知。刘炳华说,“两梅案”一审的公诉检察官就是他的同事,调查初期,不少同事善意提醒他,重新调查该案会涉及很多人,一定要慎重。还有同事说,如果他以检察官的身份介入,可能面临被双开的风险。刘炳华最终决定以法律志愿者的身份关注和介入此案。
    此后,刘炳华和“两梅”的父母及梅吉祥的女儿取得了联系,获得了“两梅”父母和女儿亲笔签名的《委托书》。梅吉祥的女儿告诉刘炳华,她妈妈曾亲口对她说过“爸爸不是害她的凶手”。为了全面了解案情,刘炳华多次赴“两梅”及顾敏黎所在的单位、小区调查。随着调查的深入,刘炳华发现了一个重要线索:案发当天,原本要参加公司聚会的顾敏黎和其部门经理舒某(比顾小两岁)均未参加聚会。通过调查,刘炳华了解到,舒某和顾敏黎的母亲陈玲仙很熟。之前,舒某曾介绍陈玲仙到他所在公司做财务工作。顾敏黎下岗后,舒某又将顾敏黎介绍到该单位替换掉其母陈玲仙。在该公司期间,顾敏黎、舒某在同一个办公室,因为工作关系,顾敏黎经常乘坐舒某的汽车外出办公,这一点,顾敏黎的女儿梅某亦有印证。
    “案发当天上午,舒某的好友叶某陪舒某去医院看头部的伤口,当天傍晚,舒某的同事陈某(与舒某住同一幢楼)专门叫来一辆救护车,陪舒某去住地附近的一家医院治疗头部的伤口。案发当天晚上,舒某就将顾敏黎受伤的消息汇报给了公司老板。”刘炳华说,不仅如此,他调查发现,“两梅案”发生几天后,民警曾到顾敏黎的公司采集指纹,舒某由于受伤请假,是该公司唯一没有采集指纹的人。此外,案发后几天,舒某还在公司报销了800余元的医药费。联想到案发当天,顾敏黎的裙子被扔在走廊外面,扎裙子的皮带被扯断,内裤被褪下一半,以及顾敏黎对梅吉祥的姐姐说过的“她曾拿晾衣服的丫叉头与凶手搏斗,对方也受了伤”,刘炳华断定,舒某有重大嫌疑。之后,刘炳华多次找顾敏黎、陈玲仙及舒某求证,但一直未找到人。“案发后,陈玲仙及女儿顾梅黎搬家不知去向,2006年的一天,我和梅吉祥的女儿好不容易找到顾敏黎家,外婆陈玲仙和小姨顾惠黎要求梅吉祥的女儿梅某在一张写有‘承认爸爸杀妈妈’的纸上签字,遭到梅某拒绝。此后,陈玲仙报警驱赶我们。”不久后,顾敏黎、陈玲仙一家再次搬家。至今13年来,包括梅吉祥的女儿在内,没有人见过顾敏黎一家,也没人知道她们搬到了哪里。但刘炳华通过顾敏黎的原单位获悉,顾敏黎已退休,目前正常领养老金。

进展:申诉信已转交最高检办理

D.jpg
刘炳华为”两梅案“奔走13年

    2012年4月,刘炳华从检察院退休,但他一直没有放弃调查“两梅案”。退休之前二周,刘炳华妻子以谈生意为由,与刘炳华及儿子带着梅吉祥的女儿梅某一起约舒某出来取证(刘炳华儿子负责录音)。当他们说明来意后,舒某破口大骂,报警称自己被骚扰。刘炳华劝他留下指纹,并奉劝其自首,走光明之路,舒某断然拒绝。此后几年,刘炳华又多次给舒某打电话,劝其自首,同样遭到拒绝。
    取证不成,刘炳华决定实名举报。2012年,刘炳华向多个职能部门实名举报凶手舒某,并提供了十六条主要依据,请求公安机关对舒某的指纹、血型、毛发等,与当年公安人员在案发现场提取的同类物进行比对。“只要公安一比对,此案即可真相大白!”刘炳华说,遗憾的是,公安机关并未采纳他的意见,“真凶”依然逍遥法外。
    刘炳华说,从2006年介入该案开始,他先后给上海市各级司法机关、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中央巡视组等写信反映,呼吁重视此案,重新调查,“至今已写了297封信,约27万字”。13年来,刘炳华为此案花费了大量人力、财力、物力,打字200余万字,相关资料共印了2000余册(本),已寄给相关职能部门约1500册。
    “梅吉祥入狱时不满38周岁,今年已经61周岁了。”刘炳华说,当年为“双梅案”无罪辩护的四名律师,3人已经去世,1人已90高龄。据他了解,案件当事人顾敏黎、舒某虽然在世,但身体都不是很好。“时间等不起啊,期待‘两梅案’尽快纠错!”刘炳华对此忧心忡忡。
    让刘炳华欣喜的是,今年11月2日,他收到了最高人民检察院寄给他的书面通知,告知他反映的“两梅案”纠错之事,己正式交给最高检第二检察厅(主要负责重大刑事案件的抗诉等)办理。“谢谢最高人民检察院对‘两梅案’的高度重视,相信案件真相不日即可水落石出”。刘炳华坚信,正义可能会迟到,但一定不会缺席。
    (作者为《华商报》记者)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11-30 06:34:43 | 显示全部楼层
    谢谢上海市农场知青家园网,让我们共同努力!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11-30 08:43:36 | 显示全部楼层
曾经我也是知青,谢谢上海市农场知青家园网!谢谢主编的鼎力支持!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11-30 09:12:12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谢谢刘炳华多年来不畏强权坚持正义!天网恢恢疏而不漏,那些造假的权贵门都要付出代价!几十年来真是无法想象它们能睡得着觉!能心安理得!可见夜路走的多了自己早就变成鬼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12-1 11:36:53 | 显示全部楼层
    真是奇冤大耻,竟然发生在上海!受害人被迫认罪,这是什么样的逼迫?!为刘炳华点赞!期待公正伸冤的那一天。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12-1 11:41:01 | 显示全部楼层
    字典里有“冤枉”两字,世界上就一定会有被冤枉的事情。有时候不幸倒霉碰到了,做冤假错案容易,想纠正改错,难上加难。
    碰到冤假错案,有良心、对老百姓负责,并且不怕得罪人的检察官,虽然不多,总还是有的,能遇见乃不幸中的万幸。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12-1 20:46:07 | 显示全部楼层
不管最终结果如何,当事人、检察官等坚持了那么多年,相信一定会有一个水落石出的时候。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12-2 11:55:34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为刘炳华先生点赞。他为维护法律的公正所付出的一切,让我们看到了法治的希望。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12-2 12:00:38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两梅案的情节和前段时间播放的电视剧相似,剧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12-2 12:01:27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剧名记不清了,女主角是李小冉。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Archiver|手机版|上海农场知青家园网

GMT+8, 2019-12-15 01:50 , Processed in 0.084972 second(s), 8 queries , Gzip On, Redis On.

Powered by Discuz! X3.4

Copyright © 2001-2019, Tencent Cloud.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