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农场知青家园网
您好,欢迎访问上海农场知青家园网
查看: 451|回复: 3

[追忆往昔] 210、蟛蜞命运的轮回

  [复制链接]
字体大小: 正常 放大
发表于 2019-11-24 05:14:5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作者: 郑宏业

蟛蜞命运的轮回

郑宏业


捕获3.PNG


    六月初,农场的老同事邀我去崇明岛游玩。傍晚,迎着红彤彤的彩霞到北沿海滩散步,看见了久违的蟛蜞。平坦的沙滩上,星星点点的小蟛蜞肆意横行,留下一溜尖细的爪痕,也有几只直行的,两只前螯合抱,摇摇摆摆地一步一叩首,彬彬有礼的样子,犹似古人行礼作揖状,煞是可笑。惊喜之余,我想起了20年前,蟛蜞那几近灭绝的悲惨遭遇。
    蟛蜞是一种生长在海边的小种蟹,个头比螃蟹小得多,大河滩上也有它的踪迹。老崇明人很早就会用盐腌制蟛蜞来改善伙食,很有风味。曾有“一只腌蟛蜞鳌可以佐食一碗老白酒”的闲话。
    当年我在崇明工作时,看见过老农腌蟛蜞:将捉来的鲜活螃蜞,用刷子刷净泥垢,再用凉开水冲洗干净,放在瓷瓮里,倒入高度白酒,将螃蜞完全浸没,再加上适量的盐、糖,生姜丝,然后加盖醉泡,使螃蜞都能充分腌制入味。一夜后沥掉酒,再加入葱、姜、香菜、鲜酱油,撒上胡椒面,搅拌均匀后就可以食用了。我品尝过,味道鲜美,肉质生嫩。虽说是生吃,但经过高度酒腌渍,既杀了菌,肉也脱了生腥味,是佐酒下饭的佳肴。
    据说这种方法可普遍适用于所有新鲜的海鲜以及部分河鲜,诸如:醉蟹、醉虾、醉泥螺、醉蛤蜊、醉鱼等等。现在市场上出售的瓶装“醉螃蜞”“醉小蟹”,恐怕就是的。
    制作时原料一定要绝对新鲜,材质的个头不能太大,太大了怕醉泡不透,酒必须用60度以上的白干,腌制用的器具都要经过消毒。除了做买卖外,自家食用不要一次腌制很多。
    腌蟛蜞虽然味美,但不能多吃,适可而止,健康第一。
    不知怎么的。上世纪90年代中叶,崇明岛上刮起了吃蟛蜞鳌的狂热,饕餮的人们,买了蟛蜞鳌,白煮、红烧、生炒、油爆、更有甚者剥蟛蜞鳌取白润的蜞肉包馄钝,味美不亚于三鲜包子。蟛蜞鳌都是现买现掰的,起初是2元钱一斤,吃的人多了,每斤涨到5元钱。不光是居民买,一些酒店、饭馆也把烧蟛蜞鳌摆上了餐桌,生意还挺红火。
    这一下蟛蜞遭殃了,捉蟛蜞的大军席卷瀛洲,买的人只要两只鳌,被掰掉双鳌的蟛蜞如果能及时放生,也许还能成活再生。但是哪一个小贩会去做“傻事”,活生生的蟛蜞掰掉双鳌后被扔进“蛇皮袋里”。菜市打烊了,窝在“蛇皮袋里”的无鳌螃蜞,差不多都断气了。每天菜场的垃圾堆里苍蝇云集,恶臭刺鼻,苦了清洁工。
    到90年代末,蟛蜞鳌逐渐淡出市场,乃至绝迹。直至2007年我离开崇明时,也没有看见过蟛蜞。20年过去了,今天蟛蜞又进入视线了。我想这小生灵不会再遭厄运吧!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11-25 07:28:28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郑老师的文章引我馋那醉蟛蜞的美味了。文中的制作方法属极其讲究的。我是崇明农村长大的,家就在长江支流边。小时候母亲晚上常去江边抓蛸蜞、蟛蜞,是交给生产队沤肥料的,论斤挣工分。蛸蜞多蟛蜞少,初秋时节抓到蟛蜞后,母亲把它放在清水里爬干净,沥干。然后放入瓮中,加黄酒、盐,称为淹蟛蜞。馋嘴的我二、三天就开吃了,味道肥美,在五六十年代的农村也是少有的美味。淹蟛蜞的卤是炒青菜的好佐料。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11-25 14:51:23 | 显示全部楼层
    洋澄湖大闸蟹的价格太贵,吃点醉蟛蜞小乐惠,而且也能养身益寿。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11-25 21:11:29 | 显示全部楼层
    我很喜欢吃醉蟛蜞,但在上海菜市场里蟛蜞看不到。我喜欢自制的,卫生又好吃。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Archiver|手机版|上海农场知青家园网

GMT+8, 2019-12-15 03:26 , Processed in 0.080102 second(s), 7 queries , Gzip On, Redis On.

Powered by Discuz! X3.4

Copyright © 2001-2019, Tencent Cloud.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