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农场知青家园网
您好,欢迎访问上海农场知青家园网
查看: 514|回复: 0

[先睹为快] 209、老兵的回忆

[复制链接]
字体大小: 正常 放大
发表于 2019-11-20 03:14:35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作者: 范钦山

老兵的回忆

范钦山


01.jpg
居家安享晚年的范钦山(刘炳华摄于2018年8月2日)


    按语:他,九五高龄,仍然精神矍铄;他,回忆周总理当年的视察,仍然记忆犹新;他,回顾农场的创业历史,更是口若悬河,滔滔不绝,如数家珍,切切在心。他,就是开拓上海农垦事业的老兵——范钦山。(《久别重逢》栏目曾在第119号刊载范老的作品——《耄耋老人九年前写的序》)


一、忆周总理1958年视察上海马桥乡

    我1949年随军渡江南下,原任共青团松江地委书记。1956年,我从松江地委调到上海县工作,担任县委副书记、县长,县委分工我管政法、工业、外事。1958年上海县委决定由我在马桥乡划出二十多亩地搞农业试验区。同年7月18日早晨,我接到上海市委办公厅的电话,说有位中央领导同志来马桥试验区视察,要我负责接待。上午九时许,敬爱的周恩来总理风尘仆仆来到试验区田头。他看到稻苗长势喜人,很兴奋。不时蹲下来数数每穴有几株,又数每株上有多少粒。总理问我每亩有多少穴,接着他计算了产量,并说:这是大约数,最后要看实际产量的。
    周总理在视察试验区后,走进军属农户72岁的叶菊堂家里。总理先到房间看了他儿子当兵的照片和立功喜报,后到客堂间坐下。总理就坐门口,我请总理坐到中间,总理说:我坐在这里风凉。他要我坐在中间当翻译(当地方言不易懂)。事后新华社记者放大了四张7吋的我和总理在一起的照片寄给我(后来区档案馆复制存档)。
    1958年11月,中央召开棉花工作会议时,总理还亲自打电话到出席会议的代表住处,问:“上海县范钦山来了没有?”上海县出席会议的肖少华同志接电话,告诉总理“范钦山已调宝山县工作,未出席会议。”总理说:“我要问马桥的产量情况。”老肖回来告诉我这件事,我的心情久久不能平静,心想,人民的好总理啊!他管理着全国的大事,为人民操碎了心,可几个月前的这件事仍记在心上(当时浮夸风盛行,他要弄清产量实际情况)。周总理对待每一件事都认真负责到底,是我们学习的榜样。
    我十分怀念周总理,在他与世长辞后,我曾写过一篇悼念文章寄给报社,以寄托我对这位鞠躬尽瘁、全心全意为人民的历史伟人的缅怀之情。


011.png
周总理1958年视察上海马桥乡的照片


二、农 场 创 新 业

    1966年至1969年,我们经受了“文革”的严峻考验。1970年1月,响应党和政府发出的“四个面向(面向农村、面向边疆、面向工矿、面向基层)的号召,我和妻子薛久英(1944年1月入党,1985年离休前曾任上海市妇联副主任等职)一起到崇明市属农场创业。她到东风农场任党委副书记,我到东方红农场(后改为长江农场)任党委书记、场长。我当时这样想:既然在“文革”中已经浪费了好多光阴,现在党信任我,让我重新走上领导工作岗位,我就应该竭尽全力干好。
    现在我体会到,自从1942年踏上工作岗位五十年中,农场的六年光景最精彩。这六年中,我直接领导、管理4万人的吃、住生活和工作以及整个农场的运作,这是我以往所未经历过的。
    长江农场是崇明岛最大的国营农场,有六万多亩土地,是在1960年前后由市、县抽调一批干部组织农民在此筑堤围滩、开荒造田,经过十多年的艰苦奋斗建成的,初步为农副业生产创造了良好的条件。但发展不理想,还有一部分荒地未开垦。刚去时,农场一片荒凉景象,食堂和宿舍里一张桌子、凳子都没有。知青到农场,每人都自带一张小板凳。他们睡的是双层铺。有的职工仍住在破旧的漏雨的草房里,下雨时没有东西接漏进屋里的雨水,有的职工就在床上打着雨伞度过。
    当时正逢知青上山下乡的高潮,我到长江农场时,在场职工已达7000多人,接着每年都进场6000人至7000人,到1975年长江农场的总人数达4万多人。知青进场后,吃、住生活问题压力很大,秩序混乱,有的对前途失望,想轻生自杀;少数有不良习气的青年,三两成群殴斗、打群架、捅刀子、时常发生伤亡事故。最多的一次在火葬场冰了5具尸体,家属不同意火化,要与农场算账。有的青年哭哭啼啼吵着要回上海,也有的自动离场不归。我们到农场后全面观察和了解大体情况之后,采取了以下措施:
    一、组织力量到“老三队”蹲点,从思想、组织、生活、生产管理等一系列的问题进行调查研究。在调查中发现,农场有一批老围垦的同志,是当年从市区各系统、各条线上来的,他们勤劳俭朴,但思想比较保守;还有一批是“老三届”的知青,他们是“文革”前的高中毕业生,有知识、才能,思想比较解放。但这两批人,新老之间没有经过很好的磨合。新进场知青则多数是初中生。我和上海外贸“四个面向”的40多名科处局级干部一起在1970年进场的,思想上没有框框,对老青之间可以调节矛盾,调动他们的积极因素。我们想:如能把三股力量的积极性都调动起来,拧成一股绳,潜力很大,办好农场就大有希望。
    二、在调查研究的基础上,我们着手进行全面规划,调整布局发展工业,建设小集镇。我组织有关同志先把农场现状制图,再着眼于远期、近期相结合,制作新的全面规划图:在场部中心规划一条街,上风向为住宅生活区,下风向为工业区;住房为多层建筑,可节省土地,室内安装抽水马桶;工业按类型分块划定,留好备用地。我认为发展工业可以牵一发动全身,搞得好能够改变农场的面貌。农场发展工业,我当时考虑至少有五大好处:一是农场有几万青年“坐吃山空”,无所作为,人多无事还会起反作用,发展工业可以充分发挥劳力资源,同时可以使职工变“失望”为“有望”;二是农场职工多数是知识青年,他们可以从简单劳动向技术型转变,特别是从消费型变为生产型;三是从国家、集体、个人三者利益着想,农场要靠自力更生改变面貌,应开发财源积累资金;四是随着工业发展可以形成以场部为中心,功能齐全的生活区,改善生活环境,缩小城乡差别,安稳知青的心;五是国营农场应是农村的排头兵,条件优越,机械化程度高,在实现农业现代化和城乡一体化上为农村作出榜样。这些道理很简单,但在当时农场内部的认识上并不一致,我尽量说服,一时难以统一就在实践中求统一,让事实说明办工业可以调动大多数人的积极性,发展工业不仅不会妨碍农业,而且可以以工补农,促进农业的发展。
    三、抓体制改革,强化管理,提高人员素质。组织体制上采取军事编制,实行军事化,新编农业4个营,基本建设一个营,共5个营,编成61个连队。营成立党、团总支,连队建立党、团支部,我们提拔一大批青年当连长、指导员,从1971年到1975新提拔连队以上干部共564名,强调由青年自己管理自己。对职工实行赏、罚分明。,对个别作风很坏的侮辱女青年的干部严惩不贷,依法判刑。这样一来正气抬头了,社会治安状况好了,职工积极性提高了,生产、工作大有起色。
    四、抓基本建设。新建的都是楼房,原来的草房改瓦房,平房改楼房,还完善各种生活设施,全场统一制作了几万张桌子、凳子,保证每人有个位置。发动职工自己美化生活,办起墙报、黑板报。职工自己建起篮球场、设乒乓桌等。场里还开展体育竞赛活动,组织“文艺小分队”,巡回下连队演出。1975年和1976年,长江农场被评为上海市和全国群众体育运动先进单位。文艺小分队参加全市汇演,排在第一、第二名,被评为农场系统的先进单位。农场开展文体活动是寓教育于活动之中,以正当的文体活动去消除旧的糟粕。健康的文体活动成为职工的精神食粮,引导青年奋发向上,安心为农场贡献自己的力量。职工的士气振奋起来了,农场面貌变样了,好多职工从心底觉得农场有希望了!
    五、促进工农业生产发展。为了更好发挥青年的才干,市委组织各工业局支援农场办工业。长江农场与市仪表局对口支援。我们农场干部分两条线:一条农业上,要求把所有的荒地垦熟。有条件在外面围垦扩大耕地,提高单位面积产量;同时发展副业,以发展奶牛为重点,养猪、养鸡、养羊、养鸭,发展各种农副产品;一条工业上,首先把市里原来下放的工业战线上的干部,特别是仪表局的干部全部组织起来办工业。为充分利用劳力资源,发挥全场干部的积极性,还决定场部和营、连均可办工厂。我带领一批干部分几次走遍了仪表局所有的工厂。开始仪表局和各厂的干部有所顾虑,怕下放产品难保证质量,要试试看。
    我们了解和研究了所有要下放的产品的生产工艺,先选派好的知青去厂里跟班学习,待考核合格后带产品回来生产。结果农场工人操作水平一般都超过老工人,产品合格率更高,他们才放心了。当时正值仪表局要求快速发展时期,因此决定把几个电子元、器件和几种仪表放到农场生产。参加生产的除了开始的几批受培训人员外,最高峰时我场有二千多名知青同时在仪表局各厂跟班学习技术。
    后来仪表局放到我场的产品规格越来越高级,如二级、三级晶体管,一些军工产品等,有的先进设备,如小型“集成块”“照相放大制板机”“激光切割机”等也下放到农场,连大厂的汽车仪表、拖拉机、摩托车仪表全部下放到我场生产,甚至第一代计算机的“光电输入机”(眼睛)、穿磁圈(脑袋)、布线(血管),全国少有的金属电阻军工产品也交我场电子仪器厂加工生产。金属电阻热销时,客户们在厂门前排队领产品。值得骄傲的是,我国第一颗人造卫星“东方红”上控制姿态的二级管是长江农场电子管厂生产的。1978年我场的工业生产总值达到5400多万元(这在当时是不小的数字)。
    在计划经济条件下,按市政府对知青下放的补贴,我们是最早实行大包干的。为了交通方便和减少物资在市属仓库的积压,我们在崇明新开河和宝山蕴藻浜建起了二千吨级货运码头,购买了100吨位的两条机动帆船对航,在运输上为农场减少了很多损失。
    这里,我再说一点长江农场汽车仪表厂的发展势头。上海大众汽车厂随着生产的发展,全部的汽车仪表是长江农场仪表厂生产供应的。上个世纪九十年代初他们几次邀请我去仪表厂看看,征求我的意见。当时我对仪表提出“两个争取”:争取汽车仪表垄断国内市场,争取打进国际市场。现在这个厂已与美国通用公司合资,为上海大众和通用汽车两个公司的汽车仪表配套,成为农场系统最好的工厂。
    江泽民、朱鎔基同志在上海工作期间都先后视察过长江农场。江泽民同志在视察过程中,风趣说:“长江农场一条街,是崇明的南京路”,这在《解放日报》上报道过。朱鎔基同志在视察中,对长江仪表厂很感兴趣,他看了仪表厂的流水线上先进设备和产品质量,给予了高度赞扬。农场也是出人才的地方,从农场出来的一大批青年进了大学门庭,早已成才。我初步估算,这批人才中提升为党政处级干部和企业老总的有几个三位数,名字举不胜举。厅局级干部有两位数,如吴明、施耀新、周锦尉、范陈杰等。还有省市级的,如上海市副市长胡延照,就是原来长江农场的连队党支部书记。
    我认为知识青年经过磨练而成才是可贵的。强调这一点是希望后代人要懂得经过艰苦磨练是成才的基础。农场青年职工后来出国留学的人很多,常与我联系的人也不少,他们称我老范或老师,常有人从国外回来看我,还有几位在上海的青年干部和老总几十年如一日,如刘金根、李振隆和常惠珍夫妇、范本龙等,每年都几次来我家看望,这是一种难忘的真实感情和友情。
    “我们农场”,这四个字是农场出来的一大批青年干部心系农场的口头语。从长江农场调回上海工作后,在上个世纪八十年代又被提拔为处级以上的干部相当多。当时他们同农场保持联系,听农场同志反映,农场的经济在走下坡路,而现任领导又缺少超前意识,如电子产品未及时更新换代、老产品被淘汰、企业面临倒闭,他们都很着急,要求在上海的同志帮助想想办法。
    上个世纪八十年代中期,从农场出来的一些同志,如外贸局万廷峰、华东师范大学张志杰、复旦大学高海锋、市农场局严明德等同志陆续来我处,希望我牵线搭个平台,把从农场回上海的一批干部、企业老总组织起来,再为农场出些力。
    因为当时我还在岗位上,工作繁忙,很难抽身办其他事。我老伴薛久英很积极,当时她已离休,正在参与的市委整党工作队的工作也近尾声。经考虑,她提出方案:由我出面先组织起来,其他事由她帮忙。后经几次筹备会讨论,决定成立“海地联谊会“”,并组成理事会,我任会长,薛久英为名誉理事,办公地址定在“上海市展览中心”,并经市民政局登记注册。联谊会理事们工作积极认真,每两个月一次理事会,一年一次年会,活动很正常。开始时,会员仅80多名,后逐渐发展到120多名会员,后来还有部分农场提出希望成立海地分会。
    海地联谊会成立后,好多会员都积极帮助农场引进工业项目,对象有美国、瑞典、日本、台湾等地的企业,产品有计算机元件、医疗器械、仪表箱等10多项,开始有些洽谈进程较好,但在去农场考察后,终因交通不便等原因未成交。会员还帮助农场领导班子,为提高认识和信心、统一思想,组织他们到上海县马桥乡、闵行开发区和上海焦化厂等单位参观学习,对他们触动很大,但后来落实情况并不理想。
    海地联谊会还办了另一件大好事。当时根据多方面的信息,一是美国正在委托华东师范大学采用美国考卷,建立英语考试中心;二是社会上有大批中青年要求补习外语,希望能为他们创造学习条件。于是,我们理事会就请理事——当时担任华东师范大学教科院院长助理的张志杰与华东师范大学商洽,由海地联谊会与教科院联合办外语补习班。这件事情最后办成了,作为民间组织,经过市民政局认可,定名为:“海地外语业余学校”,我为法人代表。这个业余学校办得很成功。从1988年至1995年,共办了TOEFL、GRE和日语等119个班级,每个班平均60人,学员总人数达到7100多人。他们大部分考试合格,拿到了结业证书,有的学员后来还去美国、英国、日本等国留学。
    我们创办这个学校,因为要聘请教师和工作人员,租用场地和教具,开支很大,但对海地联谊会来说,经济收益很有限,我们主要看重社会效益,联谊会也算为国家和社会办了一件好事。后因华东师范大学规定不允许在校内开办业余学校,海地学校就此停办。
    海地联谊会历经8年,开过46次理事会,宗旨是为支持农场发展经济,但农场的内在运力不足,效率不好,未办成大事,有些会员的积极性受到挫伤。当时我的主要精力也转到“太平洋法律咨询服务中心”。后来市民政局提出海地联谊会要归口管理,海地联谊会也因此而停办。
    历经艰苦奋斗,夕阳无限美好!在本文结束时,我想起奥斯托洛夫斯基的名言:“不会因为虚度年华而悔恨,也不因为碌碌无为而羞耻”,这也是我一生努力实践的一个目标。
    (作者简介:范钦山,男,1924年11月生。1942年2月加入中国共产党,1990年离休。1998年9月荣获上海市离休干部先进个人荣誉称号。)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Archiver|手机版|上海农场知青家园网

GMT+8, 2019-12-6 06:25 , Processed in 0.089322 second(s), 8 queries , Gzip On, Redis On.

Powered by Discuz! X3.4

Copyright © 2001-2019, Tencent Cloud.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