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农场知青家园网
您好,欢迎访问上海农场知青家园网
查看: 494|回复: 0

[蹉跎岁月] 209、绵绵长恨13:负疚的离别

[复制链接]
字体大小: 正常 放大
发表于 2019-11-19 04:17:29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捕获0.PNG


    在此后的日子里,我一直在问自己:我是人民的敌人吗?
    于是,我想起了我一直崇敬的景克宁老师,他也是人民的敌人吗?
    于是,我又想起了秋俐的失望,我的心像刀剐般的疼痛。我真的怕见秋俐那对我真情的态度,我配吗?
    这些日子,我就在混沌的心情下苦捱着。
    我在家里几次听到秋俐在门外的叫门声,结果总是让她失望而归。
    大约过了一个星期,那个姓余的大姐找到我,约定了时间,秋俐父亲要我去一次。
    那天,我准时到了她父亲的药房里。秋俐的父亲正在坐堂诊疗,店堂里没有客人后,他就将我引到后面狭小的写字间。
    秋俐的父亲晚年得女,老伴又早早去世,就将秋俐视为掌上明珠。他沉默寡言,在职工中说一不二,极有权威,但是对秋俐就是没有办法。我有时到他店里去,他见女儿高兴,也没有什么反对意见,只是颔首示意,这是对我最高礼遇了。
    确实,我是怀着忐忑不安的心情,来见秋俐父亲的。使我意外的是,他对我的态度相当和颜悦色。他告诉我,我的境遇秋俐都讲给他听了。沉默一会,他居然不合时宜地给我讲了许多秋俐幼年时的趣事。我正在疑惑之际,他说:
    “你和雅虹(秋俐的原名)的事,我没有反对,是因为我不愿意她和唱戏的人有什么特别的关系。不是他们有什么不好,是因为梨园界的关系太复杂,容易走上歧途。至于你现在的处境,我能够理解,前几年在三反五反运动时,我也经历过。我想,你的问题终归有一天会弄得清爽的。但是,你和雅虹以后是不会有结果的。现在她好坏想不明白,上班也不去。不去就不去,我也不希望她去,但是这种寻死觅活的态度,我真没有办法了。原来我是不愿让她离开我的,现在我决定让她到香港她的姑姑那里去。”
    他叹了一口气,接着说:
    “你的环境我知道,不是我不信任你,在这种环境下,你和雅虹的任何发展,对你们两个人都是没有好处的。我同情你,但是我们要尊重这客观的社会现实。”
    我马上解释:“伯父,你放心,我知道我们是不会有结果的,我已经向她表达了我的意见,我不能给她带来任何不幸。”
    “不,你误解我的意思了。”秋俐的父亲说:“现在她什么话都听不进,你最好暂时敷衍她,等我把她的护照、进港签证弄好后,再说好了。”
    这是一个爱女心切的父亲的无奈之举,也确实使我汗颜,使我无地自容。
    但是,我绝对想不到平时嘻嘻哈哈的姑娘会这样的固执,也绝对想不到我在她的心目中,会有这样的地位。
    我答应她的父亲,让我好好想一想。
    我在家待了两天,学校来了通知,新学年开学后,全体同学要到闵行工业区的汽轮机厂去“勤工俭学”,于是给了我一个解决问题的法子。
    我写了一张条子给秋俐,简单地讲我要去闵行的事情,说明不能和她见面的理由。写完条,托余姐给我送去。我想,这就是我最好的办法了。
    最后学校变卦了。因为经中央批准,闵行将建成上海的重工业基地,以汽轮机厂、重型机器厂、锅炉厂和电机厂为代表的“四大金刚”已经初具规模。许多大专院校纷纷组织学生到那里去“实习”和“勤工俭学”。大约怕我这个“反动分子”会“破坏社会主义建设”,闵行不给去。虽然我没有离开家,但是自此以后,就一直没有看到秋俐,一直到第二年春夏之交,我应约到她家里才见到了她。
    这次秋俐显得很平静,没有往日满面春风、嘻嘻哈哈的样子,我们平静地面对面地坐在桌子边,喝着茶。
    我问她的境况,她告诉我她的香港申请已经批准,马上要走了。她说在这一年多来的时间里,她很开心,但也很难过,因为她明白我们彼此的处境,有爱无缘。
    我告诉她我放弃高考的决定,因为我知道,要参加高考,政治问题的第一位的,尽管现在还没有对我下结论,要想被大学录取,几乎是天方夜谭,所以我决定到外地或农村去。
    突然她放声大哭,边哭边跑进里房。望着她的背影在门后消失,我的眼泪也开始“轻弹”,我和秋俐就是在这样的哭声中离开的。从此以后我们就在这个小小的星球上天各一方,再也没有见过面!她的背影在我的脑海里刻下难以忘怀的烙印!
    生活就是这样的残酷!而且从中怀着我深深的内疚!
    我绝对不会想到我这样一个微不足道的男孩子,不仅让自己走上了一条坎坷的道路,居然还牵连了一位纯情女孩的一生!
    老天!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Archiver|手机版|上海农场知青家园网

GMT+8, 2019-12-15 02:36 , Processed in 0.084036 second(s), 7 queries , Gzip On, Redis On.

Powered by Discuz! X3.4

Copyright © 2001-2019, Tencent Cloud.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