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农场知青家园网
您好,欢迎访问上海农场知青家园网
查看: 472|回复: 2

[血浓于水] 209、又过重阳

  [复制链接]
字体大小: 正常 放大
发表于 2019-11-19 04:09:26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作者: 季钧

又过重阳

季钧


5.jpg
九二耄耋老人——季钧的父亲


    母亲还是没能坚持到重阳节。
    糖尿病,老慢支,心肺衰竭。……七夕那天的夜半,安静的面容像那轮圆月一样白垩清朗。
    母亲生前说过,我们兄弟姐妹们也商量过,为了老父亲的晚年平安,母亲后事的处理一点都不许惊扰到他和邻里远亲。父亲见到我们只是喃喃地问起母亲在医院里近况可好?他根本不知道母亲的那支手杖永远失去了主人。
    我们必须装出笑脸,表示出对医院的“绝对信任”。我们只能暗自心伤,不能把悲伤表现为形式!历近一个世纪风雨岁月的老人,还能承受什么比七十年相濡以沫的老伴离世更为沉重的打击?!
    父亲年轻时经历的打击还少吗?五十年代从繁华的大上海突然就做下乡干部了。家里添了双胞胎妹妹后,母亲实在忙不过来,把五岁的我送到父亲工作的海边小镇。当时正逢“老蒋反攻大陆”的高危时期,人民公社为每个乡镇干部配备了枪支。父亲出生在海边,年轻时练过少林武术和石锁,也见识过日本兵,历来胆大,他只要了一支猎枪,放在门背后。每天早晨骑车出门时关照我“不要碰枪,那不是玩具”!我独自在海风的陪伴下,玩耍着父亲给我从屋檐下摸来,又装在空粉笔盒里的两只小麻雀。中午肚子饿了,牠们和我一起吃早上备下的白米饭。
    海边生活少不了“海鲜”。有回父亲看我眼馋,领我到他们干部食堂,他讨得了一滩剥剩下的乌贼鱼皮,洗干净后请炊事员叔叔煮饭时帮忙蒸一下。午餐时,就着稀饭,爷俩吃得满嘴溅墨,香美无比。
    父亲退休后在“联营厂”当副厂长,因为“多管闲事”,把右手五指切去三指半。他并没有因此而感到沮丧,反而还得意洋洋地自诩钢笔字写得比早年当《解放日报》通讯员时差不了多少。前几年他骑自行车买牛奶,又被人家的电瓶车撞得眉骨骨折,颅内血肿,最后还是脑壳上钻洞放出血水,才度过危险。他最盼望的是重外孙去看望他,小家伙懂事,有意握着老太太(当地人对曾外公的称呼,下同——编者注)伤残的手,一起合影。小家伙最喜欢老太太家里那口年久发红的三五牌台钟,老人坐在一旁,张着嘴乐呵呵看着钟锤在小家伙的小手指间频频敲响。他不许我们阻止孩子的探索和游戏,说共产党人不忌讳,不迷信,他才不在乎这些哩!
    他坚称自己“清醒得很”。直到有回我帮他整理钱包,发现了两张小面额的美元,(那是大妹多年前从新加坡带回来给父亲玩的)我便想用人民币置换,他不肯,说有重要用场,我笑了。静默片刻,他才一本正经告诉我,他要留着用来交党费的!我呆了!
    他到底还是糊涂了!
    重阳节又到了。他吃不了那么多的糯米糕,但还是有点馋。颤巍巍地咬了一大口,连声说:“甜,甜!”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11-19 07:16:30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这都是真事。有时生活就是艺术。……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11-22 07:44:46 | 显示全部楼层
季钧 发表于 2019-11-19 07:16
这都是真事。有时生活就是艺术。……

文章写得好!父亲坚韧,能干,慈爱的性格跃然纸上,了不起的人生!为熠熠生辉的生命,为熠熠生辉的文字点赞!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Archiver|手机版|上海农场知青家园网

GMT+8, 2019-12-8 12:46 , Processed in 0.124536 second(s), 8 queries , Gzip On, Redis On.

Powered by Discuz! X3.4

Copyright © 2001-2019, Tencent Cloud.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