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农场知青家园网
您好,欢迎访问上海农场知青家园网
查看: 534|回复: 0

[坐上宾客] 208、青春足迹41:脚踏实地的每一步

[复制链接]
字体大小: 正常 放大
发表于 2019-11-14 04:37:25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作者: 摄影/丁文安 采编/朱亚清
   
    青春足迹410
脚踏实地的每一步

(程同福,1952年3月生,上海市群建中学六七届毕业生)


A.jpg
2012年9月5日程同福摄于公司办公室

                  
    程同福的公司坐落于幽静的淮安路上,找到它可费了我们不少的时间。三层小楼房的最上头就是他的办公室,一张四角桌上面摆满了功夫茶具。“哎,老丁来了啊?请坐,来来先喝杯茶。”
    虽然是老三届,程同福的年纪却是他们之中最小的,刚到海丰的时候他只有16岁。分在下明一大队。
    当年有件事情印象比较深刻。他说:“当时我有块表,在知青中有一块手表是极为奢侈的事。我们这批知青都没有。我是家里孩子中第一个离开上海的,父亲就送了我。队里需要医生,军代表看见我有表就说,那你就当小医生吧,把脉之类的要看时间。”
    没想到这轻描淡写的一句话成为了程同福以后学医的基础。“到农场第一年是不能回家的,大家窝在一起过了个难忘的春节。”听到这个我插了句嘴:“哎,那么多知青第一次聚集在农场过春节,那次的年夜饭一定很好吃吧!”程同福笑笑:“好吃是好吃啊,我们平时吃的都很清淡。年夜饭上又是花生,又是红烧肉,非常丰盛。可谁想到半夜里好多人拉肚子。所以我就被他们折腾得不轻松喽!”
    东奔西跑的“小医生”刚忙完,才消停一下,接着又传来了一阵哭声,还有谁身体不舒服吗?渐渐地哭声蔓延开来,就像往安静的水面上投了一颗石子,产生了阵阵涟漪。孤独感和对家人的强烈思念给这个大年夜萌上了一层浓浓的伤感。女孩们互相擦着眼泪,男生们不争气的吸着鼻子。不知过了多久,有个声音慢慢地唱起来了:“我的家在东北松花江上,那里有我的……”程同福回忆道,那年的除夕夜很寂静,只有忧伤的歌声久久地回荡在耳际。
    作为老知青,程同福说:“我觉得咱们海丰知青特别自立自强,而且内心充满腔热情,甚至热情到连命也不要了。”
    说到这里,程同福哑然失笑地摇了摇头。一句话、一个动作,立即引起了我的好奇;“程叔叔,什么意思呀?”
    程同福抬起头,凝视着窗子,陷入了沉思。过了一会儿,他说道:“1970年的春节前夕,我们第一次可以回上海探亲了,大家兴高采烈地提着行李啍起了歌,向集合地走去。突然有人发现食堂后的草堆着火了, 没见过火灾的人啊,是怎么都无法想象的。‘轰!’的一声,火苗一下子就窜了上去,变成了大火。还真是出生牛犊不怕虎。就在大伙惊呆不知所措的时候,有几个男生就扑向草堆,企图用自己的身体压灭火苗。你想想!那火比他们人的还要高!这不是去送死吗?几个拼命地往他们身上泼水。这几个不要命的小子还高喊‘下定决心,不怕牺牲!排除万难,去争取胜利!’的口号,毫不畏惧。现在想想真有点后怕,他们的精神固然可佳,但是他们的做法显得冲动鲁莽。幸好没事,万一真的被烧死了那叫什么事儿啊!”后来火被灭了,人都湿透了,风一吹浑身哆嗦。当时所有人的行李都堆在一起,要找一件干衣服也挺不容易,反正拿到手就穿,管它是男服还是女装。看着彼此穿着不合身的衣服和脏兮兮的脸蛋,大家都忍不住笑了
    1973年新建了海丰农场,程同福被推荐到上海市第一人民医院医科大学班深造,1976年11月学成回农场当小医生,直到1980年海丰农场拆分。
    1980年程同福调往芦潮港农场科技教育卫生科,1994年自行研制出生物制品,经济效益不错。以后又参与了一些金融投资等项目,接着就成立了上海深水港经济投资发展有限公司。刚创业的时候只有14个人,靠着他们的不懈努力,做出了每年上交500万到1000万的傲人成绩。
    从年轻时的满腔热情到中年期的创业辉煌,那毎一步都是脚踏实地走过来的呀!
    (《青春足迹》执行主编、摄影/丁文安,文案采编/朱亚清)

B.jpg
知青纪念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Archiver|手机版|上海农场知青家园网

GMT+8, 2019-12-6 05:39 , Processed in 0.105698 second(s), 9 queries , Gzip On, Redis On.

Powered by Discuz! X3.4

Copyright © 2001-2019, Tencent Cloud.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