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农场知青家园网
您好,欢迎访问上海农场知青家园网
查看: 219|回复: 0

[系列散文] 2007、沧桑十年梦4:工一连的风波

[复制链接]
字体大小: 正常 放大
发表于 2019-11-10 05:10:12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作者: 钦鸿

沧桑十年梦
——我在北大荒的人生路

钦鸿

01.png


(四)工一连的风波

        开春以后,连领导和老职工们先后回老农场搬来了家,同时又有一批老三届的女知青从老农场前来与我们共同战斗,工一连也回到自己的正业——专门为团部从事基本建设。一切都开始走上了正规。
    回想起来,工一连的这批老知青干活都是好样的,无论伐木采石、后勤运输,还是木工瓦工或小工,都积极努力,抢挑重担,谁也不甘示弱。有的还带病坚持上班,一心想为建设边疆多出些力。在大家的共同协力之下,一栋栋房屋建造起来了,团部的面貌日新月异。而到了农忙季节,工一连还先后被临时抽调去生产连队,支援他们收割小麦和大豆。对于这些突击性的任务,大家同样争先恐后,挥镰奋战,干得漂亮而精彩。
    与此同时,连队里也开始出现了一些问题,如知青与老职工、知青与连干部、上海知青与外地知青之间的矛盾,等等,最主要的,还是上海老知青群体与连领导之间的矛盾。我们这批上海老知青,从小接受党的传统的革命教育,关心国家大事,追求崇高理想,到了北大荒后,刻苦努力,忘我劳动,一心想着紧跟党和毛泽东干革命,为建设边疆、保卫边疆奉献青春。但一些连领导却不然,他们有的到红卫荒原只是奉命行事,工作调动,有的则很不情愿,甚至消极怠工,并没有知青们那种如火的激情,而且随着家属迁来以后,以权谋私、以权护私的毛病也逐渐显露出来。陈指导员自视甚高,却没有多少能力,对党的理论政策只是一知半解,在会上宣讲时常有漏洞,可对老知青却有一种莫名的排斥。而陈连长更是长官作风,只许别人俯首帖耳,听不得半点不同意见。因而,随着时间的推移,在一些思想理念和关于连队的工作和作风建设等问题上,知青们与连队领导之间便发生了矛盾。
    无庸讳言,知青们也有自己的弱点,即缺乏社会阅历,理想美好却脱离现实,热情有余而理智不足,同时也受到文化大革命的“左”的思潮的影响,特别是当时黑龙江省进行的“反右倾”运动,使知青们对连队干部产生一定的怀疑和抵触情绪。但作为长者和领导的连队干部,却不愿也不善于作正确的引导,在这样的情况下,双方未能取得正常沟通,矛盾堆积起来,便愈演愈烈。
    记得冲突最为激烈的一次,是在党的九大举行之后,连领导没及时组织全连学习相关精神,引起知青们的强烈不满。有一晚在帐篷里举行的全连大会上,就有人领呼口号,大家群起而应之,一时气氛相当紧张。
    另一次,是兵团颜文斌副司令员来红卫团视察工作,由于听了团部领导的片面汇报,对工一连知青提出严厉的批评。知青们当然不服,有的当时便去找颜副司令员,试图面陈实情(却未能见到),有几位知青在讨论再三后,以书面形式向时任黑龙江省军区第一政委和司令员的潘复生、汪家道反映情况。
    在那些日子里,知青之间不免议论纷纷,更有一些比较积极的,晚上下班后还聚集在一起作一些交流和商议。这些知青没有意识到兵团的环境与学校已完全不同,不过大家的动机比较单纯,主要是希望端正连队的风气,将连队建设成反帝反修的战斗队伍。
    然而,连队领导对知青们持对立态度,他们按照部队的规范,要求下级服从上级,对有独立见解、不那么听话顺从的知青们非常抵触。记得连里当时曾举办过一次学习班,就连队存在的干群矛盾问题展开讨论。一些上海老知青从大局出发,纷纷作了自我批评,同时对连队干部提了些意见。师部政治处的宁守礼主任对知青们的态度倒是肯定的,他特别指出干群双方都要正确对待不同意见。但陈指导员却始终紧绷着脸,未作任何表态,其意就很明显了。其实,当时的连队和团部的某些领导对知青们的表现早有成见,他们把这一切定性为“无政府主义的极左思潮”,并有计划地通过各种政治运动加以严厉的打击。他们先是在 1969 年 6 月便开始以组织手段整治上海知青,先后撤了几位知青干部的职务,随后在年末开始的整党运动中,对知青中的党员进行了批判,并责令他山上山下来回检查,以肃清影响。此犹不足,他们还要作进一步整肃,由是,我便中了“头彩”。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Archiver|手机版|上海农场知青家园网

GMT+8, 2019-12-15 02:22 , Processed in 0.077472 second(s), 8 queries , Gzip On, Redis On.

Powered by Discuz! X3.4

Copyright © 2001-2019, Tencent Cloud.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