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农场知青家园网
您好,欢迎访问上海农场知青家园网
查看: 267|回复: 0

[蹉跎岁月] 207、绵绵长恨12:外滩的夜晚

[复制链接]
字体大小: 正常 放大
发表于 2019-11-9 05:18:47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作者: 谢伟健

02.png


    此后,一方面由于学校的宣传工作比较忙,另一方面我也羞于见到秋俐失望的神情,就借故没有履行我对她的接送“义务”。
    秋俐不明就里,好几次都气呼呼地来找我理论,我总是用各种借口搪塞过去。看着她天真无邪的模样,我心里也讲不清楚有什么滋味,总觉得我对她有很大的亏欠。但是那时心里总有一种“革命”的冲动,认为自己也没有做得不对的地方。
    随着时间的推迟,我们还是保持一定的关系。
    姑娘的感觉是很敏感的,她问我:
    “你好像没有以前待我热情了。”
    我装着糊涂,也就不了了之。
    事情的发展,是很难预料的,一场决定我一生命运的事件发生了。
    那年暑假,我带领一批同学在武胜路黄陂路口的那家继电器厂进行勤工俭学活动。有一天下午,我班级的一名团干部来通知我,要我马上到学校去。
    静悄悄的校园,显示着不平静的气氛。我一到学校,早在校门口等候着我的团委书记,就将我引到学生会会议室。
    一进门,就看到房间内密密蒙蒙地坐满了人,在主席台上方挂有一条横幅,上面写着“批判反党份子XXX”。
    这种场面我是经历过的。因为有许多“右派分子”就经历过这种“革命”的洗礼,可当时我是坐在台下,充当着“革命群众”和“革命动力”的角色;而现在我是要站在他们的面前,作为“革命对象”,接受“革命群众”的批判。
    事情就是那么富有戏剧性!
    我的头脑顿时一片空白,台下坐着的都是平时与我称兄道弟的党团干部,有些还是我平时尊敬的师长。我没有听清他们在说些什么,反正都是慷慨激昂的神态,反正都是义愤填膺的声讨,还时不时地高举起他们的拳头,呼喊着“革命”的口号,以加深和强调他们还不够犀利的言辞。当时我有一个奇怪的想法,难道我曾经也有过这样的姿态?!
    当我稍事平静的时候,声讨会结束了,接着学校党支部和团委的几位“领导”找我谈话,总之要我正确对待“革命群众”的“革命批判”,要好好地写“检查”。我突然想:“我是反党的吗?”我又突然想:“景老师他们也是和我一样想的吗?”
    我想不起自己是怎样离开学校的,此时已经天黑下来了。在我的意识中,好像自己确实是一个十恶不赦的罪人,好像觉得每个人都会在我的脸上读出我现在社会中的位置。
    我漫无目的地沿着延安路走到外滩。那时的外滩没有现在那样浪漫,也没有现在那么多的灯火,更没有后来的所谓“情人墙”的风景。我清晰地记得,有不少附近的居民,坐在小板凳上,在外滩的大堤上纳凉。
    夏天的热风,多少有点吹醒了我的思绪,我突然想到了已经发配到外地的景老师,突然想到了他编剧的《周旋的一生》,又突然想起了那个失落的秋俐。
    我决定到她的剧场去。我又沿着南京路到了西藏路口的天宫剧场(现在地铁人民广场换乘中枢站的位置)。秋俐看到我很高兴,等到她卸好妆出了剧场,我陪同她吃完夜宵,又鬼差神使地带着她缓步走到了外滩。
    半夜了,外滩冷清清的。我的情绪使得我没有什么话想说。海关大钟的报时钟声每隔半小时伴随着音乐敲响一次,忠实地履行着它的职责。突然,不远处听到有人在呼喊:“救人!……”
    我们循声走去,在大堤上不太明亮的路灯下,看到有一个人在泥涂上往回走过来(后来才知道,跳江的人突然怕死了,又走回泥滩。当时的外滩生态保护得比较好,沿江除了码头外,都没有疏浚海滩和水泥驳岸)。我突然想到我的境遇,难道这是上天给我无形的提示?这时我突然泪流满面,抽泣不已。
    秋俐从来没有看到过这种神情,还以为我对别人的同情,就劝解着我。瞬间我有了一个重大的决定:我应该与秋俐有一个了断。
    于是我毫无保留地将我的遭遇讲了出来,最后我说:“秋俐,我的一生完了,我不能连累你,今天是我们最后一次见面了。谢谢你给我的快乐和终生美好的回忆。”
    我觉得这是我发自内心最真实的声音。
    秋俐确实感到意外,她发自内心的冲动,向我喊着:“我不相信你是个坏人,我不同意你离开我!”
    当然,最终我们没有结论。我流着眼泪将她送到家,我俩面面相对了整整半个小时。那一幕久久地留在我的记忆里。临别时秋俐还是“命令”我:明天来接我。
    但是此后很多天,我们没有再见面,一直到她的父亲来找我。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Archiver|手机版|上海农场知青家园网

GMT+8, 2019-12-6 06:03 , Processed in 0.116062 second(s), 9 queries , Gzip On, Redis On.

Powered by Discuz! X3.4

Copyright © 2001-2019, Tencent Cloud.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