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农场知青家园网
您好,欢迎访问上海农场知青家园网
查看: 415|回复: 1

[系列散文] 205、沧桑十年梦3:奋战乐在荒原

[复制链接]
字体大小: 正常 放大
发表于 2019-10-31 05:28:24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作者: 钦鸿

沧桑十年梦
——我在北大荒的人生路

钦鸿


                1.png                


(三)奋战乐在荒原

    12月27日,我坐上工一连先遣队的汽车离开了八五四农场。同行的除了团部、连队的领导和一些老职工外,还有四、五十个身强力壮的男知青。这些知青绝大部分都是积极要求加入这个创业者队伍的,有的甚至还写了血书。大伙儿热情高涨,对舍弃条件相对优越的老农场毫不在意,却对白手起家、从一片荒原开始创业的艰苦生活无限向往。
    我们的车队一路向北,两天后的午间抵达一个被称为“火烧孟”的地方,就是我们的目的地。
    在一阵欢呼声中跳下汽车,我便立即被眼前的景象震撼了——放眼望去,除了有一些或远或近的大小林子之外,便是一马平川的皑皑白雪,无边无垠。这是一块沉睡了千年、荒无人烟的处女地,而我们就要在这里建设起新的家园。
    匆匆对付了午餐之后,在领导的指挥下,大家便开始紧张的工作。当天的任务主要是搭一个帐篷,我与邓克强则被分配搭一个简陋的厕所,几乎所有的人都为此而忙碌。但雪深路滑,天寒地冻,无论是砍伐木条,或是掘地挖坑,都非易事,而且除了个别老职工外,知青们对此没有任何经验。然而大伙儿热情高涨,干劲十足,到了天黑时分,这片荒原上的第一个帐篷和第一个厕所终于搭成了。
    当晚,我们先到几十里外的道班房凑合了一宿,翌日清晨再次回来,继续前一天的工作。一部分人在第一个帐篷里架设起两排通铺,又搭好用于烧火取暖的炉子,准备了充足的干柴,另一部分人则开始搭建为团部所用的第二个帐篷。当天夜里,我们就住在自己搭建的帐篷里,几十个人都挤在两排通铺上,每个人只有大约六十公分的铺位,随身携带的行李都扔在外面的雪地里。熊熊燃烧的炉火把帐篷蒸得热气腾腾,虽然驱散不尽床铺底下冻土融化而冒出的阵阵湿气,但躺在自己亲手搭建的第一个帐篷里,大伙儿还是异常兴奋,欢声笑语此起彼伏,整个帐篷里洋溢在创业的喜悦之中。我也跟紧挨自己而卧的战友说了很久的话,不知何时,才被连日来长途跋涉和拼命劳作的疲累带进了梦乡。
    第二天正是1969年元旦。我醒来后走出帐篷,但见天高气朗,旭日东升,佇立于这一片白茫茫、天地相连的冰雪世界,心里不禁奔腾起创业者的豪情。斯时,与我一起从八五四农场五队来的战友崔极恭已经为眼前的景象作了一幅速写,我则诗兴勃发,为此画题名曰《飞雪迎春到》,又写了一首《读马致远天净沙,反其意而用之》,诗云:
    红旗白地蓝天,危树戎帐烽烟,东风大道远山。旭日华年,奋战乐在雪原。
    嗣后,我们就分别去红卫团规划中的各个连队的驻地,为他们搭建该连的第一个帐篷,同时,另一部分人则为团部机关搭帐篷。这段日子的工作紧张而忙碌,但大家战胜了难以想象的各种困难,终于圆满了完成了任务。我们的先遣之功,为日后红卫团机关和各连队大批人员的进点,开辟了道路。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11-3 11:44:38 | 显示全部楼层
    人还是要点精神的,读钦鸿的《奋战乐在荒原》有感。
    写这样的文章,对下乡时坐坐机关坐办公室或没有受过处分的人来讲,不是件难事,但是对于受到行政记过,开除(共青)团籍处分却又不是与连队或团部领导干部的钦鸿来讲,需要有一个反思,考虑的过程。
    《奋战》很阳光,那是作者阳光。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Archiver|手机版|上海农场知青家园网

GMT+8, 2019-12-8 13:34 , Processed in 0.162190 second(s), 8 queries , Gzip On, Redis On.

Powered by Discuz! X3.4

Copyright © 2001-2019, Tencent Cloud.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