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农场知青家园网
您好,欢迎访问上海农场知青家园网
查看: 675|回复: 5

[蹉跎岁月] 204、公路“埋雷”

  [复制链接]
字体大小: 正常 放大
发表于 2019-10-25 04:53:21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作者: 冯世扬

公路“埋雷”

冯世扬


捕获3.PNG


    按语:在两年半前的《那年那月》栏目第16号刊发了冯世扬的《打赌》,一帮男青年抑制不住荷尔蒙的亢奋,演绎了一出恶作剧。如今冯世扬在本文中又“坦白”了一件众人可能意想不到的囧事。嗨,毕竟少不经事,偶尔干过一些荒唐的事情也是难免的。对于这些小青年的出格举动,上帝多半也会原谅的。


    说起“埋雷”,就会想起小时候看过的电影《地雷战》,现在想想显然夸大了土八路的能力,但那时我们深信不疑,会为八路军的聪明才智深深吸引。影片中有一个镜头是描写一个孩子在土路上沤了一泡屎并用土把它埋了,鬼子在排雷的时候挖出了这泡屎,看到鬼子一副尴尬的丑脸,那小孩就高兴地大叫:“这是我的粑粑雷啊!”看电影的我们不由地跟着一起大笑。
    还别说,我也有在公路上“埋雷”的经历。我刚到农场的时候还处在文革的后期,连队的政治气氛很浓,每个班都有学习班长,负责每天的班组学习,一般安排在出工前或晚饭后,内容无非就是读读《红旗》杂志或者报纸什么的,大家都是小和尚念经,读过算数,根本记不住刚才读了点什么,因为大家关心的是能少干点活,有好东西吃。
    那时农场有个强制性的规定,每个职工都要订阅那本杂志,每个月在工资里面扣。当时到农场第一年的工资是18元,第二年转正后加到24元或27元二档,能加到27元的人极少,都是表现好的、政治上要求上进的或者准备提拔为班长、连队干部的,一般人只能拿24元。本来钱就少还要扣这本杂志的钱,大家心里就有气,但也敢怒不敢言,于是就将气出在那本《红旗》杂志上了。倒也不是成心的,只是觉得付了钱总得物尽其用,自然而然地那东西的最后归宿就到厕所里去了,也省了购买草纸的钱,每天撕一张差不多够用大半个月了。当然这只限于男生,至于女生用不用那东西则没有深究过。
    要说到上厕所这真是一件苦活,连队的厕所前后通风,冬天凛冽的寒风吹在赤裸的屁股上冷飕飕的。到夏天时却没有一丝风,暑气随着温度和臭味不断升腾。最令人难受的就是要忍受粪槽里吱吱蠕动的蛆虫,不骗你,蛆虫多的时候那蠕动的声音在厕所外就能听到。你得有坚强的神经系统,否则你的粑粑是无论如何也拉不出来的,有时蛆虫会从粪槽里爬上来,就在你脚边转悠,你还得不时地移动双脚,说不定它会爬到你的脚背上来。
    这只是脚下的,身边还会有嗡嗡飞翔的苍蝇和蚊子。苍蝇关心你的脑袋,不住叮你的脸,亲吻你的嘴唇,赶都赶不走;蚊子关心你的屁股,那里最肥肉头厚,吸出来的血就多。它们联合起来上下夹击,弄得你防不胜防,只得不停地打耳光、拍屁股,于是厕所间就会奏起美妙的人肉音响,特别是人多的时候,前一声“噼”,后一声“啪”,此起彼伏,美妙动听,奏响了厕所文化的交响曲。
    就是因为这些原因,在夏天上厕所的时候,每人都带着驱蚊剂,脱下裤子的第一件事就是拼命往屁股和大腿上搽,有时不当心搽在了JJ上,顿时火辣辣的疼,忍不住地连连咧嘴哈气。所以能忍则忍,一般两、三天方便一次也是常态。但这样总不是个事,不能违背自然规律啊。有一天和一个哥们说起这烦心事的时候,那哥们悄悄对我说,你不会改晚上去啊?我说晚上蚊子不是更厉害嘛?那哥们说,你傻呀,谁叫你上那儿。说完,他将嘴往公路一努说,去那儿啊……我一愣说,那行吗?他说晚上你跟着我,包你舒心愉快。
    月亮躲在在厚厚的云层里偶尔现身,晚风送来一阵阵田间的蛙鸣,公路旁的小河黑黢黢的,时而传来鱼儿划过水面的声响。夏日夜晚的公路清凉宁静,没有路灯、没有行人,连白天不断轰鸣的拖拉机也不见一辆。公路两旁种着密密麻麻的蓖麻,那蓖麻叶袅袅婷婷地虽比不上荷叶婀娜多姿,但在夏夜的凉风中倒也有着羞羞答答的风姿,这的确是个安心“埋雷”的好去处。
    我不住地问那哥们,会有人吗?他说你看好公路的两头,只要没有人影,三分钟够了吧?拉完就赶快撤走啊。当我走到了路边的蓖麻叶旁准备松皮带时,那哥们拉了我一把说,公路边上不是一样有蚊子啊?你到公路中间去呀,那里空旷风大,蚊子都被吹走了。在他的指导下,我完成了人生第一次的公路“埋雷”。的确没有蚊子,没有苍蝇,没有嗡嗡蠕动的蛆虫,也没有令人窒息的味道,更不用蚊剂,讨嫌的人肉音响没有了,取而代之的是远处的蛙鸣,凉爽的晚风陪伴着我们,多美妙的夏夜,多放松的排泄过程,人生第一次啊,感觉真舒坦呐。
    回来的路上我问那哥们,公路上的那堆东西怎么处理?又是一声“你傻呀”。他满不在乎地开导我:难道你没看到公路上的那一堆堆牛屎,比你的“地雷”大多了吧?可过几天不就没了吗?天天有那么多的汽车、拖拉机经过,他们的车轮就是最好的清道夫,你杞人忧天干嘛?
    就这样,那个夏天的很多个晚上,我们都在公路上“埋雷”,几乎把连队的厕所给忘记了。就在我们认为一劳永逸的时候,也遇到了几次危险的经历。
    有一次,我和几个哥们在公路上“埋雷”,那天晚上没有月亮,公路上显得特别黑,由于我们来得次数多了,早就驾轻就熟了,也就不太注意公路两头的动静。刚蹲下,就依稀发现远处闪烁着车辆的灯光。“加快速度,完了就走!”就在说话的当口,那灯光慢慢地接近了,甚至已经照出了我们蹲在地上的影子。大家刚想站起来,奇怪的事情发生了,那辆车竟然停下不走了,也不知道什么原因,驾驶员按响了喇叭。我们赶紧退到路边,过了好长时间,那辆车重新开了过来,但速度很慢,驾驶员似乎在观察路面的情况,还伸出脑袋小心翼翼地张望,确信没有危险才加快速度开走了。我们猜想他一定是看到我们蹲在地上的影子非常害怕,不知道我们在公路上做了什么手脚,所以就停下来检查路况,这和鬼子遇到地雷时胆战心惊的情景一样啊。
    还有一次,一个哥们独自在公路上“埋雷”。那天他也许急了一点,出门时忘了带上《红旗》杂志,这并不用担心,因为解决的办法极其简单:公路旁的蓖麻叶长得像蒲扇那么大,叶面有细细的纹路不易打滑,比那光溜溜的杂志纸张还好使,所以它是天然的手纸,取之不尽。天色漆黑一片,他也没功夫察看,扯上一叶就用上了。可就在这节骨眼上,他的屁股感到一阵火辣辣的刺痛,人一下跳了起来。他知道自己遇到什么了:洋辣子,定是洋辣子!那是吃蓖麻叶的虫子,他一定是碰上了洋辣子的毛。那细毛非常微小,肉眼根本看不见,但是被蛰到以后,这个疼痛啊可以折磨你好几天。果然这天晚上那家伙只能趴着睡觉,几天以后才见好转。这样的遭遇也让大家害怕,“埋雷”的兴趣大为减退,随着天气渐渐的转凉,没有人再去那里“埋雷”了。
    时光荏苒,白驹过隙,许多往事已渐渐模糊,但年轻时这段实实在在的经历却永远地留在了我的记忆里。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10-25 19:06:22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提笔尽挥天下事,不登大雅又何妨?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10-26 07:21:01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我家老房子前两条弄堂有个插队江西的青年,就没这么“浪漫”了。他当年酒后上厕,“随手”抓了张比“红旗”杂志重要亿万倍的纸张,结果是换来十年牢狱。……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10-26 08:23:03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蹉跎岁月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10-27 06:09:07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怪不得有时候穿过公路去河边时,会看见有一摊摊的“粑粑雷*,原来都是你们的杰作啊!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10-28 15:32:49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哈哈哈那个年代的小青年都‘猴精’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Archiver|手机版|上海农场知青家园网

GMT+8, 2019-12-6 05:39 , Processed in 0.092565 second(s), 8 queries , Gzip On, Redis On.

Powered by Discuz! X3.4

Copyright © 2001-2019, Tencent Cloud.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