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农场知青家园网
您好,欢迎访问上海农场知青家园网
查看: 401|回复: 1

[系列散文] 201、沧桑十年梦1:选择把青春献给北疆

[复制链接]
字体大小: 正常 放大
发表于 2019-10-11 04:57:12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作者: 钦鸿

沧桑十年梦
——我在北大荒的人生路

钦鸿

7.png
作者钦鸿


    时光似水,人生如梦。
    四十余年前,当我满怀豪情壮志,跃上远赴北大荒的列车时,根本没有想到日后会发生偌多的曲折和风波。
    这些年来,我很少、也不太愿意去回首前尘。偶尔忆起,竟有一种往事如烟、恍若隔世之感。但是,过去是无法遗忘的一种存在。我的十年北大荒生活,其实深印在我的脑海里,而且它的影响所及,贯穿了我日后的人生道路。
    于是,我有了一种写作的冲动。

(一)选择把青春献给北疆

    1968年6月,学校开始进行毕业分配。
    我是复旦附中六六届高中生。记得刚入校时,校长姜拱绅在全校大会上说:“你们一脚踏入附中,另一脚就跨进了复旦的大门。”置身于这所高考升学率始终保持在百分之九十八以上的上海市重点中学,同学们无不以切实的努力追求着自己的理想。
    我从小酷爱文学,一向有志于在文学事业上为祖国效力,高二期间在全市工人学生赛诗会上获得的一等奖,更使我对未来充满了憧憬。
    但是我们的命运不佳。1966年,正当我们修完了高中三年的全部课程,踌躇满志,准备迎接高考时,史无前例的“文化大革命”轰然而至,从此粉碎了我的“大学梦”。经过两年的动荡,此刻,我面临着一场严峻的人生道路抉择。
    学校里传达了“面向农村,面向边疆,面向工矿,面向基层”的分配精神,但是否必须离开上海去农村或边疆,并无硬性的规定,每人都有一些选择的自由。然而,我听了传达之后,却心潮澎湃,无比激动,几天内就拿定主意,决心去北疆战天斗地。
    这是我当时的必然选择。
    我出生在一个劳动人民家庭。由于家庭经济比较困难,我一直享受着国家的助学金,因而对党、对祖国有着深厚的感激之情。
    多年来,我虔诚地接受着传统的教育,崇尚正义,追求进步,自觉地把党的利益作为自己一切行动的出发点。而六十年代以来主流媒体宣传学习的侯隽、邢燕子、董加耕等知识青年上山下乡的事迹,对我影响至深。
    初中毕业时,我刚宣誓入团,便与几个同学一起写了决心书,表示向邢燕子等人学习,要求不考高中,坚决赴农业第一线安家落户,建设我们社会主义的新农村。
    在复旦附中的两年“文革”中,我积极响应号召,参加了写大字报、批判所谓修正主义教育路线的运动。现在看来,这场运动其实完全是一场祸国殃民的浩劫,但在我,当时却是怀着一颗红心,竭力在追随毛泽东的“革命路线”。因此,在毕业分配的关键时刻,我再一次选择了“前进”。
    1968年7月6日,我领衔与一些同学在校园里贴出题为《毛主席挥手我前进》的大字报,公开表达了我们的决心——“到黑龙江去!到反修第一线去!到祖国最需要的地方去!到革命最艰苦的战场去!到毛主席挥手要我们奔赴的地方去!做一个毛泽东时代的普通农民,做一个把自己的一切毫无保留地贡献给党和人民的无产阶级战士!”那一年,我二十一岁,正血气方刚,豪情万丈,抱定“志存海内跃红日,乐在天涯战恶风”,母亲的恳求和亲友们的劝告,我竟然不为所动,一意孤行。

    作者简介:钦鸿,男,1947年9月生,上海复旦附中六六届高三。
    1968年8月赴黑龙江八五四农场,直至1978年上学后离开。先后毕业于克山师专和东北师大中文系。1980年起任教克山县教师进修学校和江苏南通纺织工业学校。1989年任南通市社会科学研究所研究员。2007年9月退休。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11-3 11:41:34 | 显示全部楼层
    人要有点精神。
    下乡时,不管是写血书,还是按分配挡次选择,还是无可奈何的,到了那里总得要活下去,象个人样。天天读,天天口号是个活法;想法偷赖,混一天撞一次钟也是;能逃出,跳出更好,只是不要害人即可。
    返城后,不管有文凭有岗位有学问有技术,还是下岗待岗协保买断,总得为家庭为自己去奋斗。人各有命,非八旗更得努力。
    退休后,身体第一,开心第一,烦心事不理不做。自得其乐。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Archiver|手机版|上海农场知青家园网

GMT+8, 2019-12-6 05:46 , Processed in 0.070783 second(s), 9 queries , Gzip On, Redis On.

Powered by Discuz! X3.4

Copyright © 2001-2019, Tencent Cloud.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