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农场知青家园网
您好,欢迎访问上海农场知青家园网
查看: 887|回复: 1

[血浓于水] 197、泾水长长

[复制链接]
字体大小: 正常 放大
发表于 2019-9-16 02:22:0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作者: 乔牧风

泾水长长

乔牧风


timgC8BXXISJ.jpg


    按语:记得2018年5月24日新华社发送记者秦刚于日前在贵州省贵阳市乌当区东风镇一户农家屋檐下,拍摄一只燕子给嗷嗷待哺的雏燕喂食的照片。当时感触良多:所有幼小的精灵都是弱不禁风的,没有父母的精心抚养和照料是不可能茁壮成长的,甚至根本不能成活。
    如今作者在回忆小时候父亲教他哥俩学习游泳的文章里,尽情舒展了自己对父亲的怀念之情。为了让孩子多掌握一项本领,父亲可谓用心良苦,不厌其烦。实际上他就是孩子成长途中的铺路石。尽管已经过了花甲之年,但在伟岸的父亲面前,作者永远只是一个在横三泾学习游泳的“浪里白条”水男人。


    身处江南水乡,随便你在哪里,都会看到烟波浩渺后面的湖水、弯弯曲曲的河水,抑或平滑如镜的池水、淙淙婉约的溪水……
    而带给我们童年无限欢乐又按水乡习俗塑造我们俊郎人格的母亲河,则是我们屋后的“我不说你不知”的横三泾。
    横三泾,顾名思义是横贯东西,长约三里的一条不宽的河流。
    横三泾上游左接太湖与长江,右连黄浦江和大上海;向下则沿着平湖塘向乍浦方向至六里桥左拐向东南方向进去,蜿蜒着到染店桥过姜家桥向南又一个左拐就是这向东横贯三华里的横三泾。横三泾就这样悄无声息的处于水乡末梢深处。千百年来,横三泾让一代又一代的岸上儿女在它母乳般营养的滋润下茁壮成长,他们在此饮水浣洗,灌溉航行。横三泾承载着岸上人们多少的梦想,多少的追求,多少的欢笑。
    横三泾岸边男孩的童年,浑身都披着亮闪闪明晃晃的水珠。我的豪放心情在父亲和泾水的拨撩下,随时可以飞起来。那个快乐啊,就如晶莹剔透的水花怒放,也如用瓦片在水面上“削”起片片涟漪,轻盈、敞亮、透明、滑嫩、轻快的快乐!
    水乡的男人也是水做的。游泳就是把大大小小的男人做成水波里出没自如的“浪里白条”。父亲说,水做的男人俊朗、豪杰、机灵又大胆。
    每当炎热夏天的到来,父亲就会把我们带入横三泾,一次次地让我们沐浴在学做水男人的生活之中。这是父亲为了把我们培养成为具有水灵魂的男人外,他自己也需要一次次接受水的礼赞和淬火,他的水上水下的功夫和俊朗的模样,也是这横三泾的河水所造就他的。
    记得横三泾港滩中段有一片属于我家的自留地。自留地旁是生产队留下的一条下到水边的踏步,这是为了方便社员和私人下去取水或运送货物上船下船的方便而特别设置的。
    父亲带着我们就在这个地方下水。水不深,齐胸下一点,我们无比兴奋:觉得虽然赤日炎炎,但是天是瓦蓝瓦蓝的,水是清凉清凉的,水面上的“薄”风阵阵迎面袭来,人在水里非常的自由,非常的舒服。我们没有一点“水”的经验,就只能在水里胡乱地拍打起来,被溅起的水花呀水珠呀,白亮亮的一大片一大片掀起来又落下去,飞起来又散开去。
    父亲把我与二哥拉到他的前面,与我们面对面站在水里。父亲首先伸出左右手,我俩的双手分别被父亲抓在手上。接着父亲就往后退着身子,我俩的上身就自然前倾,人的重心会不由自主地跟上去,当然我们的双脚也离开河底跟着漂凫起来。起初我非常害怕,因为脚下落空了,就拼命挣扎着想把双脚触着河底。父亲告诉我说:“学游泳的目的就是要让身体漂浮在水中啊。”听着父亲的话语,我努力屏住气,大着胆子尝试着让脚离开河底。先是一只脚一点一点的在河底上颠着走;再让脚在河底上用力踮重一点,好让双脚离开河底的时间长一点;后来干脆尝试着两脚蹬着离开河底,这样能让整个身子飘过一小段距离。父亲高兴得连连喊我聪明,我在父亲的鼓励下增添了不少信心,大胆地伸出双手拉着父亲的手,用力在河里蹦哒起来。于是父亲往后退的速度也在增快。嘿嘿,我们的身子果然在水里面漂浮了起来。
    突然,父亲竟然松开了我们的手,我们差点喝了河水,顿时慌乱而难过地挣扎起来。好不容易在水中重新站稳,两手便胡乱地抹着脸上从头发上不断淌下来的水;父亲却在我们面前呵呵地笑得非常开心。不过父亲又非常关切地道歉着说,刚才是他的手不小心滑溜了,咱们重新再来过。机灵着点啊!说着非常友爱地向我们伸出了双手。我们由于受到刚才“滑落”戏水的全新体验的诱惑,终于向父亲一次次地伸出手去,也因而再一次地被父亲“不小心滑落”。在父亲“一次次不小心地滑落”中,我们越来越感觉到自己已经抓住水的“尾巴”了。当然,就是这个“漂浮”阶段,花去了我们整个夏天的大半个快乐时段。
    泾水长长留向远方,河水绵绵滋养水乡。儿女需要培育,不错,我们正处在成长为水乡男人的时期,父亲将横三泾长流不息的清水给我们披上出征远方的威武鳞甲。
    父亲说,身轻如鹅毛,自然就会飘。这横三泾清清的河水,正在为它的儿女的成长,施展着它无穷的魔法。
    等我们在父亲的拉动下学会了在水中漂浮以后,父亲又要改变我们游水的方式,其实是增加了难度。
    一个仲夏的午后,天热得连泥地也发烫,人们不敢出门。我戴一个小草帽,不敢抬头看一眼太阳。没走几步,头上的汗水就沿着草帽的内边往额上脸上淌下来,用手一抹就是一大把汗水。
    父亲把我们带到自留地东面的窑浜门口下水。这里西边是陶家的大竹园,密密的竹子向河面上倒倾着,大片的阴凉洒在河面上。东岸是孙家几棵高大的楝树,它们的枝桠像一把大伞一样给河面撑着,挡着所有的阳光。我们惊喜地感觉到这片阴翳遮蔽的水域,毫无炎热之感,反而是清凉无比。而那暴露在赤日之下的水域,则是烫得无法接近。就在这里,我们在父亲的指导下再次开始了游水学习。
    父亲还是让我们兄弟俩站在他的跟前,不过跟以前不一样。父亲先让我们伸出双手在水中比划着“狗爬式”的动作。等我们做了一阵子以后,父亲伸出双手用手掌的前部分勾拖着我们的下巴说,“水是很机灵的精灵,你们学着点。就这样,对!跟着我走,记住一面走,一面双手要划水”。听到父亲这样说,我的心情又紧张起来了。但没办法,只好按着父亲说的话去做。父亲起初后退的速度非常得慢,我脚下的步子也很缓慢地跟着他。后来我感觉到父亲的步伐好像拉大了许多,这就逼迫我们把步幅拉大而尽量地跟上父亲后退的节奏。大约持续了三四天,我们渐渐习惯了父亲教我们游水的新方法。
    趁我们不注意,父亲竟然将手离开我们的下巴,任凭我们的头栽到水里。事情来得如此突然,以至于我们兄弟俩一连呛了几口水。等到我们红着眼睛缓过神来的时候,父亲还是那样地坏地笑着,并且“嘲讽”我们又上他的“当”了。当然,父亲也不会忘记过来安慰我们说,“你们又进步了,这样离会水就不远了”。
    岁月无痕,但流水有情。接下来的日子,父亲一有空就带我们去学游水,玩得不亦乐乎!水花是我们成长的头饰,波纹则是我们奋飞的光环。
    什么时候才是我们真正学会游水的日子呢?我有时候会傻傻地问父亲。父亲会认真地回答我说,“还早着呢,要坚持不懈,要有韧性!滴水石穿的道理懂吗?”
    于是我们就开始天天缠着父亲,要去横三泾“玩水”。说真的,那个时候父亲也真是挺忙的。
    记得有一天,父亲神秘兮兮地对我俩说,现在我有事,等过会儿就带你们去学。我们又听到父亲要去教我们游水了,就耐心地等候在家里。果然,不一会父亲回来就带上我俩来到横三泾的水边。我们高兴地走在前面,父亲走在我们的后面。当我们转过身来看着父亲时,父亲却指着河里大喊一声说,“看——河里有条大鱼!”就在我们转身的时候,父亲迅速在我们背后猛推了一把,说:“大鱼,就是你们——”“扑通”一声,我俩双双扑到河里,不由自主地抡手舞脚起来。哈哈,我们竟然非常自主地在河面上“漂浮”了起来。
    父亲在上面开怀大笑,像是特别的坏,更像是特别的爱。他笑过以后用宣布考试成绩一样的口吻说,从今天起你们会游水了。今晚吃饭时我再给你们讲点保护自己的方法。现在啊,我就不下水了,坐在这里看你们豪爽吧。
    ……
    家乡的横三泾,绵绵不息的水啊!你就是用这样宽宏大度,细腻如水的灵魂,熏陶着我们这些水乡男人。韧性和机灵、大胆和豪爽,成了我们水乡男人的特有印记。父亲是一个典型的柔情似水的俊朗男人,我们也被父亲用这水做成了如此的柔情似水而又不失硬朗的后代男人。在这一方江南水乡的土地上,一茬又一茬用横三泾水做成的世世代代的水乡男人,身上会永远散发着清香的水乡韵味,灵魂里会永远闪耀出水样晶亮的光彩!
      (作者系南湖文学成员)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9-19 19:37:27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泾水长长,父爱绵绵。乔牧风先生用细腻、生动、传神的笔触描写了童年在父亲指导下学游泳的快乐生活,歌颂了江南水乡的美好生活,赞美了像父亲一样一代又一代的水乡的男子汉。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9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