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农场知青家园网
您好,欢迎访问上海农场知青家园网
查看: 407|回复: 0

[中华大家] 191、父亲“守寡”

[复制链接]
字体大小: 正常 放大
发表于 2019-8-18 02:47:43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作者: 古版

父亲“守寡”

古版


                捕获15.JPG               


    有一首歌唱得最响,连三岁小儿也都会唱,这首歌就是“世上只有妈妈好”,可我却想唱“世上只有爸爸好”。因为我的母亲早年病逝,我没有享受到太多的母爱,是父亲一把屎一把尿,“守寡”把我养大成人、成家,我一生也忘不了父亲受苦受难的养育之恩。
    母亲病逝时,父亲只有46岁,那时我虽年幼,但也能记事了。来我家为父亲说媒的人不少,都被父亲谢绝了。我经常听父亲跟那些人说,找个伴儿不是不好,浆衣洗裳,料理家务,但担心的是后妈不疼我这宝贝儿子,为了儿子不受后妈的气,我才决定不找伴儿,宁可自己挑起家务的重担,决定不让我这棵独苗受半点儿委屈。眼看父亲担子越挑越重,我也总是劝父亲找个伴儿,父亲说:“应儿,你还小,等你长大成人了就会理解为父对你的心啊,我甘心受苦受累,决不让你受不必要的气啊”。父亲这段话我一辈子铭记在心。
    1962年,我初中毕业回乡务农。一天不知什么原因,我突然生病,父亲正在生产队耕田,听说我病了,顾不上洗脚,赤脚跑上路,一口气把我背到两里之外的港口卫生院。在医院我一直昏迷不醒,父亲急得像热锅上的蚂蚁,跪着恳求医生:“大夫,救救我的儿子,我只有这棵独苗,他母亲临走时嘱咐我,无论如何要把孩子培养成人,如果他有个三长两短,我对不起九泉之下的妻子医院召集医生会诊,采取中西医结合的办法,找到病源对症下药,很快把我从死神那里抢回来了。父亲见我醒了,高兴得热泪盈眶,连道:“醒了就好,醒了就好,谢天谢地。”在医院住了一个多月,父亲帮我接屎接尿,洗衣喂饭,给我讲故事,让我开心地配合医生治疗,早日康复出院。有父亲日日夜夜地陪伴,病魔很快被征服了。出院时,父亲牵着我的手朝家里走去,在路上,我突然发现这一个多月以来,父亲瘦了,也老了,我很心疼,暗下决心,等我长大成人,一定要好好报答他老人家。
    父亲身高一米六五,不胖不瘦,说话声音洪亮,虽没读过几天书,但肯钻研,能说会道,可算是一表人才。父亲为人善良、勤劳、乐意帮人排忧解难。村上如遇麻烦之事,请他去评理,家族口角是非,也要父亲去劝说。乡亲们称父亲为“周解事”,大家都非常尊敬他。
    我与父亲相依为命度过他的花甲之年,他把我视作珍宝,对我很是疼爱,但不知何故我总有点儿怕他,也许是他对我管教很严的缘故吧,原则问题他绝不放弃。记得小时候,有一次我把布票、洋油票弄丢了,放在今天也许不会发生那两段使我一生难忘的故事。在当时,票证那可是命根子,父亲说得很对,父亲对我两次追打,不算过分,这对我日后工作是一个最好的教训。
    19658月,我参加了工作,被分配到新港轧花厂,初出茅庐的我工作非常积极,接连几个月没有回家,父亲十分想念我这个从来没有离开他半步的宝贝儿子。他忍不住带上糯米粑和新布鞋(舅母为我做的)来看望我。我俩紧紧拥抱,泪水夺眶而出,染湿了衣襟。饭后我留父亲在厂里住了一晚,久别重逢,父子俩谈笑到深夜。第二天上午,我含着热泪送父亲上车,从口袋里掏出10元钱给他,叫父亲在家改善生活,保重身体,等我成家,抱着孙儿,过上幸福生活,这个愿望后来终于实现了。
    在我一生中,最后悔的是没有为父亲送终。19754月,父亲突然病危,妻子和表兄把父亲送到港口中心卫生院抢救,由于病情恶化,抢救无效,父亲就这样走了。在抢救过程中,父亲总是不停地念着我的名字,想见我最后一面。可是就在这天,我出差到山区为单位采购柴火。在那通讯不发达的年代,打一个电话要经过乡邮电所总机、县邮电局总机,有时还要占线,打一个电话堪比登天。直到第二天我才得到消息,当时家里人撒谎,没把父亲逝世的消息告诉我,只说父亲病重。我信以为真,特意到沙河供销社找业务经理开后门,买了两斤冰糖,等回到家里见家人正在为父亲操办后事,我痛哭得昏了过去……为了工作,把我那既当爹又当妈,为我操劳一辈子的唯一亲人给忘了。我真对不起父亲。
    如今,父亲走了,我再也不能面对面伺候他老人家。为了弥补我对父亲欠下的许多,我只有在逢年过节时,带着儿孙前往父亲的坟头,摆上供品、香烛纸炮,跪着磕上三个响头,愿父亲在九泉之下安息。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9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