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农场知青家园网
您好,欢迎访问上海农场知青家园网
查看: 714|回复: 6

[战天斗地] 188、夏日炎炎忆双抢

  [复制链接]
字体大小: 正常 放大
发表于 2019-8-3 05:46:12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作者: 红星阿强

夏日炎炎忆双抢

红星阿强


7a094e9696ff4d70a864ea05d04a351a.jpg
脸朝黄土背朝天的插秧农活


    今年一出“梅”,紧接着就是连续十几天35℃以上的高温天气,直到少有的日食来临才稍微凉快一段日子。比起过去,现在生活条件和工作环境有了极大改善,现在的小青年,夏天上班两点一线,早上从开着空调的家里出来,快走几步跳上空调巴士或凉风习习的地铁,下了车又钻进凉爽无比的办公楼,上班的日脚勿要太好过哦!回忆我们在农场“双抢”的岁月,真的是“今非昔比”了。
    那时我在上海红星农场二连务农,每到7月底8月初,就要开始为期半个月左右的双抢(抢收早稻、抢种晚稻);双抢给我们这批返城知青留下的印象最为深刻,至今难以忘怀。因为一年中最最炎热的“三伏天”,就是农场里最最繁忙的“双抢季节”──抢收抢种。
    那时候,为了追求高产,提倡种植“双季稻”,即初春播种插秧的“早稻”,收割期就在夏日炎炎的“三伏天”,而“晚稻”则必须在8月8日“立秋”前插秧完毕,否则晚稻秧苗来不及分蘖拔节,抽穗扬花遇到九月末霜打的话,必然是因为灌浆不及造成大面积瘪谷减产乃至颗粒无收因为农作物特别依赖天气,其收成的好坏很重要就在于服从节气变化的客观规律。
    农历三伏天,暑热蒸腾。农场里的“双抢”比农村里更艰苦。论原因很多:一是知青们都是原来不会干农活的学生;二是农场里干活拼的是一个“快”字,要赶在立秋前全部完成;三是任务也重,一个农场连队有千把亩田,除了耕作已经实行了机械化,其余割稻、拔秧、插秧全靠一双手,没有什么机械可以替代。
    记得那时每年7月27日和28日,早上四点就出工,开始用我们知青们的双手去实现“早上一片黄,晚上一片绿”。(早上是一片金黄的早稻稻穗,晚上已经变成一片嫩绿的晚稻秧苗)按说割稻时稻田已经搁干,可以穿鞋下田但是夏天往往雨水多,稻田没法搁干,割早稻只能赤脚下田了。割稻子为了速度快,就提前多磨一到两把镰刀,一把钝了,立马再换一把。割完了早稻,紧接着“丰收35”轮式拖拉机带着旋耕犁下田翻耕,然后牛趟田,一俟平整结束一拨人立刻就被排长安排去拔秧、插秧,忙得像陀螺一样团团转。
    割稻和插秧是一项考验人的腰部力量的强体力活。在日常生活中,人是很少做这种动作的,即使做也是短暂的瞬间,谁没事干了整天撅着屁股弓着腰像虾公似的,把人也要累死了。而且个子越高,腰弯得越深,最后酸疼也就越厉害。先是低头弯下干一阵子然后伸伸腰,后来是干不了一会儿,就得站起来抬头颈骨,最后竟然到了人都站直不起来,伸腰扭转都无法缓解腰酸背疼的地步收工回宿舍的路上,个个脸上涨得红红的,两只眼睛布满血丝,走起路来东倒西歪像残疾人一样。
    在“双抢”时候,食堂都要增开两顿饭,一日三餐变成了五餐,以保证干活的人不饿肚子,保持足够的体力。连队食堂也忙得够呛,除了正常的三餐外,上下午各增加一道点心,花色品种倒也多样,有刀切馒头和肉馒头、豆沙包子菜包子、还有花卷、糖糕、油煎圈圈饼等,连带着滚烫的焦大麦茶水,由生活排长直接送到田头。知青饭菜票并不富裕,尽管嘴馋还是不敢多吃,倘若上半月用完了饭菜票下半月怎么办?只能吞咽口水盘算着还是从长计议、细水长流吧。
    天气预报的那些所谓37、38、39、40℃“高温”,是气象台在百叶箱中的观察结果。在猛烈的太阳照射下,这时田里的实际气温往往会在45℃甚至50℃以上所以在这段时间干农活的人如同闷在蒸笼里一样,热得透不过气来。在烈日下割稻、插秧,戴大草帽只能遮挡一部分炙热的阳光,根本无法阻挡肆无忌惮侵袭过来的暑气。冒出黄豆般的汗水把衣服浸湿了,衣服的背上出现了白花花的盐花,像一幅幅地图的样子。闻一闻在脖子上的毛巾,一股刺鼻的汗臭味令人作呕。实在炎热难忍,就干脆跳入排渠里浸会儿不仅身子凉快了许多,而且可以将湿透的上衣披在背上遮挡毒辣的日头但是一行活干到头身上衣服又被晒干,再去浸一浸,做下一行就这样一直到太阳落下,蚊子群出动,仍然不能收工,而此时大伙儿正开始忙不迭往腿上糊泥巴,防止蚊虫叮咬天渐渐黑了,大约晚上八点左右,已看不清手上的活,累得筋疲力尽的人们这才收工,拖着疲惫的步伐回宿舍,赶紧洗澡吃饭睡觉。
    回到生活区,连队的男男女女顾不上“礼义廉耻”,顾不上牛虻叮咬的疼痛,纷纷拿着毛巾往河埠头赶去,了还占不到好位子,为的在河水里凉快一下,洗去白日里积攒一整天的汗渍泥渍。水性好的男生不断在河里扎猛子,我就是在农场学会游泳。女生们则占领了水桥头,悄悄扎堆凑在一起,夜色朦胧中暗暗撩起衣襟,用毛巾擦去身上的汗水斑迹。
    有一次,一位小家户女职工在河里擦洗,或许太累了,站在水中一阵眩晕摔倒在水里,挣扎着呛了不少水,就是爬不起来。大家把她起来站直了,仔细一看,不由得忍俊不禁,原来河水只到她的膝盖处,确实是太累了!
    到了第二天,谁也别想偷懒,还得接着干。在这赤日炎炎的“双抢”日子里下田干活的大都有轻度中暑的症状,去医务室一量体温,38℃多的很普遍,但是病假单控制得很严,没有当场中暑昏倒或39℃多的高热,甭想拿到病假单。这也不能怪医生,因为连领导吩咐过,为了保证出勤,稳定军心,尽早完成“双抢”任务,全连的干部职工只能和老天爷拼了!
    半个月的“双抢”就是在这样艰苦的环境中度过的。也许是那时处境下的无可奈何,根本没有过多的奢望,如同原始部落人生活一般。那种人的体能被迫达到极限的生活方式,或许体内的肾上腺素超极限地分泌,由此也增加了很多和大自然相抗衡的体内激素,或许可以说是“充分挖掘了人的潜力”吧。
    现代京剧《红灯记》里李玉和被捕时对母亲说:“妈!有您这碗酒垫底,我什么样的酒都能对付!”相信有过“双抢”经历的农场知青如果以艰难困苦一定能够稳如泰山、从容对付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8-3 11:38:39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一口气阅读完了红星阿强的短文《夏日炎炎忆双抢》,让我久久不能平静,感触很深。仿佛又回到了那个永远都不会忘记的岁月。在农场那几年,不仅仅是每年的“双抢“,其它的农活对我们这些来自大城市的知青来说都是苦不堪言的。但艰苦的日子改造了我们的思想,锻炼了我们的身体;虽说我们的青春献给了农场,但我们是不后悔的!阿强的文章写的十分真实和祥细,仿佛在阅读的过程中又经历了一次“三抢“农活。此文写的有声有色,赞!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8-5 16:12:40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说起“三抢”,记得当时批判过一句话:“三三得九不如二五得十”,其实,这句话还是有点道理的。当年,知青种田很买力,但产量总是上不去,农场年年喊打翻身仗,总是翻不过身来。这是值得我们回过头来认真思考的。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9-8-6 05:19:46 | 显示全部楼层
梁国强 发表于 2019-8-5 16:12
说起“三抢”,记得当时批判过一句话:“三三得九不如二五得十”,其实,这句话还是有点道理的。当年,知青 ...

    梁兄所言极是!能理性反思过去的民族才是有希望的。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8-8 07:02:56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在农场生活过的人,几乎都参与过“双抢”的 。我记得那时是动员一切力量,机关、学校、工厂都是全力以赴去支援。凌晨三点前已经拔好一大片秧了,白天插秧一直到天黑,真是披星戴月。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8-8 07:25:33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还有冬天开河,也是全民参与的。我记得有一次起河底(疏浚河道的最后工程,忘了老农的专业词汇),正值下雨,但起河底不能停,得一气呵成,可坡陡湿滑,挑着沉重的泥担子怎么也上不去,于是组成人梯拉上去。大庆工人是人拉马扛,我们是人拉人扛。虽然十分艰难,但那时我们都咬牙坚持,有着即将完工的喜悦。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8-19 09:26:48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对于双抢,相信每个农场知青都有一段刻骨铭心的记忆 。所以,正如文章结尾段所说的,当我们回城之后,在工作中遇到什么困难,总会想,这点困难与当年的双抢比起来算的了什么!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9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