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农场知青家园网
您好,欢迎访问上海农场知青家园网
查看: 505|回复: 0

如月笛声

[复制链接]
字体大小: 正常 放大
发表于 2019-2-20 00:00:21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如月笛声

作者/孙成凤

月儿说不清是从哪一天开始注意到那吹着笛子的男人从门口走过的。淡淡的落寞与伤感也许就是从那天浮上心头,又上眉头。月儿柳丝般的头发滑在额前,遮住了半边粉腮和一只杏眼,便“月上柳梢头”一样的妩媚了。月儿没工夫理那头发,她一手握了灵巧的篾刀,一手攥了纤细的芦苇破篾子呢,白净修长的苇篾如浪里白条,从篾刀下跳荡而去,晃乱了满院的月光。

笛声又一次飘来,一句一句听得真切,如同照在薄冰上的阳光,一点一点蒸腾出袅袅的水雾,氤氲了水面。随之,潺湲的水声就丁丁冬冬响在月儿的心里了。月儿听出笛子吹出的是《半个月亮爬上来》,吹完一次,又吹一次,好似那月亮总也爬不上枝头,慢得让人心焦。

月儿丢了篾刀,走到门口,见银亮的月光下那长得如瘦细修长的芦苇似的男人走着不紧不慢的步子,头偏斜着,两只胳膊架起,短笛横吹一路而去,洒下的音符像满地月光晶莹。月儿唉叹一声,把滑在腮前的头发捋到肩后,顿感一缕清风就直直地钻进脖子里,爽得直想发笑。这时,晚风送来的笛声一个下滑音,然后一个上翻,换成了《太阳岛》,丝竹悠悠,美不胜收。

月儿想,这是怎样的一个男人,又是一个做什么事业的人呢?月儿再坐下时,手里的篾子就破得乱了纹理,宽宽窄窄的不成样子。月儿就用这不成样子的苇篾做了蝈笼。这些蝈笼有荸荠样的,上面加了一个小小的半圆形的系子,成了玲珑的小篮子;有月芽儿状的,偏又在上面加了一个小的人儿,手里执了一柄细篾,就有了泛船的动感;最有趣的是一个人形蝈笼,小小的人儿,双手握了一只笛子,蝈蝈一叫,真如笛声嘹亮,吹开了月儿的满腹心思。月儿把蝈笼挂在院门横梁上,悠悠荡荡,篾光浮动,好似笼里装着满天的星星。

那一天,笛声由远渐近,竟在月儿的门前停了下来。月儿的篾刀一颤,就划破了捏着芦苇的手指,殷红的血滴在洁白的苇篾上,盛开了一片片的指甲花。月儿双肩一抖,一头乌发摆到肩后,露出满月样的脸儿,照亮了站在院门口双手握笛的男子。片刻,笼子里的蝈蝈齐声合鸣,高高低低,崩落满天音符。

男子一愣,仿佛得了某种启示,偏斜了脑袋,吹起笛子,悠悠扬扬,是一曲俄罗斯民歌《晒稻草》:

“我们一天到晚在一起,

把稻草晒干,你在那边,我在这边,

俩人相距很远……。

到天黑了,我们回家去,

你在那边,我在这边,

俩人依然相距很远……”

月儿的眼泪夺眶而出,滂沱如决堤之水,任指上的鲜血淋淋沥沥,成一地落英。

月儿看到这个每天从门前吹着笛子来来去去的男人,竟是苦恋了十数载的柳哥……

月光泼泼洒洒,忧伤的《晒稻草》远去了,笛声呜呜咽咽,如发霉的一堆堆稻草。

月儿望着那又一次走失在月光里的瘦长纤细的背影,泪眼朦胧,摇着头,喃喃自语:

“如果……,如果……,如果……”

一缕头发滑下,就遮住了半张面颊,露出另半张脸,便如倒映静水的升上柳梢的月牙儿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Archiver|手机版|上海农场知青家园网

GMT+8, 2020-6-5 18:35 , Processed in 0.065457 second(s), 7 queries , Gzip On, Redis On.

Powered by Discuz! X3.4

Copyright © 2001-2020, Tencent Cloud.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