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农场知青家园网
您好,欢迎访问上海农场知青家园网
查看: 485|回复: 0

幸福相

[复制链接]
字体大小: 正常 放大
发表于 2019-2-13 17:39:09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幸福相
    大宝、榔头、阿明仨人是从做知青时一起风风雨雨走来的,知根知底的哥们。虽没有仿古桃园三结义,但三个经过广阔天地历练的农友,结成了深厚的兄弟情谊。
都是奔六的人,儿女们业已成家立业了,三人还时常找时间聚在一起。无话不说。谈天说地,回首往事,针砭时事,甚至也喜欢避开老婆谈女人……不过,榔头脾气暴爽,现在是孤家寡人,过着一人吃饱全家不愁的日子,到也逍遥,只是家里邋遢些;大宝文笔好、口才好,在一个中型企业里坐着办公室主任的宝座,收入不少,应酬不少,家里招展的红旗,由老婆忠诚地执掌着,老婆怨言不少,夫妻间每每爆发遭遇战。三兄弟中,还是阿明最具幸福状。
阿明的脾性较为平和、隐忍,有大局观。在家中,老婆是执政党, 他是在野党。阿明每月工资上交,拿一点零花钱;负责做家中没有经济附加值的家务活,耳提面命,一切听老婆的。家里风平浪静,偶有河东狮吼,也不作对峙的回应。阿明的日子波澜不惊的年复一年地过着、过着……
阿明挣不了大钱,但丈母娘喜欢这忠厚、好脾气的女婿。家中遇事,丈母娘常常偏护他。
阿明不嗜好烟酒,平时喜欢有节制的拿点碎钱买彩票,从没有中过什么高额奖,连100元的小奖也鲜有。阿明很执着,不气馁。他是一个有20多年彩龄的资深彩民,却不像有些彩民那样狂热地研究彩票大奖走势、猜测下期彩票开奖号码;阿明一般只是随机地买上三到五注彩票,一切听天由命,骨子里却怀着淡淡的希冀。
老婆看到阿明丢弃的彩票就来气,老是数落阿明。有一年夏天,老婆吃西瓜时,看见阿明又在丢弃没有中奖的彩票,嘲笑他:“又丢掉一个西瓜了,真是木瓜!芝麻捡不到,连西瓜也丢了。”阿明不争辩,微微地报以苦笑。他有些失望,也有些内疚。他觉得老婆说得没错,10元钱要是不买彩票,可以买个西瓜吃了,又一个西瓜没有了。这样一想,从此,阿明就很少吃瓜果了,有时老婆把半开的西瓜推给他吃,阿明也是象征性地用勺子挖几口吃吃,随后就不吃了。阿明觉得在这个家里,他是吃西瓜最多的人。
也许是感动了上苍,某年某月的某一天,阿明发现自己的彩票中奖了,中了688万元大奖!没有若范进中举那样的痴喜,阿明依旧平静,只是在准备去领奖前的一天夜里,他在床上与老婆谈了一次话,一次真正的谈话。这话搁在阿明心里已经很久很久了,比他买彩票的彩龄还要长。阿明平静地对老婆说:“明天领奖后,我们离婚吧。”啊!老婆在这几天抑制着的极度地狂喜中,不啻遭遇了五雷轰顶,这话比丈夫中大奖还要让她惊诧,不由得从床上惊坐起来,呆呆地看着眼前的丈夫,觉得很陌生。这不是她的阿明!
她问一向本分而顺由着自己的阿明:“你是不是疯了?”“没有疯。”阿明平静地回答。“那好好的日子为什么不要过?我们又这么幸运地中了大奖……”“那不是我的好日子,这些年来你为我们的家做得很辛苦,我知道;但我的心苦,你知道吗?”阿明这次把久久封存的苦酒,从心窖里倾倒出来,像涓涓溪流般流泻在老婆澎湃的心海……
阿明是个有情义的男人。阿明说668万元大奖,自己只要其中的100万元,其他都归老婆。
“老婆,这么多年来,你身上一直没什么光鲜亮丽的衣服,没值钱的首饰,也没出过国门旅游,你嫁了我,苦了你。我希望你以后的日子快乐、开心。”“什么开心?你是让我伤心!你要抛弃我,你是不是外面有女人了?”老婆狐疑地问阿明。其实,她自己也不相信老公外面有女人,阿明除了拿点碎钱买彩票,他没有钞票去移情别恋。
不料,阿明平静地说:“是的,我心里一直有一位重要的女人。”“好啊!你这个木瓜还真是深藏不露,你说她是谁,在哪里?我到要会会她是何方的狐仙!”老婆被这突如其来,抢了他男人的女人激怒了。
“这女人你认识。”阿明回答。
“她是谁?”老婆追问。
“她就是我深深爱着的妈妈!”阿明声音凝重而颤颤说出了老婆追问的女人。
阿明是个孝子。为了自己小家庭的安宁,他这个孝子做得窝囊,也名不副实。家里财政资金老婆卡得紧紧的。没有与妈妈一起住,阿明不仅对老母亲照顾少,暑热酷寒,四季佳节,他也很少有让自己满意的礼物孝敬妈妈,心里一直愧对妈妈。阿明心苦,只是不说。
没有钱,什么都别想,要想也只能在梦里厢。
阿明不仅是孝子,还是个有重情义、有情调的人。
“我不是木瓜。这次彩票中了大奖,我只要支配、处置其中的100万元;我想今后的我,能按自己的意愿和方式生活”阿明这样告诉老婆。
阿明不是要争做家里的执政党,也不愿做漂亮而没有生命气息、由人摆布的纸鹞子;阿明要做鲜活,可以在蓝天自由飞翔的鸽子。他要开始属于自己的新生活。
老婆从来没有听过老公说过这样的话。
什么时候聚起了这样骤来的风?在老婆的心海,涌起了久久地波澜。老婆不停地流泪。泪,流了很多很多,只是不再河东狮吼……阿明的心,被老婆的泪海浸泡着,软了;阿明心窖里的苦酒在老婆的心海里交融,彼此感受到了咸咸的苦涩。
老婆想起母亲在私底里对自己说过的话:老公不是鹞子,放了手里的丝线会飘向远处,再倒霉地坠落下来,老公是鸽子要放飞额,要把伊天上飞的自由,伊会记得自己的窝。阿明是个好人,侬钞票不能卡得太紧,伊朋友档的应酬侬也不要老是发旨意,男人在外面要做人额。
阿明的老婆,哭着,想着,若有所悟……
过了好一会儿,老婆说:“阿明,阿拉姆妈讲得对,老早地,我在屋里太强横了,什么事都要按着我的意思做,对侬也管了太紧了,以后我改;侬是本分人,侬用钞票,一定有用的道理,我再也不盘问侬了。”
这样诚恳的话语,阿明第一次从老婆嘴里听到。阿明心里热热地。
是老公,是男人,他还能执拗地坚持要分100万元与老婆离婚吗?不能,阿明不是这样绝情的老公,他心里怜惜着与自己相濡与沫30年的老婆。
阿明遐想着与老婆一起相伴、牵手到天荒地老……
丈母娘没有看错阿明。
第二天,阿明夫妻两人眼睛红红的、声音哑哑的,他们带了早就准备好的墨镜,手挽着手出去兑奖……
以后,阿明再也没有提起要离婚的事。他也没有分取100万元,只是阿明夫妻从此模糊了执政党、在野党的状态。
大宝、榔头、阿明三兄弟还时常找时间相聚,或是家里,或在外面。不过,阿明做东、买单的次数居多。
大宝、榔头都说阿明有了男人相。
现在生活中,阿明不仅有想法,也能做主担当。
榔头的日子犹如高纬度的北极,长长的白夜,亮堂的寂寞、单调;大宝的生活风雨太多,有绚丽的色彩,也有电闪雷鸣的惊吓;三兄弟中,还是阿明最具幸福相。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Archiver|手机版|上海农场知青家园网

GMT+8, 2020-6-3 00:49 , Processed in 0.062953 second(s), 7 queries , Gzip On, Redis On.

Powered by Discuz! X3.4

Copyright © 2001-2020, Tencent Cloud.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