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农场知青家园网
您好,欢迎访问上海农场知青家园网
查看: 543|回复: 0

红星征程连载——红星农场消防队队友们的岁月记忆

[复制链接]
字体大小: 正常 放大
发表于 2018-12-26 09:52:24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红星阿强 于 2019-1-7 13:33 编辑

缪国庆/文
  “红星”闪闪放光彩,   “红星”闪闪暖胸怀……事后回忆起来, 我的耳边、 不, 整个会场里始终回旋着这支曲子。 尽管是不同年代的“红星”,尽管是不同意文的“红星”,但是, 对红星农场消防队的队友们来说, 此时此刻, 谁都不会觉得这支以童声演唱的歌曲有什么不合时宜, 相反, 每个人都因为红星有了一种被召唤的感觉, 每个人都因为红星有了一种再闪烁的感觉 。
  转眼间,四十年。
  于是, 就有了这个 “红星农场消防队四十周年联谊会” ; 于是,就有了这副对子: 上联是“忆当年,红门兄弟共战火场' , 下联是“看今朝,白发朋友同叙東肠”,而创作这副对子的陈伟能又特地在现场加了一个横批: “精彩人生”;于是,就有了“红星”闪闪亮,照我去回想——
红星消防队是这样组建起来的
    季炳奎曾任红星农场的党委副书记、副场长,今天,他风尘仆仆从外地赶来, 怀着那份始终都断不了的情缘。 是他一手把红星消防队组建起来的, 在以后很长的一段时间里, 他分管红星农场的消防工作。
       风吹过, 雨浇过, 可那一段初创岁月依然在他的心里珍藏 。
当时的崇明,中部的南门港和东部的堡镇港都有公安消防, 就是西部留了一片空白, 西部相对落后。但问题是, 一旦西部发生火灾, 就得由中部的城桥派消防车前来灭火, 这一路上起码得花费三刻钟的时间。有旬俗话说“远水难救近火”,真是一点都不假的。如果是初起火灾, 泼几脸盆水,该灭也就灭了; 如果火势一大, 那就只有跳脚的份了。也因为这样, 对地处西部的人们来说,特别是要火烛小心的。
    不过, 再火烛小心, 火灾还是会时不时地发生。1969年的一次火灾, '燒 了一个粮油站的粮库, 看着辛辛苦苦种出来的粮食, 一点一点被大火吞噬, 有人红了眼, 有人跪在地上哭了, 可眼泪哪里又扑得灭火呢? 1970年, 烧的是农场职工宿舍, 虽说人都逃出火场了, 算是不幸中的大幸, 但过火后的房屋几近废墟, 上百职工因此而流离失所。还有一次火灾, 发生在1971年还是1972年,哪里着的火他已经记不清了,但可以肯定的是, 也决不会是一把小火, 否则, 用不着让消防车从城桥赶来……西部接二连三发生的火灾, 不得不让县里认真考虑如何来消除消防布局的盲点。
     那时, 红星农场已经有了自己的工厂, 有了自己的产品加工,包括日化、轻纺、玩具等,大部分原材料都属于易燃品, 因此, 县里选点就选在了红星, 要求红星农场尽快组建起一个消防队来。至于资金,得由农场白筹
    农场党委立即进行了研究, 决定由季炳奎分管消防工作, 包括制定方案、筹建队部、添置设施、还有待选人员。 当然, 具体工作就由武装部去实施,何国芳就是武装部参与组建消防队的其中一个,说是说女同志,做起事情来风风火火,从来都不会拖泥带水。 既要去县里相关部门联系, 又要去县消防队请人来指导, 还要应对等建过程中的所有事情, 她就来来回回地跑,把该做的都尽力做好,不止她一个,在那段日子里,就是想回上海去探亲的也都放弃了, 谁都这样想: 早一点把消防队组建起来, 就多一份生命财产安全保障。
    那是一段历史, 经历过的人谁都不会忘却。
  “在崇明8个农场中,红星农场是第一个成立消防队的。”季炳奎打开了随身带来的一个布包, “你们看, 今天我把这份荣誉证书都帯来了,上海市公安局颁发的'市先进防火负责人' , 差不多四十年了, 尽管我搬了好多次家, 很多东西都丟弃了, 可这份荣誉证书我一直都保存着,因为我珍惜这段记忆、珍惜这份荣誉, 忘不了……"
他是红星消防队第一任队长
    叶水根在部队里当坦克兵的时候, 不会想到有一天还会当消防兵 ,他是红星消防队的第一任队长。
红星消防队是在1973年6月成立的,有了自己的队部, 一座陈l日的平房, 外间是值班室兼仓库, 门口的写字台上放两部电话机, 一部黑色的是队用分机, 一部红色的是火警专机; 墙角的工具台旁, 摆放着消防队该配置的二氧化碳、 干粉灭火器; 消防队也有了自己的消防车,是用两吨上海牌车改装的, 车身理所当然地、漆成了红色。
    他就是用这辆消防车分批去接第二批队友的。 第一批5个, 提前两个月到达 第二批7个,第三批1个,原本应该一齐到农场, 有一位队员因故延误一个星期, 都是刚从学校毕业分配到红星农场来的知青,总共13名,初来乍到,去接一下, 理所应当。
    接来了,就安顿,在队部办公室的里间,一溜排开的単人双铺上早已放好早先托运来的行李,每年对行李认铺就行。 叶水根的眼睛没有漏过新队员脸上的表情,午饭后,他召集开会, 先说筹建消防队的意文:“红星农场成立消防队,不仅在崇明岛八个农场当中、 就是在上海农星系统的十八个农场当中也是首创,说高一点,是历史赋予我们光荣而艰巨的任务 "接着说的是展望,   “万事开头难,创业总是艰苦的 现在住房和各方面条件都比较差, 但比起当年围星住的芦苇棚来强多了。 春暖以后, 新的场部和消防队部就会破土动工,熬过这段困难时期,情况就会逐步改善。”
    他说得没错, 8个月后,消防队就搬迁了。新场部建在老场部南面两公里外, 消防队也随之搬迁了, 一栋二层楼房,上面是武装部,下面就是消防队东首是消防队的车库, 楼口第一间是值班室, 其余两间是消防队员的卧室 整幢楼的下半部, 一片红色,车库的三扇大门是红色的,三间房间的门窗也是红色的,否则,怎么能够叫作“红门"呢?这当然是后话
接来新队员, 消防队就算是满员了。
    叶水根不客气 第二天一大清早, 就把队员们从热被窝里拎了起来, 去农场大洪河边的公路上练长跑, 他在坦克部队当过排长,训练“新兵蛋子"有一套 长跑之后,就是队列操, 立正稍息齐步走,向左向右向后转,左看齐、右看齐,分列式、正步走;再接着,练习水带接扣、学抛水带、练着装, 一环扣着一环 练队列操机械是机械了些,难度毕竟不大,但其他训练项目的难度就大得多, 就拿抛水带来说, 帆布带长20米, 对叠巻成圆圈, 在训练场的9米半处竖一块砖, 如果不用力抛,水带滚到末端就会拐弯,只有使劲抛,笔直的水带才能将砖块击倒…… 没过多久, 叶水根又加大了运动量, 把早上的长跑改为了负重训练, 让每个队员腋下夹巻水带, 来回不停地跑上30分钟……三个月的紧张集训,大运动量的消耗,简直累時了这些刚出校门的“学生兵"  其间,谁都希望叶水根"网开一面" ,让他们喘一口气、缓一缓劲,可叶水根一脸的”军人标准" 养成教育,按消防训练大纲做!他对队员们说,送你们去消防部队,那时候,你们就知道什么是“训练"了……。
    果然,就来了命令:分两批,去县消防队接受培训。
    培训科目主要两项: 六米扯梯和滑绳; 扯梯项目要求扛梯、竖梯、 爬梯一气呵成,而滑绳是从高空用一根绳索往下滑,在火场没有退路的情况下,这是救人与逃生的一种简捷方法。至于翻越障碍、 攀爬冲锋塔, 则没有列入农场专职消防的训练计划,但看到消防战士身上被磕碰得伤痕累累,却不言苦、不叫累,对红星消防队队员来说,也实在算是接受一种教育:平时多流汗,战时少流血。
    那是一段历史, 经历过的人谁都不会忘却。
    这次的“红星农场消防队四十周年联谊会”,叶水根是为首的组织者,召集了张振鱼、陈伟铭、何国芳、姚利民等人, 先期成立了组织小组,召开了预备会议,商讨了相关事宜。尽管今天的联谊会要在上午10点才开始, 他却8点不到就赶来了,他早早地站在了门口,他想再一次清点一下白己的队友: 周小敏、宋利、张克、万百平、钱夏福、刘江樑、陈伟铭、姚利民、 夏国荣、 路可向、 张振鱼…… 就像当年.出战火场之前一 样, 就像当年消弭火灾之后一样。
在红星消防队的那些日于里
    陈伟铭是在1983年回城的, 在红星消防队中,他是最后第二个离开的。
时至2010年,他在一幢商务楼里值夜班, 听到静夜里传来一阵消防车的警报声, 突然间, 就觉得以往所经历过的消防岁月如潮水般地涌动起来, 在心里, 在眼前……他写起纪实小说来,后来,这部«红门轶事»连載在«东方消防»杂志上, 成为了为数不多的消防题材的文学作品之一。
    他始终都记得自己参与救火的一个个场景一
    那是一个电闪雷鸣、风兩交加的夜晩。凌晨3点, 火警专机骤然响了起来, 值班员在接火警电话的同时按口向了警铃, 熟睡的消防队员们一跃而起……“海桥公社火灾!”值班员大着噪门口孔着,消防车的警报声已经n向起。雨在不停地下,红色战车的雨刮器也在不停地舌l」。风声、雨声、雷声,伴着消防车的呼啸声, 穿透茫茫黑夜而去。 到了现场, 两间房屋已经窜顶。 据报警人说,这是大队存放广播器材、化肥等物资的仓库, 一共八间。 现场指挥员当即吩咐报警人去切断电源, 命令他和另一名消防队员先用喷要水施救,断电后再改用直流水打击火势。 一小时后, 大火被彻底扑灭, 保住了另外的六间仓库……
   那是一个赤日炎炎的午后, 一场火灾发生在新村公社。火灾由西个六龄童在羊棚里“办家家"引起。红星消防队的消防车赶到时, 一间羊棚已付之一炬, 却引燃了邻近的一间老屋, 火势还在向院子蔓延,院子里堆着主人家准备盖新房用的木料。 此时的女主人并没有意识到正在逼近的危险,反而哭喊着“钱、钱”要往老屋里冲……  两名消防队员把她推开了, 擦着水枪向着火的老屋i理,他们进入了老屋内部。没过多久,其中一名消防队员捧出了一个红布包, 那位主妇这才止住了哭喊, 抖索着打开了布包, 里面果然裏着700元钱。红星消防队的及时出警, 不仅保住了男外两间老屋和院子里堆放的木料, 而且保住了毗令的乡亲们的房屋建筑…… 第二天, 新村公社党委送来一帧镜框,上面写着:雷厉风行战火场,人民财产有保障。
    不干消防这一行, 不知道消防工作的艰辛……” 陈伟能清楚地记得, 有一年冬天特别寒冷, 队员们出火警后归队, 站在无遮无栏的车厢边, 一路被西北风吹刮着, 等到回进队部, 原本湿鹿漉的战斗服已经成了硬邦邦的“铁甲衣”而在寝室里, 照例没有热水洗脸, 没有点心充饥……而更让陈伟铭刻骨铭心的是, 他在一次执行灭火任务中受了伤, 造成了右腿膝盖髌骨骨粉碎性骨折, 21针长长的疤痕,不像是留在膝盖处,而是留在了心上;因为此前,他正好在征兵中顺利通过体检,就等着水到渠成了,这样一来,参军的事情泡了,⊠,差一点还因为受伤被“开除”出消防队……
    那是一段历史, 经历过的人谁都不会忘却。
    不过, 值得让红星农场消防队每一个队员欣慰的是, 红星农场位于崇明岛西北部, 东临长征农场, 西连新海农场,南与海桥、合作乡交界,北靠新村乡,正因为红星消防队是崇明八个农场中第一个成立的消防队, 在开始的时候, 不仅承担了本农场的消防任务, 而且还担当起了崇明西北部的救火任务, 与岛上的两支公安消防队共同携手, 护卫着崇明的 “半壁江山”……
尾声                                                                -
    在建队之初的13名消防队员中, 张振鱼是最后一个离开红星农场消防队的。
    此时,有的当兵走了,有的调动工作走了,   “顶替·政策”出台后又陆续走了多名老队员, 张振鱼没能当兵, 没能调动, 母亲没有工作,而父亲早就退休,因此也没有“顶替”的可能, 因此,只能是“硕果仅存" 。到了1984年下半年,红星农场进行体制改革,全部土地改由25个家庭农场承包,作为原来国营农场的消防队, 实在是没有存在的必要了……
    但是, 作为消防曾经有过的一种形式, 红星农场消防队应该记载在上海的消防史上: 既弥补了当时公安消防布局上的不足, 也为推云力消防的社会化作出了应有的历史贡献, 包括灭火救援, 包括防火宣传, 包括实施目常监督检查, 也包括在重点防火単位建立防火档案···
    作为消防的一支力量,红星农场消防队所创造的业绩也应该记载在上海的消防史上: 由于各级领导的重视, 由于红星消防队员的不懈努力, 红星农场曾经创下了連续九年没有发生一 起火灾的住绩, 红星消防队多次获得市、 县、 局消防先进集体称号, 成为了农屋系统消防工作中的佼佼者……
    正因为“红星" 闪闪亮、曾经照我去战斗,因此,张振鱼也成为了组织 “红星农场消防队四十周年联谊会” 的最热心的人之一,与曾经的队友们一起,唱响了“'红星'闪闪放光彩, '红星'灿灿暖胸怀……"
作者 缪国庆 筒介
    当过水手, 当过外轮检查员, 当过记者,,也当过主编。不管当过什么,他只在乎自己是一个作家。 1985年加入上海作家协会。 他的作品获过不少奖, 其中一个是“首届上海文学奖”;他的作品被辑入不少选本,其中一本为«中国新文艺大系» 。出版有诗集5册、散文集1册、特写集2册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Archiver|手机版|上海农场知青家园网

GMT+8, 2020-6-5 18:49 , Processed in 0.072597 second(s), 7 queries , Gzip On, Redis On.

Powered by Discuz! X3.4

Copyright © 2001-2020, Tencent Cloud.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