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农场知青家园网
您好,欢迎访问上海农场知青家园网
查看: 814|回复: 3

青春的悲情(下)

  [复制链接]
字体大小: 正常 放大
发表于 2017-8-3 13:30:02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千里马 于 2017-8-3 13:39 编辑

                青春的悲情(下)

     某日清晨,出工的钟声“小老鼠”尚未敲响,小芹正在窗内探头张望着,只见大海朝着一排简易的农具仓库而去。小芹顿时激动无比,慌忙换上军便装(因为大海喜爱军装),早点出去和大海谈谈心声…。一路上她嘴角上挂着微笑,此时寝室门口空廊下站、坐着较多男青年(员工)都捧着搪瓷饭碗赶吃早饭呢。小芹的路过, 让大家怪异的目光自然身上,当然,是近期在连队中私下议论添枝加叶的绯闻有关总觉得她有点怪怪异,但又讲不清楚是何种感觉
  简陋的仓库阴冷而昏暗,大海手拿一把阿锹正和仓库保管员小羽谈论着什么,这时察觉到门口 的光线被遮挡住,大海回头望去,只见小芹那双眼睛正直勾勾的盯着自已,一副似笑而非笑的样子,大海猛然一怔,被她那双目光呆滞直勾的眼神看得头皮发麻,人发怵…。原先还想安慰她几句,见她这种表情,顿时语塞,不知从何说起了。马上避开小芹的眼神。此刻,出工的钟声连续响起,大队人马也都涌往农具仓库…,忙碌的早晨开始了,刚刚的一切仿佛只是错觉。
  傍晚,大海有点失眠了,经验与现实告诉他,这样发展下去要出纰漏的,更不想遭人非议,‘上调’之事也肯定泡汤。大海表面看上去粗犷、野性乃至于粗鲁,都是在农场这特殊的环境中“练就”而成的,也是在农场最好的自身保护与生存技能。实质上他还是个有素养的人,否则他吹的笛子、拉的胡琴早被他拗断、砸烂了。大海想:现在要做的就是撇清跟小芹的关系,唯一方式:自私、绝情,回避、不理睬。打这以后无论在空旷的田间、繁忙的打谷场、拥挤的食堂…,大海的眼光从无在小芹身上停留过一秒钟,更没有搭理过一句话语。就这样,随着农忙繁重的劳累与时间的流失,人们渐渐淡漠忘却了大海与小芹的所谓“恋情” 。惟有小芹她还在苦思冥想着…
   秋季,田间已被染变成一片金黄色,明沟旁娇嫩的野杂花儿都已凋谢,树叶也随着微微寒风散落下来。只见她独自一人坐在林带里,双目无神地望着一大片棉花田。“大海为什么不理我了,他的热情哪里去了?他是喜欢我的” 小芹自语道,“我也爱他、欣赏他啊!”。也许受了传统封建礼教意识的影响,人言可畏的纠结和环境无形压力,想要表达爱意,又怕遭拒或更担心影响大海的前程,埋没掉这段情窦初开的恋情?在这种徬徨、焦虑、压抑情绪的驱逐下,臆想中产生失落感、挫败感,崩溃了…,她已深深地陷入情感分裂的泥潭里而不能自拔。痴紊乱的思维下答出一个结论,肯定是与环境有关,用‘上调’作梗、阻挠,想要拆散我们,定要把大海争夺回身边来。”此刻,天色已经是漆黑一片,事况的发展趋势也如同天色一般……
   没过多久,正值农场放假回沪的时节,在上海的西南方,有一排排早期建造的公房,这就是大海的家庭所在。小芹也不知何处弄来大海家的地址,她带着一篓水果登门寻找大海而来。大海的母亲是随军南下的文职干部,见多识广、有着相当的阅历。此时见一个姑娘目光有些呆滞、语言表述紊乱,大致意思要找大海谈“恋爱” 。大海的母亲已有几分心知肚明了,也就敷衍几句草草打发她走了…。晚上,大海回家听说了这消息,大为着急(此时上调工作已开始考评、筛选人员)面露难色的说道:“我跟她还没到那种程度!这不是有意瞎搞闹大吗?我马上到她家去一趟,认真的与她谈谈,把利害关系讲清楚,甚至于狠狠地臭骂一顿,她死了这份心。”说完就拔腿往外跑,被母亲当即喊住后。说道:“一个痴情女子有了相思症,是不会介意你怎样骂她的,还以为你去看望她呢!”“与你无关也不用理会,更不许接触她”母子俩人选择了当前‘上调’高于一切,达成共识、默契,谈恋爱之事搁置。―不久“上调”工作已结朿,大海也己离开农场回沪工作了。
   当年冬季的某日,清晨灰蒙蒙的雾分外阴冷,寒风“呼呼”地咆哮着,这种萧条的氛围充斥了万物,使人感到有丝丝凄凉…。在二楼女寝室走廊的护栏旁站立着一个姑娘,她便是小芹。只见她恍恍惚惚,双目呆滞而直勾勾的盯望着大地间机耕路上,此刻她已是思虑迷糊不清,失去常态。忽然,她朦朦胧胧地看到在机耕路远处方向驶来一驾崭新饰有大红花束的马车,车上坐着一对亲密情侣,正是大海与自己,路两边铺满了各种色彩斑斓 、五彩缤纷的鲜花…。“当当当;当当当…”出工的钟声敲响起来,小芹仿佛听到了教堂里发出婚礼和祈福的钟声…。哦!差点忘了,转身跑进寝室迅速拿出一罐什锦糖果,向人群散发起糖来,傻笑的表情,嘴巴里不断念叨着“我结婚了!请吃喜糖,拿呀、吃呀、吃呀…”顿时,楼上的姑娘们被小芹的举动惊吓呆了,有几位姑娘边走下楼梯边尖叫着“疯了、疯了…”然后人群就骚动、嘈杂声喧闹起来,有人轻声地说小芹发花痴了、发神经病了,更多的是唏嘘不已。是的!她确实疯了,她思维、情感、行为分裂了,得了精神分裂症。一个青春年华少女枯萎凋谢零了,这是青春的悲哀…。
   这篇文章中人物是虛构的,故事细节是杜撰的,故事内容确是真实的。故事里没有谁对谁错,更不牵涉到任何人。在那文革荒诞年代中发生悲哀、凄凉的故事是不足为奇的,国家的经济已被搞的到了崩溃的边缘,耽误了国家建设发展。同样也耽误青年人(心理、生理)健康成长,在这禁锢、封闭的以阶级斗争为纲的年代里,开发、挖掘的是肮脏的灵魂、可恶的陋习,研究与探讨是(阶级斗争)的艺术、技巧。完全忽略了青少年青春期的心理卫生和生理卫生的必修课程,以及青年人的恋爱观的指导,和心理辅导。倘若有了正确的干预、疏导措施,小芹的悲情故事或许不会发生,不会如此压抑与禁锢,不!应该不会发生的,类似于这样的悲剧,他(她)们只是那个年代的牺牲品。

mmexport1465034374604_副本_副本.jpg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8-8 20:07:18 | 显示全部楼层
其实作者不要发表议论倒是一篇蛮好的小说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7-8-9 20:19:15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千里马 于 2017-8-9 20:28 编辑
逛逛 发表于 2017-8-8 20:07
其实作者不要发表议论倒是一篇蛮好的小说

逛逛先生,我的初衷只是叙述一件事,抨击一下当时社会的诟病及生活背景(包括‘上调’政策被人利用)以及人性在特殊的情况下,心灵是如何扭曲的、灵魂深处丑陋的一面。故事的主人公“小芹”前年因出车祸死亡了,而其他当事人均健在,故而我是对事不对人,几十年过去了,也无须牵涉到任何人,所以我在文章的结尾摆了自己的观点。(此文也刊登在其他网络论坛)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8-9 22:01:30 | 显示全部楼层
千里马 发表于 2017-8-9 20:19
逛逛先生,我的初衷只是叙述一件事,抨击一下当时社会的诟病及生活背景(包括‘上调’政策被人利用)以及 ...

嗯,故事读来伤心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Archiver|手机版|上海农场知青家园网

GMT+8, 2020-1-22 19:17 , Processed in 0.074783 second(s), 8 queries , Gzip On, Redis On.

Powered by Discuz! X3.4

Copyright © 2001-2020, Tencent Cloud.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