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农场知青家园网
您好,欢迎访问上海农场知青家园网
查看: 256|回复: 0

[蹉跎岁月] 213、绵绵长恨15:一颗水晶般心

[复制链接]
字体大小: 正常 放大
发表于 2019-12-9 05:42:41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作者: 谢伟健

捕获0.PNG


    我好像一个无助的落水者,突然捞到了一根稻草一样,心里充满了温暖和感激。
    锦霞轻轻地推开了我,但还是紧紧地拉住我的衣服,好像害怕我要逃走一样。他小心地问我:
    “哥,你不会做傻事吗?”
    “不会,你来了我更不会了。”
    “真吓死我了,我就怕你想不通。”在阴暗的灯光中,我看到她眼角那晶莹的泪珠。一股热流,涌向我的心头。
    “妹,你怎么知道我在这里?”
    “我听见你姆妈到处在找,我想你一定是因为受到你同学自杀的消息,心里难过。我怕你想不通,就来找你了。”
    “你怎么确定我在这里?”
    “你上次告诉过我,有一次你在这里看到有人跳江的事,我估计你在这里,就找来了。”
    她的体贴和细心,真给我强烈的感情冲击。我不由自主地又一次搂紧了她,并完全不顾男子的尊严,任由眼泪岌岌地往下流淌。
    她等我心情平静下来后,还是推开了我,拉着我的手说:
    “哥,我们回家罢,你家里一定着急了。”
    我们沿着金陵路往家走着,我突然有一种异样的感觉:这是一个多么知心的姑娘?是一生中完全可以依靠的人。她的形象刹那间显得特别高大。但是我马上否定这个想法,按照我现在的处境,我还有这种权利吗?我还有什么资格可以让这个姑娘终身幸福呢?
    寒风,吹醒了我的头脑。
    “哥,你想过做傻事吗?”锦霞突然问我。
    我不能欺骗这心里亮堂堂的、有一颗水晶般心灵的姑娘,于是,从实相告:
    “我想过结束自己的生命。但是我不甘心人死了还落了一个‘背叛革命’的罪名;另一方面,我也不够坚强,我也怕死,没有这个勇气。不过再等一会,我的头脑是不是会冲动起来,我也不知道了。”
    接着我回过头,对锦霞诚恳地说:
    “妹,真谢谢你。我相信,你的到来,不仅是今天,也必将给我的一生带来永恒的改变。我相信。”
    确实,那天锦霞的行动,确实给我以后的人生产生了重大的影响。
    那次“事件”以后,锦霞对我更多了关切。于是,只要我在家的时候,每天看不到她,心里就多了一层挂念。
    后来我们高三毕业班的同学们都回到了学校。在那段时间里,有时我也到学校去参加高考复习。
    但是同学之间已经缺少了往日的温暖,我像一个患有麻风病的病人一样,只要我一露脸,在说话的停止了说话,笑脸霎时变成了僵硬的脸。尽管也有一些同学暗暗地向我点头致意,表达他们对我的同情。但是这种像做地下工作一样的所谓“同情”,更加深了我的痛苦。
    因此,我倒更是希望他们都去“勤工俭学”,我这个另类反而不用去了。
    高三下学期,高三(1)班的班主席任崔某某因为坚决支持景克宁老师重返课堂,被送去劳动教养了(他比我还要不幸,被发配到安徽省白茅岭劳改农场,强迫劳动20多年,最后“落实政策”回到上海时已经双鬓斑白了)。说来奇怪,我听到这个消息反而坦然了。我跑到党支部办公室,要求对我早点作出处分决定,我不愿这样日复一日地承受感情煎熬,即使被发配出去,对自己也是一个交代。而这种度日如年、无边无际的折磨,一个没有这种经历的人是很难体会到的。
    锦霞见到我不佳的情绪,连忙问清情况,她一方面鼓励我认真复习迎考;一方面建议我向上级投诉,给自己一个公平的结论。
    她的意见启发了我,我向团市委(书记李琦涛)、团中央(总书记胡耀邦)和党中央书记处写了不少信。我后来知道,因为这一举措,以至于在我的档案材料内没有任何行政处分的决定书。
    快到高考时间了,看来学校是不可能给我正确定案了,于是我决定到外地或者农村去工作。我将这个决定告诉了锦霞,她停下手中的毛线活,默坐了半天,走了。
    我对于自己的这个决定,反复权衡了利害得失,一时半会还处在彷徨之中。后来秋俐的离去,坚定了我出走的决心。
    第二天,锦霞又来了,我想征求她的意见。她居然大哭了起来,告诉我一件我绝对想不到的事!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Archiver|手机版|上海农场知青家园网

GMT+8, 2020-1-26 09:39 , Processed in 0.086466 second(s), 9 queries , Gzip On, Redis On.

Powered by Discuz! X3.4

Copyright © 2001-2020, Tencent Cloud.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