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农场知青家园网
您好,欢迎访问上海农场知青家园网
查看: 321|回复: 0

[斯人芳华] 195、我心目中的“江头”

[复制链接]
字体大小: 正常 放大
发表于 2019-9-6 00:22:22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作者: 仲兆松

我心目中的“江头”

仲兆松


01.jpg
仲兆松与江伟伦(右)于1972年9月在上师大合影


    按语:在江伟伦逝世的日子里,《那年那月》栏目第55号曾刊发编者撰写的《怀念素未谋面的江伟伦》,如今在逝者辞世五周年的祭日里,网站再次刊发怀念江伟伦的文章,旨在告慰永远活在我们心目中的那些知青人。


    我是1968年12月去新海农场28连队的。不知一年起我从6小队调到了由江伟伦担任知青队长的4小队。自从我进入4小队的几年中,一直到我后来调到8小队担任队长的期间,应该说我受到江伟伦的影响和得到的帮助和收益是很大的。也是我今生今世不会忘怀的。
    记得在当年,是江伟伦作为我的入团介绍人,使我光荣地加入了共青团组织。半年后我又担任了团支部委员,最后又担任了团支部副书记直至我1973年12月上调回沪。几年前的一天,我接到江伟伦的夫人舒瑶琳发来的手机短信,告诉我江伟伦在整理东西时,发现了他在当时做我入团介绍人的发言材料,足足有4页练习本纸头,问我想不想得到它。我立即回短信表示迫不及待想得到它。过几天瑶琳通过信件邮寄过来,当我看到了江伟伦当年的笔迹和内容,我情不自禁热泪盈眶,心潮久久不能平静。是呀,就是这份资料清楚地写着我是1971年4月29日加入了共青团。这份资料成了我弥足珍贵的个人档案同时也足以说明在我的农场青春岁月的成长道路上,江伟伦就是我的启蒙人和领路人。
    江头与豇豆谐音。当时我就觉得很好笑,怎么复兴中学的高中生里的人绰号都是菜场里的菜名呢?如:6小队的“葱头、巴头”;3小队的“南瓜”;4小队的“番茄、萝卜头”;现在又碰上了我们的知青队长“豇豆”。起先我以为是他的身体瘦长的缘故吧,后来我才渐渐明白,原来他是我们小队的知青队长、是领导、是头头,因此叫他为“江头”真是名副其实呀!
    当时我在4小队接触到许多有才华的能人。如:拉得一手好琴的小提琴手严忠钧,几乎夜夜都是在他的悠扬的小提琴音乐声中休息睡眠的。有名气的才女柴育筑,擅长写散文、诗歌等。记得当时由她发起成立了一个“即兴与胡诌”的文学小组,经常在空余时间交流作诗、吟诗。当然最有才华的当是江头莫属了。记得有一天晚上,在田里劳累了一天的我们在宿舍的灯光下,由江头朗诵《欧阳海之歌》小说中的欧阳海童年苦难的篇章;严忠钧用小提琴演了十分悲惨的《江河水》乐曲伴奏,使我们在场聆听的人潸然泪下,十分感人。真不亚于一场高质量的配乐诗歌朗诵会。
    江头的才华和才艺是很出众的。他不但朗诵得好,还思维敏捷、风趣幽默,还有很高的写作水平,还写得一手好书法。更令人叫绝的是他还有左手写就一手好字的绝招。记得听他自己说,在小学时他就一直习惯用左手写字,后来被小学老师硬逼着他改过来用右手写字。现在他的左右手都能写出高质量的书法。不信我就例举一二:
    不知在哪一年的农忙前夕的晚上,连队在宽大的食堂里召开农忙动员大会。我作为4小队的人员与江头一起拿着秧凳坐在日光灯下,在连长、指导员农忙动员讲话期间,只见江头左手拿笔在一张白纸上快速书写,看见他的白纸上扭扭曲曲地像蚯蚓在爬,我十分不解地问他,他却不声不响继续写,写完后他对我说:你把白纸翻过来对着灯光看就知道是什么了。我接过来朝日光灯一看,天哪!写得是他代表我们4小队即将发言的一篇发言稿提纲,那简直就是一幅优美上乘的行书体的书法。太神奇了,当时我惊呆了。左手写反字,太了不起了。
    还有一件事,是我担任了团支部工作后,连队里的黑板报的宣传工作由我负责。那时的黑板报不是像现在的几块木制的黑板的概念,而完全是抗大式的,也就是在我们的男宿舍的西山墙上,用水泥黄沙砌成大大的长方形的平面,然后再用黑板漆漆成黑色后就形成了一块大大的黑板报。记得每一期我收到各小队通讯员的稿件后,筛选、修改,然后稿,再向江头汇报请示。他同意后这一天我可以不出工了。我整整一天的时间,先清洁前一期的版面,再设计排版新一期的内容,以及完成每一篇文章的手写板书的任务,留下的报头图案和每一篇文章四周的美工活,就要等江头收工回来帮我完成。记得每次江头收工回来,不等片刻休息,放下农具就拿起各种彩色粉笔夹在左右手的指缝里,左右开工,而且不用直尺等工具,三下五除二地将每一篇文章的四周画上了左右对称精美的各种图案以及报头。一会儿的功夫,一块大大的原来毫不起眼、平平淡淡的黑板报呈现出了五彩缤纷的画面。真是神来之笔、画龙点睛啊!
    40多年过去了,自从各自上调后忙于工作、成家立业后,再也没有与江头联系过。一个偶然的机会,我得到了江头的夫人舒瑶琳的电话后,即刻联系上了江头。江头也十分兴奋,专程开车来接我去他的松江住所,与他的夫人,还有宋雪君夫妇和严忠钧夫妇团聚了整一天。这一天我们有说不完的话,道不完的情,一下子把时间拉回到了40多年前的农场连队的点点滴滴、日日月月。此刻我们共同回忆起了我的同学和6小队的潘建业队友,他们强烈希望通过我能找到当年的“老太婆”(即潘建业当时的绰号)。事后在某一天的上午,我去了潘建业原来的住所,不巧的是原来记忆中的房屋已经面貌全非了,记忆中的弄堂里的平房不见了,看到的是六幢6层高楼。化了九牛二虎之力终于知道了,原平房拆除后原拆原位,居民仍住在该弄堂里,差一点要打退堂鼓的我立刻又有了寻找的动力和信心。化了大量的口舌、询问了很多居民,终于功夫不有心人,我找到了潘建业的母亲,然后就联系上了曾在国外闯荡多年已回国创业的成功人士潘建业队友。潘建业当时激动万分,周六在他的住所(润和家园)和他相聚了。
    从此以后,在潘建业及夫人胡立人老师的无私奉献的善举下,在江头和宋雪君的倾心努力以及一批热心人的热情帮助下,我们才逐步形成了如今的新海28年华会所。
    转眼间,新海28年华会所迄今已有10多年历史了,远远超过我们大多数人在农场的时间。真是不易啊!在这期间江头的功绩是永不磨灭的。虽然江头这次远行天国,但他留给我们的形象是那么的高大完美。
    我们永远永远铭记着您——亲爱的江头
014年9月13日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上海农场知青家园网

GMT+8, 2019-9-16 06:41 , Processed in 0.075501 second(s), 8 queries , Redis On.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9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