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农场知青家园网
您好,欢迎访问上海农场知青家园网
查看: 142|回复: 0

[系列散文] 187、我在农村接受“再教育”4:乡间夜路

[复制链接]
字体大小: 正常 放大
发表于 2019-7-29 05:19:05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作者: 吴大年

1.png


    过去,我很少有在农村走夜路的经历,然而自从参加“一打三反”运动起,走夜路便成了我的一种常态性的独特体验。
    1970年2月下旬,金湖县革委会举办学习中央关于开展“一打三反”文件的学习班,所有下放干部都奉命参加。后来了解到,安排到金湖县的省属单位下放干部大约150人左右,分布在金湖县各个公社。黎城公社的下放干部共97人,有省属单位的,也有省内各地、市和本县的。按会议要求,与会人员必须住会,我因有老人和孩子在家放心不下,只好请求早出晚归。那几天,我清晨即上路赶到县城开会,掌灯时分才能回到家,算是初尝行夜路的滋味。会议结束时,宣布了各人分工,我被分在工农大队担任组长,和我同组的有省里下放的三人和县里下放的两人。从那时起直到1971年2月,我一直在宣传队工作。
    工农大队有12个生产队,我既要负责全大队的运动,就需不分白天黑夜地在各个生产队之间穿梭,每天跑路实在不少。由于农村干部和社员白天要忙于生产劳动,处理一些事情和开会只能利用晚上时间。有一次,我和大队书记约好到一个生产队去,从我住的三队到这个队有很长一段路。农村开会是从来不准时的,等大家都到齐,已经八点多钟了,我心里很着急,但也无可奈何,只得耐心开会。而农村的会又往往拖三拉四,好不容易开完会,已是午夜了。我急忙忙和大队书记一起赶夜路回家。两人同走了一段路后他先到家了,分手时他问我要不要送一下,我心想:若要他送岂不让人笑话?便谢绝了他的好意。然而,这么晚一个人走夜路毕竟是有些害怕的,再说,我那时刚下放不久,路况不熟,黑夜里又无一点月光,能否找到家心里实在无数。于是,我便按来时的原路继续往回走,印象中应该拐上一条小路,但上了小路却发现,家家房屋似乎都差不多,我已经弄不清自己走得倒底对不对了。农村里很多人家都养狗,听到人声,这些狗们便此起彼伏地狂吠起来,这使我更加紧张了。但到了这种时候,我也只好强作镇定,硬着头皮按大致方位继续走下去。不知过了多少时候,我一家一户地仔细辨认着,终于见到远处有一家门缝里透出点灯光,于是就朝着那个方向走过去。也许是狗叫声急,这家的门开了,我看见三儿承炬举着马灯站在门口。啊!终于到家了,我总算松了口气。
    还有一次,那是三月底的一天,气候乍暖还寒,公社召开宣传队组长会议,开了整整一天,散会时已是傍晚时分。从公社到工农大队约有十几里路,看来我是无论如何也不可能在天黑前回到家了,但也只能加快脚步赶路。没多久,夜幕便降临了,在夜空稀星下,我摸着黑走在返家的那条大土路上,前后皆无人影,两旁麦株朣朦,除了自己的脚步声,四下万籁俱寂,静得能听见自己急促的心跳。疾行中,似见不远处什么地方有莫名的闪光时隐时现,那就是农民们所讲的鬼火吧?想到这儿,我不自觉地感到头皮发麻,心里发慌,双脚也越发沉重,身上衣服已被汗水湿透。好不容易走到邻近工农的任庄大队,猛然间,我瞥见路边任庄大队供销小店门前微微的灯光下好像有两个孩子坐在台阶上,走近一瞧,竟是我的两个儿子承炬和承军!看来他们已伴随着寒冷在此焦虑地等候我多时了,我赶紧边喊着他们边快步走过去,小兄弟俩也向我扑过来,母子仨这才算是放下彼此牵挂的心,相拥着往家走去。
    我安家在工农三队的那段时间,正值“一打三反”运动全面展开,随着运动的深入,我忙到深夜归家或晚上出门办事就成了工作常态。刚开始时,独行夜路对我这个弱女子而言不啻是件令人心生畏惧的事。我天生怕狗,但偏偏农村里狗很多;加上田野中到处都有不少散乱的坟堆,白天经过这些地方倒无所谓,但月黑风高之下心中难免直发毛,恰似“夜过坟场吹口哨”般地,硬是逼迫自己鼓足勇气走下去。后来,夜路越走越多,路况也越来越熟,我不仅能在夜间辨明方向,也摸清了乡间的每条大路、小道和田埂,还知道哪家有凶狗哪户有恶犬,需要事先绕道避开。当然,我的胆子也渐渐地变大,后来就不怎么害怕走夜路了。
    承炬和承军对我夜间外出不放心,小哥俩总要等我回到家才肯睡觉。每逢我外出至夜深,听到门外远处传来狗叫声,他俩就提着马灯打着手电筒站在门口,将马灯和电筒在夜色中高高擎起,以便我在很远处就能看到自己那个闪耀着一线灯光的家。然而,用这种方法并非每次都能接到我,因为常有其他路人经过而引起狗叫的情况,他们只好失望地回到屋内,等下次狗叫时再出门举灯照耀指引我,有时候需往返数次才最终接到我,全家人则庆幸又平安度过一天。
    乡间夜路行的经历,不仅锻炼了我的胆量,也给予我一定启示。我想:夜行本身并不可怕,可怕的是在夜行中迷失方向,找不到目标。就好像自己眼下的处境,虽然看起来景况不佳,前途未卜,但只要不丧失生活的信心和勇气,坚定不移地走下去,就一定能够克服种种困难而重见光明。等待着我的,应该是黑黢黢道路的前方那闪耀着的一线灯光,我一定能够看到它。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上海农场知青家园网  

GMT+8, 2019-8-18 21:31 , Processed in 0.051663 second(s), 11 queries , Memcache On.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9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