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农场知青家园网
您好,欢迎访问上海农场知青家园网
查看: 2462|回复: 13

[三五知己] 187、今天真的好

  [复制链接]
字体大小: 正常 放大
发表于 2019-7-29 04:54:31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作者: 兰花花

今天真的好
——新海农场老友聚会记

兰花花


                  4b90f603738da977fe3a86aebb51f8198618e31a.jpg             


    一个小小的只有七个人的聚会,却有好多的“好”像一群温顺的羊,都朝“洋人阿婆”258室赶来。
    阳光是好的。同样这爿天,昨日还阴阳怪气地下着雨,今日突然放晴。行进在透明爽朗活泼的空气里,朝着一个相约的地点欣然赶去,心肺的呼吸是黄梅天里少有的舒畅和愉悦。
    地点是好的。“洋人阿婆”日夜守候在翔殷路安波路口,8号地铁线在地下悄悄掠过她的脚心,来了往了,往了来了,川流不息。812813868405406等车站,是她衣襟上的一排纽扣,系得熨帖自然,又恰到好处。交通极其方便,觉得这个“阿婆”的牵手,体己又温暖。
    心情更是好的。几十年不见也罢,几年前碰过面也罢,刚刚在微信里问候了一下也罢,心都是一色的纯粹,一色的热烈——七个文学爱好者。不单单是来自同一方故土,不单单都是老底子认识的故人,而是恰恰因为看到他,他,还有她,就能在对方的音容笑貌上找到自己远去的时光,还有彼此内心里那一缕对文学虔诚不灭的星火。
    服务员把一桌子的菜肴摆好了,酒也倒好了。“来,干杯!”“来,吃菜!”但大家都没好好品酒,也都没有咂一咂嘴里菜的滋味,尽管说话。吃进去喝下去的少,吐出来的话却是一串又一串,一堆又一堆。
    茅从崇明赶来,他是七人中年纪最小的一个,其实也五十开外了。他是崇明县新海镇文化中心的一名干部,他一生致力于写诗,近300百首的诗一直藏宝似的藏在他家里,轻易不会亮出。今天相聚,他作为见面礼,隆重地带来了一首《写在天空上的文字》,老师负责朗诵:……哦,大树/你是生命的丰碑/时间的活化石/你穿越了人世间无数个生生灭灭/那斑斑驳驳的褐色树皮/可是昨夜风雪留下的记忆/那叶片上闪烁的灼灼光华/可是你内心吐露的真情/此刻……你以你优雅的剪影/成了远方游子浓的化不开的乡愁/你以你的馥郁和葱茏/让家园变得诗意盎然/哦,大树/我愿做你的一名忠诚的守护者/不断把爱和希望分蘖/在每一个初升的晨曦里/迎接你更多温情的目光。
    我们坐在诗意的流淌里,被情感的浪潮推涌着。一首诗如一叶兰舟,载我们一段春意荡漾的旅程。那棵树,是敬仰的,也是我们敬仰的,那棵树在崇明岛上茂密着,也扎根在我们的灵魂上。一句“你以你优雅的剪影/成了远方游子浓的化不开的乡愁”似乎卡在了每个人的喉咙里,一时哑然。老师的声音一点也不老,依旧年轻,洪亮,磁性,魅力四射。掌声在斗室里响起,说,谢老师的朗诵是又一次创作,使小诗增色不少。不,是你的原诗写得好,使我有了释放情感的机会。老师这样说。其实,那一刻,我们看到了两颗心,是怦怦跳动的两颗鲜红的文心,这样的饱满,这样的灼灼滚烫。
    这个老师,退休前是一名高校教师,也是上海农场管理局的一名干部。年轻时是新海农场的知青,曾担任过连队、工厂或学校的领导职务,确确实实可算得上半个崇明人。现在他和一些志同道合者创立了一个“上海农场知青家园”网站,为上海所有的知青开辟了一方书写情怀的园地。万事开头难,一个网站,耗去了他很多的时间和精力。收稿,改稿,写编语,与作者交流……千头万绪,纷繁复杂,却乐在其中,无怨无悔。谢老师每天凌晨三、四起床,窗外星辰闪烁,万物沉睡,他却开始与文字较劲,不放过一句语病,不放过一个错误的标点符号。他们还要编撰《每日一报》、发送《每期揽胜》。三年了,谁也不知道他是如何做到的,但大家都看到了这个网站勃勃的生机和越来越多的点击率,还有雪片似飞来的稿源。有钱吗?没有,除了支付上万元的网站设计费,们还要每年付出几千元的网站营运费;有权吗?没有,为了网站他要到处求爷爷告奶奶,求着人家,有时要看看别人的脸色解答别人的疑问和不解。忙里偷闲参加聚会他们三句不离自己的网站,网站是他的第二个子,第一个子已经长大,不用多操心了,可第二个子还很稚嫩,他全部的力量加以小心呵护。“小茅,这个网站的‘农场专栏’很重要,可挖掘的潜力很大,你可以帮着管理。”“耀国,你在做好作者的同时,多关心网站,以后派给你任务”今天的这个聚会,竟然又成了谢老师物色帮手的好机会了,因为理解,因为懂得对方,耀国,都真诚地点下了头。
    “我心目中有三个女神!”哦,这个太有意思了,说说,说说!大家在鼓动今天在座年龄最大的诗虎老师今年七十九岁,他满面红光,气宇轩昂,神采飞扬。看来,人们口中‘娶一个比自己年龄小一圈的人会年轻’的说法不无道理。“第一个女神是知青,高中文化层次很高。有一天,连队在大河里搞来了很多鱼,放在小家户老徐家开锅烹饪。当时我是挨批的对象,人生处于低谷,有些人就狗眼看高低,仗势欺人。烧鱼得有人帮着烧火,这时有个人对我喊:‘张诗虎,你烧火!’口气压人,不容置否。我想,烧火是个技术活,很多知青不会就烧吧。当我正要走过去的时候她‘啪’的一声,一只手拍在桌子上:‘你凭什么命令张诗虎烧火?你有这个资格吗?’又扭过头对我说:‘别去,别听他的!’我当时鼻子一酸,眼泪快要留下来了。第二个女神……”老师的三个女神的故事,听得我们五味杂陈,我们的眼里不禁白雾蒙蒙了。“可惜,我年纪大了,你们谁有兴趣就替我写,我会提供更详细的材料……”“不行,这三个故事还得你自己写,只有亲身经历的人才能写生动。”“对对对,你自己写,你笔下的人物个个活灵活现,你必须自己写,题目就叫‘女神’”“哈哈,要不就叫‘三个女人和一个男人的故事’怎么样?”“嘻嘻嘻,这个题目不错,吸人眼球!”258室的包房里,又一次浪出一片笑声……
    “马上要四点了,我们散了吧,学东还要回崇明呢!”不知谁提醒了一句“这里的生意真好,每一个房间都是满的呢!”“何止生意好,今天这个房间的气场也好,我们说了那么多贴心知己的话!”起身之间,满是意犹未尽。
    太阳正在偏西,却还在努力地投射金色的光芒,保持着傍晚前最后的矜持和庄严,营口路安波路的十字路口依然车流不息,“洋人阿婆”却以一贯怡然安宁的姿态送别我们七人。
    “再见,保重!”“写作适可而止,身体健康第一。”“保持自己的特色,勇敢地写下去!”“希望下次……”接着握手,然后挥手,这是无数聚会后告别的同一种场景,只是这几个同样世俗的背影,在夕阳里,晃动着一抹超然自在的光芒……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7-29 15:28:24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也许为了生活,多年不见耀国的踪影,今天看了谢老师的介绍,才知他一个人偷偷地遨游在文字的海洋里,即使不用十年不鸣,一呜惊人来期待,看了谢老师对《失落的民宿》简介,对他处女作有了强烈的兴趣,在大变革的历炼中,在跌宕起伏的情节中,究竟他失落了什么?又得到了什么呢?很期待《知青家园》能分期连载,以飨读者。
回复 支持 1 反对 0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7-29 06:31:57 | 显示全部楼层
    在7月21日的这次聚会前夕,张耀国给我发送来他写的中篇小说《失落的民宿》。小说围绕着从建造民宿的构想,到民宿落实的过程而展开。尽管主人翁将愿景设想得非常完整美妙,但是实施起来却异常艰难,一波三折,眼看就要成功立项了,结果却是竹篮打水一场空。以至主人翁遭到欺骗,不仅钱款损失,而且夫妻反目,只得净身出户。故事情节符合事物发展的逻辑,人物刻画也比较鲜明,虽然各自的性格迥异,但基本符合人情、友情,乃至亲情的常规之道。通篇结构比较严谨,张弛也有度,其中伏笔与照应、跳跃与衔接、实写与暗喻,契合得很好,显示了作者的写作工力。还有在一些细节上的巧妙设置,也显示了作者的独具匠心。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7-29 09:02:33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新海才女出笔不同凡响,学习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7-29 10:51:29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嬉笑言谈皆文章,甜酸苦辣鋳人生。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7-29 17:33:38 | 显示全部楼层
谢谢小茅老师的一路关注。乘坐鼓励的列车,仿佛沿途都是春天,谢谢啦。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7-29 17:59:29 | 显示全部楼层
张诗虎 发表于 2019-7-29 15:28
也许为了生活,多年不见耀国的踪影,今天看了谢老师的介绍,才知他一个人偷偷地遨游在文字的海洋里,即使不 ...

谢谢张老师的关注和鼓励。文字就是我们的心灵,携手共进。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7-30 06:10:24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为你们喝彩!真了不起!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7-30 06:37:31 | 显示全部楼层
精彩!小兰老师的文笔就是了得,在这暑热中如饮甘露!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7-30 06:40:33 | 显示全部楼层
张诗虎 发表于 2019-7-29 10:51
嬉笑言谈皆文章,甜酸苦辣鋳人生。

很想看到诗虎老师写出“三个女神”,不知我是否认识,是个悬念,好期待!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9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