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农场知青家园网
您好,欢迎访问上海农场知青家园网
查看: 164|回复: 0

[小说连载] 186、果园飘香3:一连概况(下)

[复制链接]
字体大小: 正常 放大
发表于 2019-7-24 13:47:3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作者: 倪炳发

    果园飘香3
一连概况(下)

倪炳发


捕获.JPG
昔日大田和农场连队旧址


    一连的地貌环境独具风情,一连的发展历史更是风生水起。从1966年建连到八十年代中期撤销连队建制,虽然只有短短的近二十年,但其发展历程跌宕曲折、波澜起伏。连队的基础面貌不断更新,种植格局大手笔调整,班组体制几经变化,连队班子和主要领导更是几经更迭,在前哨农场呈现出少有的“你方唱罢我登场,城头变幻大王旗 ”的情形。对历史的评述可以从年代,大事件,丰功伟绩和领导人物等多个视角进行划分和评论,以期归纳出一个清晰的历史发展脉络。根据一连的特点经过整理归纳,我把一连的发展史分为四个阶段或者说时期。第一阶段是建连初创时期;第二阶段是沈雪良时期;第三阶段是强国方时期;第四阶段是沈浩森及撤连后期。
    第一阶段连队初创时期,时间从1966年至1971年。
    经过几年围垦原东旺沙围垦指挥部在1966年1月成立了前哨农场,并逐步组建保障部门和生产连队。据一连元老级职工确切回忆,前哨一连在1966年10月15日正式成立,职工有224人,成员为响应号召支援农场建设的社会青年,抽调分配的干部,技术员,复员军人及部分当地农民。从1968年下半年起,知青开始分配到农场,这一时期有“老三届”和70届知青分配到连队,职工扩展到300多人。
    这一时期连队班子主要成员是,指导员倪士章,连长陈孝贤,两人都是当地围垦干部。陆钧祥后提为生产副连长,为支援建设的上海社会青年。
    建连初期可能因公社体制和围垦指挥体制的惯性影响,连队叫生产队还不是班、排体制,而是生产小队。据当事人回忆连队有十几个生产小队,陆钧祥曾任9队队长。王悦森也是连队创建的元老职工,当时任技术员。
    按照场部规划,一连为果园连,主要种植果树。由于是刚围垦的土地,土质盐碱成分很重,土壤需要一个改良过程,加上栽培果树也需要一个尝试摸索过程,因此一开始连队没有大面积栽种果树,先从南片试种生梨、苹果、桃子等果树,北片大片土地仍然种植水稻、小麦、棉花等农作物。
    创业是艰难的,66年建连时完全是白手起家,从零开始,老职工们回忆当年无不感慨万千。进驻连队时完全不是知青职工后来所看到的情形,基本生活设施几乎一无所有,生活区只有几间刚搭建的茅草棚,因职工多住不下还借用了当地农民捕鱼放牛用的破旧的茅草屋。建场初期各方面供给保障还跟不上,睡觉的床铺还要自行解决,职工们便用木棍、竹竿、砖块以及稻草自己搭建起一张张床铺。陆钧祥的老婆王织萍说,由于床铺太简陋,七高八低很不平稳,为此睡在上面很不舒服和踏实。
    初期连队没有通电,晚上宿舍点的是煤油灯,而且煤油凭票配给供应,还要节俭着使用。到了晚上除了茅屋里闪烁着昏暗的煤油灯光外,连队四周黑漆漆一片,加上呼呼的海风和大堤外的浪潮声,就像身处偏僻的深山老林和遥远的天涯海角,胆子小的女职工根本不敢出门。
    那时生活用水都取之河水,洗脸漱口,洗衣烧饭用水都要到离连队最近的中间隔离河取用,或者担水用水桶、脸盆在宿舍里储存些水备用。后来为了方便职工用水,连队在生活区挖了二个大坑埋下二只大水缸,每天安排人员从河里挑水放进水缸,供职工们就近用水。
    知青职工分配到农场时连队各方面的条件已改善了许多,然而知青的普遍感觉仍是十分艰苦,由此可以想象,当初老职工们身处的创业环境是何等的艰苦。
    值得骄傲的是老职工们不辱使命,他们不仅咬牙坚持扎下了根,而且用双手和汗水辛勤努力,艰苦奋斗,在这块土地上建设起了新家园。短短一、二年,在场部的支持下,连队盖起了砖瓦平房,钻深井,建水塔有了自来水,竖杆架线通上了电,并且道路等其它基础设施也在不断完善,一连的面貌已初具规模。
    与此同时老职工们满怀豪情在昔日还是滩涂的处女地上辛勤耕耘。他们规划蓝图,平地造田,开沟挖渠,修筑道路,种植林带,并在盐碱地上成功地种上了果树,收获了稻谷和棉花,实现了一代开拓者将荒滩变良田的梦想!
    这一时期在宏观层面发生了两件大事,一个是1968年毛主席发出“知识青年上山下乡”号召,从而每年有知青分配到农场。第二个是70年末71年初上海对农场知青开始实行逐年抽调回沪的“上调”政策,从而几乎每年有连队职工“上调”回沪。这两件大事使农场的发展格局产生了质的变化或者说重大变化。随着逐年“上调”,创建初期的老职工除了当地干部和已结婚职工及部分所谓有问题的职工外,开始陆陆续续离开了农场。而随着毕业分配,每年有知青学生分配到农场,据粗略统计前哨农场从66届到76届有一万多名知青分配到农场。农场的成员结构发生了根本变化,知青所占比例达到80%以上,从而国营农场开始了狭义上的知青时代。知青到农场后,一方面各级组织把培养、教育及管理知青作为一项重大的政治任务,另一方面广大知青也在农场这个大熔炉里接受教育,锻炼成长。一些知青职工在农场和连队脱颖而出,逐步当上了班干部、连干部甚至场一级干部,知青逐步成为农场管理的生力军。
    一连这一时期“老三届”和70届知青中有二十多人担任了班以上干部,如周家倫、陶利明、孟家良、金培华、杨雷霆、施红兵、须全觉、张建林、蒋肇廷、周家斌、许才根、罗伟亿、马雅娟、周兆兰、李荣伟、罗何英、付民荣、郑大忠等。与这批干部有过交往的职工普遍反映,第一代知青干部表现出了良好的素质和管理才能,为往后知青干部的成长发展起到了榜样示范作用。
    据一些当事人回忆和评述,这一时期晚期连队班子的团结合力出现了一些问题,连队生产及其他工作也未能达到场部的要求,为此71年场部对连队班子进行调整,一连初创时期就此结束。
    我认为这一时期的晚期连队发生什么已不再重要,重要的是一连的职工都不应忘记初创时期的全体干部和职工所作出的努力和贡献。是他们在那么艰苦的条件下白手起家建设起了一连,是他们用双手和汗水把荒滩变成了良田,是他们默默奉献为以后连队的发展打下了坚实的基础,一连所有的职工感谢你们!
    第二阶段沈雪良时期,时间在1971年至1974年。
    1971年经过场部决策决定对一连班子进行调整,组成新班子负责连队工作。当时沈雪良在十一连任指导员,沈补根在十七连任连长,胡蓉萍在八连任副连长,彭金云在八连任排长。场部听取老沈等意见后71年下半年以上人员组成新领导班子调到一连,原指导员倪士章和连长陈孝贤调离一连另行安排工作,原副连长陆钧祥留任,从而开始了近四年的沈雪良时期。
    这时候已是班、排体制。一排是农田排,也被职工称呼为北片排,排长由彭金荣担任,下辖四个班。
    二排是果园排,也被称呼为南片排,原技术员王悦森提拔任排长,下辖四个班加一个剪枝班。
    连队另设有食堂后勤班,蔬菜班,饲养班(养猪),养鸡班(饲养鸡、鸭)等后勤班组。那时上海国营农场的方针是,生活上要求自给自足,经营上逐步摆脱亏损,最终实现盈余发展的目标。为此要求农业连队在粮食上能够生产自给,蔬菜和其它副食品实现一定的自产保障,尽力减少财政补贴,并在七十年代初提出了“摘亏损帽子,打翻身仗”的口号。据资料统计,上海所属国营农场前后共吸纳了四十多万名知青,因此当时农场连队所形成的自我供给,自我保障体制,不仅关系到农场的生存发展,更有着知青能否扎根生存的重大政治意义。
    这一时期除了“老三届”和70届职工,连队又分配进了72届知青,职工人数最多时达四百人左右。
    这时分配到农场的知青心态和想法已发生变化,不像“老三届”知青当初到农场都以为将一辈子扎根农场。如今有了“上调”政策,知青的普遍想法是待上几年争取早日“上调,从而“上调”成为农场知青最大的追求和目标。
    “上调”一般每年安排一批而且名额有限,每次人数根据招工情况有所不同,多的时候二、三十人,少的时候十几人甚至更少。“上调”名单由连队班子讨论决定,一般考虑三个因素条件:一是表现突出的;二是工龄较长表现又较好的;三是家庭有困难和特殊情况的。虽然有衡量条件,但是究竟哪个职工能“上调”最终还是有连队干部说了算。就此自从有了“上调”政策后连队情况也相应有了新变化,一是连队干部的权威性提高了,因为他们掌握了“上调”的决定权;二是由此产生了因“上调”而引发的新矛盾,连干部之间为了各自提名会激烈争论,你争我夺;职工之间会互相比较,争先恐后,从而每次“上调”都成为一场搏斗;三是职工为了达到“上调”目的人人使出浑身解数,用各种手段拼命争取,其中不乏拉关系走后门的,请客送礼的,甚至有个别女职工被潜规则的,可以说每一个农场职工都有一段自己的“上调”故事。
    另外由于有了“上调”,干部不断吐故纳新,老班长“上调”新班长提拔上任,干部更替的频率大大加快,这也成为这一时期包括以后时期的一个新特点。
    这一时期先后任班长的有,钱自英、郭久福、陈国兰、徐寿同、姜昌生、史振余、任伯鸿、“老杨浦”、季永明、郭玉玲、赵玲娣、周伟忠、张海春、奚国安、成建华、杜梅英、汤玉坤、纪连芳、冯爱凤、郭大玉等,另施红兵提拔为副指导员,彭金云提拔为治保民兵副连长。
    这一时期初期和中期连队各方面工作是很不错的。据沈雪良、沈补根、胡蓉萍回忆,新班子刚到连队时各方面确实比较乱,人心不稳,管理松懈,生产也上不去。经过一年的整顿和努力,当年一连就被场部评为先进连队。72届以前的职工也普遍评价,那时连队抓得很紧,管理也很严格,连队风气也比较好。另外从73年开始连队对生产格局开始重新规划,沈雪良,彭金云,王悦森等多次到上海和浙江黄岩进行考察和洽谈,并作出了栽种蜜桔和葡萄的转型决策,可以说连队正在朝着良性发展的方向前行。
    然而这时仍处在文革大背景下,在阶级斗争为纲的特殊年代,看似风帆昂扬的航船也会瞬间卷入风暴旋涡之中,这一时期在大好发展的同时连队多年来积聚的一系列纠葛和矛盾也在不断发酵和膨胀,主要是一、南片和北片班排无形成为二个对立的派别,彭金云和王悦森成了这二个派别的领军人物;二、连队与公社相邻,部分职工经常偷盗农民财物以及连队饲养的两只狼狗频频骚扰农民,逐渐引起当地农民的反感,以致屡屡向场部甚至向崇明县反映;三、“上调”产生的矛盾越来越激烈。首先连队班子每次讨论“上调”名单,每个班子成员都会有自己推荐的名单,讨论中班子成员间激烈博弈,互不相让。其次在讨论中必然会有人从推荐名单中被涮下,按理说连队班子讨论决定是严格保密的,但实际上没有不透风的墙。据当事人反映,连队每次讨论决定第二天就会通过各种渠道泄露出去,从而被涮下的职工对反对自己“上调”的连干部就产生了难以消除的怨恨,从而加剧了连队群体的裂痕和矛盾。
    上述种种纠葛、裂痕和矛盾在那时农场连队或多或少都普遍存在,算不上什么阶级路线斗争。然而1974年批林批孔运动把这些问题用那个特殊年代的视角进行审视并上纲上线,从而引发了一场大风波。1974年上半年场党委派遣工作组进驻一连,进行了半年多的掀盖子,揭问题的判批运动。这一时期连队所取得的成绩被抹杀,所存在的工作上的缺点、矛盾及职工中存在的一些问题却被污名化和扩大化。胡蓉萍、彭金云作为错误路线的代表被撤销职务调离一连,沈雪良作为主要负责人负有领导责任被撤销党内外一切职务调离一连,就此,一段本应取得辉煌篇章的历史被改写,沈雪良时期可悲地结束。
    第三阶段强国方时期,时间在1974年末至1978年初。
    这一阶段是一连最鼎盛的时期,运动风波平息,新班子启航。强国方在运动时任工作组副组长,运动过后任一连指导员主政工作。连长沈补根未受到运动牵连继续任连长,不久调离一连。何冰和李玉珍是工作组成员,运动后分别任副指导员和生活副连长。王悦森运动后提拔为生产副连长,1977年沈浩森调到一连任连长。柏青1975年分配到连队不久提拔为副指导员,另外杜国芳也提拔为副指导员。可以说这一阶段连队班子成员配备齐全,团结向上,意气奋发,显示出全新的工作风貌和良好的精神状态。
    这一时期班组体制经历了二次大的变动。运动后撤销了南、北排建制,成立了四个大班,每班约有七、八十名职工,设大班长和多名副班长。如75年我到一连就分在四班,大班长是“小楼”,副班长有雪荣,吴铁华。
    大班建制因一个班职工太多,不方便管理,为此不到一年又进行了变动改制。生产班组拆分为八个班,一个班约三、四十个职工,设有班长和副班长。职工们称为的大班长就是这一时期的正职班长。
    在班组变动中后勤班组基本没有变化,约在75年连队为搞活经营开办了一个小工厂,在东面平房内设立加工车间,在靠近中心河边的一块空地架设了一个冲压锤,准备加工生产一种抱箍的产品。由何冰负责小工厂,林新发任班长。不知何故,小工厂最终未能成功。
    另外约在1977年连队成立了一个由老弱病残职工组成的林带班,季永明任班长,承担林带养护及大粪的卸船工作。
    这一时期由于班组较多以及不断培养提拔新干部,为此除前面已提到的班长外,又有吴铁华、叶雪荣、林新发、蒋瑞华、殷玉英、殷丽萍、严和萍、王振国、肖阿银、孙国年、吴兆年、李菊萍、杨志洪、樊小妹、吴灿、潘美华、陈国兰、王银凤等担任班干部。
    这一时期连队整顿风气,严肃纪律,各方面工作走上新的轨道,包括团支部工作,民兵工作,治保工作都搞得有声有色,连队文体活动也相当活跃,除了发生一起“三两”事件外,几年来连队歌舞升平,和谐稳定。
    在生产上连队种植格局的转型全面展开实施,连队与上海食品公司梅林食品厂正式达成合作协议,一连作为果品生产基地,南片在1975年开始大面积栽种葡萄,北片在1976年全部改种黄岩蜜桔,就此经过新老职工十年的努力,在这一时期终于实现一连成为名副其实果园连队的规划。
    这一时期人和政兴,按照正常发展轨迹,一连的前景会越来越好,然而大船顺航小船翻,因一件现在来看并不算什么事的小事,导致了主政者的沉陷,从而在78年初可叹地结束了这个时期。
    最后一个阶段沈浩森及撤连后期,时间在1978年初至1985年左右。
    这一时期已没有知青再分配到连队,而且在宏观层面上发生了重大政策变化,1979年中央对全国知青作出逐步返城和妥善安置的决定,就此轰轰烈烈的知识青年上山下乡运动宣告结束。在这个大背景下,上海国营农场面临重新洗牌和转型,农场知青职工曾经工作生活的连队开始分崩离析。而对每个知青职工来说生活的轨迹将面临着一次新的转折,可以说这一时期连队处于风雨飘摇之中。
    强国方调离一连后,场部任命连长沈浩森主持工作。柏青继续任副指导员协助沈浩森工作,其他班子成员基本没有变化。由于主要领导调整没有引起大的震荡,因而这一阶段初期一年多连队各方面还比较稳定。
    沈浩森是个有主见、有能力的“老三届”知青干部,主持一连工作后有抱负继续创造连队的辉煌,然而知青运动的曳然而止使他的抱负随之东流。这一时期职工们已无法安心工作,个个归心似箭,队伍极其难带,工作异常艰难,可谓“无可奈何花落去”。尽管如此,他坚守了一个主政者的责任,在他79年回沪前连队生产和各方面工作基本保持正常和平稳。
    1980年年末连队有最后一批职工“上调”,余下的职工上海农场局也作出逐步回沪的政策安排,至此曾经的知青连队犹如一幢大厦顷刻间开始坍塌。一批批职工随着上调,父母退休顶替,分配到配偶单位及劳务输出等纷纷离去,连队人去楼空,往日热热闹闹的景象日渐式微。
    在以后几年的日子里一连仅是名义上的连队,大部分职工已先后离去,包括柏青、何冰、李玉珍等连队干部也相继返城回沪,只留下因故还暂时未能回沪的少部分职工。这期间场部曾委派了施振周来一连工作,也仅是收摊子的工作了。最终连队建制撤销,从而结束这一时期,也结束了前哨一连近二十年的历史。
    在这里有一个人物值得一连职工记住和敬佩,他就是“候七”薛家庆。他是75届知青,曾是任伯鸿班里的职工,按说他完全可以回沪,可他选择了留在农场,至今一直工作生活在连队,是一连唯一的留守知青职工。
    前几年和今年我和一些职工到一连故地重游,薛家庆热情接待了我们,在连队原生活区西面靠水闸(现已拆除)的河边建有一座平房别墅,他就居住在这里。河边一排水杉已长成参天大树,树林间散养的鸡、鸭在悠闲地跑动觅食。虽然连队的大田景象及生活区已今非昔比,甚至显得破败苍凉,可他生活居住的这一隅仍还透露出当初一连世外桃源的田园风光。
    经了解,连队建制撤销后农场在经营管理上随着改革开放也进行了转型,薛家庆慧眼独具承包了一连的土地,在个人承包经营上大展拳脚并获得比一般知青回沪后更可观的收入,充分显示了他在商海中敢于搏击的魄力和能力。
    他与当地的一位女青年结了婚并生下一个可爱的女儿,还在场部购置了一套房屋作为全家居住的幸福小巢。他已完全融入了农场和崇明当地的生活,以一个新农村人的身份坚守着他的信念和实现着他的人生梦想。
    也许他不欣赏钢筋水泥构成的城市风光,不留恋繁华喧闹的都市生活,他更愿意置身于小桥流水,田野葱绿的山水田野,愿意沉醉于平淡安宁,自由自在的乡村生活。他的魂,他的根就在这块土地,他愿意与她相守终身。
    在此一连的职工应该向这位坚韧不舍留守在这块土地上的连队职工致敬,为这位不离不弃坚守着知青身份的连队职工感到骄傲,并衷心祝福薛家庆及家人幸福永远。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上海农场知青家园网  

GMT+8, 2019-8-18 21:33 , Processed in 0.072095 second(s), 11 queries , Memcache On.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9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