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农场知青家园网
您好,欢迎访问上海农场知青家园网
查看: 449|回复: 0

[中华大家] 185、潮州破壁——读韩愈

[复制链接]
字体大小: 正常 放大
发表于 2019-7-19 05:07:59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作者: 王若华

潮州破壁

——读韩愈

王若华


                1.jpg                
云横秦岭家何在?雪拥蓝关马不前。


    唐元和十四年(819年)。出长安,一路向南。
    五十一岁的你,骑一匹瘦弱老马,颤巍巍挪向南方时,该是一种怎样的心情?
    你,大唐河阳(今河南焦作孟州)人,七岁诵书,十三岁能文,三士不第,却文韬武略,做国子博士、中书舍人,并以军功授刑部侍郎,续任兵部、吏部侍郎;你,以“愈”自勉,愈钻愈研,焚膏继晷,兀兀穷年。
    “野夫怒见不平处,磨损胸中万古刀。”面对那些“俯首帖耳,摇尾而乞怜”的所谓缙绅,面对那些对师道“群聚而笑之”的所谓君子,面对那些让千里马骈死槽枥的所谓伯乐,面对那些涂脂抹粉、醉心功名利禄者,你,“观诸豪门权士,如仆隶焉,瞪然不顾”,忧虑纷繁,知音何在?
    绣满华章的大唐,经安史之乱,苟延残喘。昏庸的宪宗笃信佛教,元和十四年,为迎佛指骨一节,“王公士庶,唯恐在后”“百姓废业破产”。为逃避赋税,泗州甚至有三分之一成年男子出家为僧。
    “沉浸醲郁,含英咀华,作为文章,其书满家”,你曾从卷帙浩繁的儒学经典中寻到了心灵的依托,从仁义道德中寻到了修身治国的圭臬。然而,统治者以倡佛为名,大行奢靡,百姓叫苦不迭。你站在风口浪尖上,忧天将坠亡、文化失衡、文明的分离崩析;虑社会动荡、百姓受苦、家国不再的危险现实。于是,你毅然挺身而出。
    灰发弓背的你,手持笏板,字字铿锵:“佛如有灵,能作祸祟,凡有殃咎,宜加臣身!”
    龙颜怒。你,朝奏夕贬。
    屈原、贾谊、柳宗元、苏轼、欧阳修……自古忠良被贬,多因小人进谗。然而,却从未有像你这般,即使已身居高位,即使知道会触动龙颜,即使知道必将失败、一生功名或将化为灰烬,只要与心之所向相悖,也要决然慷慨上奏。
    “一封朝奏九重天,夕贬潮州路八千。欲为圣明除弊事,肯将衰朽惜残年!云横秦岭家何在?雪拥蓝关马不前。知汝远来应有意,好收吾骨瘴江边。”
    无可奈何的喟然长叹,不屈不挠的铮铮傲骨,迸发出一首慷慨悲歌,一腔荡气回肠!
    家破。梦碎。“吾年未四十,而视茫茫,而发苍苍,而齿牙动摇”,十六年前的祭文,浮现眼前。茕茕孑立,形单影只,“彼苍者天,曷其有极!”
    十二岁的女儿死在路上,给年过半百的你又添一分悲凉。故乡何在?视野茫茫。雪拥蓝关,你奔赴远方。
    柳宗元被贬永州,面对“山之高,云之游,溪之流,鸟兽之遨游”,挥毫泼墨,写下淡雅精致的“永州八记”;欧阳修被贬滁州,“仰而望山,俯而听泉,掇幽芳而荫乔木”,自号醉翁,与民同乐,留下一段佳话;苏轼被贬黄州,“竹杖芒鞋轻胜马”“何妨吟啸且徐行”,文思如万斛清泉,汩汩而出……
    仿佛被贬谪居之地,往往能够锻造出一代文豪。然而,曾经大笔如椽、激扬文字的你,顾不得舞文弄墨、寄情山水,而是将自己的一腔热血献给了潮州。
    人口买卖、教育落后、鳄鱼肆虐,是《旧唐书》所载潮州时存的三大“弊病”。而你在潮州只用八个月时光,颁布法令禁止“相缚为奴”,修建学堂“以正音为潮人语”,“操强弓毒矢”准备猎杀鳄鱼。
    潮州八月,你没有留下迁客骚人的满腹牢骚,也没有留下怀古探幽的山水游记,留下的,是八篇驱除鳄鱼、兴办教育、为民祈福之作。
    “八月治潮兴四利,一片江山尽姓韩。”如今,因你而立的韩祠背靠韩山,面临韩江,香火不绝。亘古至今,有几任父母官能让百姓纷纷为子孙改姓?又有几人能在一隅之地坐得一祠、一山、一水,赢得一片秀美江山?上下五千年,多少封建王朝更迭演替,多少人妄图用金戈铁马来为天下强加一个“姓”,为年代冠上一个“名”,而你,用了八个月便做到了,只凭一颗心。
    如果说潮州的穷山恶水是一堵厚障壁,你便是这厚障壁的倔强的面壁者、破壁人。你击破的,不仅是潮州的陋俗,更是那个时代的苛症。
    “古之立大事者,不惟有超世之才,亦必有坚韧不拔之志。”无数人的成长之路,也许皆是面壁、破壁的过程,是一次次心灵破碎又涅槃重生的过程。面对人生的障壁,有的人选择屈服、跪下,有的人选择转身离开,唯有坚忍不拔者,思考、搏击、破壁,迎来一片柳暗花明。
    “匹夫而为百世师,一言而为天下法。”文豪苏轼毫不夸张,你一生坚守儒学、力挽狂澜,不啻为“百世师”;你力推古文运动,倡导“不平则鸣”“辞必己出”“文以载道”,不愧为“天下法”。你,一个倔强的老头,“文起八代之衰,而道济天下之溺,忠犯人主之怒,而勇夺三军之帅”,在浩如烟海的历史典籍中留下了浓墨重彩的一笔,让面临危机的儒学重获新生。
    “公昔骑龙白云乡,手抉云汉分天章。”潮州人的祀歌仿佛掠过千年历史,余音绕梁。
    你牵一匹瘦马,从未回头;你苍劲的身影深深嵌入历史的天空,穿透时间的云雾,至今依然光明,照射世人的心灵。
    你,韩愈,中原人的骄傲。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9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