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农场知青家园网
您好,欢迎访问上海农场知青家园网
查看: 451|回复: 0

[先睹为快] 185、有个屯子叫东河:后记

[复制链接]
字体大小: 正常 放大
发表于 2019-7-18 11:32:01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作者: 陈新
   
    《有个屯子叫东河》
后记

陈新


捕获2.JPG


    按语:自2018年5月15日起,《连篇累牍》栏目连续40期刊载陈新的著作《有个屯子叫东河》,直至2019年6月26日连载完毕。上海市农场知青家园网除向作者陈新致以崇高的敬意以外,还向本作品的推荐者、插队东北的老知青刘琪致以真诚的感谢。
    从出生在江南杭州到东北边陲屯垦戍边的知青陈新,不遗余力地向大家展现了祖国纬度最北边的风土人情,以及知识青年在那里义无反顾地改造自己,奉献青春年华的动人故事,其中既有对革命理想的热情讴歌,也有对人生沧桑的深刻感悟。特别是作者对战友和老乡情谊的缅怀,款款深深,令人难以忘怀。
    成书以后,作者和众多知青策划组织了《回望青春抚远行》的大型回访活动。整整六天,知青们始终欣喜若狂地沉浸在第二故乡的情怀之中。日后,作者将描述该次活动过程的文字作为《有个屯子叫东河》的后记,再次延续了杭州知青的浓浓情谊和东北老乡的拳拳之忱。
    受其感染,编者特在《心语告知》栏目隆重推出此文,谨为《有个屯子叫东河》这部纪实文学作品画上一个圆满的句号。


    《有个屯子叫东河》出版后,我和郑建平、陈浙新、陈素红、胡力能、魏丽娜、朱荆林、顾继华、陈为之、谷建芝、吴岱超、唐明等十多位老知青成立了一个筹备小组,策划组织《回望青春抚远行》大型回访活动并于2008年7月15日成行,参加者多达161人。我作为此次活动的副总指挥,在长达一年的筹备过程中尽管对抚远县委县政府积极回应的态度早已有了充分的了解,但真正身临其境时,还是被接待的规格、安排的周密和群众的热情惊呆了。事后听说为组织这次接待活动县政府原来预算50万元,而决算时竟高达60万元。
    回访团到达的当天,早在车队离抚远还有两小时车程的时候,抚远县五大班子的领导就率领着庞大的欢迎队伍到25公里外的寒葱沟等待我们,期间还遭遇了一场大雨。说来也怪,回访团的车队一到,乌云密布的天空顿时云开雾散、阳光灿烂,刚下车的代表们顷刻间就淹没在鲜花、气球、彩旗和欢呼的海洋中。我走在队伍的最前面,在我身后是知青们拉起的一条横幅,“回家了!”寥寥三个大字表达了我们所有知青此刻的心情。车队开进县城,亲情扑面而来。从南山牌楼到黑龙江边,彩旗飞舞,鞭炮齐鸣,自发前来欢迎的群众夹道欢呼,锣鼓喧天,几十支秧歌队载歌载舞,前呼后拥,挤满了整条大街……接下来的六天里,整个抚远县被亲情的泪水淹没。在车站,在宾馆,在村头,在路旁,回访团所到之处随处可见一对对、一群群相拥而泣的身影。此时此刻,那种少小离家老大回的别苦离愁,那种揪得你心疼的魂牵梦萦,那种久别重逢的喜极而泣岂一个“泪”字了得!

捕获7.JPG


    在青少年宫大礼堂举行的欢迎晚会是第一个高潮。县委书记牛学友致欢迎词,他高度赞扬了40年前一千多杭州知青在长达十年的时间里对抚远经济建设和文化建设所作出的重大贡献,表达了抚远十二万人民对老知青的感激和怀念之情。我代表全体老知青致辞答谢并向抚远人民赠送了300本《有个屯子叫东河》。接下来,一场别开生面的文艺演出让四十年后重返故土的杭州知青刮目相看。我在《有个屯子叫东河》中有一篇“三十八年前的春节晚会”,记述了当年多才多艺的杭州知青把真人版的京剧《红灯记》搬上东河舞台后在当地百姓中引起的轰动。当时的抚远经济落后,文化凋敝,除了用二人转的曲牌改编的样板戏外鲜有像样的文艺演出。然而,今天161名老知青却被这台文艺晚会惊呆了,宽敞豪华的剧场、五彩变幻的灯光、清晰洪亮的音响、更有那专业水准的表演,哪里还看得出丝毫当年抚远的影子?!我不禁感叹:“抚远,你变了!变得那么富裕、那么高雅、那么富有文化气息!”
    回访活动中最令人兴奋的是乘坐游轮沿黑龙江、乌苏里江绕航黑瞎子岛。望着波涛滚滚的江面,金光闪闪的哈巴罗夫斯克教堂金顶和黑瞎子岛上前苏联边防军的兵营,四十年前所经历的一切猛然间涌上了我的心头。大滩值勤、圈儿河护航、190高地、值班分队……那些风餐露宿、爬冰卧雪的战斗岁月恍如昨天。今天,黑瞎子岛终于回到了祖国的怀抱,我远眺着岛上重新勘定的界碑,“中国”两个大字发出耀眼的红光,泪水模糊了我的双眼。
    当年支边的岁月里,有七位杭州知青因事故疾病、自然灾害献出了年轻的生命,回访活动的日程之一就是为他(她)立碑。这是一块普通的不能再普通的纪念碑,五尺来宽,三尺来高,与近旁高大的苏军烈士纪念碑比起来,它简直是个侏儒。然而这绝不是一块普通的纪念碑,它经由抚远县政府特批,落在县城西山头的风景区内依山傍水的松林间。在苏军烈士纪念碑落成后的六十多年时间里,它是在这块风水宝地内唯一建成的另一座纪念碑,足可见它在抚远人民心中的地位。这里的人民是把当年的苏联红军当作这块土地的解放者,而把杭州知青当作这块土地的建设者来祭奠的。它的碑文很简单“纪念——将青春和生命献给这块土地的杭州知识青年”,落款是“回望青春抚远行全体杭州知青”。

捕获6.JPG


    最后一天的日程最激动人心,县委县政府安排了一次大规模的知青回乡活动。回访团的161名老知青当年分属几十个单位和村镇,网点极为分散。为了让所有知青都能重访故里,县里征调了全县所有可用的车辆,每辆车上都配有一至两名带队干部和工作人员。凡当年知青所在单位健在的老领导、老职工、老贫农都被专车接到现场陪同。最令人感动的是海清乡的四合村只有一个知青,县里派了一辆小车、两名干部专程送往。早在回访团到来以前,县里就拨专款给每一个知青所在单位和村镇,安排盛大的欢聚宴会并准备了最丰盛的菜肴和美酒,其中不乏老知青们念念不忘,垂涎已久的生鱼。回访团里东河的知青最多,有二十来人,村长家门前的场院上搭了两个大棚才勉强够用。县政协副主席和农业局副局长专程陪同,张守来、王道增、张金发、崔元相、崔永江、李秀珍、孙吉鹏、管庆兴、陈海亭、彭宪福等一大批东河老人与知青们欢聚一堂。席间共叙往事,互问家常,话到动情处,老泪纵横,泣不成声。


捕获8.JPG

    六天时间里,老知青们黎明即起,走街窜巷,穿林过原,上山下江,饱揽了抚远的大好河山,感受着抚远的变化沧桑。“我爱你,我的家,我的天堂……”在杭州时,每当我听到腾格尔那高亢苍凉的歌声,总会想起我的天堂,我的抚远,我的故乡,一个永远也不会忘记的地方。今天,我终于回到了抚远,她已经变成了真正的天堂:蓝天白云下,一泻千里的黑龙江滚滚东去,《乌苏里船歌》随碧波荡漾;还有那广袤的湿地,浩瀚的林海,百里稻香,万亩麦黄;再看那晨练的矫健、夜舞的窈窕,神情的悠闲,闹市的熙攘;更有那拔地而起的高楼大厦,日进斗金的边贸市场;人们呼吸着清新的空气,沐浴着灿烂的阳光,富足、惬意、从容、安详,这正是普天下的凡人们向往的天堂。
    抚远——天堂,我祝福你永远辉煌!

    附:
    1、在《回望青春抚远行》欢迎大会上的致辞:陈新——《久别重逢》第185号;
    2、《有个屯子叫东河》的读后感:没事来转转——《金色年华》第185号;
    3、抚远三首:陈新——《诗词字画》第185号。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上海农场知青家园网  

GMT+8, 2019-8-18 21:34 , Processed in 0.049830 second(s), 11 queries , Memcache On.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9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